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观 “乌有”辉煌岁月光辉年代影片有感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08月30日

本站发布:2011年08月30日

点击率:3072次


  1969年4月,全社会张灯结彩,锣鼓宣天,鞭炮齐鸣。记忆最深的是每个人都必须学会一首歌:“长江滚滚向东方,葵花朵朵像太阳,满怀激情庆“九大”,我们放声齐歌唱”,牛棚里的“牛”也要学也要唱。可怜已被斗得如惊弓之鸟的“牛”们,心无激情唱得像哭丧似的。

  原来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了。

  广播里传来:“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登上了主席台,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代表们极其热烈地欢呼,毛主席万岁,恭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林彪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接班人的地位被写入党章。这颗光芒四射的政治新星闪亮登场,出尽风头。毛泽东如愿实现了他一生中两件大事之一的“文化大革命”的胜利,实现了全国全党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

  40多年前这一幕,就是被今日的“乌有”们称颂的“辉煌岁月”“光辉年代”。

  怎么不光辉?全国对毛泽东的疯狂迷信崇拜达到了顶峰。

  怎么会光辉?一个自认、也被公认是永远正确的神走向自我否定的路。

  其实,崇拜也是一种折磨。他毕竟不是神是人,是人都会犯错,他也一样。尽管他拥有权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通吃天下、指鹿为马,但他没有权力叫自己不犯错。致命的是,他和他的邪教般的组织,根本不愿意承认自己会犯错。他们的一切言论观点都自我感觉良好地升华为真理。

  “三忠于”——永远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四无限”——无限热爱毛主席、无限信仰毛主席,无限崇从拜毛主席,无限忠于毛主席。

  四个念念不忘-----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整治,念念不忘毛泽东思想。

  如火如荼的造“神”运动遍布960万平方公里的每一角落,升忠字旗、跳忠字舞、挂忠字扁、立忠字碑;早请示、晚汇报——上班后、下班前、吃饭前、睡觉前人称五个第一件事。

  每日午饭前,是牛鬼蛇神集体立在办公楼前,恭祝毛“万寿无疆”林“永远健康”和向毛“请罪”的时候。面对人流如注,我们十几个人众目睽睽之下,低眉顺眼,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般缩成一团,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可以钻进去,这是一天中最耻辱郁闷的时候,那种精神上的威慑虐杀,不亲临其境是深味不出来的。为了逃避难堪的精神虐杀,我宁愿饿肚子不去吃午饭,人家说,不吃饭也得下楼请罪,我不管你爱吃不吃,你必须向毛主席请罪。天啊!我何罪之有?

  “恭祝”和“请罪”是一个伟大严肃虔诚的仪式,每个人双脚并立,右手擎小红书——毛主席语录。一式一招一举一动都有严格的程序:

  举起红宝书的上限恰过头顶——高了说你心不专,低了说你心不诚。

  收起红宝书的下限,在心脏位置——一颗红心向着毛主席。

  挥举红宝书的上下起落频率,要伴着三呼毛“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两呼林“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的节拍,音落手到。

  好在经年360天演练已熟记在心,念念有词,顺口就来。唯“表情”难过关,免不了遭训斥。表情——三呼“无疆”两呼“健康”,语言要清澈、语气要恭顺、语调要虔诚,要把忠贞,敬仰挥洒得淋漓酣畅、恰倒好处。这一要求难学死了,我们这些人,身为“非人”,终日诚惶诚恐,如惊弓之鸟,如何能把握好虔诚忠贞敬仰之内涵啊!每天总有人被罚出列,遭无情羞辱训斥。

  每次列队总是站在我的左侧的王姓难友有点口吃的毛病,三呼“无疆”两呼“健康”总是晚半拍,念成:万~~寿无疆,永~~远健康,脸憋得通红。

  他的家在安徽农村,少年丧父,听从母命念高中就娶了媳妇,他的大学同学都还是王老五光棍一条,他孩子已上小学了,大饥饿年代,他在外地念大学,回家几乎认不出自己的亲人了。

  记得一次,我的女儿不肯好好吃饭,我训斥她道:再不好好吃饭,就瘦得皮包骨头了。他听到后伤感的对我说:“你知道皮包骨头是什么样子吗?我见过,皮贴在骨头上和鬼没两样,我的孩子就曾饿成这样,小子命硬挺过来了”。

  他聪慧过人,技术业务娴熟,又乐于助人,要命的是口无遮拦,和另外两位同事私下议论三面红旗——大炼钢铁,大跃进,人民公社,议论过农村饿死人的事,被打成反革命小集团。主犯刘**被送进牢狱。王姓难友作为宽严大会上的样板,戴上“反革命分子”帽子,交群众专攻。

  记得那天他从台上下来,摘掉沉重的打着红叉的“反革命”照牌子,没人事似的三步并两步赶到食堂,一口气吃了三个馒头,两个菜,看管我们的左派官场积极分子惊呼:不得了,都戴上“帽子”了,还没事一样,真是反动透顶,王八吃称砣——铁了心地反革命了。

  我曾问过他:戴上“帽子”了,你不害怕吗?他沉沉地回答:“害怕就不给你戴了吗,怕也没用,由他们去折腾吧”。没过多久,又宣布搞掉“帽子”,定性为改我矛盾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帽子”拿在群众手里。后来又在送他插队落户前,宣布他属人民内部矛盾,挂上五七战士的光荣花。送到旨在培养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五七干校,真作假来假亦真,配做接班人的左派是不会去的。

  那位被判刑的刘**,入狱当年就越狱逃跑,在外流浪多年,身为名牌大学内燃机专业毕业的高才生,修修小农具手扶拖拉机什么的简直是小菜一碟,他隐姓埋名假装文盲,把报纸倒着看,断绝一切社会关系,不给家中一丝音信。直到得知四人帮抓起来那天,他立马到当地派出所“自首”,才由“组织”送回“组织”,他这个从“组织”网眼里钻出的“鱼”又回到体制的网里。后来据说事业有成——他的故事就是一本书。

  其实,我们等人只不过有着时政不能认同的灵魂——崇尚个性自由,或者说追求个性自由和独立思考的权利。知识分子的原罪不就罪在追求个性自由和独立思考吗?大多数人或许不太强烈,或者有意精心削弱自我扼杀才不致酿成大祸。如果不是阶级斗争的需要,哪会有那么多的反革命?那会儿,我常常苦思冥想,共产党连我们这些长在红旗下的年轻的知识分子都不要了,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

  这就是我经历的那个“辉煌年代”。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