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物价通涨中还有多少马克思主义?

作者:诚言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10月09日

本站发布:2011年10月09日

点击率:1869次


  在当年人手一册的“红宝书” 中,赫然列在第一条的伟人语录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世事的演变,“红宝书”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但马克思主义在我国的指导地位却一直巍然不动。这一点,有作为立国之本的“四项基本原则” 、党章及大量的决议、文件和继任的最高领导人的讲话可为作証。想当年,党的两位总书记之所以一前一后黯然下台,明说的错误之一,就是他们沒有坚持无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犯了资产阶级的自由化。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煌煌200多万言的《资本论》无疑是奠基之作。有论者喻其为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其中的一大亮点,就是马克思通过对商品生产全过程的研究,揭示了决定商品生产和交換的价值视律,并认为它在商品经济条件下起决定性作用。尽管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好事者在新编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把“有计划、按比例、高速度发展”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第一基本规律”,但因“三面红旗” 倒的太快,这个“第一基本规律”也就渐渐阴消了。看来,还是马克思说的对。

  但是,当我们用价值规律来观察和分析我国现在的商品生产与流通、尤其是对照怨声载道的翻跟头似的物价猛涨时,又会憾然发现,这里面并没有多少马克思主义!

  这样说,绝不是隔山放炮,故意耸人听闻!

  价值规律的一大要点是,决定商品价值的是生产商品的必要社会劳动时间,商品生产者为了使自己产品的个别劳动时间低于社会劳动时间,必然纷纷改进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经济发展由此而来。同时,马克思还认为,商品价格经常与价值不一致,但它总是不会偏离太远。

  由此,我有两点想不通。一是改革开放后“科技立国”早已成为国人的共识和国策,难道这么多年我国的商品生产技术没有改进?劳动生产率没有提高?全国商品的必要劳动时间也好、个别劳动时间也好,总是只增不减?不然,为什么不会偏离价值太远的商品价格总体上均持久地大幅度上升呢?二是高科技产品问世之初价格高可以理解,比如“大哥大”、手机、彩电等,但民生基本需求的粮食、食油、肉类甚至萝卜白菜也一天一个价,就太匪夷所思了。不要说因化肥、良种、新技术推广会大大减少它们的必要劳动时间,就是维持原来的生产方式,也断不至于围绕它波动的价格如此猛涨呀?

  价值规律的另一要点是,价格受供求关系的影响,当某一部门生产不足时,该部门产品价格就上升,该部门生产过剩时,商品生产者又会撤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

  用这一条来解释我国物价通涨的现象,不通之处更多。首先,大家均公认我国现在已不是计划经济年代的短缺经济,就在前不久,来自官方高层的“拉动内需”的呼声还不绝于耳,说明我们现在的商品供应充足的很。其次,从我国每年外贸份额要占内贸销售总额三分之二的规模看,商品供给也不会紧张。哪个国家会干不顾本国人民需要、专门满足外国人的蠢事?有人会说,现在以粮、油、肉为主的农副产品涨价是结构性短缺的结果,中国人多,涨价十分正常。如果此说成立,按照价值规律,国家理应加大对这一不足部门的投入才对呀!但事实却是,各地在“城市化”的动听口号下,大搞“土地财政” ,在威武雄壮的“维稳” 进行曲中强拆、强征,大量侵占、浪费不可再生的宝贵的土地资源,全国失去土地的农民达到一亿二千万人以上,使本来就先天不足的农业部门的基础地位更加虚弱。这算怎么回事?再次,中国巨额外贸商品(包括肉类、禽类、油类、蔬菜等农产品),在美国这样高收入高物价国家的零售价格竟比国内普遍低得多,这是连《人民日报》这样的官方媒体也难以否认的事实。在国外买中国货成为出国旅游者的节约诀窍。根据摩根·斯坦利提供的数据,中国商品在美国的零售价格,高出出口价格4倍,即便如此,仍然低于在中国国内同一商品的零售价格。由此可见,中国出口商品价格之低该是多么惊人!想当年,中国外汇短缺,伟人要求人民“勒紧裤腰带”也要出口本来就十分紧张的农副产品。没想到在拥有三万多亿美元外汇结余、政府“不差价” 的情况下,仍要用“拼资源、低工资、破坏环境” 的方式,不惜背着“世界血汗工厂”的臭名,去干这种一味害己媚外的下三濫!国产商品价格畸形的“内高外低” , 究竟是围绕着马克思的“供求关系波动”,还是围绕着人为的“内外有别波动” ?可悲可叹啊,时光过去了一百多年,慈禧太后“宁赠友邦,不予家奴”的思维,竟然连马克思主义也难以撼动!

  马克思还有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劳动创造价值,劳动创造财富。这个观点是否全面本文不议,但马克思绝对不会认为权力能够创造财富,印钞机可以创造价值。由于这也事关人人关心的物价,事关三万亿外汇结余这笔巨额财富的归属,值得多说几句。中国企业出口商品后所获外币,直接划归国家外汇管理局,外管局按一定比例用本币“买下”它们。企业所创外汇越多,外管局付出的本币越多,市场上流通的人民币越多。问题是这笔人民币并不是国家财政收入支付(从财政预结算中没这笔帐出入即可证明),而是国家利用本币的印刷发行专权增印的纸钞“买”下的。结果,全国使用人民币的大众既要承受“社会商品减少、市场票子增多” 的通胀,又要丧失“外汇结余不属于老百姓” (语出外管局官员) 的财富所有权。以至有人愤然说:“与其这样,不如把商品白白送给外国人!”仅与三万多亿美元外汇节余匹配的人民币,就是二十多万亿元。实际上,我国市场上超发的票子远不止这个数。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尹中卿在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议上称:“08年以来,全国金融机构新增贷款21. 7万亿元,相当于GDP的20.7%,广义m2减去GDP得出的结果是,三年货币超发73.6万亿元。”还有,以往只有“打江山,坐江山”一说,如今却兴“打江山,卖地皮” 。大自然恩赐的、各民族世世代代共同开发的土地,怎么统统成了当代政府持有的商品呢?如果马克思得知其信徒用如此手段敛财,是勃然大怒呢,还是改写其劳动价值学说呢?

  为了歪解中国物价膨胀的原因,央视请来“专家” 指责美国濫印美钞。诚然,流通中的美钞也有多出的问题,但美元贬值、美国物价上升远远比不上我们幅度之大也是事实。自己得脑癌,说是别人感冒影响的,“专家”傻不傻?况且,作为世界货币,美元与各国打交道,为何只专门加害我们?更难解释的,既然美元那么虚弱,我们为何还要贱卖产品換取它?为何不惜花费上万亿美元去购买人家急骤贬值的债券去挽救什么美国经济?这些以误导为天职的“专家” ,其实连常识都不具备。

  为什么绝大多数普通中国人对物价上涨犹如惊弓之鸟呢?因为他们还面临着一个更为严峻更加险象丛生的现实。一方面,政府所占初次分配的份额越来越大,办公条件越来越豪华,三公耗费只增不减,免减外债举措不断,“维稳”经费逐年增加,投向民生的比例难以提高,官员贪贿数额外逃人数不断刷新,劳民丧财的腐败工程政绩项目层出不穷,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手中集中,政府公信力越来越低;另一方面,中国的税率最高,工人的工资最低,官民之比例最大,社会福利太少,基尼系数早超警示线,上访诉求渠道不通,群体事件此起彼伏,民主呼求更加急迫,相对贫困人口越来越多,自然环境极度破坏。物价问题早已超出了经济的范畴,成为激化社会矛盾的又一导火索。

  年初,胡锦涛主席在访问美国与奧巴马总统会谈时,曾信心满满地说,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物价上涨的问题。国人对此抱有极大的期待。谁知时间过去了大半年,物价上涨的势头更快了。我毫不怀疑胡主席讲话的诚意。但问题出在哪里?政府该怎样“亮剑”才能砍低物价?

  以往,有人总爱用“死了去见马克思” 来表达某种信念。实际上,这不过是句幽默话。对活着的芸芸众生来说,更愿意在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中,见到与秦始皇毫无牵扯的马克思。真的。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