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

作者:黄艾禾

来源:财经网

来源日期:2011年11月26日

本站发布:2011年11月26日

点击率:558次


  记得小时候,还在文革中,听到过伟大领袖毛主席有一句教导:民主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当时听得百思不得其解:民主不是目的?那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不就是为了争取民主吗?

  民主到底是什么,今天听到的说法太多了。不过美籍华人龚小夏女士应该非常有发言权。龚女士也是在文革中度过童年的人,改革开放后到了美国,后来加入美国国籍,到2009年的时候,她投身竞选州参议员。

  龚小夏并没有竞选成功。不过在美国的华裔在政治上比她更成功的也有不少了,比如骆家辉,比如赵小兰。龚女士的独特之处,是她身为第一代移民,操着带外国口音的英语,就积极地参与到民主政治之中。她把这一段经历写成了一本书,《亲历民主》。

  从经历文革,到经历现代民主政治,我们可以想象这里的反差有多大。或许对于我们这些“民主盲”,从她的书中首先读到的是民主程序是一个何等复杂的制度。选区的划定,党派的名额分配,选民的资格与选举日期的安排,都是足以让人头大的问题,相比我们这里,选举对于选民简直是太简单太容易的举手之劳。

  但是民主真的只是程序的技术问题吗?这里又牵涉到这个问题:民主究竟是什么?我想起大约十余年前自己经历过的一次采访。当时我跟踪还在北师大当教授的康健老师的教育改革实验,到人大附中去旁听他的“社会实践课”。

  在课上,康健提出了一个讨论题,要大家先分组讨论,然后发言。发言很热烈,不可避免地,有人还没讲完,就被不同意他意见的同学给打断了。这时,康老师叫停。他问:“别人发言时,我们的规则是什么?”大家立刻给出回答:“倾听!”——不管别人的发言你多么不同意,听起来多么可笑,但要尊重他的发言权利,这应是民主的原则之一。

  还有一个男生,在提到一个女生的意见时说:“那女的说……”康老师又叫停,问,“该怎么说?”这男生在哄笑中改正道:“那位女同学说……”

  康老师问组织班会的同学:“组织这次活动感觉最困难的是什么?”那同学说:“最困难的事是请校长”。“为什么?”康老师问。“我害怕进校长办公室啊。”

  康老师又问大家,到人大附中上学已经一年多了,有多少人没进过校长办公室?

  下面刷地举起了一大片手。

  康老师这时郑重说道:“这所学校的每一间办公室,我们的同学都有权利进去。”

  听到此话,连我这个旁听者都感到某种震撼。从我们上学那时起,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想过,学生和校长在人格上是平等的?

  以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得来的印象,“民主”似乎与“集中”是对立的两极。“集中”,就是下级服从上级,群众服从领导,一切听上面的;而“民主”,就是个人意见第一,可以造反可以破坏一切秩序。以往我们的政治生活,也几乎就是在这两极中跳来跳去。而民主的真正含意,以我理解,是尊重人的权利。尊重每一个个人的权利,每一个个人也尊重他人的权利,在此基础上彼此妥协,达到一种权利和利益的最大平衡。这不仅仅是制度程序问题,它也是处理人与人关系的一种态度,一种习惯。

  所以我对有句话深以为然:课堂民主比党内民主更重要而深远。如果我们从小就学习并懂得尊重每一个人,它就会成为一种生活习惯,奠定出最基本的“民主素质”。而这种习惯的养成,与“国情”并不冲突,我眼见得,当时同学们在这种民主氛围中,洋溢出了在一般课堂上少见的发自内心的快乐与活跃。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