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南辕北撤的中国式信仰

原标题:华夏文化观察·之十三

作者:姜草子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11月27日

本站发布:2011年11月27日

点击率:1769次


  地球上的绝大多数国家,信仰多安置在宗教家园。中国却别具一格,那些最重要的信仰,几乎无一例外都集中到了政治意识形态领域。有些中国式的信仰,即使看上去披上了宗教的外衣,也已经被政治绑架了。这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信仰是什么的干活?它是人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这种源于对先知、圣贤、超自然力量(如神)的信服和崇拜,并经由这种心理服从过程而转化成的价值选择和信念,具有浓郁的道德文化内涵,从心理到行为准则,都离不开道德的滋养。信仰作为一种人生观,作为人安身立命的精神平台,一旦离开了道德养分的浇灌,就很难再称之为信仰了。宗教之所以能称为信仰,就在于它具足了与安身立命休戚相关的道德属性。

  政治意识形态,有没有这种道德底蕴呢?政治当然离不开道德,且要以一定的道德判断为基础。然而,政治又是这样一种文化现象,人们在关注、讨论、宣传它,对其作出选择时,又可以将道德抛开,直接诉诸功利理性和逻辑。比如,如今一些中国人在争论民主政治的好坏优劣时,就基本上离开了人性、善恶等道德话题,在那里大谈特谈民主与专制政治,究竟谁能更好地发展经济。把信仰政治化,它所造成的第一个灾难性后果,就是抽空了信仰的道德内涵。对一个民族来说,如果它的所有信仰都集中在政治意识形态领域,这个民族的信仰也就彻底异化了。在这种异化的伪信仰的支配下,所谓的信仰也就变成了狭隘的政治立场。在这种伪信仰中,没有对人性的关注,没有人格塑造和培育,没有道德的底线设置。这种意识形态化的所谓信仰,因为失去了对人生价值观、人格美德的关注,促使人们陷于一些大而无当的政治概念中无法自拔,因而,他已经不可能作为人类精神家园存在,只会使人变得偏执、极端、狭隘,甚至精神与人格发生分裂。

  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以最近发生的孔庆东三妈事件为例。孔庆东用最下流的语言骂了人,不仅用嘴这样骂人,还洋洋得意地把他的三妈秽语写在了博客上,相当于在大街上脱掉裤子撒尿或手淫。这件事就这么简单,就是一个道德问题。可人由于有了政治立场,而且这种政治立场是高度信仰化的,对这件事的看法就分成了两派。那些与孔庆东持有相同政治立场的人,看到孔庆东所骂的的对象正好也是自己痛恨的家伙,这时就彻底抛弃了道德判断与坚守,开始站出来为孔庆东叫好。信仰政治化,或者说政治信仰化之后,信仰就这样变成了精神乱伦的助推器。

  司马南在这件事上的尴尬也很能说明问题。与孔庆东比起来,司马南的许多观点说法虽然更离谱,学养基础更差劲,但他好歹还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讲起码道德修养的人,他写文章说话也基本不带三妈之类下流字眼。可司马南跟孔庆东在政治上是一个阵营的人,司马南自己虽然不会用三妈骂人,但孔庆东这样骂人了,骂的正好也是自己的政治敌人,司马南也就不得不为孔庆东站台,而且还得把孔庆东的三妈之举,美化成政治上的壮举。司马南这样做了,也就等于他彻底放弃了自己本来打算守住的道德底线,认定三妈、在大街上脱裤子撒尿手淫之类的事情,已经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政治正确与否的问题。走出了这一步,司马南的报应就来了。不久,在司马南的一次讲座上,一位深圳来的女子如法炮制,也用带脏字的政治语言,把司马南骂了个狗血淋头。司马南能有效组织起反击吗?要说从前是可以的。以前的司马南,还可以摆出正人君子的架势,扯起道德的大旗,说这女子非常下流,并以下流为由将她轰出去。问题是这女子有些言语虽然下流,孔庆东的三妈就不下流吗?孔庆东下流,你不以为然,还赞美有加,这女子下流又怎么啦?你还能以下流攻击她吗?这种武器你还拿得出手吗?信仰囚禁于意识形态后,就这样毫无招架之功的被政治强奸了。

  信仰被意识形态化,摧毁了信仰的根基,也摧毁了政治意识形态本身。政治理念和立场,意识形态等,本来最适合生存的地方,是逻辑和理性构筑的话语圈。讨论政治理论问题,最好的语言只能是理性和逻辑。但政治变成了一种纯粹的信仰后,在我们中国,这种对话的基础也就从根子上烂掉了。原因是信仰的动力乃情感体验,中国人把政治信仰化,也就等于将政治情感化、情绪化、去理性化了。信仰当然也讲理性,宗教理性就是一例。但我们要看到,宗教作为人类信仰的基本形式,主要依靠的还是人的宗教情感体验,理性在这一领域的作用,只是为这种体验提供加持。并且,宗教理性与政治理性也大不相同。宗教理性主要是用来说服自己的,政治理性则主要用来对话、辩论,说服他人,一套政治语言,如果不用来说服他人,只是自娱自乐,自我陶醉,它就不叫政治了。宗教与信仰诉诸自我的情感体验,理性多一点还是少一点,问题不大,可政治也学起了这一套,也感性化直至情绪化了,就犯了大忌。这种政治一旦进入公共论坛,企图用来说服他人,就会变得毫无理性可言,变成一种情绪的宣泄,说教的套话大话,甚至很容易的就沦落为骂大街。受这种政治熏陶的民众,也很容易变得乖张、暴戾、蛮不讲理。

  看看现在中国的公共政治论坛吧。这里有所谓的左派右派,他们真正对过话吗?几乎没有。如果他们杠上了,绝对不是在相互切磋和辩论,而是在朝对手吐口水,彼此破口大骂。他们把政治当成了一种信仰,一种情感依托,谁要是说了点他们的政治口水的不是,也就等于往他们的伤口上撒了盐,就会立马刺痛他们的心,他们的反击自然也就不会是说理,而是一大堆情绪化的污言秽语,想着法子如何在情感上也来刺痛对手一把。这样一来,中国人比政治口水,比来比去的,就变成了比谁更会骂人,谁骂得更极端,谁更嚣张乖戾。像孔庆东这种比较乖张的人,就成了特定政治阵营中的香饽饽。在这种信仰化情绪化的政治论战中,即使存在辩论说理,也是各有各的逻辑,各吹各的调,彼此都在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政治的高度信仰化,在个体上降低了人的素质,卷入这个圈子里的人,一个个都变成了不讲美德,甚至也不讲人格底线的张牙舞爪的政治动物。对一个民族而言,它则毒化了这个民族的政治文明,使得这种民族的政治对话,一再被拉回到街坊骂街的水平,几千年也没看到有什么进步。恕我直言,如今中国的政治文明水准,在很多方面还不如孔夫子的时代。我这样讲,还不是说当下有言论压制,没有白花齐放、百家争鸣,而是指如今的中国,即使有言论空间,可以展开政治讨论,这种论坛也像个吵吵闹闹的集市,鲜见什么有见识的理性化的对话。孔夫子也不大讲逻辑,但他老人家至少还讲常识,而现在中国一些公共论坛上的领袖们,就连常识也不讲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