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韩咏红:批《炎黄》所为何者?

作者:韩咏红

来源:联合早报网

来源日期:2015年06月05日

本站发布:2015年06月05日

点击率:3940次


以体制内自由派立场著称的中共党史与理论杂志《炎黄春秋》又被批了。这次上阵的是中共中央军委喉舌《解放军报》旗下官博,前锋是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龚云,文章标题为《“起底”,<炎黄春秋>》。《军报》官微给这篇所谓的起底文章加注为称“揭开《炎黄春秋》的真面目”,实际上是旧文重刊。

2012年上半年,龚云原题是《“<炎黄春秋>: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主要阵地”》的文章,就已经在其他刊物刊登并于网上流传。三年后的此时,旧文再现虽略有删修,内容依然是狠批《炎黄春秋》“集中攻击中国共产党执政后的历史”,“集中暴露毛泽东的错误”,龚云也指《炎黄》从2002年开始变质,“美化西方制度”,“反四项基本原则的政治倾向日益明显”。

本月3日上午,这篇文章不止在《军报》官微出现,同时也刊于解放军报社主管的《国防参考》杂志,可见这是《军报》,也即中共核心媒体的正式立场。

这并非1991年创刊的《炎黄》第一次与官媒发生冲突,也不是《军报》首次直奔火线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今年4月,网络上再掀开有关抗美援朝烈士邱少云牺牲真相的争议,《军报》、《人民日报》就曾齐齐发文炮轰质疑“火烧邱少云”的网络舆论,主题也是反对历史虚伪主义的旗帜,《军报》旗帜鲜明的指历史虚无主义为“有害思潮”,污蔑中共领袖、否定革命历史,颠倒是非善恶美丑。

何谓“历史虚无主义”?据说它是来自西方哲学中的“Nihilism”,源于拉丁语的“nihil”,意为“什么都没有”。1990年代,中国出现“告别革命”与反思历史的思潮,一些质疑中共官方历史的言论,随后被冠上“历史虚无主义”的帽子,成为中共领导人批判否定的对象。

在官方论述中,历史虚无主义是一种带着政治目的,质疑中共执政合法性的思潮,最后必然导致全盘西化论。本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也不止一次号召要反历史虚无主义,包括提出“警惕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是“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在2013年的中国反宪政大论争中,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是那场大论争中的热词。

而在本月3日,在敏感的历史纪念日前夕,核心官媒重刊旧文痛批《炎黄春秋》,也十分耐人寻味。  一方面,迹象显示抑制对中共官方历史的质疑,以及反对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是当前中共高层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重点工作。为多名中共老干部发起主办,以历史为重点的《炎黄春秋》过去半年多来,就面对着日益增大的审查压力。该刊去年下半年被要求更换主管机构更变,上个月,《炎黄春秋》又被要求从本月号开始,严守“重要主题相关文章必须事前报告”的规则。这一次,《炎黄春秋》有可能需要做出更大妥协,才会被获准办下去。

另一方面,官媒在6月3日当日,拿出一篇反历史虚无主义、反对质疑官方历史的旧文重刊,也带有抑制历史解读出现杂音的含义。

在一定的程度上,中共领导层对敏感历史人物的态度,并非完全没有松动或不准备松动。今年5月中旬、“中央级右派”、原《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的衣冠冢在其家乡落成,就引来中共是否将为所有的右派平反的猜测;今年11月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诞辰百年据说中央也已有“郑重安排”,从道义的立场,让胡耀邦适度“脱敏”都是在情在理。但与此同时,中共高层对于可能威胁执政合法性的反思历史思潮,包括对历史事实的追问,又将始终保持高度警惕与限制。

怎样能够对历史中人更公平公正些,又不影响中共历史论述的权威并冲击其统治合法性,走出一条“中间”道路,这是领导层面对的两难。高层可能选择的应对方法就是:一面在具体处理上做出“脱敏式”调整,同时更不允许评论与解读。这种低气压或反历史虚无主义的舆论压力,也许会一直持续到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