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冯创志:“红歌”的是是非非

作者:冯创志

来源:联华早报

来源日期:2016年05月18日

本站发布:2016年05月18日

点击率:2877次


据近日《联合早报》报道称,中国大陆网上流传一封据称是红二代的马晓力给中共中央有关部门的一封信,她在信中指“五十六朵花”5月2日红歌演唱会是“一个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的事件”“完全是一场文革文化再现”,违背中共在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文革的否定。

而被称为“社会主义少女天团”的“五十六朵花”文工团团长陈光,否认该团5月2日“在希望的田野上”演唱会有任何“文革文化”倾向,至于被指责虚构中宣部单位作为演出主办单位,陈光受访时叫记者“再观望一下”。

笔者看到,网上对此事热议不休,但中共高层没有作表态,中国主流媒体除《环球时报》发表了单仁平《唱〈大海航行靠舵手〉能有几多观众》文章称,这不会有“官方背景”。文章说,官方如果搞活动,首先会把握政治上的正确和严谨,不太可能让这么容易造成“文革联想”的歌曲和口号出现。

与之相随,另一消息也直扑人们眼球。报道称,4月30日下午“济南日报号”旅游直通车“千名老人游美国”活动首发团一行35人,以50岁至60岁的中老年人为主,14天的美国之旅覆盖了美国东西海岸的著名景点,将依次旅历夏威夷、洛杉矶、圣地亚哥、拉斯维加斯、布法罗、华盛顿、费城和纽约。

首发团一行36人来到联合国总部,大家群情振奋,一起来了个红歌连唱,其中有36名大妈去到纽约联合国总部门前留影,并进行大合唱,高声唱出《社会主义好》。大妈们又挥拳又拍掌异常兴奋。

同样这则消息也没有见诸以严肃著称的中国主流媒体。或许这是人们的自由。这“五十六朵花”红歌演唱会是怎么回事,另当别论。在林林总总的网言中,有网评这般称,美国没有“红歌”,为何美国成了世界强国?

不对!美国也有“红歌”。不过美国的“红歌”不使用“红歌”这个词。但美国“红歌”是百分之百存在。比如,媒体指出的《我想成为一名侦察兵》、《上帝保佑美国》、《星条旗永远飘扬》、《美军士兵》等等宣传美国利益至上的观点不难闻到。一个国家的“红歌”,说来说去是反映这个国家主流观念的主流歌曲罢了。

那么,美国的“红歌”是什么?这就是宣传美国利益至上的文化。人们看到,每当在欢迎外国贵宾场合,还是美国运动员荣获勋章,抑或是在其他庄重场合,甚至美国所有的体育比赛之前,即要起立奏出美国国歌的时候,人们都会用右手捂着胸口,表情肃穆。美国的“红歌”教育从小抓起,代代相传。

日本同样有“红歌”。在涉及中日战争电视剧中常见到《樱花歌》就是其一。

美国“红歌”内容与中国“红歌”不一样。这是由两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风尚方方面面决定的。但包括中美在内的各国都出现“红歌”,这就说明,“红歌”绝不是如某些人所弹的是什么“形式主义”,是什么“左的一套”,而是一种弘扬传统观念,使民族精神薪火相传的一种形式。

就中国家喻户晓,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义勇军进行曲》而言,个中体现了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要捍卫国家民族独立和民族尊严的不屈精神和坚强斗志。还有那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核心唱词是“他领导中国走向光明”,“他改善人民生活”,“他实行民主好处多”,这些歌曲内容反映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共领导中国民族争取国家独立的民族解放,既是人民群众发出的肺腑之言,也是成了时下对执政党与时俱进执政为民的鞭策之歌。

几年间,江西卫视首推的“中国红歌会”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在全国掀起了一股“红色旋风”,收看节目的观众突破2亿,数千民间红歌手走上荧屏。为教育青年一代,激励亿万人民同心同德推进现代化建设,唱着这些“红歌”其激情可见,其凝聚力可现。

所谓红歌,即红色歌曲,是“歌颂革命和祖国的歌曲”。比如中国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奥运会开幕式唱响的《五星红旗》,都属于红歌。可见,红歌不仅限于文革,更不能等同于文革歌曲,简单以文革为理由来否定红歌是站不住脚的。

大体而言,红歌大多是中国革命时期和建国后改革开放前30年的歌曲。国内舆论曾经一度有否定前30年的倾向。但新一届中央领导已明确表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此中重点,是不能否定前30年。这为红歌再流行似乎提供了依据。

当然,提倡唱“红歌”不等于围剿压制非红非黄黑下流的但公众喜闻乐见的“市井之歌”。这一点,在执政党出台的红头文件中已有清晰明确的规定。但是,“市井之歌”毕竟只能表达市井情调。有分析称,现在生活中除了那时唱得“红歌”,海量出现的就是“白歌”或“黑歌”。

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而言,需要千秋万代永不变色,那么就必须高高扬起“红歌”的旗帜,用正确的舆论教育人,用正确的人生观启迪人。达到这样的目的,“红歌”就是一份良好的教材。

不过,从“五十六朵花”红歌演唱会引发争议来看,对什么是可以公开唱的红歌,恐怕相关机构应提出指引,有些不好界定的,也可以通过专家论证或征询公众意见提出意见。笔者认为,切不可在唱红歌问题上引发社群分裂,更要警惕以唱红歌为名干出令政府难堪的事情。

作者是中国管理创新发展研究院客座教授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