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朱颖:当下的中美技术脱钩对中国的负面影响远超关税造成的经济损失

作者:朱颖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19年12月05日

本站发布:2019年12月05日

点击率:498次


  技术占据中美经贸关系的核心地位,中国从美国获得技术是与美国交往最有意义的事。2018年中国研发支出上升至293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但中国诸多的核心技术依赖于进口,2017年中国用于进口知识产权的费用为290亿美元,超过一半以上的采购来自美国、日本和德国,其中来自美国的占31%。美国技术是中国技术进步的重要源头。

TIM截图20191205101743.jpg

  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政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董洁林,2019年6月对《金融时报》中文网记者说:“中美建交后的40年,美国向中国‘单向’输出了很多科学,这是毫无疑问的。”这句话足以表明技术在中美经贸关系中的地位。

  如果说过去的中美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压舱石的话,中美贸易战启动了中美技术脱钩,既损害中美经贸关系,也损害中美关系。

  首先,技术占据中美贸易战的核心地位。美国对中国开打贸易战抓住的是知识产权,启动的是“301”条款,指控中国实施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让、为获得美国技术而进行的经济间谍活动,以及为获得美国技术而进行的外商投资。这里一切指控都围绕着技术转移。

  中美贸易战的核心是技术提升中国实力而带来的问题,不是贸易平衡问题。美国对中兴和华为断供,实质是切断中美技术联系的强制性措施。

  其次,美国忧虑中国技术进步的速度是技术脱钩的要害之处。2017年美国安全战略报告把中国定为战略竞争对手。这就是说,战略竞争对手的技术迅速进步,理所当然地构成了对美国的挑战。技术占据中美两国国力竞争的核心。技术直接影响一国的经济和军事,美国绝对不愿意看到丧失技术优势,更不愿意接受中国这样的国家在技术上超越美国。

  中国在技术上超过美国了吗?中国在技术上总体水平肯定比美国落后,但技术进步的速度超过了美国。这是让美国忧虑的事实。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科技智库。2019年4月,ITIF发表研究报告指出,通过对中国科技进步的36个指标分析比较,认为中国在各项指标上都取得了进展,在某些领域领先于美国。在所有指标中,中国已经将与美国的差距缩小至50%。

  为什么中国技术进步会导致美国忧虑?第一,美国害怕中国独特的规模和广泛调动资源的能力,这个能力可以让中国利用技术进步转化为经济优势。比如,高速铁路,中国已经把这项技术产品的全球份额做得最大。2016年中国中车生产的高速列车占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二以上。2006年至2016年,中国铁路产量增长了六倍以上,达到美国产量的近三倍。

  第二,美国害怕中国把先进技术转化为军事用途。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诸多高科技都具备军民两用特性。如果中美在意识形态上不对立,美国对中国掌握高科技还不那么敏感,比如,美国对待以色列和日本这样的国家。但中国就不同了,中美贸易战以来,美国屡屡提及中国“军民融合”战略。

  对华为最大的反对声音来自美国的军方,特朗普说“华为是我们军队、我们情报部门的巨大担忧。”西方的智库也为中国“军民融合”战略提供证据。今年9月份非盈利组织C4ADS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利用私营企业获取外国技术,来增强军事实力。2018年10月,澳大利亚智库的研究报告认为,中国多年来派遣隶属军方的数以千计科学家前往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大学,逐步建立起一个大力促进中国军事科技发展的研究合作网络。

  第三,美国害怕中国治理社会的模式推广至全世界。中国把信息技术用于社会信用体系、人脸识别,也对网络采取管控措施。这些举措都被美国和欧洲视为侵犯人权,更让西方世界不能接受的,是更多的国家也开始对网络实施管控。

  2018年11月“自由之家”发表报告称,中国向新兴市场国家提供有关网络监控的培训和技术,出口中国网络监控模式,危及全球民主。2019年5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谢安达(Adam Schiff)说,对中国利用人工智能、面部辨别技术等高新技术手段控制一般民众并向外输出这些技术表示担忧。

  最后,技术脱钩是中美贸易战带给中国最坏的后果。今年7月,麦肯锡的报告指出:世界各地的经验表明,要向上提升技术价值链,需要具备四个要素:一、规模投资;二、获取技术和专门知识的渠道;三、进入大型市场;四、鼓励竞争和有效的创新制度。

  显然,中国在第一和第三要素方面具备优势,但这两个要素不一定导致原始创新。中国在第二和第四要素方面是弱点,培育第四要素需要长久时间,唯独第二要素可以从外部获得。中国从外部获得技术的最重要渠道是美国,中国是如何从美国获得技术的?

  美国方面认为,中国获得美国技术有六个渠道:一、对美国直接投资;二、对美国初创企业风险投资;三、在中国建立合资企业;四、要求美资企业获得经营许可;五、网络盗窃;六、吸引美国专家和研究人员为中国公司工作。

  为此,美国与中国的技术脱钩就是美国对中国采取限制投资、严控出口和限制中美科研人员交流,甚至限制中国留学生接触美国敏感技术。中美技术脱钩正在进行中,它对中国的负面影响远超关税所造成的经济损失。美国对华不信任,中美技术脱钩越脱越分离。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原题《探究中美技术脱钩》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