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黄志平: 再议中国政改新思路

作者:黄志平

来源:联合早报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06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06日

点击率:567次


 还未发动灭六国的统一战争时,仍是秦王的嬴政看到文章《孤愤》《五蠹》不由发出了感慨:“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得知是韩非子所作后,秦发兵向韩国施压,逼韩非子来秦,终因不放心而将他毒死。这位后来的始皇帝看到了什么而大为感慨?

《孤愤》中韩非子直接点破“臣主之利与相异者”,国君与臣子的利益非但不同,且常常相反,“主利在有能而任官,臣利在无能而得事;主利在有劳而爵禄,臣利在无功而富贵;主利在豪杰使能,臣利在朋党用私。”重臣与君主的利益是相悖的,而实现利益的方式,就是垄断君主的信息渠道,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获利。

两千多年后,公共选择理论的代表人物戈登·塔洛克(Gordon Tullock)、安东尼·唐斯(Anthony Downs),同样指出官僚体系中各个阶层的利益并不一致,缩减信息是官僚部门的信息沟通程序中的核心部分,最高层级收到的信息很可能与最低层级收集的原始信息有很大不同。相信远不止是韩非子、塔洛克、唐斯,各个时代富有洞察力的观察者都能得出这个结论,真理总是一再被提起。

可以这么认为,主政者信息源的选取决定了他权力的有效性。

信息即权力

无论是中国的商朝、中东的犹太教、中世纪的教廷,垄断神与人之间的信息通道的巫师、先知、教宗都享有巨大的统治权。现在这个时代甚至被命名为信息时代,仅作为渠道、平台提供信息,不生产任何产品的阿里巴巴反客为主成了世界巨头;个人信息频频大规模泄露引发隐私权与智能经济的剧烈争论;美国不惜牺牲市场对中国发动科技战,就是在争夺未来的信息主导权;欧盟与日本的自贸协定中对数据的自由流动先行订下标准,以免被中美竞争边缘化。

信息即金钱、信息即地位、信息即石油……信息就是全部。体现在政治系统中,毫不夸张地说,信息即权力。

集权靠民意

主政者尤其是最高领导人若长期依赖官僚系统获取信息,将是危险的,权力即被分走。为了对信息渠道起到根本的制约作用,必须寻找系统外的评价信息,主政者需要有效的、可验证的、公开的信息用来鞭策官僚系统,遏制它垄断信息的冲动,实现更有效的权力集中,以免权力分散、权威流失。

笔者建议每年公投主政官执政得失,不是削弱权威,而是加强权威。

之前的民主理论建立在自由主义对个人能动性的盲目自信之上,这是错误的假设,导致的错误对策就是常说的提高民众素质,这解释不了当前这个信息、教育、经济富足时代此起彼伏的破坏性抗议。全民投票是没有错的,但到底对主政者投票得到的信息是什么呢?

唐斯的名著《民主的经济理论》中早已指出:“每一次选举都是对执政党政绩的一个事后评判”。西式民主的多党制反而干扰了这个评判,政党追求的是相对支持率,而非绝对支持率,最轻省的方式就是打压对手的支持率,挑刺抹黑、煽动对立就自然而然了。

投票确实应该基于个人的经验,但并非对未来的决策能力,而是对过去政策作用在自身的综合效果来评判当前主政者,即唐斯引入政治学的“理性人假设”“效用最大化”。这是民主最真实有效的用处,执政党可以据此实现对地方主政者的考核,更有效地使用权力。

设想一个简易方案,对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每年公投市委书记或市长的执政得失,若支持率低于40%即调离领导岗位,而之后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则绩效奖金增加两万,主政者就会被激励去提高自己的绝对支持率;上百名的主政者支持率按高低形成排行榜,稳定居于榜单前列或提升名次较多的则应该得到提拔重用。上百万个人的主观感受集聚形成了一座城市最真实客观的政治现实,这种判断与个人素质无关。

执政谋长期

不想长期执政的政党不是好政党。短期的支持率下降换取长期支持率的改革在全世界都是难题,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养老金改革即是最新的例子。

美国18年的阿富汗战争,花费上万亿美元养肥军工业,买来无数炸弹直接投到阿富汗人民头上,政客们谁都不愿显得软弱,北美大陆上的民主政治直接导致远方的阿富汗成了公地悲剧。

对比美国的九一一事件,中国新疆曾经发生数千暴恐案件,近年来国家投入巨大资源建立教培中心通过“三学一去”(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来预防恐怖主义,这种源自中华文明古老教化传统的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反而遭到国际舆论肆意抹黑。

BBC中文网12月9日的文章说“打击恐怖主义无可厚非”,但“中国新疆政策的对与错,到底应该由谁来评判呢?”外交部发言人给出了正确的回答“中国人权状况怎么样,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如果我们实施公投考核制,或许反恐初期民众生活会有不便,短期支持率会有下降。但考虑长远,社会稳定的效果会显出来,受极端思想影响的人重新融入社会,支持率一定会回升,一个让公民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政府最终会赢得民心,而赌上个人政治前途执行中央政策的当地主政者,仍可有多种重用方式,不能“飞鸟尽,良弓藏”。这可以现实显示长期执政党的制度弹性优势。

作者是首都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