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殷罡:清算伊朗——中东变局的主旋律(下) 殷罡:清算伊朗——中东变局的主旋律(下)

作者:殷罡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22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22日

点击率:199次


 编者按本文系2019年7月20日殷罡老师在钝角会员群里的讲座分享,未经作者审定。讲座题目是《中东变局的主旋律》,上半部分钝角网已于1月17日刊出,请点击查看:清算伊朗——中东变局的主旋律(上)

下载.jpg

本文作者殷罡

        四、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这四十年

  我们再看,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四十年过去了,伊朗怎么办?伊朗现在的的确确面临着历史性的抉择,伊朗伊斯兰共和体制建立了四十周年,它的建树是什么呢?它废除了世俗化的君主立宪,将什叶派的教主权威在基督教文化区内发育出来的西方民主制度相嫁接,形成什叶派共和体制。

  霍梅尼是个很务实、很聪明的人,他反对君主制,他也反对传统、古老的教主制,他认为西方的三权分立非常合理,但是又认为那是西方和基督教的,如果三权分立,司法、立法、行政互相监督,有议会,有选举,如果能搬到伊朗来,是好事,但是上面需要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宗教领袖来监控这些体制,就是伊斯兰原则,于是他就发明了伊朗伊斯兰共和。这个共和一定是什叶派的,他在逊尼派国家是不可能建立的。

下载 (1).jpg

伊朗伊斯兰国的缔造者——霍梅尼

  什叶派的特征是什么呢?就是他和基督教的天主教一样有教阶制,教皇、红衣大主教、大主教、主教,一直到村里的神甫,全世界都听一个教皇的,什叶派就是。在伊朗来讲是领袖,然后大阿亚图拉,十来个人,也是教阶制。而逊尼派国家是一个村出一个阿訇,说话声大点就可以形成一派,一个村就是两派,一个国家就是几百个派,叫"门户",如果不许新立门户,根本形不成伊朗的体制,但是在伊朗就可以找出一个人,比如大家都听霍梅尼的,没有霍梅尼之前,十个大阿亚图拉,每个阿亚图拉都有自己的信众,大批追随者,一般来讲,某一个地区的信众都服从一个大阿亚图拉。所以伊朗伊斯兰共和体制是不可能被拷贝的。

  它有什么建树呢?它掩盖了什叶派内部的分支,将西亚和南亚的什叶派力量整合为政治军事联盟,形成了阿拉伯人最惧怕的“什叶派新月带”。他建立了完整的制造业和核工业体系,在什叶派、逊尼派也就是阿拉伯人和波斯人的较量中就形成了千年未有的绝对强势。别看现在伊朗到处受围困,它可是骑在核门槛上跟你叫板。虽然你把我都围起来,我可能没饭吃了,但是我骑在核门槛上,我的仓库里的零件一组装就是核武器,都可以要你们的命,这就是伊朗。

  为什么说什叶派掩盖了各派的分支,什叶派是在伊斯兰教内部和逊尼派对立的一个派别,穆罕默德死后有四个继承人,伯克尔、欧麦尔、奥斯曼、阿里,阿拉伯人也就是逊尼派认为这四个都是合法继承人,什叶派认为只有第四个继承人阿里是合法的,前三个全是不合法的,因为阿里有穆罕默德的血脉,阿里娶了穆罕默德的女儿,阿里的后代到了第四十代就是现在的约旦国王,这条脉络还真是记录得特别清楚。而且什叶派内部又主要分成十二伊玛目派,十二伊玛目派认为这十二个伊玛目都有各自的合法性,而第十二个伊玛目像耶稣一样隐遁了,他没有死,到了最后一个千年的时候,他还会出来,就跟耶稣复活降临一样,有弥塞亚的思想,就是主的思想。还有一些人没有算十二伊玛目,比如刚才谈到的也门的栽德派是第五伊玛目的追随者,还有伊斯马伊派在南亚多一点,中亚也有,中国也有,追随第七伊玛目,叫伊斯玛仪伊玛目。而伊朗伊斯兰革命把所有这一块都给统和起来了,甚至把叙利亚的阿拉维派也统和起来了。阿拉维派是被逊尼派认为是异端,被什叶派也认为是异端,阿拉维就是阿里的追随者,他说自己是什叶派,但是他又接受了基督教的一些规则,甚至过去萨满教的一些规则,所以有点不伦不类。伊朗出于政治需要,派大阿亚图拉到叙利亚一考察,然后宣布阿拉维派是正统什叶派,都统和起来了,一切服从伊朗的政治要求。

  这个什叶派新月带、什叶派国际也好,这是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后这些政治人物打造的,这是伊朗伊斯兰共和体制四十年的建树。但是它的代价是什么?

  GDP排名:革命前,伊朗排名世界第九,我们年轻的时候看杂志预测21世纪世界新的强国,那时候没有中国,但有伊朗、印度、巴西、日本,现在伊朗降到第27,人均排名已经降到伊拉克之后。要知道伊拉克是被美国打了几回,都打烂了的国家。

  石油月产量:从革命前的600万桶,最高月份是620万桶,降到现在生产能力400万桶,实际生产量100万桶,出口完全停止,国民生活水平下降。

  伊朗对石油的依赖程度是比较高,不是最高的,算是比较高的。它每年的正常年景,按照过去三年的石油价格计算,每年卖石油收500亿美元,而伊朗政府2017年预算大约也是500亿美元。于是你就明白了,如果美国制裁伊朗,一点石油都不让它卖,政府不就没钱了吗?政府没钱了,谁发工资?谁发社保?谁给食品补贴?这个社会就没办法维持了,所以对伊朗政策这种清算不是政治清算,是一种围困。

  萨达姆垮台是2003年,萨达姆垮台之前伊拉克的石油产量是200万桶,现在的伊拉克石油产量已经超过400万桶,压倒了伊朗。而伊拉克从1991年就挨打,到现在挨了多少年打?反观伊朗,伊朗从1991年开始抓住战略机遇期,飞快地发展。但是到今天,石油产量伊拉克逐年攀升,现在伊拉克人均实力、生活水平已经远远超出伊朗,只不过中国媒体似乎都把伊拉克给忘了。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代价是与正统的阿拉伯、以色列和美国“化友为敌”。其实原来都没仇,各过各的,革命之后,它有发展核武装的企图,积极搞军事扩张、搞革命输出,导致了国际制裁,导致自己被孤立,导致了反伊朗政治军事统一战线的形成。反伊朗的战线有谁呢?阿拉伯国家、以色列、美国,在这个地区有这么多反对你的力量,你不是孤立是什么?而且照目前的局势发展,即便没有战争的话,伊朗伊斯兰革命的体制是不是能维持,也很难说。

  虽然伊朗你很强大,但是和所有邻国都为敌,因此你强大当中,会把绝大部分力量用来维持你的稳定地位,你要那么强大干什么?过去中国有一个故事,我们小时候听说,闹饥荒了,一个贫下中农拿着菜团子爬大树上,一个地主老财抱着一个金元宝也爬到树上,饿得实在不行了,地主说我拿我的金元宝换你的菜团子,贫下中农说我不换。贫下中农一点一点吃,洪水退了,这个菜团子吃完,但那个地主也饿死了,然后他把地主的金元宝揣到怀里回家了。这个教训,如果伊朗人好好想想,加以发挥,他们一定会走另外一条路。

  再讲讲伊朗的革命卫队,对它的认识不得不举一些很难堪的例子,一个国家没有办法有两支军队,在以色列同阿拉伯国家的较量中,为什么几十万人就打败了上亿人?最最关键的一条就是以色列是一只统一的内部武装,它绝不允许两支武装。而伊朗革命卫队是这样诞生的,在伊朗伊斯兰革命时期,虽然国家军队宣布效忠霍梅尼,同时萨达姆很快也发动了进攻,大家各有各的算盘,为了保持这个体制,这个政权,需要组织一些特殊的武装,于是就形成了革命卫队。革命卫队一开始像苏联革命时期的内务部的武装,不对外打仗,但是战争打起来,比如两伊战争中,萨达姆进攻太凶狠,伊朗扛不住了,也往前线送,这和德国在二战后期的状态是一样的。

下载 (2).jpg

伊朗革命卫队

  而革命卫队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对伊朗的影响已经达到了极限,它控制着伊朗重要的交通工业基础设施40%的比例,伊朗的核技术、导弹技术、海军和一部分空军,还有所有的边防部队全是革命卫队控制。试想,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同时这个国家还有它的国防军、正规军,如果发生了一些内部动荡的话,那是非常可怕的。今年年初(2019年),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撤换了革命卫队司令,大家都不知道为什么,其实你根本就不用问为什么,革命卫队的司令掌管革命卫队这么长时间,他的权力这么大,领袖自己身体又不好,七老八十的人了,他能不担心另一股势力接管政权吗?所以必须要换。

  国民对宗教势力的逆反心理也在与日俱增,怀旧情绪也是无助的。你要到伊朗去,你要能找到一个说喜欢穿着黑衣服的教士的人才怪呢,根本找不到,问男问女,问老问少,哪怕问戴着面纱的老太太,找不到说宗教人士好话的。你要到伊朗打车的时候,一会儿可能就有人停,你要是个宗教人士在那儿拦着,过路的车扬长而去,没人搭理你,很反感他们。你要再跟伊朗稍微上了年纪的人去谈历史,谈国王,反正我听到的,没有例外,都后悔,觉得还不如国王时期,是真不如,方方面面都不如。在国王时期,你要敢戴着面纱上街,拿着鞭子抽你,后来是你要敢不戴面纱,拿鞭子抽你,现在好点了。伊朗人也非常聪明,特别是波斯姑娘,你让穿着长袍,我穿一个天蓝色的,你让我戴头巾,我戴一个花的,她总会变着法的反抗。宗教势力发挥的作用过头了。

  还有一点,伊朗领袖危机显现,内部争斗正在酝酿乱局,压是压不住的。霍梅尼非常聪明,他为自己设立了一个体制,你们都学美国三权分立,然后我管,我说哪个好哪个坏,你们选出三个人来,我批准三个人竞选,选出来是谁,都听我的。霍梅尼死之前,伊朗有一个大阿亚图拉叫蒙塔泽里,霍梅尼在外面搞革命,蒙塔泽里在国内搞组织建设,本来他是一个副领袖地位,按常理,霍梅尼死了以后,蒙塔泽里就管事了。但是霍梅尼又是占领美国驻伊朗使馆,又大规模处决前政府的军人,蒙塔泽里觉得不对,过分了,太极端,就反对霍梅尼,霍梅尼马上就把他撤了,撤了以后,霍梅尼自己身体也不行,年纪也大了,得选接班人了,于是就选了哈梅内伊。刚才我们谈到了伊朗伊斯兰体制,什叶派体制是领袖、大阿亚图拉、阿亚图拉、霍贾特伊斯兰。

  哈梅内伊呢,尽管他曾经当过总统,但是他的宗教学术级别是霍贾特伊斯兰,第四等。这种人怎么能够当至高无上的精神领袖呢?根据霍梅尼一开始给伊朗伊斯兰共和体制的宗教监控定的标准,只有至高无上的品德、至高无上学问的人才能当选,哈梅内伊只能说“忠诚”,但是学识、宗教地位都不高,但是革命需要,就只把他搁到领袖的地位,然后让他好好念书,发表发表论文,等其他的阿亚图拉死了,他又当了阿亚图拉。

下载 (3).jpg

霍梅尼的接班人——哈梅内伊

  如果现在哈梅内伊去世了,很难想象会再提拔一个小青年,他必定从现在成熟的、影响大的大阿亚图拉里冒出来,但是现在的大阿亚图拉也分成不同的派,有比较保守的,比较温和的,也有比较激进的,不同的派别,选谁也是一个问题。有一种可能就是,不是选某一个人,是选出三个人来集体领导,但是集体领导,这个体制就难以维持了。最重要的,现在伊朗的困境是全面禁运石油,伊朗的政策是想熬到特朗普这个疯子下台,但是特朗普又不下台,而且很可能连任了怎么办?如果他再连任几年,你石油还卖不出去,熬不到那一天老百姓就不干了。

  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为什么说伊朗一定要退,为什么说伊朗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还得好好还,因为过去几十年,它太占便宜了。

  这个千年级别的战略机遇期--就是现在伊朗对阿拉伯人的强势是7世纪中期之后,伊朗屈服于阿拉伯征服,被迫信了伊斯兰教之后从来没有过的,所以叫做千年级别的。

  1988年两伊战争停战,大家都搞战后复兴建设,伊朗制订了核规划,而阿拉伯世界从1990年开始向萨达姆讨债,这些海外阿拉伯人不争气,借给萨达姆将近一千亿美元的军费买炮弹,萨达姆在发动战争之前,伊拉克很富裕,它有很多外汇储备,战争结束,结果他反而欠海湾阿拉伯国家沙特等等将近一千亿美元,这边不但不免这个账,而且科威特还趁着战争机会抽卢麦拉油田的油。卢麦拉油田是锅底型油田,大部分在伊拉克,可是锅底最深的地方在科威特,萨达姆在这儿代表阿拉伯人跟伊朗人打仗,科威特是紧抽这个油,萨达姆一算说你抽了我36亿美元的油,让科威特还钱。其实科威特还了就完了,偏偏嘴硬不还,萨达姆一生气,出兵占领科威特。之后科威特由一个独立的君主国、独立主权国家,沦为伊拉克国巴士拉省科威特县,变成一个县级。这时候就把海湾国家吓坏了,因为他们都有负于萨达姆,也因为萨达姆军事力量很强,打一个是一个,他就是阿拉伯的大英雄。

  当美国纠结了世界上42个国家打伊拉克的时候,差点给伊朗乐死了。我跟萨达姆打了八年,打不过我被迫签了和平条约,本来已经停战了,结果美国带着42个国家打萨达姆,把萨达姆打完以后又制裁伊拉克,等于把你一个凶恶的邻居不仅打残了,还拿绳给关起来了,地球上怎么能有这种对伊朗有利的事?后来9.11之后,美国又打塔利班,打之前,伊朗革命卫队陈兵十万在阿富汗边境,准备跟塔利班绝一死战,美国一打,这帮人都撤回来了,开始配合美国吸收阿富汗难民,一下吸收了200多万难民,吸收的这些难民,很多是阿富汗中部地区的这些蒙古人,叫哈扎拉人,就是蒙古西征之后没撤回来,留在那里的哈扎拉人,长得都像中国人,这样伊朗就有了大量的底层劳工。这时美国还非常感激伊朗,你帮助我稳定伊拉克,伊朗就偷偷地笑,其实是你又送给我们一个大礼物。

下载 (4).jpg

萨达姆

  2003年,美国打萨达姆,刚才讲到了,伊朗不失时机地把30万什叶派难民都送回去,接管政权,组成了30万“还乡团”。经过在伊朗这几年的学习武装,水平当然高了,去了以后就跟美国叫板,美国说要把伊拉克划成18个选区,18个省的巴格达特区,每个省选出五六个代表组成一个议会,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为了稀释什叶派人口,因为什叶派总人口在伊拉克占68%-60%,但是如果按省算的话,只在南部三省占优势,如果每个省出5个代表或者是10个代表的话,这个国家还是逊尼派的,没什叶派什么事。所以美国打了天下,建立民主制度的时候,把伊拉克划为18个选区,走美国两党制的制度。

  但这时,什叶派的精神领袖西斯塔尼站出来了,说不行,我们要学以色列,一人一票直接选。什么意思?一人一票,什叶派甭管怎么互相内部掐,选出来的总理肯定是什叶派的,因为它有58%的选票,美国就莫名其妙地答应了。于是,虽然美国打下了伊拉克,但结果是什叶派在伊朗的支持下登台唱戏。而倒萨战争又帮助伊朗消除了西部的宿敌。这种好事难以想象,我们怎么摊不上这种好事,可伊朗就摊上了。

  我们知道2003年春天,在美国打萨达姆的导弹发出去两个礼拜之前,伊朗总统发表谈话,说我们在南部地区发现了铀矿,我们要搞一次性提炼,美国人听到了这些话了,但是没办法。他们当时正调兵遣将准备灭萨达姆,于是让德国、英国、法国,国际原子能机构去管这个事,就在那儿耗了三年。伊朗这三年,把它的铀浓缩能力从开始工作时候的的19.75%提到5%的(2006年)。这时安理会携手接管这事,安理会马上连续通过了四个制裁伊朗的决定。伊朗从2006年开始接受国际制裁,似乎战略机遇期结束了,不对,后来又闹“阿拉伯之春”,也门又乱了,叙利亚又乱了,伊斯兰国又出来了,伊朗又来了劲了,出兵叙利亚,出兵伊拉克,解放伊斯兰国占领的土地……这些任务,伊朗完成了。在完成的同时,他把“什叶派新月带”武装化了,打通了从阿富汗到叙利亚沿海地区的什叶派走廊。伊朗怎么有那么多人在叙利亚作战呢?它在叙利亚作战的相当一部分人是是伊拉克或者阿富汗的什叶派的哈扎拉人。倒萨战争期间,两百多万人涌入伊朗当难民,没户口,于是革命卫队在招兵的时候,承诺你来当兵给你户口,跟法国雇佣军一样,你要是英勇牺牲的,你爸爸妈妈老婆孩子全是伊朗国籍,所以这帮人作战英勇,我要活下来,我就是堂堂正正的伊朗人,我要死了,我们家就是堂堂正正的伊朗人,这战斗力能不强吗?

  六、伊朗该如何“还账”?

  这种扩张,这种千年不遇的好事,伊朗捞够了,该还账了。混了四十年了,该还了,接下来怎么办呢?伊朗很聪明,很能干,骑在核门槛上接受清算,平安渡过这场清算的资本是非常非常雄厚的:第一,从也门撤兵,主持胡塞武装和哈迪政府的和解、谈判、自治,积极主持,如果胡塞武装不听,我在胡塞武装内部另选领导人,断你的财源;第二,停止支持哈马斯,支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和解;第三,从叙利亚撤兵,不再逼近戈兰高地了,这一下子阿拉伯人的恐慌就消除了,因为核问题有美国管着,用不着阿拉伯人管。

  如果伊朗搞战略收缩,交出一部分东西来,对它一点坏处都没有,你知道叙利亚花在也门、加沙的钱每年都是十几个亿,政府预算才500亿。这些钱要拿回来,能够给伊朗干好多事,而且现在在制裁的情况下,以后再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了,这就是伊朗面临的。

  2017年,拉夫桑贾尼去世,对伊朗政坛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拉夫桑贾尼当过总统,也是原来的专家委员会专家会议的主席,他麾下有86个人,负责选举下一届领袖,结果他现在死了,哈梅内伊的接班人是谁还是个未知数。顺便说一下,拉夫桑贾尼他们家是大地主,所以反对巴列维国王的土地改革,因为改革要分他们家的地,他们家的大地主大到什么程度呢?伊朗的开心果80%是他们家操纵的,要到伊朗买开心果罐头,都是拉夫桑贾尼开心果。

  哈梅内伊身体也不太好,曾两次住院,情况好时照样出来接见群众,他如果不幸去世的话,怎么办?你找另外一个至高无上的接替人找不出来,一找出来,有三个反对他的,你找三个人来,这个体制又变了,集体领导又变了,还是不行,唯一的至高无上的伊斯兰教法监督者,他的地位发生了动摇,这个体制也可能发生变化,这是它面临的困境。

  现在伊朗有两个人值得关注,萨迪克·拉里贾尼和阿里·拉里贾尼,这俩是亲哥俩,权力很大。刚才谈到了哈梅内伊年轻的时候,不是只有中级职称吗?但是他当了领袖以后,这两个人的爸爸可是有高级职称的,这两个人的爸爸就支持、力挺哈梅内伊,这样哈梅内伊的领袖位置就保住了,因此哈梅内伊必须对这两个政治栽培人、保护人的两个出色的后代予以栽培和信赖,这两个人肯定也支持哈梅内伊。刚才还谈到,哈梅内伊把革命卫队司令换了,就怕革命卫队的司令跟这两个人作对,而这种政治,东方也好,西方也好,特别是在东方,都一样。其实我觉得伊朗的体制最好四十年再发生一次变化,取消宗教领袖。

0.jpg

萨迪克·拉里贾尼(左一)阿里·拉里贾尼(右一)

  再看美国,美国现在撤出叙利亚了,它采取的是“收缩战略”。我觉得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从始至终比较克制,从奥巴马一直到现在都非常聪明,我就不卷入,虽然有几百美军,关键的时候最高三千人驻军,但也只是完成了消灭伊斯兰国的任务。

  伊朗虽然事实上完成了保护巴沙尔政权的任务,但付出的代价很大,现在国内反对呼声很高。但是他既然建立了什叶派武装走廊,他就要维护,要让他全部撤出,比较困难。伊朗在叙利亚到底想干什么,它必须要干什么?它要守住反伊斯兰国战争的参战成果,要继续整合伊拉克、阿富汗什叶派的民间武装,维持什叶派走廊的军事化。如果它现在撤了,那么过去几年就白干了。伊拉克实现和平之后,伊朗知道它把阿拉伯世界都得罪了,因此它希望建立一个通过伊朗接到伊拉克到叙利亚到欧洲的天然气管道,再有,它希望在叙利亚同以色列保持地理接触,对以色列构成军事压力,这是一个威胁手段,就是你打我、我打你随便,也许我死得很惨,但是死得很英勇,我会把你给搅乱了,让你们下一代人活得不好。

  以色列担心什么?现在戈兰高地东侧的安全隐患太大,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过于强势,有好几万人,黎巴嫩真主党的作战能力大幅度提高,虽然这两年有点缓和。两年前,在普京的劝说下,伊朗革命卫队从戈兰高地前线零公里后撤八十公里,脱离了跟以色列的接触,即便这样,以色列两次著名的轰炸还是发生了,一个发生在今年1月23日,炸毁了叙利亚投入运营的JY-27米波反隐形雷达。这都是中国提供的。以色列的隐形飞机可以侦探到JY-27米波雷达。在7月1日,又把伊朗在叙利亚的导弹装备厂基地,十来个重要的基地全炸了,反正伊朗一冒头就炸。伊朗也知道他在叙利亚建立对以色列挑衅的基地是白花钱。

  以色列的对策就是叙利亚境内的伊朗目标,一冒头就打,不管这个武器来自于谁,来自俄罗斯还是来自中国,反正武器都是买的,虽然把中国的雷达炸了,但是中国的钱也赚了。然后他让俄罗斯协调,帮着管伊朗,而且在黎以边界开始修隔离墙,摧毁地道,就跟三八线似的,然后要想美国承认以色列的戈兰高地的主权。

  以上,是想说明,在伊朗的强势扩张中,敌人也在想办法来克服你。

  当然,影响最大的还是美国和沙特联合打造了逊尼派反恐联盟,他们叫反恐联盟,实际上就是反伊朗联盟。

  去年,特朗普主持阿拉伯伊斯兰美国峰会。沙特接着组建了41国伊斯兰反恐联盟,这个反恐联盟是个军事联盟,军队总司令是巴基斯坦的一个将军,所有这些人都是逊尼派的,构成了逊尼派的反什叶派联盟,名义是“反恐”,你说我是恐怖分子,我说你是恐怖分子,大家都是恐怖分子。

下载 (5).jpg

阿拉伯伊斯兰美国峰会

  沙特最近的变化也挺大,沙特王储要改写中东版图,他要建一个新的城市。萨勒曼王储说,他要在约旦、埃及和沙特之间建立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开发区,可是你去过那个地方,国内对那个地区的地理稍有了解的话,你就会发现约旦和埃及是不接壤的,中间必然要连上以色列。如果沙特、约旦、以色列、埃及在亚喀巴湾建立一个联合开发区的话,这个地区就是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间的永久和平地段,这个地区面积26500平方公里,什么概念呢?等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总和。

  巴勒斯坦是以巴争夺区,我要新建了一个地区,跟这个一边大,打造新的版图。你再看横跨沙特的石油管道,年输送能力,理论能力,可达1亿吨。采用的是直径48英寸(合122厘米)的输油管,世界上最大的输油管也就那么宽,它开启的话,一年能转1亿吨。即便波斯湾封住以后,这条油管照样畅通无阻,这条油管的尽头叫延布,有炼油厂。这条油管和延布炼油厂等炼油厂生产的汽油、柴油等各种产品,可以通过苏伊士运河无一例外地输往欧洲。波斯湾被封了,跟它有什么关系?封了以后,吃亏倒霉的是伊朗自己。沙特王储这些大手笔很让人吃惊。

  所以真别瞧不起阿拉伯人,特别是萨勒曼王储这个人。萨勒曼王储的亚洲之行先去了巴基斯坦,又去了印度。承诺在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花一百亿元建立一个大型的石化企业,一下把瓜达尔港填充进来了,盘活了,他还承诺投资另外一百亿美元在巴基斯坦各地建基础设施、发电站,和中国一起共建“中巴经济走廊”,而中国正求之不得呢。他还准备出资一千亿美元参加印度的基础设施建设,建立的炼油厂比在巴基斯坦的更大、更多,因为印度人口多,需求大。这样印度跟伊朗的关系就要松动,对伊朗就不那么依靠了,而且承诺加大对中国的投资,也是一百亿美元,在辽宁盘锦和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建立了大炼油企业,占地好几平方公里,而且同时计划在中国各省都建油化企业。中国现在决定向外资开放加油站,他准备就在中国大做石油产业,帮助振兴东北经济和西北经济。之前,沙特国王和胡锦涛主席说在福建要建立一亿吨的储油设施,储存伊朗的石油,如果波斯湾发生战事,这一亿吨石油就供中国用。他到日本,也跟日本说,在冲绳建立一亿吨的储油设施,沙特往这儿运油,如果打起仗来,日本也可以用。如果沙特这么做,谁还关心和伊朗的关系?顶多也就是口头上说点好话。通过这些手段,沙特已经把伊朗的后路都抄了。

下载 (6).jpg

萨勒曼王储

  再看伊朗怎么做,伊朗是从恰巴哈尔准备把一个输油管铺设到瓜达尔,从瓜达尔再沿海铺,于是伊朗垄断供应巴基斯坦所有的石油天然气。沙特这回说,做梦,瓜达尔港建大炼油厂,年加工能力1600万吨,够巴基斯坦用了,巴基斯坦还买伊朗天然气吗?沙特一出手就是非常大的手笔。而中国修瓜达尔港,中国承包了那个港区是九点几平方公里,光沙特这一个厂就需要至少三平方公里的土地,有沙特这一个企业,瓜达尔港就不是一个死港了,而且也改变了人们对瓜达尔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而且恰巴哈尔港还有它自己的功能,就是通到阿富汗,连接阿富汗亚洲最大的铁矿,再到土库曼斯坦的石油,这是一条线,俄罗斯也欢迎。这样走过去以后,沙特占领了巴基斯坦油气市场,占领了印度油气市场,占领了中国的油气市场,占领了日本的油气市场,伊朗发展核技术,接受国际制裁十几年,这么耗下去,你是不是太吃亏了?不仅把战略机遇期完全又转手送给了沙特,还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大陷阱。

  现在中东地区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逊尼派解决什叶派过度的强势和扩张。由于什叶派敌对以色列,仇视美国,所以美国和以色列和这些逊尼派国家联合在一起包围什叶派国家,在强大的外部压力下,什叶派的地区也会逐渐发生分化。叙利亚,虽然是什也派地区,但是不会坚定地同伊朗站在一起;也门都是一些穿塑料拖鞋的山民,伊朗要没力量没钱支持他们的话,他们也不会跟伊朗;伊拉克南部这个国家是美国打造出来的国家,不会与美国为敌的;阿富汗中部的哈扎拉人,聪明点的、胆大的,都跑到伊朗,拿伊朗国籍了,剩下腾出的地将来去招安塔利班人,这个地区的版图在不断地汇。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中东目前是在走向一个新的平衡,过去伊朗太强势了,但是你能不能把伊朗给灭了呢,也灭不了。只要伊朗改变姿态,采取收缩战略,阿拉伯和伊朗人在这个地区好好地各过各的日子就行了。

  问答环节:

  听众一:我比较关心美伊关系,美国和伊朗现在是怎么回事?

  殷罡:美国不会打伊朗,打伊朗没有胜算,打伊拉克时那么多事,打完伊拉克之后,这个体制还是伊朗说了算,它不会打伊朗,如果迫不得已,美国打伊朗的话,是非接触式战争。

  听众一:就是远距离轰炸?

  殷罡:对,就给你炸烂了算了,我也不接管你,我绝不占领你一寸土地。在美国有差不多两百万伊朗人,这些伊朗人都是反对现在体制的,但这些伊朗人同时又都是反对战争的,由于有这些人反对,所以美国不会打伊朗,打伊朗是非常愚蠢的。现在大家都后悔打萨达姆。

  听众二:现在美国的事很难说,记得2016年4月份我去美国见杰夫·贝德,当时他是希拉里竞选团队的中国问题顾问,他跟我说,特朗普肯定当选不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他没有外交政策,他根本就不懂,但是特朗普上台以后,有些外交事处理得还可以。

  殷罡:特朗普彻底地反建制,什么叫建制?建就是establish,过去几十年建立起来的一些规则,这些规则很多是抱有幻想和道貌岸然的,首先他迎合中国,帮助中国,他觉得中国经济发展了自然会走上民主。特朗普把这些全砸了,该怎么着怎么着,凡是占便宜的,享受机遇期的,最怕的就是特朗普这样的。建制派在这个世界上管理就管不下去了,需要特朗普这样的人冲一冲。刚才谈到了为什么反对伊核协议,伊核协议和联合国制裁协议相比倒退得厉害。

  听众三:刚才讲沙特的王储,我听你讲沙特这个王储应该是个水平比较高,比较聪明的。

  殷罡:相当高的,不是比较聪明,是特别聪明。这次37个国家写信表态支持我们对新疆政策,沙特就是一个。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