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徐瑾:疫情中的政治局会议:如何稳定不稳定的经济?

作者:徐瑾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0年03月31日

本站发布:2020年03月31日

点击率:136次


       

      在上帝视角中,疫情终将过去,但短期内,人们都在挣扎——升斗小民感受到的,却是不可承受之重。


在感染的危险与缩水的钱袋之间,选择是两难。在稳定经济与刺激政策之间,政策同样面临抉择。

3月27日,中国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这场会议,在“两会”之前提前召开,被业界认为是为2020年经济进一步定调。从2月以来,政治局会议召开多次,经济在其中分量不菲。

这一次,有什么新的信息量?

经济成为新重点


首先,高层对宏观情况判断中,稳定经济提升到与抗疫对等地位,成为未来重点。

本次会议中强调目前疫情的变化,疫情防控从严防死守过渡到稳定。“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形势正在发生新的重大变化,境外疫情呈加速扩散蔓延态势,世界经济贸易增长受到严重冲击,我国疫情输入压力持续加大,经济发展特别是产业链恢复面临新的挑战。”


从3月开始,疫情全球蔓延。英国卫生部长、首相鲍里斯甚至王储查尔斯,均检测出阳性,而美国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中国。各国都在努力抗疫,而不同国家的不同应对模式,如何评估效果还需要时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无症状患者并没有计算入新增感染人数,统计口径有所不同。


目前,中国疫情策略定调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同时明确让停摆的经济运作起来。须知,经济是一个复杂系统,上下游彼此关联,恢复产业链运作,将成为重中之重。

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如何走


其次,从财政政策而言,赤字增加不可避免。

在会议中,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特别国债这一说法是首次提出,其作用对于疫情会更有针对性。

2020财政本身已经面临收入降低压力,疫情更使得支出责任加大。按照最新数据显示,2月份全国财政收入同比下降21.4%,创新2008年以来记录。在下降趋势中,也存在分化,东部地区与沿海地区稍好,中西部地区更为严重,比如山西同比下滑39.9%,湖北降幅约99%。


第三,从货币政策而言,宽松不言而喻。


会议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目前银行利差缩小,坏账压力增加,对于中小企业银行尤其如此。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在放宽的同时,也会考虑银行经营压力,存款利率不大可能大幅下调,而进一步降准会更有可能,央行也会利用各种市场操作引广谱利率下行。

稳定经济,就是稳定企业


疫情之下,2月经济数据冰封,一季度的经济数据跌至负数快速成为业界共识。另一方面,下行会持续多久,如何应对,引发不少讨论。

疫情带来的冲击,无论对于美国和中国,主要体现在疫情防控带来经济暂时停摆,这使得不少企业猛然陷入困境。面对这种非经济的冲击,不论是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都没有做好准备,破产几率飙涨,带动失业率猛升。

理解疫情冲击的关键在于,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是外在冲击,也是一次性冲击,与2008年或者1929年那种源于经济内在结构性问题导致的盛衰循环,性质不同。

这种情况下,对于经济应该采取救助政策而不是刺激政策。稳定经济,就是稳定企业——应对政策的核心,应该是救助企业。

企业的房租、社保、税费,当免则免,能免则免;银行贷款应谨防断流可能,对中小企业更是如此。一些地方已经开始积极探索。


我一位朋友,在上海金融中心的陆家嘴经营发廊,租金不菲。疫情期间基本停摆,停业到三月中旬。他抱着试一下的心态,委托管理人去国企背景的房东处哭诉——他预期争取到减免两周房租,结果意外收到房东免租两个月的公函。对此,朋友几乎是欣喜若狂奔走相告,这对于他可以说是雪中送炭。


类似情况,不是个案。根据上海市国资委信息,按照“应知尽知、应免尽免”要求,截至3月8日,上海国有企业共受理1.4万户中小企业的减免申请,涉及承租面积980万平方米,申请减免租金约12亿元。

类似举措,该如何落实,显然需要各方面协调,这也恰恰体现了不同地方的政府治理水平。

为什么强调救助企业?因为企业是经济活动的节点与支点,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由企业来实施的;没有企业,就没有就业岗位与未来收入流,也就没有经济增长。企业不只是一个统计单位,它关系到一个个的个体,以及这些个体后面的家人。

如果企业倒闭,那么一个个企业背后,无数的员工以及家庭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随着各地陆续复工,所谓报复性消费预期并没有出现。原因很简单,中国家庭这些年在持续加杠杆之下,哪怕六个钱包,往往也是空空如也。更不用说,很多软阶层家庭收入依靠薪资输入,房贷生计都依靠于此。目前遭遇疫情,奖金缩水和工资下调将是预期之内。


因此,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之内,企业都将面临需求萎缩甚至消失的困境。此时,政府责无旁贷,应尽力为企业减少各类负担,创造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的条件。必须明白,救企业就是救经济,就是救民生。


同时,对疫情冲击而增加的失业人口,政府也需要及时扩大各类失业保障开支,为他们提供最基本的生存保障。此外,针对家庭、医生等行业发送一些消费券,也可以得到一定刺激消费的作用。按照杭州官方信息,3月26日晚,杭州宣布发放16.8亿元消费券,据悉,两天半的时间内,已拉动消费4.53亿。

全球经济一盘棋


疫情,也让我们反思全球化的必要性。

全球经济,不是一个你多我少的零和博弈,各国的生产与需求与海外息息相关,中国也不例外。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来自海外市场源源不断的订单,对中国经济有极高的重要性。海外状况直接影响中国的出口,可以说处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态。


美国,世界经济的压舱石,成为震中。3月美国市场波动,失业人数飙涨至330万,一些分析甚至指出,本次对美国经济冲击将大大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这些判断,言之过早。


正如我此前在公号《徐瑾经济人》表示,美国基本面实际上比起2008年其实健康很多,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同样指出,“美国经济不存在基本面问题”。如此说来,美国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可能性不大,更不用说1929年式的大萧条。

可以预期,随着疫情稳定,全球都会开始新一轮“拼经济”。

美国启动了2.2万亿的财政救助计划,核心是救企业、顾民生;英国也出台政策,比如个体可获得最高达2500英镑的补助,政府针对企业提供价值3300亿英镑的贷款等等。3月27日的G20峰会公报则表示,将启动总价值5万亿美元的经济计划,以应对疫情对全球社会、经济和金融带来的负面影响,并支持各国中央银行采取措施促进金融稳定和增强全球市场的流动性。这些,对于中国而言,其实是好消息。

可以预期,未来大家比拼的,将是经济救助这门“作业”。抄作业,不丢人。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