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东西地 : 全都回来了!

作者:东西地

来源:potus 东西地

来源日期:2020年05月02日

本站发布:2020年05月02日

点击率:264次


因为日记,方方被扣上了“捣乱分子”和“给外国递刀者”的帽子,被“乡下农人”贴大字报、被武林高手宣战、被书法家设想塑跪像,被万千网友怒骂。

                             

正在很多人觉得还没骂过瘾的时候,又出来个“靶子”,湖北大学梁艳萍教授,“因在个人社交平台发不当言论”,而成为新的风暴眼。湖北大学发布微博称:“已经成立了调查组,正在进行深入调查,将视调查情况依纪依规进行严肃处理。”


底下一片叫好声,“必须严惩”、“恨国蛆”、“方方同谋”、“这样的教授,能教出来什么好学生?”很多学生加入举报的行列,要把梁教授在课堂上或微信群、朋友圈里说的话一句句搜集起来,作为她“罪孽深重”的证据。


此情此景,让人想到武大前校长刘道玉在《一个大学校长的自白》一书中所述的当年自己的遭遇。1967年,刘道玉被一个女学生揭发,成了“走资派”和“反革命分子”,一群学生到他家翻箱倒柜找“黑资料”,搜查未果,就挂上牌子拉出去批斗。刘道玉被折磨了一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一个学生,学生扬手就给了他两巴掌:“给老子放老实点,不彻底交代罪行,小心你的狗头。”


50多年过去了,我们以为历史已经走远,不料我们仍在历史之中。学生举报老师、大字报、挂牌子、扣帽子......全都回来了。


并且,今天的举报者、叫骂者、喊打者和往昔的小将怀有同样的高尚情怀:爱国。只要有人说这个国家不好,那就一定是卖国贼,就必须得打倒。一切普世价值,都没有爱国重要。


是啊,国家才是最重要的。朝鲜人民那么难,人家依然深爱那个国家,穷死、饿死、被打死,那都是无所谓的。只要国家还在金将军手里就够了,毕竟离了他不能活,除了他谁都不认。


他们就是这样爱那片土地和人民的。


梁教授被举报的原因是“言论不当”。关于言论这一块,《宪法》第二章的第三十五条,写得很明确。


但是“爱国者”说了,“不加限制的自由,就是欺凌”,“任何国家都没有绝对的自由”。他们说得很对,只是不知道说这些话的人,和超出自由界限对方方进行人身攻击、威胁的那些是不是同一拨人。也该成立调查组,去查查他们,并依纪依规进行严肃处理。

任何自由都有限制,但是限制的标准和边界《宪法》中没写。这就变成了我们熟悉的那句话——“最终解释权归××所有”。所以,50多年过去了,“言论不当”依然是个一切皆可装的筐。第三十五条,过去保护不了刘教授,今天也保护不了梁教授

这样的教授,确实已经不再适合任教了。学生需要更好的老师,专讲《批斗史》、《举报学概论》、《大字报写作教程》、《罪证搜集学原理》。有了这些专业知识,他们才能更好地把这个国家变成清一色。

很多人有正能量饥渴症,并且在追求正能量的路上,变得愈加脆弱敏感,忍受不了一点不好听的话。他们借着爱国的虚幻优越感,习惯了充当道德审判者,对真话、善意的话,已没有能力分辨,也懒得去分辨,只要听着不顺耳,先扣个帽子谩骂一通再说。但他们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冲击本就脆弱的FZ,会使自己同样失去保护。今天你是谩骂者,明天可能你就成了被谩骂者,今天你肆意给别人扣帽子,明天你就可能被别人胡乱扣帽子,并且让你哭喊无门。

                     

历史轮回,我们离过去又近了一步。每片雪花都在跃跃欲试,穿着爱国的护甲在巅狂的路上所向披靡,试图为新的雪崩贡献重量。这是爱国吗?不好意思,前人的那句话才更合适:“你们是在侮辱国家。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