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朝鲜变局:金正恩选出继任者?

作者:史见

来源:史见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06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05日

点击率:114次


       朝鲜方面6月17日表示将在此前被视为朝韩和解基地的开城和金刚山部署军队。16日,朝鲜炸毁了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在加强敌对姿态的朝鲜领导层中,走到前台的是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的妹妹、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意图呢?

  01 “甜甜的与正”

  作为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与高英姬的第三个孩子,金与正与同母长兄金正哲相差6到8岁,和金正恩相差4到6岁。

  “金正哲比金正恩、金与正更早一些时候就去了瑞士。”和金与正的同父异母的长兄金正男有过私人交往的麦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朝鲜问题专家)表示,金与正和金正恩前往瑞士留学和返回朝鲜的时间则完全一致,“这意味着兄妹二人在朝鲜家中和瑞士伯尔尼都共度了一段时光。”

  金与正和金正恩也都受到父亲金正日的宠爱。据曾任金正日厨师的藤本健二回忆,金正日吃饭时,常让金与正和金正恩坐在自己身边。

  “金正恩坐在第一夫人身旁,金与正则坐在父亲身旁。”藤本健二称,金正日常喊“甜甜的与正”(sweet sweet Yo Jong)或“与正公主”。

  据英国《卫报》报道,在将兄妹二人送到瑞士留学后,金正日为了缓解他们在异乡的孤独寂寞,还专门从朝鲜国内调派音乐家前往陪读。

  从瑞士回国后,金与正即和金正恩一起进入金日成军事大学学习。而韩联社等媒体的报道则称,金与正回国后进入金日成综合大学研读计算机专业。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金与正还曾在2004年前往西方留学。同年,其母高英姬在巴黎去世。

  成年后的金与正仍然得到父亲的宠爱。2002年,金正日在接待西方客人时就赞赏自己的小女儿“对政治很感兴趣,希望在朝鲜政坛有所作为”。多次前往朝鲜的俄罗斯远东事务特使康斯坦丁·普利科夫斯基回忆称,金正日认为,金与正“头脑敏捷,有出色的领导能力”。

  结束大学学业后,金与正很快走上了“在朝鲜政坛有所作为”的道路。她于2007年成为了劳动党的基层干部。在2010年到2011年,金与正已经协助金正恩参与了较多政治工作。

  “金与正在金正日去世前的最后两年积累了很多政治经验,如同参加了成为朝鲜政治精英的‘大师课堂’。”

  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逝世。此后,金与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朝鲜官方媒体的镜头中。

  此后两年,朝鲜政府高层人事变动频繁。金正恩上台后调整了97名党政军高层的职务,占相关高级官员总数的四成。在金正日遗体告别仪式上和金正恩一起“扶灵”的八位高级官员中,有五人遭到解职。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人民武力相和人民军总参谋长人选分别出现了三次更迭。与此同时,没有政治身份的金正恩夫人李雪主于2012年7月开始陪同丈夫出席活动。

  在此期间,金与正的名字仍未见诸朝鲜报端,但西方媒体已将之视为朝鲜领导人接班之际的重要人物,CNN援引麦登的话将她喻为金正恩的“白宫办公厅主任”。

  在李雪主首次得以被朝鲜媒体公开报道的这场活动中,路透社敏锐地捕捉到金与正的角色,“仿佛她在布置这场活动”。次年7月,金与正和金正恩的“私人秘书处”一起,为领导人的出访、工作检查和其他公开活动的日程安排、后勤和安全进行统筹管理。

  02 3个细节看金家公主形象

  作为朝鲜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30岁出头的金与正这两年在哥哥的授意下在国际舞台频频亮相,率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谈、陪同哥哥远赴越南与特朗普进行一场失败的会谈,等等。她给外界的印象,作风比较干练,风度、仪表都较为得体,是一个很懂得位置感和分寸感的年轻女人。

  三个细节,可以拼凑出这位公主的形象。

  第一个细节,对待下人。

  2018年,金与正随年届9旬的时任朝鲜最高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出访韩国,观摩平昌冬奥会。

  金永南是金家三朝元老,90高龄,又是名义上的朝鲜二把手,与金家小妹的年龄差了一大截,但在这位老爷子面前,金与正丝毫没有礼让的意思,一副“主人”派头,相当矜持。

下载 (2).jpg

  而懂事知趣的金永南丝毫不敢倚老卖老,在金家小公主面前低眉顺眼、恭敬有加。这是一幅反映朝鲜政权内部权力关系的生动画像。

  第二个细节,对待敌人。

  作为金正恩的特别代表,访韩会见宿敌文在寅,金家小妹表现出了两副面孔。第一副,与文大统领正式会谈时,金与正一张扑克脸,微昂着头,翘着下巴,冷若冰霜,谁都知道,这是给媒体看的,也是给哥哥看的。

下载 (1).jpg

  第二副,在宴会和运动场上观看比赛,金家小妹与文在寅和夫人面露笑容,有说有笑,频繁互动。

  什么场合什么表情,每一场都像排练好的演员,严丝合缝按照剧本排演,而且分分钟入戏,让人看到这位公主的心机。

  第三个细节,对待领袖。

  只有在面对哥哥的时候,金与正才恢复了小鸟依人的小妹妹角色,退居身后,恭敬有加,时不时还来两句说笑,让人看到在绝对顺从背后的亲密感。

  有个细节,文在寅访朝并与金正恩签署协议,交换文书时,巨胖的八零后从座位上起身有些吃力,金小妹眼疾手快,极有眼力见儿,赶紧把座椅往后搬,不让哥哥在镜头前丢丑。

  而在越南金正恩与特朗普见签署公报时,金小妹也适时地向哥哥递去了钢笔。一搬一递,极其自然。

  事实上,金与正对金正恩的作用,不仅仅只是递钢笔、拉椅子那样的跟班,其在朝鲜政权内部发挥了比其职务高得多的作用。

  10年前,她就随父亲参加过公开活动,积累从政经验。她和哥哥金正恩关系亲密,受到充分信任,不但能帮助哥哥平复情绪,还很早就进入核心层,助其坐稳江山。

  金与正在朝鲜劳动党内一度主管文宣,为树立金正恩伟大领袖和年轻一代精神偶像的形象方面,在幕后做了很多工作。

  美国媒体称,金与正是“唯一能触碰到哥哥办公桌上所有东西的人”,“名义上是她上级的人还要听从她的命令”,其实际分量相当于金正恩的“幕僚长”“办公厅主任”。

  03 是什么把金与正推上了前台?

  在6月16日炸毁联络事务所之前,金与正曾发出预告称“不久可能看到毫无痕迹地倒塌的悲惨场景”。对朝鲜来说,部署军队完全是按计划采取的行动。值得关注的是,利用这一时机提高影响力的金与正背后隐藏的朝鲜方面的实情。

  关于金与正,朝鲜官方媒体最近才承认她统管对韩工作。金与正在6月13日的讲话中特意强调自己从金正恩、劳动党和国家处获得了权力。

  她表示,炸毁联络事务所是对韩国实施报复的第一步行动,第二步以后的行动将交给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彰显自己与军事部门的关系。

  在4月到5月传出金正恩健康恶化的消息时,一位前劳动党干部曾表示,“在朝鲜,非常时期发挥决定性力量的是军队,女性很难掌权”,对金与正接班的说法持否定态度。

  专家们们认为“金与正接班之说”之所以未成为主流,主要因为朝鲜是儒教在社会中根深蒂固的男权国家,年轻女性被认为无法掌握军队。仅凭借建国之父金日成的嫡系身份,无法填补这方面的鸿沟。

  金与正的父亲金正日就任总书记之后,为掌握作为实力组织的军队倾注了极大心血。金正日在世时,金正恩作为接班人正式登场。此时,金正恩就已经拥有朝鲜最高军事机构——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头衔,之后还陪同父亲视察部队。

  金与正年仅32岁,没有军队经历。也不是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委员,很难想象她会成为120多万军队的指挥者。

  在军事国家,非常时期最关键的就是谁掌握军队指挥权。如果此次军队按照金与正的指示采取行动,就能向朝鲜国内展现她对军队的影响力。

  实际上,军方已于6月17日表示,将按照金与正的意向,在开城和金刚山部署军队,还会着手在前线增强炮兵部队,并重启军事演习。

  毋庸置疑,其背后有金正恩的支持。金正恩的3个孩子都不满10岁,尚年幼。也可以认为,对自身健康感到不安的哥哥考虑到接班问题,要为妹妹弥补“弱点”。这似乎折射出金家的一个事实,那就是能够信任的人只有自己的至亲。

  指出金正恩出现健康问题的声音也依然存在。有一点毫无疑问,那就是不确定性增大的朝鲜正打算向金与正赋予强大的权力。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