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经纬远见:中俄第二条天然气输送管道,正受到蒙古国制约

作者:Tigerking、曹辛

来源:经纬远见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13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13日

点击率:122次


       俄罗斯总统普京委托俄气总裁米勒研究俄罗斯途径蒙古国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可能性后,西伯利亚力量2号经过蒙古的议论再次响起。这个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刀把在握的乌克兰把俄罗斯折腾得死去活来,从天然气过境费问题无中生有地扯到苏联大饥荒时期的问题、还有与希特勒合作问题等各种历史旧账,最终走到今天的流血冲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中俄天然气管道西线问题上,俄罗斯国内舆论其实比较一致,那就是将刀把握在自己手中。但这并不意味着周边国家利益相关方,俄国内的利益相关方没有博弈。

  蒙古线路只是博弈的筹码

  自从中俄就天然气管道建设进行谈判开始,作为东中西三条线路,蒙古线路就是选项之一。对中国来说,东线当然是最佳选择,与东北部用气地区最近,但对俄罗斯来说则需要修建一条总长2200公里管线,因此相对较短的蒙古线路就成为一种可能。但中俄双方都没有将蒙古线路作为一个真正的选项,而且也不愿意。

  蒙古线路对中方来说从经济上是一个可以接受的选择,但从政治和地缘风险来说大到几乎无法承受。从“民间”的角度看,蒙古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可以去中国企业的工地“巡查执法”。由于蒙古以民主为借口对该国的极端势力进行纵容,使他们面对中国和中国利益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可能都不需要其他势力怂恿,就会做出破坏中国能源安全的事件;从官方的角度来看,蒙古推行的第三邻国政策实际上是迎合某些西方国家和组织遏制中国的目的,西藏的那个喇嘛7次访问蒙古,而蒙方的理由是:为什么“和尚摸得我摸不得”、别的国家可以访问为何蒙古不能访问的疑问,一幅中国欺负他的委屈模样。

  对能源安全这样的战略项目,如果不是出于其他更具战略意义的目的,中国愿意考虑这条线路的可能性极低。

  同样,深受天然气过境第三国之苦的俄罗斯对管线经过蒙古的风险也是心知肚明。如果需要的话,蒙古国的“第三邻国”政策,也可以对着俄罗斯,这也同样会让俄罗斯重返乌克兰油气管道的覆辙,让俄罗斯痛不欲生。

  这样,在中方否定西线之后,中俄对中线的风险无法控制的情况下,东线成为唯一的选择。也就是说,俄罗斯其实钟情于西线,中国钟情于东线,经过蒙古的中线方案只是中俄双方博弈的棋子,从未真正成为双方的主攻方向。

  西线路线争夺再起

  在西伯利亚力量1号正式投入运营后,西伯利亚力量2号(西线)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哈萨克斯坦希望西线经过该国,最终接入中国的西气东输管网,但俄方担心与中亚的天然气形成竞争,导致俄方天然气卖不出好价,同时还有类似过境乌克兰的风险,对这个方案有抵触。但从拉拢哈萨克斯坦的考虑,俄罗斯并未决定放弃这个选择,相反俄哈双方在进行各个层级的密切接触。

  与哈萨克斯坦高层推动的同时,蒙古最高领导层也在各种场合推动西伯利亚力量2号经过该国,并在中蒙俄领导人会晤时提出这个方案,但当时并没有中俄领导人首肯的报道。不过蒙方锲而不舍的推动下,普京终于委托俄气进行可行性研究。根据俄罗斯专家此前的研究,不管是距离还是单位成本,经过蒙古从经济上都更加合适。因此,这个可行性研究主要就是政治风险研究。

  此外,俄罗斯国内的各种力量也在发力,尤其是布里亚特共和国,他们希望能够借助俄中天然气管道经过蒙古,以促进该地区的经济发展、用上清洁能源。该共和国的首脑一直在联邦政府游说,强调当地经济亟需发展动力,而且希望将天然气出口控制总站设在乌兰乌德,帮助解决当地的就业。因此,如果俄罗斯考虑布里亚特共和国的诉求,那就很可能会经过蒙古。

TIM截图20200708164522.jpg

  尽管有建设成本方面的优势和布里亚特共和国的诉求,但俄罗斯国内的专家对经过蒙古的管线同样也并不看好,他们分析认为:俄罗斯已经因为管线经过第三国吃了不少亏,只要经过第三国往往就会问题层出不穷,应该采取更为审慎的态度,任何情况下,都要避免过境国的风险。有分析认为,与经过土耳其不同,蒙古人烟稀少,实现天然气化并不现实,因此其国内并没有很大的需求,当地政府维护管道安全的动力主要来自过境费而不是自身能源安全的需要,这样风险将高于北溪2号。他们认为无论是从经济角度还是从政治角度出发,不经第三国过境的路线是最有利的路线。

  中国的最优选择

  俄罗斯有专家认为,俄方应避免经过哈萨克斯坦或者是经过中俄西部边境的阿尔泰山,因为过境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将流向中国西部,这一地区自身产量就很高,而且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的三大分支都经过这里,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都沿这些管道对华供应天然气,富气地区再出现一家供应商将不可避免地给本来就很低的价格带来压力。其实这位专家并没有说实话,因为中国的西气东输管线已经日趋成熟,这些天然气不可能在西部地区消费,他担心的就是与中亚的天然气形成价格竞争。

  然而据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科学研究院院长薛振奎介绍,西气东输二线和三线的年输气能力均为300亿立方米,四线和五线的年处理能力将可以分别达到450亿立方米以上,待所有工程完工后西气东输管网的输送能力将达到1700亿立方米。即使按照俄方设计的年600亿立方米的输送量,管道运输的压力也并不明显,而且进入西气东输管网后也方便各地区的调配。中亚天然气、俄罗斯天然气和塔里木天然气形成相互竞争的局面,最大程度的保障能源安全和价格竞争才是中国的最优选择。

TIM截图20200708164540.jpg

  当前一切的根子在美国因素

  当前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在中俄都不愿意让第二条天然气管道经过蒙古的背景下,普京却对外宣称:已经委托俄气总裁米勒对这条线路进行可行性研究;而据说中方也要求中石油进行相关的项目路线研究。买卖双方都不愿意管道途径蒙古国,但谁都不愿意先说出口,而且都声称在“进行相关项目研究”。这里的根子就在于美国因素,同样,蒙古也不说出来。

  底牌最后总要亮出来。如果最后中俄都亮明不再用蒙古这条线路,同样也是蒙古图穷匕首见的时刻了。从目前中俄两国都不得罪人的态度看,美国因素对两国似乎还真是一回事。

  但是蒙古国的地理现实是,如果要离开蒙古国,必须要经过中俄两国的领土和领空,而且蒙古是陆地国家,没有水域。假如届时蒙古因为这笔生意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引入美国力量、特别是军事力量的话,那中俄只能在军事上联手,届时损失最大的实际上是蒙古。因此,蒙古的的“第三邻国政策”的操作空间,实际上是极其有限的。

  就中国的现实来说,西线是最佳油气输送线路;其次是,选择途径满洲里,俄罗斯天然气输送中国。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