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一把手的权力必须限制

原标题:本站语录:7月17-19日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1年07月21日

本站发布:2011年07月21日

点击率:2794次


    【本期语录·头条 (谁会为糟糕的体制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一把手”牢牢地掌控着决策权、人事权、财政权等所有的权力,实际上等同于垄断了权力。这样的“一把手”权力,显然是不恰当的,违背了《党章》和《宪法》的规定,是酿成滥用权力的根本弊端。

许耀桐:“一把手”的权力

【专题一· 政治改革

一个不好的制度,生活其中的人都会付出代价,只是迟早与多少的事,而最终要付出更加惨重代价的,往往是统治者自己。

杨恒均:路在何方?

改革的必要性,不在于这20 多年的经济有了多么快的增长,也不在于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多么大的提高,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一个改革,实现了最基本的制度框架的变化,使得中国逐步汇入世界主流,成为世界上比较正常的国家,而这就是改革方向为什么要坚持的核心理由。

孙立平:警惕上层寡头化 下层民粹化

互联网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不断上升,这给中国共产党限制政治体制改革带来很大困难。事实上,互联网在中国正演化成为一种虚拟的政治体制,民众在网上传递信息,组织网络集会和线上抗议。

    易明: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景

中国的问题关键在党(说得不好听就是政治改革的主要障碍和阻力在党内)。而党的关键就是能否实现党内民主竞争。没有党内民主竞争,党内差额选举和提名都难以推行。

缪一轮:迈一步,别有洞天

民主政治没能实行,在于推行和实现民主政治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是执政者和执政党的民主实践意愿和决心,一个是经济市场化作为民主政治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这两者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都是欠缺的。

许耀桐:辛亥革命百年与推进民主政治

一旦真正实现了民主和法治,信访机构的压力将会大大减轻,直至取消,作为法治还不完善的情况下的一种替代性的制度,信访制度和专门的信访机构也将不复存在。        

谭君久:围追堵截下的信访制度出路何在?

【专题二·捍卫常识

“常识,从不复杂,因为它是常识。然而回望历史,捍卫常识可真不易。”

白岩松:表达是为了筑起理性的河床

自由开放的民主政治,不但给国家与民族的长治久安提供了最根本的保障,也培育了政治人物开阔的眼光、包容的胸怀与幽默自信的气度。

林明理:政治人物的胸怀、自信与幽默

既然有了洪水,总得要给它一个出路,否则就只能玉石俱焚,然而,洪水总会要冲垮一些东西的,尤其是那些朽木粪土。是任凭玉石俱焚还是丢掉朽木粪土?

楚梦:苏联解体有百利而无一害

只要是人,包括由人组成的一切机构,都不可能完美无缺、不犯错误。犯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把自己打扮成人间圣人、绝对正确。

智效民:杜月笙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的启示

虚构的历史形成不了切身的记忆,这样的历史只能是泡沫化。当人的历史和社会的历史泡沫化,谎言塑身就显现由可能转向为彻底的不可能的惨相。

李伯勇:谎言塑身的可能和不可能

【语录·观察

特权者带头违法,视宪法和法律若敝屣,随便糟蹋。尤其可叹的是这种现象已经深入人心,对明目张胆地违反宪法和法律的现象,大家视若无睹,习以为常。这样下去,要把中国建成一个民主法治的国家,要等到何年何月。

茅于轼:可恶的特权车

黑暗的力量,以一种异乎寻常的速度集结——“防火防盗防记者”,但是,面对王克勤,那些黑暗的力量,总是防不胜防。王克勤身上的能量,可以说集结了调查报道记者的一切美德:勇敢、智慧、血性、草根。

谢志浩:硬汉王克勤

他们无须他人恩赐什么“重视”,他们首先自我尊重,他们要求自己必须“货真价实”。乞求并渴望他人来恩赐“重视”,首先自己已矮了一截。只有教授有了自尊、自爱、自强的自觉和权利,才能有“货真价实”的教授。

沈敏特:叶毓芬副教授的昭示

意识形态和鄙俗市侩两条绳索,在遥控着大陆学者的身心,使得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成为一种奢谈,阻碍着学者的自由成长。

谢志浩:大学依然在溃败!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先生说:“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易中天:此脊梁非彼脊梁

【语录·争鸣

当权力阶层意识意识到抓律师已成万民公敌时便会戛然而止,而当抓律师未被围观且未被声讨时权力便可肆无忌惮,这种让权力阶层掌握律师命运的做法只会陡增律师被抓的机会成本,丝毫难以遏制权力阶层针对律师的乱抓乱捕恶习。

谭敏涛:北海会对“四律师惨案”撤诉吗?

中国人天生不能团结,不光是由于地位之故。就是门儿清的慈善事业,也总是让人疑惑不定。天下有那么好心之人?贪污还来不及呢!你信你是傻帽,你不信你就痛苦。因为谁也不信谁,成了当下中国社会的思维定势。 

谌青凡:你是中国的那层皮?

文革十年,令民主党派内部形成近10岁的年龄断层,加上民主党派自身的特殊门槛设置等因素,令这种年龄断层的愈合相对缓慢,其所带来的影响也一直延续下来,投射到参政议政的方方面面。

胡佳恒:统战部表态无需组新党背后

执政党对逝世的政治人物作出的评价,不仅是普通的人物评定,也是执政党的一项重要政治考虑。

芦垚:领导人逝世评价折射党的发展历程

重庆“唱红”,看似小事,实则关乎大是非;看似重庆地方事情,实则影响全国;看似群众娱乐,实则反映了改革路线的取向;看似歌颂党,实则不利于党的进步与自省。除了浪费公共资源之外,更有搅乱公众舆论和改革认知之忧。

刘胜军:“唱红”关乎大是非

为了维护地方政府的脸面和威严,甚至是与利益集团的瓜葛,不惜损害民众利益,还要设法拉“维稳”大旗作虎皮,以“敌对势力捣乱”和群众“不明真相”为由,裹挟上级政府,为自己公共治理的无能、“伤天害理”的无耻而“背书”。

周瑞金:守卫我党的政治伦理底线

对比香港的“廉政风暴”,我们不难看出重庆的“打黑”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制度建设,基本上是“人治”,而“人治”的最大问题则是“人存政举,人去政息”——我们很难保证相关领导人离去后,重庆的“打黑”风暴还能继续刮下去。

    信力建:香港“廉政风暴”与重庆打黑有何不同?

【本期语录·封底

刘志军落马后的墙倒众人推,不过是其在位期间对高铁项目和个人一味歌颂赞扬的另一面,威权从来意味着极端。明眼人一针见血指出,刘志军本人何尝不是这种缺乏公众监督、控制言论环境的牺牲品。

    南方人物周刊:刘志军也是体制的牺牲品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