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反腐与维稳,哪个更迫切?

原标题:本站语录:9月4-6日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1年09月08日

本站发布:2011年09月08日

点击率:6558次


    【本期头条】

一种越过你身体和大脑而进入你内部思维的物理暴力其前提是把人当做一个机器来对待,这种对人权的致命颠覆和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一旦借助一个法条而被合法化,那么,我们这个社会的人还是什么?一个文明社会中的人是否应当被如此对待。它的正义何在?

    杨万江:拒绝迈向特务社会

【专题·法治与法制】

总有一天,我们的政治家会明白,加强警察和武警,不如加强国家律师制度建设,进一步发挥律师的作用。用高压方式维稳,不如高度重视国家律师队伍建设(不是控制),依靠律师来梳理社会矛盾,让人民的诉求理性地表达出来

    黄广明、赵佳月、徐琳玲:南都周刊:刑辩之困

“维稳”无可厚非。但国家之“立法”,当以唯“公平正义”是求为“原则”,超脱超越任何阶级和团体的“原意”而特立独行,在它面前,人人平等,敬畏,遵循,就范。

高人:对“立法原意”的质疑

在权力由更大的权力者授予的体制中,保住权力的要诀就是眼睛朝上,跟对人,站好队,拍好马屁。构筑好了这样的保护伞和利益圈子,权力就能保住,腐败也总能逢凶化吉。有了这些心得,当贪污受贿的机会铺天而来时,贪官们的盛宴就开始了。

姜草子:靠文革反腐是饮鸩止渴

在一个行政权一权独大的社会里,在一种侦查机关长期处于强势的诉讼环境里,侦查机关一律不许可律师会见怎么办?如果它的权力不受制约,滥用便不可避免。可以想象,在这三种案件里,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在很大程度上将成为泡影。

    王建勋:秘密侦查被合法化 刑诉法条款修改倒退

中国的腐败已渗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相当多数的公众成为腐败的参与者与制造者,腐败已经完全社会化。官员运用权力来寻租,企业就以金钱开路,而老百姓则希望“出点血”摆平麻烦或者办成事情。每个人都生活在一种腐败的氛围之中,对腐败问题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邪气公开肆虐,正气难以张扬,腐败文化开始成为一种新的文化类型。

熊光清:当前中国的腐败问题与反腐败策略

【语录·观察】

    没有足够的社会变迁,社会发展,无论有没有暴力,都不可能产生能够成活的民主。如果历史条件成熟,完全可以没有暴力,如果统治阶级太顽固落伍,把它推翻也不会需要太大的暴力,不用内战,无需政变,可能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就能解决问题。

    刘学伟:再论枪杆子里面出不来民主

在不允许自由思想、独立判断的环境中长大的人们也是一样,他们非常容易接受宣传,他们最怕的就是与众人、与集体、与领导不和拍或意见不同。发生这种情况时,他们会本能地感觉到“孤立”和“不安全”,觉得“可能会招惹麻烦”。宣传利用的就是他们的这种“焦虑”和“害怕”的感觉。

    徐贲:歪理为什么不觉得“歪”

在今天,面对着中国现实,有历史和社会责任感、道德心的中共领袖必须站出来,使国家免于动荡和崩溃,把危机转化为一个自由与民主的革命。中共领袖中有这样的人物么?这个问题,将再次考验我们这个党,这个民族,这个国家。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民主是历史的必然趋势,那么,在我们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这样一个具有光荣历史的党,总有人会“替天行道”的。你不干,别人也会干。尸位素餐者,更会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王霄:人民休戚与共,共产党荣辱与民

官员生活作风腐化、堕落,不是其私德和个人选择的问题,是一名干部如何看待和运用手中权力的问题,也是腐败的一种情形。

    人民网:官员性丑闻8成属实

既然是“头脑风暴”,我想谁都不应害怕、不应傲慢。能给执政者“拉袖子”、“打招呼”,能让学者、专家和百姓“言无不尽”、“言者无罪”,也是民主政治的面子和里子。毕竟,中国一定要朝前走,民主一定要远行。

田大校:参加《历史决议》30周年会议感悟

【语录·争鸣】

    现在的潮流是发扬普适价值,什么是普适价值?我的理解就是民主、法制、平等、自由。但这些还不是最基础的,最基础的是人类共同的道德,不管是伊斯兰教、基督教,还是儒家,都有共同的道德:不说假话,要彼此尊重,要有宽容精神等。共同道德是经过人类社会几千年几万年博弈得出来的一个结论,就是遵守道德是人类社会的最优解。

茅于轼:避免与普适价值发生冲突

在酒桌上,不认识的相互认识,认识的感情会更加深厚。酒场不仅是建立关系的地方,而且是信息的流动地,办事的润滑剂。正是在酒场上,每个干部都是透明的,谁和谁是什么关系,谁在北京买了房子,谁和谁有一腿,谁被双规,谁家的子女考上了大学等等。

冯军旗:中县“政治家族”现象调查

主张跟上当今世界的民主潮流(民主也本是马克思所推崇的;尹先生也已指出),积极同旧的、甚至是专制主义余绪的体制机制做决裂,将经济领域的改革延申至政治领域,实质上就是革新,是政治的创新,是合乎人类进步和正义的行动;在一个从没有过真正民主制的国家,也是完全的革命行动;这怎么被当成了右派呢?历史上的右派,实质上就是在革命营垒内站在旧体制一边,阻扰革命,继续为旧体制服务的一派。

    李雍:不利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左右派划分

中国是一个盛产汉奸的国度,抗日战争时期就出了100多万汉奸,当今的汉奸更多,有的是外交间谍,有的是经济间谍,有的是军事间谍,这些人丧尽天良,为了一己之利连国家都不要了!

张召忠:中国是一个盛产汉奸的国度

【语录·域外视野】

新加坡的法律不仅是对老百姓的,也是对政府的,政府也要守法,不得超越法律,因此新加坡所实行的是法治(rule of law),而不是中国所乐意见到的法制(rule by law);在此之外,新加坡还有一个相对比较高的社会公民权,他们可以自由结社,也可以组织政党,虽然执政党会给一些麻烦,但是从法律上讲,执政党不得干预,他们也可以有充分的信仰自由,也可以有迁居和工作的自由,而法律是保护这种公民自由的,因此新加坡有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

李凡:政治大转型中的新加坡

民意的怨恨是个积累的过程,民意的绝望是有临界点的,民意的爆发存在契机,当所有的变因形成合力,固若金汤的江山,也就成了花架子。记得早几个月利比亚局势还未明朗时,卡扎菲说过:日子过得好好地,搞什么革命?卡扎菲的困惑,也是一切专制统治者的盲区。

    谌青凡:卡扎菲的困惑

中国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主张,是一种“弱国外交”的体现,是中国处于战略劣势的历史阶段,为营造和平的国际环境而委曲求全提出的外交战略策略。中国现在仍然坚持这个外交政策,显示中方认为中国还不够强大,不足以在南海问题上对外形成绝对优势。

丁咚:中外“搁置争议论”有何不同?

   【本期封底】

当一个社会消灭了知识分子以后,流氓就是这个社会的主流力量,他们挟裹着一个社会,绑架了整个国家,向着没有未来和希望的罪恶深处奔去。对一个流氓来说,不要说正义和良知,连道理都是不存在的,更不用说法律和程序。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是所有中国知识分子的不幸,因为他不仅是失败的、孤独的,而且他成为一个笑柄,连同良知、正义、未来、责任、智慧、尊严一起,都沦为一个荒诞的话题。

杜君立:体制下的中国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