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压垮苏联体制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标题:本站语录:10月1-3日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1年10月06日

本站发布:2011年10月06日

点击率:3786次


    【本期头条】

“我不相信任何一个民族能够被永远的奴役。宣传机构可以用谎言填充他们的思想,混淆真理达数代人之久。但是,人们在漫长黑夜里被迷惑、被冻结的灵魂,会因为不知来自何处的火花而觉醒。谎言和压迫的机构将随即受到审判……”

    东东:压垮苏联体制的“一捆稻草”

【语录·一家之言】

官二代要想在中国重现,恐怕要等到民主化之后了。不妨看看今天的台湾,活跃在政治圈内的人物多是官二代。“官二代”就是“官二代”,如同色情业就是钱色交易、政治献金就权钱交易一样,不会因为它有了民主的外衣,合法化就改变了它的性质。

    宋鲁郑:从民生透视中国

目前中国的政治体制很可能已经进入稳态期(或僵持期),在一定时期内发生重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其原因,一方面是当前的经济增长势头依然良好,眼下看不见大的社会危机,统治集团自身缺乏变革的动力;另一方面,社会与市场力量相比之下依然弱小,还不完全具备与政治博弈、推动改革的能力。

    项小凯:中国崩溃论或为一个伪问题

不断整风(纠偏,摸石头),清党又吐故纳新发展,只有党国不分才能保持人数的优势。因为入党才能爱国,爱国不一定能入党,不入党紌无治国权力。阶级和政见都混在救国的大前题之中。吸收党员增加人数就世界第一了。

    冯梦云:中国不是一党专政体制

【语录·观察】

国家利益博弈和意识形态博弈的铁律,都决定欧美绝不会轻易承认,更甭想会念及“朋友”情谊,来追捧中国。人家给的是“口头朋友”,要的是实质利益;我们给的是实质利益,换的是“口头朋友”。

    郎遥远:中国特权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他说“如果我们生活在没有权威、没有偶像、没有榜样的时代,这个时代是悲哀的”云云,则与同行某某的“从不投反对票,不给国家添乱”,某某的“中国人是得好好管管”一个档次——他们眼中的“权威”,绝不是宪政大法,而是政治强人;在他们看来,中国没有这些“偶像”戳着,简直不可思议,姜昆们便六神无主了。

高人:姜昆也未能免俗

中国当务之急就是进行社会改革,如果改革不好,中国的民主化就会激发出来。因为社会不公平、穷人越来越多,矛盾日益突出,严重的政治激进就会出现。政治激进化,民主是一种可能性,也许会带来一场革命。在我看来,中国这个阶段的社会改革真的比经济改革还重要。

郑永年:中国模式不能过于政治化

网络发泄尽管只是“虚拟发泄”,却出乎意料地成为中国人泄恨解气和舒缓社会矛盾的有效通道,很多事件没有演变成社会危机,网络发泄实际上立了大功。在传播信息的意义上,网络有利于民主,在舒缓社会怨气的意义上,网络则有利于稳定。

    方绍伟:解读中国这个“谜”

凡事贴上“国情”的狗皮膏药,一切便腐朽化神奇——“四菜一汤”就改为吃鲍翅喝茅台,“财产公示”就变成“内部申报”,“车改”就能换汤不换药,“司法公正”就被“三个至上”取代……,整出一大堆不伦不类的“土特产”出来,乃至“绝不”人类文明的普世成果,以维护既得利益,糊弄百姓,毫无诚信,失信于民。

高人:“国情”不是狗皮膏药

专制制度不仅使人变哑,更可怕的是使人变傻:开始是一小撮骗子统治一大群哑子,最后变成一小撮恶棍统治一大群傻子。哑子不明于口但明于心,这种人还只是胆小怕事;傻子既不明于口也不明于心,这种“二杆货”就无可救药了。

戴建业:瞧,这世道(五)!

【语录·争鸣】

每当发生重大事故,官方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情可以理解,并且为了维稳,和防止被敌对势力利用,新闻报道或公开发布灾情时发言人用词有所收敛也情有可原,但是有关部门不要忘记了,官方语言不能一味情绪化,明确点说,就是不能为满足自我需要无限演绎,画蛇添足,成为群众笑柄,而应该适当有所规范。

    凯迪社区:“轻度体”走红的背后

还是看看开快了就撞的火车、不断出事的地铁、修好就坏的公路、桥梁,包括永远摆不平的路桥收费,从城市马路到旷野高速的堵车……回到地面上来吧。天宫,至少在当前还不是我们中国人该操心的地方。孔老二说,未知生焉知死,在我们中国的民主制度未能得以产生,民生问题未能得以解决之前,也就只好死后再去天宫了。

    道宁:江湖雀语:今日新闻说天宫

我们很欢迎唐英年竞选行政长官,但要说到支持,还得看他抛出一个怎样的政纲来:如果他有决心和有方案去解决贫富悬殊、愿意切设身处地去为青少年、为劳苦大众、为中产阶级所处的状况去想,才是一个值得支持的特首候选人。

    吕冰:香港特首选举大幕渐启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我们经不起冒险,不能100年或50年继续走一条路到底。我们把所有的鸡蛋摆在一个篮子里,摔一跤鸡蛋全都摔光了。如果把鸡蛋摆在多个篮子里,最多摔一个篮子。我这完全是从实用的观点来看“中国模式”。

    马国川:历史学家许倬云:一次辛亥革命就够了

在今天的中国,如果党和政府不能切实地采取有效措施,来鼓励和支持说真话,真正实现言论出版自由的话,中国民众,特别是知识分子不能自由、自主、自觉、坦然地面对“真话、真情、真相、真理”的四真原则的话,可能不但会就此断送“解放思想”的英明决策,甚至不可能健全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

    丁礼庭:解放思想首先要解放言论

我们今天要在“新人民共和”旗帜下,重温毛泽东关于新民主主义的思想,更要研究他关于新民主主义的制度创造,坚定地用民主的方式来校正改革开放过程中所出现的消极现象,尤其是政治腐败、社会不公和道德沦丧。

储建国:让悠久的中国走向新的人民共和

当红太阳的神话从延安的窑洞里升起来的时候,他要求党的一切活动都必须为争夺天下服务,文艺也是这样,只有服务于没有文化的农民,才能使这些人“觉悟”,成为革命的力量。而对那些身上还有“五四”启蒙思想的艺术家,统统都会打成“具有小资产阶级意识”的恶名而加以改造,这样做就是要彻底斩断他们身上的“五四”传统。

万军:在萧军心里,鲁迅重于毛泽东

你认为有什么办法才能保证中国的执政者不犯错误、不中饱私囊?你认为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免强大的国家变成人民的公敌,反过来奴役国民?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中国模式”积累起来的巨大资产回到国民手里,而不是为一小撮利益集团支配与独享?——民主。

杨恒均: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本期封底】

没有一个贪天下的人不是为了满足贪天下的一己之私。天下最大的贪污就是贪天下。如果以强力而有所作为或以暴力统治人民,都将是自取灭亡。用暴力夺天下充其量不过是让历史从终点回到起点,然后开始下一个以暴易暴的轮回。每个抢到天下的统治者都梦想他的天下能否万世一系,他的江山能够千秋万代永不变色。然而,这仅仅是个梦想。否则,中国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朝代更迭呢?

    刘军宁:为什么天下不属于执政者?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