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言论自由为什么重要?

原标题:本站语录:10月23-25日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1年10月27日

本站发布:2011年10月27日

点击率:5535次


【本期头条】

 “当政府不受欢迎的时候,好的政策与坏的政策都会同样得罪人民。”这个见解后来成为国际政治学的定律之一 ——“塔西佗陷阱”,即当政府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十年砍柴:言路畅通是执政的“预警机制”

【语录·观察】

从革命党到执政党是一个阶段,我们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现在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还要继续研究。不研究,错误思潮难以认清,难以肃清。“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也曾是执政党的理论。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实行全面专政,这是“文革”中“四人帮”的提法。林彪曾说“政权就是镇压之权”!那种政治气氛、那种借着革命的名义,对广大干部、对人民实行专政是确实存在过的。

胡德平:底线要守住,时间最宝贵

稳定不应该来自于公民对权力胡作非为的逆来顺受,不应来自于对社会不公、正义缺失的纵容与视而不见,更不是对暴力执法的容忍。稳定来源于权力不得对权利进行剥夺,来源于法律的权威得以树立,来源于司法成为公平正义的保障……

席韬:怎样一个人让人如此畏惧?

作为中县干部曾经的一员,我确实应该唱一曲中县的赞歌,但歌功颂德不是学术研究,于现实无补,于改革无益。希望中县的干部们能理解我的研究。冯军旗这样表示。

林衍:北大博士收集官员造假证据揭露基层官场生态

最鲜廉寡耻的人在官员队伍里,败坏社会风气最力的是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官僚,或许有人不同意。退而言之,这句话当然不能绝对而论,什么地方都有例外,我也不否认。……换而言之,最鲜廉寡耻的人你都不愿治,或者不愿根治,生怕惹火烧身,全社会的道德诚信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

丁咚:中国人不讲道德诚信的五个源头

【语录·争鸣】

不要逆历史潮流而动,也不要只说不动。中国过去渐进式的经济体制改革是成功的。我坚信,渐进式的政治体制改革这条路也能走得通;关键看有没有政治远见和历史责任感,有没有坚强的政治决心和切实可行的措施。

王小鲁:中国改革走到哪里了?

“如果知识分子得到更多的观念,可以通过网络来影响网民”,知识分子应该怎样影响网民?网站自己的文章就是一种影响网民的渠道,应该如何通过影响来引导舆论?

胡新民:选网这样促进全民共识才好

是该反思反思20年的外交了,还真得按照邓大人说的“韬光养晦”去做,但一定是不事声张,做大自身;而事关国家主权和尊严,则必须“有所作为”,该亮剑亮剑,别玩“韬晦”——那可是人家求之不得的;清醒点,别再做神马与美国“共治”世界的春秋大梦了。 

高人:再说“韬光养晦”的是与非

汪洋针对小悦悦事件说了这段话:“这次事件中是18个人而不是一两个人所表现出的冷漠,折射出的问题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它是我们工作中长期存在问题的反映。我们在消除贫穷追求财富增长的过程中‘一手硬’、‘一手软’,是导致这种社会冷漠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对此我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物质贫乏不是社会主义,精神空虚也不是社会主义,道德堕落更不是社会主义。悲剧的发生反映了长期以来我们在发展方式上存在的弊端。”

胡祖庶:中国司法不公加剧社会道德的沦落

往前二十年,村长大会豪车云集,大概可以作为“农村富了”的材料,但现在,就容易让人联想到富裕之外的那些东西,例如底层权力的运行方式、权力人格的一般状态等等。这些村长背后的村民的财富,是否和这些豪车价值相称?

刘洪波:村长论坛怎成了“豪车展”

由一个个豪门组成的特权阶层,犹如巨大的航母编队,横行于社会。所有的其他社会力量,相形之下,都不过是小舢板而已。这就不难理解公众的愤怒。这愤怒说到底,是出于一种深刻的恐惧。特权阶层可以强大到连国家力量即执法者都根本不放在眼里,还会把小舢板放在眼里么?甚至,他们都不需要动用自己船舰上的任何武器,单单是他们的航母编队高速行驶所掀起的一股股惊涛骇浪,那份狂暴就已远远超出所有小舢板的承受能力,让所有小舢板失去平衡直至翻船落水。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出头,去阻止他们的强横呢?

笑蜀:特权阶层的那份自信从何而来

正是缺乏体制性的保障,全社会普遍感到安全的缺失,人与人之间的信用体系被摧毁了,许多人内心又缺乏的敬畏、怜悯与爱,更缺乏对未来的预期,对人性本身都产生了动摇,更不要说超越的信仰。换言之,外在价值的失落与内在信仰的空白,使这个时代陷入了道德的低谷。

傅国涌:小悦悦惨死之后,我最在意什么?

【语录·国际】

独裁者死定了,就不是因为独裁者自掘坟墓,而是“亲族继承终身制”制度性地规定了独裁者必然自掘坟墓,是换了谁谁都会选择自掘坟墓的制度必然性。因为,任何事后看来是自掘坟墓的行为,处在独裁者的位置上都是理所当然的自我维护行为。

方绍伟:卡扎菲是被“专制制度”所杀

说穿了,我们的舆论把关(引导)中心仍是以冷战思维为基点,凡是跟美国和西方作对的就是我们的朋友,反之就是我们的敌人,或潜在的敌人。毛泽东的“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仍是其核心思维。须知,有多少“敌人”已成了我们的朋友,而我们在潜意识里仍把他们当敌人(“敌人亡我之心不死”);多少“朋友”成了我们的敌人,可我们在潜意识里仍把他们当朋友(“鲜血凝成的友谊”),一忍再忍,一让再让,还美其名坚持原则呢。

李伯勇:迟来的确认

压制太严苛、太残酷,固然可以巩固统治、安稳无忧,但由此聚集的反弹力也同样成倍增加,由此而会加剧暴政终结的步伐;压制稍有缓和,比如让民众使用互联网、使用微博,改善民生、变饥饿民众为让民众喝上一口肉汤等等,这势必带来洗脑的失败,由此而加剧暴政终结的步伐。

祝振强:为卡扎菲之死痛哭的绝非穆巴拉克一个

【本期封底】

30年来中国在立法方面取得了不少成绩,但由于缺乏完备的违宪审查制度,某些法律法规既没有将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加以细化,更有甚者要么公然违背宪法的规定,要么变相地将宪法的规定架空,使其成了空洞的昭示性的口号,宪法的权威无法确立。依法治国的核心是依宪治国,如果宪法缺乏足够的权威,依法治国只能是空谈。

侯欣一:中国法治30年的经验与思考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