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法治国家有没有“李庄案”?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1年12月18日

本站发布:2011年12月18日

点击率:6241次


   【语录·人物

李庄

20111212日,李庄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上面算是李庄主动出击,但也不排除被动进入“第三季”的可能性。在李庄出狱前,重庆市公安局原李庄专案组又到监狱找他。专案组称,“第三季有没有,完全看你出狱后的表现”。

徐凯:李庄“第三季”前传

我,本可以选择沉默,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我,本可以选择平静,阖家欢乐也是一种愿景。在狱中,我无数次想到自己年迈的父母,每每想起他们对我的牵挂,给他们带来的不安,我的内心就无比的愧疚。

可是,我在想,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努力,我们国家在民主法治建设上已经取得了重大的成就。这个成就的标志之一就是: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已经成为一种治国方略,已经成为全民共识。这个成就给予我们的信念就是:相信法律,秉持法律理念,把自己的未来与祖国的明天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进步来之不易,岂能毁于一旦。

以上,就是驱使申请人毅然申诉的动力使然。

李庄申诉的动力

白岩松

白岩松自称,他更从容了也更加着急了。“十年前我只是姓白,而现在我的头发都白了一半了。更从容,是我在很多问题上不较劲了,明白了自己的声音只是千千万万种声音中的一种,我开始从容地面对自己和外界。”

“着急的是,十年间中国人更愿意还是不愿意当记者了?有多少年轻人都去了国企了?我们推动这个社会进步了多少?面对这些,比我30岁的时候着急多了,忧心忡忡。”

李逊达白岩松的从容和着急让国人明白了什么?

白岩松:我觉得,永远要相信群体的力量,也许看某个个体在网络上、微博、生活中都有可能犯错误,甚至没有带来真相,但是当构成一个群体的时候要相信最后的得分是真相。

白岩松等白日做好梦——8个“中国梦”的故事

【语录·现实观察

我身边的不同事接二连三被“释放”的案件,网上不断曝出被问责官员休假复出的现实,使我内心沉重悲叹,作为一名党员,想想还是该发出内心的疑问:口口声声地是执政为民,但为何让我们看到的不是执政为官?就是执政为贪?你能向八千万的先进分子详细解释说明一下,让我们口服心服吗?

赵进斌:是执政为民还是执政为官?

权力的黑色幽默与人的本性有关。人的本性是什么,权力的本性就是什么。人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天使助人,权力勤政。魔鬼缠人,助人堕落,导致权力滥政和懒政。

木然:锦旗绣懒政的黑色幽默

“情绪稳定”已经成为地方的普遍说辞。家属已经被人为悲剧伤害过一次,这个词汇无疑是对他们的再次伤害。这是对父爱、母爱的一种寡廉鲜耻、居心恶毒的亵渎,是强迫他们强颜欢笑、强迫他们迅速忘记。我们可以看到,每次灾难事故过后,某些部门一些背离人伦、伤天害理的行为,已经成为灾难的次生灾害。

贾葭情绪很不稳定

对于律师团成功的原因,斯伟江说,“不是律师个人的功劳,而是整个司法体制的成功,也包括体制内的人能够坚守底线。这对于整个司法都是受益的。”在陈有西看来,坚守底线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中国已经积累了雄厚的基础,使权力的野马,已经不可能肆无忌惮……律师团体现了中国法治社会新兴力量的崛起”。

叶竹盛律师团:法治力量的崛起

在无数案例中,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个神秘的“组织”在幕后操控每个重大事件的处理。这个组织既不是法律机关,也不是警察部门,然而一旦发生公众关注的事件,他就会冲上前台,因应一切。很多人,包括记者想了解某个事件的诸多疑惑的时候,是它出来回应;当人们希望介入调查的时候,是它出面阻挠;而当人们对事件提出强烈质疑的时候,也是它来“辟谣”。它无所不在,超越公检法,超越良知,超越人类理性底线,没有它摆不平的事。

这是内幕产生的最深刻根源。

丁咚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多内幕?

【语录·百家争鸣

假如欧元区的分裂在使中国在2012年告别改革,那么,从长期来看,改革会彻底地被“稳妥”吗?告别了改革的中国还能稳定吗?这个问题,恐怕无人能回答。因为谁也说不清改革到底是怎么回事,开放到底意味着什么。

加藤嘉一中国改革止步2012

中国现在有左派,他们确实已经抱成一团,是社会上真正的一个派别,他们有统一的行动,比如到选网来刷票。但右派在中国当下,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实际的派别,他们大多是良知未泯,希望自己的国家走向民主宪政的人们。

胆小草民毛左不是俺的朋友

在民主体制下,钞票与选票的博弈,不仅有利于穷人,也有利于富人……他们只需与人民共同订立宪法,就可以在互惠的基础上平平安安的永享太平。

信力建:钞票与选票之争

在中国,“在一个没有宽容传统的社会里,怎么会有民主”? “印证左派和中间派的预言(中国民主之不可行)!

——一不留神,终于道出了“中间派”与“左派”同流,及其联手“阻挠中国民主”的真话。

高人:戏说“中间派”(三)

民主宪政第一步就是要开放舆论,人民要有说话的权利,要有监督官员的权利。

钟沛璋:一辈子两件事

把对民主权利的追求归结成西方文明的专利,不是妄自菲薄,就是别有用心。

伟达民主岂能止步不前?

微博上经常传的一句话是,上微博的多了,上街的就少了,还有一句话就是,在微博上,感觉马上就会革命,可到了大街上,感觉一百年都不会革命,这就是微博的好处。

木然不能把微博妖魔化

政府为你做了什么,你不要问:你对政府做了什么,政府要管。你的本分就是不给政府添麻烦,不给政府添乱,做顺民,做愚民,逆来顺受,好死不如赖活。如果不能做鱼,那就做猪狗;如果日子太艰难,那就争取“吃低保”,争取住“安居房”,政府爱民如子。不能做人就做奴隶,做奴隶不如做奴才,做奴才就是做官。

傅一河:这个政府能帮助你吗?

【语录·治理史鉴

胡适在自由与平等两种价值系统之间明显地偏向前者而轻忽后者,这就导致胡适的思想缺乏一种执拗的紧张感和深邃性,贱民的苦难几乎很少困扰着胡适的心灵世界和日常生活,这也是胡适相对于鲁迅而言,更缺少一种道德美学和精神魅力的缘由。

唐小兵胡适:伟大先知还是一介书生?

【语录·国际视野

缅甸是幸运的,因为它有一个长期为它的民主和自由而奋斗的领导人及其领导下的政党。

缅甸是幸运的,还因为它有一个最终选择了顺应时代潮流、愿意开启民主转型道路、脱下自己专制外衣的执政党。

李开盛缅甸是个好国家

世事无常,“超级大国”的国命可以不及人命。居安思危,这是全球化时代所有国家求生存的必要心态。如果连苏联都能瞬间衰败,哪个国家不可能?

潘维苏联解体二十年祭

俄罗斯人民勇敢地反抗强权,是第一次征兆;而当统一俄罗斯党宣称随时可以号召多达75000支持者举行游行活动而最终只有不到2万人草草举行一场不到1小时的政治派对的时候,就不仅是一次征兆,而且是从他自己的身边开挖坟墓的有力象征了。

丁咚普京正在断送自己的总统迷梦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