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中国,真正的强国?

原标题:本站语录:1月25日-2月1日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02月03日

本站发布:2012年02月03日

点击率:3874次


【本期头条】

对中国来说,重要的是,建立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建立一个经济开放发达、政治民主自由、社会开明包容、文化多元繁荣、军事适度发展的全面强大的国家。强大的国家首先是有强大的自信的国民。只有强大的国家和强大的国民,才能有效面对外敌,才能维持国家的尊严。也只有真正强大的自信的国家,得到了民心让国民自信的国家,才有充足的底气和自信,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维护国民的利益不受外来干扰。

丁咚:大国的落寞与浮躁

一个国家是不是强大,到底怎样才能变得强大?就要看他是否能够包容反对自己的人。我们回顾中国历史,真正盛世的时期都是从大臣到老百姓能够胡说八道的环境。为什么?因为皇帝不怕有人谋反,因为你没那个本事,没那个能力,想胡说八道就说吧,变不了天。一朝皇帝只要是根基不稳,则会严格控制老百姓的言论,特别是控制大臣们的言论,采取酷刑政策,怕是有人谋反,每天惶惶不可终日。

余晓平:从反美斗士赴美引起的思考

【专题·韩方之战】

韩寒“不可思议”的神话地球人看了好多年了,连这小娃娃上了《时代周刊》都没有人质疑,怎么一谈民主自由就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在韩寒用犀利的文笔向专制开火的时候,也没见什么人“打假”,而一旦韩寒变得温和了(只要稍微有一些阅读能力和公正眼光的人就可以看出韩寒并没有否定民主,而只是否定了实现民主采用革命的方法),就接二连三地跳出几个人来横挑鼻子竖挑眼,上来就走下三路,你难道不能光明正大地指出“韩三篇”错在哪里,韩寒又何罪之有?你要是还相信言论自由的话,难道诺大一个互联网,就容不下一个韩寒吗?

祁大夫:韩寒背后的利益链条

我们不少口口声声提倡民主自由的人,其实内心还是唯我至尊,容不得“异己”,容不得不同的声音。说到底,“极左”和“极右”是同一种文化思维所培养出来的一对孪生兄弟 。纵观这一事件的前前后后,有网友感慨到:“ 韩寒现象足显中华民族的悲哀 这也是部分有识之士谈论文化决定论的原因 所以过去出了毛泽东 , 今后还要出毛泽东就不奇怪了 , 中国有这个土壤 。”

斗吧,吵吧,韩寒灭了,方舟子死了,下一个该轮到谁了?!

悟空:我看“韩战”

如果说方韩大战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话,就是让人们看清,在中国要做一个有良知、为公众的知识分子何其之难,而要堕落成名利之徒又何其容易,这又何尝不在提醒我们:现状已经如沉疴在身,不痛下决心改变之,势必病入膏肓,以致无可疗救!

丁咚:方舟子为何搅浑韩寒之争?

并不是每一个写文章的人都需要学习法律,平日,大家根据谨慎、理性的原则,审查材料,进行批评,一般都不会构成侵权。

斯伟江:中国舆论批评的底线在哪里?

面对麦田、方舟子以及网友们的质疑,韩寒不是实话实说,而是百般狡辩,污言秽语,如同街痞子一般撒泼耍赖,好像通过捣浆糊、搅混水,就可以杜天下悠悠之口。韩粉们也在帮倒忙,对问题避重就轻,对质疑者大肆谩骂。这有什么用呢?这只能激发网友们继续扒皮的兴趣。

李钟琴:韩寒,还是认错道歉吧!

【语录·观察】

现在,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拥有绝对权力的执政党,法律是你领导制定的、发展方针与策略是你提出并且亲自执行的、国家的资源和社会的财富是你管理经营的、大大小小的官员也是由你提拔与任命的,结果出了这么多问题,人民群众有这么大怨气,你没错误谁错误?你不负责谁负责?

    龙泽天: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在大众民主的压力下,财富分配才成为可能。因为劳动阶层的崛起和大众民主是同一个过程,政府就不能和从前一样只站在资方一边,而必须超越资产者的利益,表现为比较中立的立场,在资本和劳动者之 间,调节两者之间的利益。

郑永年:当代资本主义面临两大结构性矛盾

十三钗穿着色彩鲜艳的旗袍,以接近MTV的手法在银幕上展现着她们的身姿,你很难相信这是正在遭遇屠城的南京。对张艺谋而言,“悲情城市”南京发生的人类大悲剧,只是一个被隐退了的背景而已,谁也不知道他的主角到底是谁。

    列孚:张艺谋把南京弄丢了

自由主义在这两百年的演讲史上,还有一个特殊的、空前的政治意义,就是容忍反对党,保障少数人的自由权利。向来政治斗争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被压的人是没有好日子过的,但近代西方的民主政治却渐渐养成了一种容忍异己的度量与风气。因为政权是多数人民授予的,在朝执政权的党一旦失去了多数人民的支持,就成了在野党了,所以执政权的人都得准备下台时坐冷板凳的生活,而个个少数党都有逐渐变成多数党的可能。

储成仿:胡适先生晚年喜欢的两个格言

吴英案,不是孤立的案件。它透视出一个非常不健康的金融制度和金融服务体系,也透视了地方政府官员的腐败已经‘深入人心’,烂到了根。这些官员,一是怕吴英和她的父亲,会暴露出更多的‘秘密’。另一方面,也是想借用老百姓当前的仇富心理,想树立一个打击‘黑社会’的高雅形象。把吴英判死,刚好能达到一石二鸟的目的。让不该死的人去死,让该死的人继续活下来‘为人民服务’,继续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姚树洁:判死吴英,笑死贪官和赖昌星

   【语录·争鸣】

今天的台北已经再也找不到30年前龙应台描绘的那个粗俗、没有教养、混乱、人心躁动的台北的影子,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台北?那些蕴含于最普通民众心中的文明、教养与温情的力量究竟来自何方?

吴清:文明的细节: 台湾自由行()

困惑还源自那些“唱衰”西方、“唱红”中国,并指责“带路党”的“跑路党”人。我绝不嘲笑和怀疑他们的“爱国”,我只是突发以“出国就变左”为课题也做回“学术”的奇想——探究10年前,20年前,他们为什么毅然去了异国他乡?他们的“爱国”情怀,是一以贯之,还是“不分先后”?他们人在西方、籍在他国“唱红”固然无可厚非,只是有无心理障碍?在选举网,他们因何不被网友待见,个中究竟谁是谁非?

高人:我的困惑

“阴谋论”思维,使假想敌人关系演变为真正的敌人关系。全球一体化的世界,我们的思维,我们的世界观是否也全球化了?判断一个人乃至一个国家是究竟是怎样的,应“听其言,观其行”。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