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从他们身上你也许会读懂中国

原标题:本站语录(2012年1月9日-11日)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02月13日

本站发布:2012年02月13日

点击率:7560次


专题·药家鑫案

在药家鑫案及其续集中,我看到:在私利面前,在名誉面前,在仇恨面前,只有弱者,鲜少善类!

王华源药家鑫案及其续集中的人性大暴露

在一个被严重压迫、扭曲的公共空间,舆论的杀伤力,落在无权者头上,远远残酷于落在权力者头上。舆论可以追寻真相,更可以散布谣言,舆论可以救人,更可以杀人。

羽戈:药家鑫案风波再起亟待舆论自省

专题·吴英案

吴英玩的是一种人与钱、制度互动的游戏。如果人掌控钱、制度,人则是英雄;如果人被后两者掌控,人则是牺牲品。故事的一开始,吴英看似英雄,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英雄,因为她只是掌控了后两者中很小的一部分,因而,她的悲剧也就发生了。

刘锋“吴英案”在讲一个中国故事

吴英案中的“非法占有”、“诈骗”和“集资”为什么不能成立呢?因为最基本的事实是,吴英与11个亲友和放贷人之间的“高额高利借贷”,本质上是一种民间的“风险借贷行为”,只是它碰巧被国家金融垄断制度视为非法而不受法律保护。

方绍伟有多少个吴英将死于浙江法院?

杀吴英或是一箭三雕:一杀鸡骇猴,恐吓民间资金流动,阻挠自由金融制度,维持垄断特权。二杀人灭口,埋葬吴英掌握的大量官员腐败的证据。三杀人夺财,重新上演屠杀资本家血腥一幕,不是化私为公,而是化私为官。

滕彪吴英的生命和你我有关

维护司法的尊严,澄清法官的清白,永远并只能是审判行为本身。如果审判彻底公开,就不必再开记者招待会;如果审判稳如泰山,也不必怕什么“谣言”。判决是法官的权力,质疑是公众的权利。

何兵吴英案法官不应卷入论战

语录·方韩之争

真善美,必须以真为基础。没有真,善是伪善,美是假美。任何造假行为,哪怕是虚假的“正面典型”,也是对社会诚信的损害。

李钟琴帮鲍鹏山厘清“质疑韩寒”的事实与价值

方舟子以前在科学领域做过一些让人叫好的事,可是当他开始用一本文学作品来质疑作者的著作权,甚至明目张胆的高喊,要打倒韩寒时,那就不是质疑了,而是一场“用文革逻辑去消灭一个异数的表演”。

退役的齐丹方舟子与姚文元,从海瑞罢官谈起

韩寒得到拥趸甚至被视为“天才”,有如赵本山、周立波、郭德刚的成名,乃是“时势造英雄”的“特色”文化现象——经济快速发展,政改严重滞后,导致的知识分子“犬儒化”,社会生活“娱乐化”,公众人物“小品化”。

高人我看“方韩斗”

语录·王立军

中国的官员本身就是极其分裂的,他们上午进会场,晚上进会所,一方面要学习和领会六十年代风格的文件,一方面又要在互联网上仔细分辨微博和QQ的区别,而他们在批评美国的同时也要精确的知道美领馆的位置。在这里,你读不懂中国。

韩寒说说王立军

他相对干净的形象与赫赫的“打黑”战功,使当前很多民众对他的命运寄予深深同情与不平,一些重庆受访民众就将整起事件理解为政治迫害,是自由派与既得利益集团针对重庆与薄熙来的打击报复,是思想意识形态斗争、国家发展路线斗争的外化。

韩咏红王立军事件传递多元信息

这位其实很希望能在戏里自己演自己的汉子(王立军,编者按),终究没机会晋升荧光幕。他在名声如日中天的时期,却吐露了内心深刻的悲情与苦楚,没人知道这种感慨是来自草原的天性,还是很早就洞悉官场凄厉的悲鸣。

陈迎竹:王立军:走进命运暴风圈

语录·观察与争鸣

面向海外的《环球时报(英文版)》同样由胡锡进负责,而这份英文版则有着明显开放的言论。“一张报纸两副做派”,也被视为《环球时报》的报格分裂。

左小刀依附威权体制的中国知识分子

历史证明,社会变革不能寄希望于某个人或某个集团,而在于社会本身,在于构成社会的每一位公民。尤其,在一个被既得利益集团主导的社会里,寄希望于既得利益者,期望他们刮骨疗伤,放弃其已取得的利益,这几乎不可能,甚至有些让人绝望。

王利平改革是博弈出来的

邓小平设想的第一步是市场化改革,然后就是分配制度和政治体制改革,只有配套的、不断深入的长期改革才能持续健康发展。

王占阳我们对南方谈话还存在认识误区

对现今社会上许多不良的现象来说,多半是从官场中演变过来的,与其在人民币上印名言,我看不如在公务员身上贴‘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更具时效!

狂飞:谁能准确翻译“休假式治疗”?

语录·国际视野

民运“偶像”昂山素季瘦削的双肩,担负着缅甸人无限的期望。“我们的领袖是最完美的女性,无论在缅甸还是全世界范围内。”全国民主联盟一名成员曾这样评价她。而在电影《夫人》中扮演昂山素季的杨紫琼则说,“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之一,从心灵上看,她也是如此。”

崔向升昂山素季:我愿意赌一把

在全球“大选年”的时刻,重提政治权威似乎是不合时宜的话题,毕竟选举、民主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的话语,但是任何稳固可靠的民主都是在以一种合宜的方式集聚政治权威,不是吗?

孙兴杰2012大选年,权力更迭与权威重建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