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网站语录

首页 > 网站介绍 > 读编往来 > 我们一同走过 > 网站语录

改造我们的中国?

作者:本站编辑部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04月05日

本站发布:2012年04月05日

点击率:14197次


【本期头条】

经验告诉我们,组织推翻旧政府的那个政治群体或者说革命者,都怀有革命理想,在建立政权之初能够做到清廉。如果这一代怀有革命理想的群体能够确立有效的制度,这一代之后,政权仍然可能保持清廉。但如果这一代不能建立有效的制度,一旦这一代过去,政府很容易转向腐败。但是,没有一个政权的清廉是一劳永逸的。人性本恶,一旦有机会,人们就会变得腐败。要保持一个政权的清廉,改革是一项永恒的事业。政权的外在环境变化了,政权就要通过进一步的改革,来防止腐败和遏制腐败。

郑永年:中国何以可改革成为一个清廉的国家?

【专题·重庆】

我本人在重庆生活了十年,也有切身感受,环境变美了,治安变好了,交通更加畅通了。唱红打黑,很得民众支持,为什么这么好的政策总有些人要乱说呢?什么叫WEN GE复辟啊?你知道什么是WEN GE吗?我相信,某一天薄书记升迁的时候,肯定有很多老百姓自发的去送行!这就是一个真实的重庆,我也是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一份子,这些我都有真切的感受。希望多一些人来写真实的重庆,不要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来妖魔化重庆,借此来打击为重庆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行道者:市民眼中的重庆

重庆应该反思。我以为党中央、国务院也应该反思,应该深刻地反思。重庆问题是一日之内、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吗?为什么没有防患于未然?为什么那么多领导来重庆视察?为什么在那么长的时间内、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在“摸石头”?重庆的民生工程确实做得不错,如“安居房”,如“平安重庆”,如“畅通重庆”。“五个重庆”不提了,但是成绩摆在那里,重庆人民看得见,嘴上不好说,心里记着呢。

傅一河:重庆交巡警平台,好!

著名学者于建嵘发表微博说,“上午在清华给司法干部讲课,我提到要取消地方政法委。我认为,现在政法委在维稳的旗号下,职权扩张是十分危险,实际成为地方党政领导,控制法院和检察院的工具。特别是一些公安局长兼政法委书记,由警察老大全面指挥司法,难免不制造冤假错案。学员问:‘为何不直接取消中央政法委?’我笑称:‘不敢!’”。不知道“和谐社会”的理念什么时候才能变成现实,而它一定是从“人们可以自由地上网,自由地看电视,自由地创作”的那一天开始。

信力建:关东英雄传奇

中国下一步的改革是真改革还是袁世凯式的复辟,衡量标志就是看其是否有利于权力的制衡、法治的确立、人权的保障(包括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市场的开放和规则的透明、劳工阶层和先富阶层之间的良性互动、教育去政治化、信仰自由和舆论自由,沿着这条光明大道走下去,民主宪政必然会在华夏大地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往前站:路线斗争还是政治斗争?

那些公开宣称崇尚毛泽东暴力、一再扬言要进行“革命”、并且已经多次闹事的“左派”,到了宋鲁郑的嘴里却成了“最多只是反对政策而不会反对这个体制”的人。就这样,在“精神领袖”垮台之后,宋鲁郑公开撕下了之前“不左不右”的伪装,“旗帜鲜明”地亮出了自己是反对体制改革的一伙的真面目.那些人所以会六神无主、丑态百出,是因为“精神领袖”的垮台,使他们感到失魂落魄、走投无路了。

     XUPING精神领袖垮台之后的那些人

如果只是“用人失察”,何必改组市委领导班子,免去原市委书记的职务?因为王立军副市长的职务并不是市委书记任命的,而是市人民代表大会选举的,属于中央直接管理的干部,即便是“用人失察”也不应该由薄书记一人负责,难道上面就没有责任?其他省、市、自治区的副手出了问题,为何书记不受影响?

passe01“重庆问题”十一问

他手中曾握有让人惧怕的权力,他的头上闪耀着令人炫目的光环,一级英模,数所大学兼职教授,法学专家,侦破高手。哦,对了他相信法律吗?他本身就是法律的象征,他是双起的发明者,讲政治问题变为法律问题是他的强项。然而此时的他是否想起他说过的话。但他一定知道有一种力量大于法律,他曾经拥有过着力量,这就是权力。现在他感觉到一张权力大网在罩向他,他也曾是这张大网的编织者,这张网也给他带来了无上的荣耀,这张网使他能将一个律师变成一个罪犯,并投入牢中,而如今这张大网能将他变成什么?

胡语:红与黑

从他的一贯言行来看,他绝非一个有现代民主思想的政治家,相反,却是一脑门的封建思想、帝王观念、文革遗风。在他那里法制可以罔顾,程序可以省略,人民可以忽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万物皆为他所用,严重的个人中心主义者。

弘毅斋主:重庆,一声叹息

【语录·观察】

由于芮成钢为养尊处优的市委书记鸣冤叫屈,所以网友咒骂他是“顶级五毛”;由于他掀了高干收入的老底,让市委书记躺着中枪,所以网友笑他是“深藏的卧底”;由于他明显违反了异类不比的逻辑常识,所以网友笑他的“逻辑课程可能是美术老师在游泳池里教的”。

戴建业:活宝芮成钢的社会价值

人身或者政治权利,何其珍贵?!国民却只配安享停留于纸质文件的尊荣,无缘亲身经历它们。很多年前,革命者们所矢志不移粉碎的旧世界,在今天以更加变本加厉的形态呈现于世,而希望创建的新世界远远没有来临,就在一系列令人悲催的挫败之后,被改革掉了,迄今还在一个错误的循环中往复。尚存下来的就是负面因素的不断累积和叠加,在大历史的周期内,毋庸讳言,它正在导向一个错误的方向,何去何从,要么主动自己往自己身上“割肉”,以维持体面的生存,要么就被动地推入历史,由其裁决。国民未来系于此,也必将成为历史的强有力的塑造者。

丁咚:安源,革命故乡的沉思

我是一个明白真相的教师。我知道了真相,就不在课堂上说假话。我做不到“真话不全说,假话不全说”,但我可以少说,尽量不说。再看看那些“名师”,一搞活动哪个不说假话,哪个活动不虚伪?在最需要“以人为本”的地方,在最需要良知与人格的地方,他们最不拿人当人。

傅一河:教师高级就自由

人民对历史对错的意识也必须清醒。正如捷克前总统、著名学者哈维尔曾深刻地反省道:“在我谈到崩溃的道德环境时,……我是指我们每一个人。因为我们全都顺从了这个制度,都把它当做不可改变的事实,从而维持了它的运转。换言之,我们每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对这个制度的存在负有责任,没有什么人只是一个受害者。是我们所有人制造了这部机器。”要想文革不重来,除了呼唤伟大的政治家,还需要每个公民的觉醒,切莫好了伤疤忘了痛,以致悲剧重演。

信力建:彻底否定文革,掀开历史新一页

【语录·争鸣】

对官员,不可一概而论--以“外交无小事”挟洋自重,“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地吃里扒外,以及官商勾结鱼肉百姓和依仗垄断与特权自肥者,固然令人不齿,而“造福一方”之“福”,“民生”只是“为官一任”的题中之义,若在“民主与法治”建设上毫无建树,也不令人敬重。

高人:民不“仇富”却“鄙官”

 “人大号称最高权力机关,怎么可以不许记者进会采访国会讨论的情况怎么可以不马上传播出去与大众见面?外面的意见怎么可以不迅速返回来?如果这些都没有,怎么能具代表性?要建立这样一个循环,媒体记者是少不了的。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为什么人民民主的共和国反而没有。”

银玉芝:谁在人大投“反对票”?

极左、极右是不可能的,要坚决封掉他们的言论,要用行政手段做。他们都涉及刑法,涉及垄断舆论,他们没有言论,全是骂人。政府不能给骂人以自由啊。政府压制的是中左中右,纵容极左极右,为什么呢?因为政府不想搞民主。中左中右都是想搞民主的,所以上面有意识地来压制中左中右,极左极右就可以同时出现。这回伤到他们自己了。

    杨帆:乌有之乡是如何走向极左的?
   
<span style="m</body>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