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壶公评论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百家星座 > 壶公评论

“二民”主义与战国末期的社会变局

作者:壶公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12月09日

本站发布:2011年12月09日

点击率:476次


  以民族立国,以民主立政,或谓“二民”主义,其文化核心在功利,以利使民,以利施政,以利谋国。对于西方的价值观,中国人并非见识于今,二千多年前的司马迁评曰,“放于利而行,多怨。”实在是极得肯綮的评论,司马迁写到:

  “余读孟子书,至梁惠王问‘何以利吾国’,未尝不废书而叹也。曰:嗟乎,利诚乱之始也!夫子罕言利者,常防其原也。”

  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人人无不因利而往,司马迁评曰:

  “自天子至于庶人,好利之弊何以异哉!”

  孟子和司马迁的理念都是难以实现的,司马迁慨叹:

  “天下方务于合从连衡,以攻伐为贤,而孟轲乃述唐、虞、三代之德,是以所如者不合。”司马迁写到孟子的命运:

  “退而与万章之徒。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孟子荀卿列传第十四)

  不能不言利,重要的是利于谁,中国人不能不返回毛泽东的价值观“为人民服务”;人类社会不能不有一个认同,关心它国的“核心利益”。当“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成为普遍的认知,一个“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的“自由人联合体”因此出现,这就是共产主义的曙光。

  我们不能不承认,当今功利主义笼罩人类社会,而国内外无不有乱象,或如司马迁所言“国者益淫侈,不能尚德”,但是,这样的的时候确实不是高唱自由、民主的时候, “谈天衍,雕龙奭,炙毂过髡。”齐人之颂今日可鉴,司马迁评曰:

  “驺衍之术迂大而闳辩;奭也文具难施。”

  应该是那些高谈阔论者引以为戒的。可以注意到上述场景,事实上它就是产生荀子学的场景,司马迁写到,“荀卿最为老师”而“荀卿三为祭酒”,正是荀子“推儒、墨、道德之行事兴坏,序列著数万言而卒。”

  如果说驺衍、孟子等人“睹有国者益淫侈,不能尚德。”于是提倡“若大雅整之於身,施及黎庶矣。”荀况则避开“闳大不经,必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於无垠”的困境,主张崇圣隆礼而求社会大众信仰的一致性,进而求取社会的良治。战国末期社会所显现的演变三段式于今日也是一个参照。

  壶公评论2011-12写于麒麟山麓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