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三农问题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三农问题

“农村城市化”与“城市农村化”

作者:李水山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1年10月27日

本站发布:2011年10月27日

点击率:675次


  农村工业化、农村城市化、农村现代化,虽然有些人提出异议,改叫农村城镇化,但毕竟是世界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使多少国人欢欣鼓舞。紧接着就是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成为一时的口号与时尚,虽然也曾有“有序转移”的修饰,但客观与主观都在期盼转移速度越快越好,每年的农村城市化率提高1%,早已不能满足人们非常规、跨越式发展的浮躁愿望和急促心理。

  农村的快速城市化,有喜有悲,喜的是随着国家投入的增多和新农村建设,留下来的农民人均生产规模与效益有些提高,家庭收入随之增加一些,同时也改善了居住环境与生活质量。不少农村居民进城后沐浴和享受城市文明了,尽管还有不少障碍,但起码上街后看到的城市文明是前所未有的光景。还有“一喜”是农村人口的快速减少留下更多的土地,成为一些人的囊中物,农村土地被大面积火并后纳入城市商业化轨道而价格暴涨,开发热此起彼伏,就可以增值数百倍,留在农村的和从城市赶来的一些人无不喜从天降。令人担忧的是成千上万的农民被城市化的浪潮失去土地和家园,失去往日平静的生活,自愿或非自愿“上楼”、“进城”,背井离乡,面临新的生存方式。农村城市化的直接后果是农村“空心化”,人去家空,没有土地的农民,没有农民的农业,没有农业的农村,没有农民的农村,并不是危言耸听。

  中国的问题不在于变化,而在于浮躁情绪蔓延下的人为加速跃进和过激干扰,根子在于背离科学、理性发展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还有紧随其后的利益链。过快增长的人口使原来就并不宽裕的城市一下子爆满了,城市恐龙化、资源枯竭化、人口过密化带来的灾难是城市无序、嘈杂、污浊的农村化而非宜居。最简单的例子是随地吐痰大小便、乱扔垃圾,到处人满为患和杂乱无章,坐车难和无秩序,到处乱贴小广告,如果不制止五环内市中心不分昼夜天天会有人燃放鞭炮。

  世上没有与生俱来的城里人,都是从农村来到城市安居乐业,也许是祖辈,也许是子女辈,正常的是农业文明提升为城市现代文明,这是社会发展必须遵循的客观规律。问题不在此,而是“农村包围城市”,这一中国历史与特色造就了城市现代文明反被众多杂乱、丑陋而无序的社会现象笼罩成“农村化”,城市现代文明反被农业文明包围吞噬。

  也许很多人同情农民,说这些人都是农民,你爷爷不也是农民吗?种种现象,换位思考就可以理解。到农村广阔天地谁不想在野外开阔地大小便?农村厕所那么脏,公共厕所既少也不好找,随地大小便在一些地方早已成为习惯。谁家无婚丧嫁娶,不也都放鞭炮,这不是农村的传统习俗吗?谁管你是不是病人老人,中午或晚上休息,农村人烟稀少噪音还没有城市那么大而密集,有些农村还没有噪音与污染的概念。那毛驴、骡子和马车上街能不排泄吗?那路边、小区的柿子、银杏果、江湖里的鱼,这城里人怎么都没人要?可不由咱们用长棍敲打和抓捕回家吗?自家人吃不完还可以卖些钱!这是公共设施和景观啊!对城市一草一木深有感情的社区老年人和年轻的大学生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但劝阻不住,因为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也是人人要遵守的公共秩序和公共道德。

  比原来城区人更多的人拖家带口来到城里,又没有本钱,生产成本太高也做不起,一家人要生存,只能照搬在农村时的家庭小作坊生产与窝点式的加工,生产假冒伪劣产品,还可以通过小串联,老乡合伙连锁经营销售到各地,成为隐藏的利益链,难以检测、打击和销毁。看起来都像是“农民”,法不好责众,有人还袒护同情。城里人爱干净讲有机绿色环保百般挑剔,那还是卖给咱农村和外乡来的流动人口没有错吧?几百万、上千万的流动人要吃要用市场巨大,于是黑作坊、黑工厂、黑窝点、黑市场屡禁不止、层出不穷,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群体的生存方式。

  北京、上海就必须限制和管理流动人口吗?这也是中国国情和特色,中国有9亿农民,即使2亿留在农村种地,还要转移出7亿,到目前已经转移出2亿还有5亿,在外国几十年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在中国兴许需要上百年,任重而道远,就是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出大问题。道理很简单,即使在迁徙自由、繁荣昌盛的香港、澳门、新加坡,如不加限制和严格管理也会一夜崩溃。农村城镇化虽好,但就业机会不多,吸纳不了多少农村人口,人们一窝蜂就涌进大都市,全国离退休干部、职工、有钱人及要与子女、亲属团聚的人,都要进城居住,本来无可厚非。怎么办?还是加强城市管理,改善社区服务,以免发生各种矛盾。

  人才既无国界,更无限界,应该自由流动。城里人不愿意干重活、累活、脏活,那就要很多外地农民工。必需的人才和需要的劳动力就要妥善安置,包括他们的衣食住行、子女上学和全家看病、社保,还要加强文明市民和素养诚信教育,弘扬城市现代文明,知道什么是不文明的陋习、恶俗,树立正确的荣辱观。但是,事关城市居民身心健康的食品、饮用水,为什么城里有资质、讲诚信、监管严的政府行业部门及大公司承接呢?仍旧依赖于因成本低、无资质、检测难而质量与安全都无法保障的城郊小作坊来生产,其本身就是城市管理的严重失职和惰性作怪。因此,对黑工厂、黑作坊、黑窝点、黑市场和污浊扰乱社会的犯罪分子要持续严厉打击,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

  一直为农民和流动人口维权、申辩的专家、学者,也屡次收接诈骗电话而上当受骗。社会秩序和不信任感趋使城里人家家安装防护栏。城市居民也不是没有陋习和改进之处,排队加三、站在马路中央大嗓门聊天挡住路人,随地吐痰、乱扔垃圾、放任宠物粪便,不见得都是农村人和外地人。城里的很多工作还要依靠外地人、农民工。连近郊农民都嫌活累挣钱少而不想干出租司机,满大街打不着出租车,出租车行业也迟早会需要有素养的外地农民工,把城里的陋习和错误全都归结于农民工和外地流动人口有失客观公正。

  城市流动人员中有农民,但不都是农民,犯罪分子中有流动人口和农民,而且为数不少,但不等于犯罪分子都是农民或流动人口,要科学分析,区别对待,依法治理。科学规划、合理疏导和加强管理,才能防止城市文明倒退的“农村化”现象。目前的一些政策对人口暴涨过密和无休止的资源消耗还是有效,但还要细化、科学化、制度化、人性化。这些还属于应急缓冲治标措施,治本措施在于国家与全国各地科学的发展设计与合理的制度安排。

  只有依法治理、加强城市管理、改善社区服务、完善社会职能、提升城市文明,才有国家与民族的和谐和未来。农村城市化和城市现代化都是为了全体公民的富裕、和谐、幸福、文明、进步,以先进的文化改变落后的文化习俗,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各级政府、社会各界及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