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户籍改革

首页 > 中国治理 > 户籍改革

中央今日下发“超级文件”,户籍制度要走向消亡?

作者:五月花

来源:思想潮

来源日期:2019年04月08日

本站发布:2019年04月08日

点击率:644次


  今天早上,发改委在官网上公布的一份新文件,引起多方面的关注。




  如果你想知道房价走向,关心城市发展和国家战略重心,这份《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一定要重视。

  从这份文件里面,你可以窥探中国正在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即将发生的变化。

  其中,中国人最为关心的,自然是户籍制度。

  关于户籍制度的存废,文件中有这么一段话:

  “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允许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

  中央文件明确100万—300万人口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300万—500万的要全面放开放宽,这是首次。

  户籍制度,无疑将逐渐从一些地方销声匿迹。

  剩下的,都是一些难啃的硬骨头,当然,也是外来移民最想落户的地方。

  不过,一些人口近千万的城市,为了吸引人才,也在自动放宽落户限制。

  比如,今年3月份,河北省府石家庄就实行零门槛落户;近年来抢尽风头的杭州,也宣布大专学历即可落户,也是把门槛大大拉低。



  以后,天津、重庆、武汉、成都、南京、郑州、沈阳、长沙等大城市,也会逐渐放宽落户要求。

  当然,户籍制度最后的堡垒——北上广深,至今依然卡得很紧。落户积分游戏规则之类的调整,只是扬汤止沸。何时能在帝都魔都自由落户,目前并没有一个时间表,甚至,不可能?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经济整体面临的转型压力,必定会倒逼中央和地方政府(包括北上广深)逐步消解这制造“二等公民”的户籍制度。

  经济学者陆铭就分析指出,户籍制度的存在,严重制约了消费潜力和经济转型:

  中国的城市化推进了生产,却没有同步推进消费。户籍制度是其中最关键的制约因素,放开户籍,促进消费,是下一阶段城市化进程的重中之重。

  一方面,户籍制度增加了劳动力流动的成本,制约了农民工市民化的进程;另一方面,长期以来,中国农村剩余劳动力的数量不能得到充分释放,农业劳动生产率低下,农业比较收益低,这也成为农民工进城的工资要求的参照系。

  这说明进城农民工的消费受到了户籍制度的制约。根据研究,如果控制住居民的其他特征,一个没有所在城市户籍的外来居民与当地城市居民相比,前者的消费要低大约30%。由于农民工数量庞大,大致可测算出这一由户籍制度所导致的“消费损失”究竟有多大。

  算出来的结果有点让人吃惊,它相当于数据所在年份的家庭消费的4.2%,或中国GDP总量的1.8%。由于进城的农村劳动力在持续增长,而且户籍制度的制约始终存在,因此,其对消费的制约效应也是年复一年地在发生。

  很多人喜欢将中国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相类比。表面上的确如此,贸易盈余大幅攀升,本币升值压力巨大,房地产呈现泡沫迹象。

  但中国的不同在于,这是一个“转型和发展中的大国”。30年前的日本不曾像中国这样存在着诸多制度制约,而中国当前存在的制度制约却戏剧性地提供了潜在的增长动力。

  30年前的日本也基本上完成了城市化的过程,进入了发达状态,而中国却仍在发展中,其城市化进程如果不受到抑制,还将为经济增长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释放新的活力。日本也从未像中国这样,在城市化进程中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跨地区劳动力转移,在一个地区间劳动生产率差异巨大的“大国”,这恰恰成为经济资源更有效配置的潜在空间。

  启动消费的口号人人都会喊,但中国当前的情况却是,我们在作茧自缚。2007年经济危机发生以来,中国运用加大投资的方式度过了危机,但在结构调整方面却“雷声大、雨点小”。

  现有的通过补贴来增加农村消费的方式虽然有效,但只是短期措施,与城市化进程的历史趋势也相悖。与其补贴农民在农村建房,不如补贴进城农民工在城市租房。

  如果这些道理不想通,中国经济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的增长方式将难以转变,结构性扭曲所造成的风险会不断积累,直到下一轮危机卷土重来。这是经济规律,没人可以幸免。

  自由迁移,离普通中国人还有多远?

  今天发改委下发的这份《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至少看起来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