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港澳台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港澳台治理

奥德赛君:香港问题的起源、经过和未来

作者:奥德赛君

来源:微信app

来源日期:2019年08月15日

本站发布:2019年08月15日

点击率:8368次


香港的乱局,已经持续超过两个月了,很多粉丝后台留言问:

“奥德赛君,你可曾为香港,写了一点什么没有?

奥德赛君确实准备过好几篇文章,但有的根本没过审,有的又怕写了再被要求休息一段时间,终究是没有面世。

但是,事情已然到了这个地步,奥德赛君觉得,再不写的话,对不起读者也对不起自己。

所以今天,奥德赛君就来谈谈香港——这个夏天最复杂的问题。

东方之珠罗大佑 - 一起飞

各种官媒和自媒体上的文章,无论观点左右、流量多少,其实都没搞清楚一个问题——

香港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位?

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因为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对搞清楚香港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及下一步怎么办,很有帮助。

奥德赛君今天首先以较大篇幅,把这个问题深入浅出地说透。


一、起源:香港不是“殖民地”

香港的地位,很简单且很复杂。

说简单,是因为在1840年《南京条约》之前,香港的主权,没有丝毫疑问。

说复杂,是因为英国这个老牌帝国,在世界近代史上的影响,不仅在于科技、工业革命、商贸、英语、瘟疫……更在于一系列政治制度的引入。

比如说,现在奥德赛君马上问你——

按照国际法,1997年之前的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吗?

正确答案:不是。


对于殖民地——Colony的定义,看看独立战争之前的美国,看看二战前的加拿大、澳洲和印度,看看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拉丁美洲,有什么共同点呢?

在他们的宗主国——英、法、西班牙、葡萄牙这些国家——开始殖民的时候,这些国家的土地上——

  • 或者,荒无人烟;

  • 或者,没有形成现代意义上的国家;

  • 即便有国家(比如印度的莫卧儿王朝),也是被很快整个端掉了,相当于格式化硬盘之后重装软件。

通俗点说,宗主国撤走之后,没有现成的国家可以接手殖民地,只能独立

再打个比方:殖民国家(宗主国)相当于殖民地的养父母。现在,养父母不养了,孩子的亲身父母或者根本不存在,或者已经被养父母杀死了,怎么办?

孩子只能自己独立!


但是:

  • 1840年之前的香港,属大清帝国广东省广州府新安县,这是包括英国在内,全球各国公认的事实;

  • 法统上,清朝灭亡之后是中华民国;民国在大陆地区的统治结束之后,是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她们都是中国——这是包括英国在内,全球各国公认的事实。


与“殖民地”概念相对应的,是“被占领土地”, Occupied Area.

最好的例子,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治下的台湾。

《马关条约》之前的台湾,属于大清帝国台湾省。

甲午战败,清朝(中国)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注意,这个动作当中,在法理上,台湾没有任何自决权。

就好像人贩子从亲生父母手里抢走了孩子一样,亲生父母还在。

抛开民族情感,纯粹站在国际法的角度来看——

  • 1895年的《马关条约》,是台湾的主权,从中国(清朝)到日本的转移,完全符合国际法;

  • 1945年抗战胜利,根据《旧金山和约》,是台湾的主权,从日本到中国(民国)的转移,也完全符合国际法。

而且,日本在台湾实行的,并不是英国在加拿大、澳洲和印度那样,与英伦三岛有所区别的制度(“内外有别”),而是采取所谓“内地延长主义”——

台湾的各项政策,与日本本土(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大伙一起把人贩子抓住了,小孩的生父生母又都还在,你说孩子的抚养权应不应该回归孩子的父母?


再来看看英国在香港的统治。

客观地讲,英国为香港——并通过香港,给中国内地带来了先进的科学技术、自由的社会理念、法制的政治基础,这些,我们没必要、也从来没有否认。

然而,英国治下的香港,可能媒体有“自由”,可能法制体系高度完善,但在政治上,几乎完全没有自主权。

首先,香港的最高行政长官——香港总督,是老佛爷通过英国政府直接任命的,香港数百万市民,无论中英,对此都没有一丝一毫决策权。

可以说,在行政上,1997年前的香港百分之百受制于伦敦。

行政如此,再看立法。

  • 1960年代,港英政府筹备代议制,香港市民才开始有参与立法的机会。

  • 第一部面向公众的立法文件《代议政制绿皮书》,迟至1984年才推出。

  • 1985年10月30日,立法局议员才首次在宣誓中采用汉语广东话。

  • 1991年9月,立法局部分议席(还不是全部),才第一次由直选产生。

可以说,在立法上,1997年前的香港几乎完全受制于伦敦。

1975年5月老佛爷(当时还很年轻)访港


狮子山下罗文 - 好歌献给您

所以,香港不是没娘的孩子对于1997年前的香港而言:


第一,至少在行政和立法上,无论好坏优劣,香港是完全受制于伦敦的。

换句话说,英国在香港的统治,是把香港当作了英国本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英国在加拿大和印度的统治不一样,香港没有任何独立自主权。

和一个普通的英国城市相比——曼彻斯特也好,利物浦也罢,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区别;自主性反而更少。

第二,从国际法的角度来讲,英国的做法,完全合理。

这是因为,《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和《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一起,已经明确地把香港的主权,从中国(清朝)交给了英国;至于是租借(有期限的转交)还是割让(无期限的转交),本质上没有区别,完全符合国际法。

而《中英联合声明》,不管英国是否愿意,则是他们把整个香港的主权,明确地交给了中国(共和国),也完全符合国际法。


因此可得:

  • 香港自始至终,就不是殖民地;

  • 香港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独立”的法律基础。


1972年11月8日,第27届联合国大会投票通过决议,规定香港、澳门不属于殖民地范畴,港澳问题属于中国主权问题,联合国和他国无权干涉,应由中国和英、葡交涉谈判解决。

1997年3月17日,《人民日报》刊登文章《为什么说香港不是殖民地》:

“迄今为止,英国在香港实行的是典型的殖民式统治,但并不等于香港就是殖民地。

“因为,通常意义上的殖民地主要是指因外国统治、管辖而丧失了主权的国家。香港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所以,殖民地概念不适用于香港。


甚至别忘了,香港的方言是“粤语”,菜系是“粤菜”,民系是“广东人”——

和直辖之后,忙不迭改称“巴山渝水”“巴渝文化”“渝菜”的某1.5线城市相比,更不具备独立的事实和情感基础——

哪怕仅仅是从广东“独立”开去。


二、经过:“容”>“融”的内地肇因

香港过去的地位如此清晰,在1997年回归后,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以及《香港基本法》,“一国两制”政策推展开来。

回头审视二十年来的对港政策,我们不得不承认,由于种种原因,“两制”实行得不错,而“一国”强调太少。

简言之:内地的“包容”不少,香港的“融合”不多。

首先,因为香港仍然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在国际上亮相,更因为香港独立的经济社会体系,因此在国际上,普遍不会将中国内地与香港视为一体。

不论我们是否承认,这是普遍存在的国际现实,某些品牌只是恰好撞了枪口。


而内地的政策又如何呢?试举三例。

第一,单独的关税和出入境政策。

这项政策的优劣、一旦取消之后的影响,自有公论;但在客观上,让大陆民众和香港民众之间的心理深圳河,在回归后不见填平,反而越拉越大。

对于广大内地民众而言,香港“自由行”的实施,让越来越多的民众加入了罗湖、皇岗、深圳湾、沙头角的长龙。

排队过关的心理打击、海关检查的刁难悬疑,比所有停留在纸面上的“香港回归”概念教育,都更具有直观而残酷的说服力——

“这TM到底是不是一个国家?

第二,同一技术体系下的互认。

不可否认,大陆和香港的经济等模式、制度与口径,存在较大区别;

但在诸如地理、国土规划、气象等较容易统一的领域,仍然坚持“不含港澳台”“资料暂缺”等表述,对内地民众,无疑是一种“港澳台非我同类”的心理暗示。

比如下面这张“港澳台特殊化”的天气预报图片。(来源见右下角水印)

2000年10月,当时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与当时的香港特首之间的会面。注意座次,并不是中央领导接见地方领导汇报工作的座次,而是完全平等的外事接见座次。

概而言之,回归二十年来,在大陆民众心中,对香港已经形成了如下潜意识:

“你的制度好不好,我不管,但凭什么你是特殊的那一个?


至于香港这些年的公民教育怎样,很多文章已经分析得十分清楚。

所以,目前香港的第一大问题,是民心——

不光是香港人的民心,还有地与香港的心理距离。

短时间,恐怕很难明显拉近。

如果说,内地对香港的“包容”,在过去二十年间做得还不错;

那么,香港的主动“融合”,还是一件需要做很多功夫的事情。


香港今天一切的根源,是《中英联合声明》,一份并不简单的领土交割文件。

首先,这份文件中,没有任何文字明示或暗示有效期。

  • 其次,这份文件中,关于1997年之后的英国,奥德赛君把《声明》全文和附件查了个遍,除了关于国籍方面的问题表述外,没有任何特殊说明。

因此,从国际法的角度出发——

  • 《中英联合声明》仍然有效,双方都应该继续遵守;

  • 英国在香港,已经没有任何特殊地位,就是个外国。

同时,基于国际法准则——

  • 若某一方出现重大违约,才可触发另一方终止履行及悬置条约;

  • 不合法地推翻条约,会导致对方不须再履行条文的责任,亦会让受损一方有权要求赔偿。


三、未来:香港往何处去?

亚细亚的孤儿罗大佑 - 10年朋友 2

综上,奥德赛君认为:

首先,开宗明义、提纲挈领的是:香港的主权毋庸置疑。

在这个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任何中国人,都容不得哪怕一星半点的含糊。

其次,我们应该清醒地承认:

英国人在统治香港期间,让香港人习惯于以英式的方式去思考、工作和生活。

这一体系与内地相比,孰优孰劣姑且不论,但回归后二十年间内地和香港的各种不同,不仅没有得到充分重视,反而在鸵鸟式的逃避下,越积越大,终于到了爆发的档口。

第三,我们应该警醒地看到:

英国在客观上,将西式的“民主”“自由”一整套打包灌输给了香港,吊足了胃口,却没有在1997年之前得以实施。

目前,香港站在了政策的十字路口上。不怀好意的各国政客,紧盯着每一点小动作,生怕错过任何弄个大新闻的机会。

加之今年,是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大庆;十月日益临近,香港这样下去,显然是给大家添堵。

从乱局初现到此时此刻,已经过了两个多月;奥德赛君觉得,香港的事情,也该收场了

十月太远,九月即将到来,到那时,街上的诸位小年轻们——

有这两个信息,下一步行动的时间点,基本上也就明确了。


四、后记

香港是香港的香港,是七百万同胞的家园。

香港是广东的香港,是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现代化建设的核心。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是“一国两制”的实践,是法制社会的范本。

香港是亚洲的香港,是和伦敦、纽约鼎足而立的全球顶级都市。

香港是世界的香港,是东亚文明拥抱现代化的代表。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