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港澳台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港澳台治理

顾子明:国泰,历史长河下的艰难抉择

作者:顾子明

来源:全球企业家商学堂

来源日期:2019年08月27日

本站发布:2019年08月27日

点击率:528次


据环球时报今日报道:

国泰旗下港龙航空21日解雇该公司空勤人员协会主席施安娜,后者却心生不满,开记者会“哭诉”。她宣称,公司的解雇决定与其社交媒体有关,明显针对她作为工会主席参与及发动同事参与示威运动有关。


支持她的香港职工会联盟(下文简称“职工盟”)还叫嚣,将于下周一(26日)发动航空界包围国泰航空总部国泰城,要求公司撤回解雇决定。


对此,国泰航空官方微博24日下午发布声明表示,已知悉该组织计划于国泰城举行集会活动,并已提醒同事,香港机场管理局已获批的禁制令涵盖国泰城范围。


国泰向同事重申,我们对于任何支持或参与非法示威、暴力或过于激进的行为,均采取零容忍态度。
以下为声明全文:

香港近日爆发多起骚乱,国泰航空则频频以不光彩的形象在新闻中出镜,连续出现员工泄密、机师暴动等丑闻。


为此,8月9日晚,针对国泰航空近期在多起事件中暴露出的安全风险及隐患,中国民航局曾向其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警示。


13日晚,在接连向媒体回应副机长向非法示威者通风报信、航班被禁止进入内地领空备降日本等传闻后,香港国泰航空通过微博再度发表了声明,表示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和香港警方在止暴制乱、恢复法律秩序所做出的不懈努力,会完全遵守中国民用航空局的安全指示。


紧接着,国泰高层大换血。国泰航空董事局16日下午宣布管理高层人事变动:已接受何杲辞任行政总裁职务,以及卢家培辞任顾客及商务总裁职务。


施安娜被炒是国泰在上述一系列丑闻中的最新事件。


     ▼

故事要从154年前说起



1845年3月7日,就在南京条约签订的两年多后,一艘载满的商船驶向了留尼汪岛。


船上载运的并不是货物,是200多名中国苦力。


这艘船,也是从中国开出的第一艘苦力船。


随着南京条约让中国沦为了半殖民地,刚刚签订了《制止非洲奴隶贸易条约》大英帝国便把目光投向了东方,奴隶贩子们来到中国口岸以“招募”为名,大肆诱骗和掳掠。


那些以为拿到了工作的华人们,没想到出国之后便被卖为奴隶,随着大量中国苦力在英国人的苦力船向全球输出,一个中文音译的英文单词“coolie”也便应运而生。


但是,这个单词的背后,却是一本百年的血泪史。


苦力们一上船,便如同货物一般被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甚至有的胸前就被烙上运往目的地的标记。由于生活条件极端恶劣,死亡率接近一半,故此苦力船亦有“浮动地狱”之称。


而即使下了船,苦力们依然过着非人的生活,在奴隶般的劳作之下,古巴的苦力劳动寿命平均只有五年,死亡率达75%,1860年运往秘鲁钦查岛挖鸟粪的4000名苦力,几乎全遭惨死。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如火如荼的苦力贸易。


在十九世纪,黑奴解放运动的风起云涌直接冲击了庄园主们的利益,而工业化的如火如荼又使得工业资本家们更是需要大量的劳工去铺设铁路,于是在非洲无法找到足够人口的帝国主义纷纷把目光转向中国。


为了扩大中国的苦力贸易,1860年英法迫使清政府签署的《北京条约》中,第五款即“允许民人出洋承工”。


从此,鸦片贸易和苦力贸易,成为了列强们对华贸易的两大支柱,英美两国也都将香港作为据点。


随着鸦片贸易和苦力贸易带来的巨大利润,香港迅速崛起。


其中,有一家贸易公司就利用苦力贸易赚取了第一桶金,并利用其迅速在中国长江航线内进行扩张,他的名字叫做约翰·施怀雅父子公司。


由于公司做中国生意,看到中国人家喜欢在门上贴“大吉”二字,于是公司老板决定将“大吉”作为公司的中文名字。


可没想到因为笔误,“大吉”变成了“太古”。


回放一下太古的发展史,其中就包括震惊中外的“万县九五惨案”。

太古股份有限公司(英语:Swire Pacific Limited),1816年,约翰‧施怀雅(John Swire,1793-1847)在英国利物浦创立小型商行为其前身,1832年 正式命名为约翰·施怀雅父子公司(John Swire & Sons Co.),开始一直是不温不火。1860年北京条约签订之后,大量外国商船贸易开始肆无忌惮的进入中国,约翰·施怀雅父子公司开始透过代理Augustine Heard & Co.与中国进行贸易。1866年太古与R.S. Butterfield在上海合伙建立太古洋行(巴特菲尔德和施怀雅公司Butterfield & Swire Co.)。

外滩22号,太古洋行旧址

当年的英国对华贸易,什么是最大宗呢?大家都应该很清楚,那就是鸦片。当然,当时的对华最大的鸦片贸易商,是怡和洋行和沙逊洋行,太古集团当年参与鸦片贸易没留下特别多的记录,但是另外一个惨绝人寰的不逊色于鸦片的贸易,那就是苦力贸易。对华人的人口贩卖在当年被称作卖猪仔,这是 19 世纪中国劳工出洋的一种特有现象, 主要采取“契约劳工”形式。在当时,大批中国人经拐骗绑架,被卖到国外做苦力,这些海外华工就被称作“猪仔”。在海外庄园、矿山中,华工过着非人的生活,死亡率高达40~70%,他们出国约需2~5个月的航程,全程被囚禁于船舱内,生活条件极端恶劣,死亡率高达30~50%,故此种船亦有“浮动地狱”之称。

太古洋行当年在汕头有15家“猪仔馆”,力量范围是相当庞大的,太古南记的任务就是把诱骗,拐卖甚至绑架的中国苦力,用特殊的类似于贩奴船一样的武装船只,运到马六甲,然后转运到南非南洋各群岛加勒比海甚至是美洲,当地的种植园和各种挖矿的脏活累活都需要大量的这些苦力。工作条件,生活条件,医疗条件都非常糟糕,还有白人资本家的压迫虐待,很多华工都死在了路上或者种植园里。

而太古洋行在每一次苦力轮船开出去之后,就可以获得2.5万墨西哥鹰洋的轮船收益,而当地的汕头林家买办也大发其财。1949年汕头解放,太古洋行由政府接管收编这家贸易行才关闭。更让中国人难以忘记的是,太古在长江的活动直接导致了震惊中外的“万县九五惨案”。

1926年8月29日,太古公司“万流”号商轮经过四川云阳江面时,遇见了四川军阀杨森载运军饷的三艘木船,“万流”号商轮仗着自己的船大,故意疾驶,卷起的江浪竟然将杨森载运军饷的3艘木船全部打沉,导致杨部官兵和船民50余人淹死,饷银8.5万元和枪支50余支沉入江底。

当时的杨森刚刚走马上任为四川省省长,正是春风得意时,谁想竟遭如此的羞辱。为了报复英国太古公司,当英国太古公司“万通”、“万县”两轮由重庆驶抵万县时,杨森派兵将这两艘英国轮船扣留。

英国领事一边向万县派遣军舰,一边向杨森发出最后通牒。可是杨森不为之所动。在9月5日,英国军舰嘉禾”号、“威警”号和“柯克捷夫”号在万县靠岸,开枪打死了守卫扣留轮船的杨森部下,劫走了扣留的商船。可是英国人这样还不解气,他们还下令将军舰上的炮口对准万县人口密集的地方,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炮轰。在这次炮轰中,中国军民死伤以千计,民房商店被毁千余家,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万县九五惨案”。

太古集团在解放后退出中国大陆之后,就退到了香港,这个他起家地方,而正好1949年前后,刚刚成立两年的国泰航空陷入危机,太古集团趁机购入其45%的股权。正好很多二战的退役飞行员被吸收,航空公司顺风顺水的发展起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就是今日的国泰航空。



就在第一艘苦力船开出中国的一百年后,国泰航空成立了。


在国泰成立的两年后,太古集团就入股该公司占了四成半股份,成为了公司的最大股东,国泰航空也变成了纯正的英资公司。


由于目标就是做中国生意,因此用“契丹”的英文“cathay”作为了公司之名,甚至他的常旅计划都叫做马可孛罗会,玩的都是东方神秘色彩。


1958年后,在港英政府的帮助下,国泰收购了另一家竞争对手香港航空,垄断了亚洲金融和情报中心香港的全部始发航线资源。


有着英国爸爸的支持和垄断,国泰迅速成为了全球实力最强的航空公司之一,而国泰的母公司太古,更是与怡和、会德丰、和记黄埔并称为香港的四大洋行,掌握了香港一半经济命脉。


20世纪80年代前,这四家洋行的主人都是英国人,分属于施怀雅家族、凯瑟克家族、祈德家族与马登家族。


不过,随着70年代中美破冰,香港迅速成为了神秘的中国与西方世界的贸易通道,香港股市从1971年底的341.36点,一鼓作气冲到了1973年的1774.96点。


在中国对外贸易的推动下,那些曾经被英商压制死死的华裔商人们迅速崛起,甚至在祖国支持下团结了起来,开启了一场对英资的绝地反击。


1979年,在包玉刚的帮助下,李嘉诚收购和记黄埔,1980年,在李嘉诚的帮助下,包玉刚收购了怡和的九龙仓,1985年,包玉刚在华裔财团们的支持下,购入会德丰......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香港的四大英资洋行中,一家撤离,两家被收购,只有施怀雅家族的太古洋行,成为了香港众多巨头之中,唯一的一家英资财阀。


几十年前的香港四大财阀提起几十年前香港的财阀,首先提到的就是著名的英国四大洋行,分别是怡和洋行、太古洋行、和记洋行、会德丰洋行。
  • 古洋行现状

太古洋行是一家老牌英资洋行,清朝时即从事与中国的贸易。今天的太古是一间植根于亚洲的跨国公司。其在大中华区的业务多用太古(Taikoo)名称。太古洋行旗下的太古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综合企业。太古洋行是由英国的施怀雅家族控制的。太古至今的历史超过了150年,国泰航空就是他们旗下的一家控股公司而已。资料显示,太古在内地发展地产18年,至今才发展了6个项目,他们现在的负债率才10%左右。太古去年的总营收高达800多亿,利润接近300亿。
  • 会德丰洋行现状

现在已是一家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综合企业公司,叫会德丰有限公司(港交所:0020),1857年在上海创立,主要业务是贸易、融资及商业服务、物业租赁及管理、物业出售、酒店经营及库存管理及投资。前身为会德丰马登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隆丰投资有限公司(在1920年创立)和隆丰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现以香港为总部。在1970年前与怡和、和黄、太古,号称英资四大行,但随着七十年代油价高企,经营油轮业务的会德丰首当其冲,八十年代世界航运业萎缩,1985年2月,会德丰终被船王包玉刚收购。其附属公司包括九龙仓集团以及会德丰地产(香港)。现任董事会主席为吴光正之子吴宗权。
  • 和记洋行现状

1978年,李嘉诚的长江上市之后,他的实力大增,联手世界船王包玉刚,收购九龙仓及和记黄埔洋行,最终包玉刚拿出20多亿,成功击败了怡和洋行,收购了九龙仓。同时李嘉诚则收购了被汇丰托管的和记黄埔。李嘉诚也成为香港第一个坐上四大洋行大班位置的华人。现在的和记黄埔有限公司(简称“和黄”,港交所:0013,OTCBB:HUWHY)是《财富》全球500大企业,也是香港交易所最大上市公司之一。现时,长江实业持有和黄49.97%股权。和黄是业务遍布全球的大型跨国企业,经营多元化业务,包括全球多个市场最大的货柜码头经营商、零售连锁集团、地产发展与基建业务,以至电讯及电台广播服务。
  • 怡和洋行现状

怡和洋行是最著名的一家老牌英资洋行,远东最大的英资财团,清朝时即从事与中国贸易。洋行对香港早年发展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亦是首家在上海开设的欧洲公司,和首家在日本成立的外国公司。至今怡和洋行在香港仍然维持相当的业务,属下子公司包括:置地、牛奶公司、文华东方酒店、怡和太平洋、怡和汽车。投资的业务包括有:建筑(金门建筑)、地产(置地)、航运(香港空运货站、怡中机场服务、香港货柜码头)、零售(惠康超级市场、7-11,Pizza Hut、美心饮食集团)、投资银行、酒店(文华东方)、保险等等,员工总数超过十万。怡和在香港以外,在东南亚地区及英国亦有其它投资。尽管公司大部份业务仍然设在香港,但公司的运作总部已不在香港。怡和集团旗舰是怡和控股。怡和控股同时持有同系怡和策略的大部分权益。而怡和策略则交叉持有怡和控股的大部份股权。这种交叉互控方法,让集团管理层能以很少的股权即稳定控制董事局,防止被第三者收购。英国四大洋行里面,唯一屹立不倒的就是太古集团了,李嘉诚联手包玉刚击败了3家,只有国泰航空背后老板也就是太古集团动不了。



当然,太古当年并非没有受到冲击,而是得益于他的手腕足够灵活。


随着80年代《中英联合声明》的签订,回归后的香港航线自然也成为了各方角力的场所。


著名的爱国商人毛纺大王曹光彪想到,为啥香港的航空权一直在外国人的手中,中国人咋就不能在香港的航空事业上有所作为呢?


于是在 1985 年初,曹光彪迅速联合包玉刚、霍英东、李嘉诚、安子介、冯秉芬、马万祺等31名港澳商界排得上数的大哥,以及中国银行、华润公司、招商局等中资机构,合资建立了港龙航空公司,试图打破了英资独家垄断的局面。


不过,当时国泰航空的两个大股东分别是古集团和汇丰银行,各持有国泰70%和30%的股权。由于强大的英资背景,国泰航空得到了港英政府的全力支持,全面打击华资的港龙。


港英政府先是以飞机型号为由撤销了港龙的申请,后又要求提供股份由英籍人士拥有控制的证明,甚至看这些都无法阻止港龙之后,又规定一条航线只能由先获发牌经营的航空公司独家经营,直接扼杀了港龙新开航线。


不过,有着张爱萍将军手书“龙腾”的曹光彪并没有轻易放弃,而是跟国泰和国泰背后的太古继续死掐。


此时,身段灵活的太古并没有选择硬碰硬,而是选择了合作共赢,1987年太古向中信出让了国泰航空12.5%的股权,作为交换,国泰入股中信控股后的港龙,以第二大股东的身份获得了港龙的实际管理权。


借此,国泰躲过了第一劫。


当然,中国的商人们,对打破香港民航业英资垄断的努力从未中止,中航香港分公司在1995年以恢复业务的名义再次进军香港。


虽然港英政府坚决反对,但是中航翻出了70多年前在香港运营的历史,证明其恢复业务有理有据,逼着马上要退出的港英政府同意给予牌照。


而没有爸爸坚定支持的太古,再一次体现了其灵活的身法,选择让国泰出让港龙36%的股份,以交换中航放弃恢复香港业务的计划。


借此,国泰躲过了第二劫。


不过随着1997年香港的回归,香港特区政府取消了航线管制,中资控股的港龙和英资控制的国泰重新开始正面竞争。


于是,太古再一次展现了其灵活的手腕,让国泰航空和国航达成了交叉持股协议,持有30%股权的国航成为了国泰的第二大股东。


借此,国泰躲过了第三劫。


2017年,过于国泰业绩持续下滑,太古不得不引入卡航成为国泰的第三大股东,而随着股权的不断稀释,太古对国泰的绝对控制也在减弱,财务入股中资也在不断寻求扩大对太古的实际控制权。


就在各方博弈的关键时刻,嗯,有人自己往枪口上撞了。


大概,这就像央视主持人说的,“no zuo no die”。


这些天来,太古集团和国泰航空的股价一直跌跌不休,甚至工银国际发布了一份国泰航空研究报告,下调其评级至“强烈卖出”,降目标价39%至6港元。


这不是逼着英国佬割肉么?


面对国泰历史上的第四劫,一贯身段灵活的太古集团在紧急召集国泰航空董事会,会上,行政总裁何杲以及客户商务总裁卢家培被责令辞职。


而且,可以预见得是,在大股东太古的压力下,国泰航空的管理层势必还会进一步进行调整,中资在香港航空领域的话语权势必将进一步增强。
这不仅仅是资本的较量,更是几代中资一棒接一棒传递下来的精神与意志,要让香港的空域成为中华民族国泰民安的屏障。
而这也是为什么这一个月以来虽然纷乱不已,但我的文章都非常乐观。
因为我知道,如今的中国不再是鸦片战争时被西方肆意欺凌的东亚病夫,随着我们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在混乱之中,我们会理直气壮的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