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港澳台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港澳台治理

兔主席:香港日志 20190831——香港“内战”

作者:兔主席

来源:作者博客

来源日期:2019年09月01日

本站发布:2019年09月01日

点击率:1485次


香港实质已经陷入“内战” 20190831

快速总结一下。

今天的活动主要集中在港岛。晚上黑小将一度到了九龙一带。下午先是和理非,因为HKP未批准集会,就找各种理由规避监管,例如搞成基督教或佛教的集会。(如本博之前一再所说,香港运动两三个月来充分显示了华人在以创新方式规避法律方面的天才禀赋)。但运动很快就转化为正儿八经的游行。人们走上街头。然后勇武迅速集中到位于金钟的政府总部,五点多开始就劫持了活动,开始对政府总部进行围击。

但实际上大部分活动都集中在一般意义的破坏(vandalism)和骚扰。区别就是使用了大量的燃烧弹,到处纵火。有多次“零距离覆盖”的记者几乎被黑小将的燃烧弹和其他攻击物击中。当然,由于他们都是站在示威者一边的,绝对不会有人高呼;“我是记者!你的和平示威对我造成了伤害”,记者估计是骂一句“我丢!”然后就溜走了。

HKP的水炮车对黑小将使用了颜料水,这种颜料沾在身上估计有助于辨认。这个对黑小将是个冲击,很多人非常担心,探讨如何全身而退洗掉燃料的问题。但总体上,和以前一样,黑小将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留下一堆垃圾然后撤退。并没有实质的、“有意义”的和HKP的正面冲突。如过去两个月发生的一样,一切最终都取决于HKP的清场节奏。只要HKP愿意出来清场,对峙即告结束。黑小将四处逃窜而去。少数运气不好跑得慢的会被HKP抓住。仅此而已。

总之,黑小将的武力有没有升级?有一定的升级。但是这个“边际”升级已经不重要了。HKP的应对也是升级的,比如使用了颜料水进行驱散;有些清场推进地非常快速;另外对围观媒体不那么客气。

这些都是微观的改变。看了两个月港剧的人估计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同样的戏仍然在上演,“了无新意”。

下面是一点分析。

1、GOSAR在理论上可以做许多事情,但在目前的局势下都不太可能。比如说,

1)地铁安检:今天黑小将运用了大量的燃烧弹,易燃易爆物品合成,还随身携带各种升级武器。他们都是通过地铁移动和运送物资的。显而易见,如果对地铁安检,就能很大程度的抑制他们运输危险品的能力。但港铁能进行武器么?我认为基本不可能。大量的市民不会同意,他们认为这是降低效率,在把香港变成police state。我怀疑即便在周末这种游行高峰期,香港都很难引入地铁安检。香港社会估计还不认为安检的收益大于成本。

2)“反蒙面法”——我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提出和通过这种立法的基本不可能的,而且这种提案将遭到反对派和很多参与本次运动的市民的严正反对,将此诠释为“压制言论自由”(尽管许多西方国家都会采用这一法律)的政府阴谋。这种提案将和修例一样,极大增加冲突升级的风险。

3)《紧急法》——这两天有许多讨论GOSAR适用《紧急法》的问题。本博都没评论。香港问题不是援引什么法律的问题,现有的各种行为在现在看都是违法的。香港的问题是执法问题!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问题。法律形同屁话。关于公共秩序的法治几近崩坏。GOSAR本身面临合法性的问题,现在援引什么法律都没用。总之,适用《紧急法》不是解决当前问题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

2、中央政府。截至目前,中央政府对事件的处理非常妥当,并没有可以让国际社会及反华势力可批判和苛责的地方。不动就是加分,不动就是一种主动,不变应万变。香港问题极度复杂,又面临异常复杂的外部环境,确实需要审慎思考,确定长期方略,不能冲动行事。

但有几条可以明确:

1)香港乱来乱去,乱的确实就是自己。香港问题不会辐射和传播到大陆去。

2)香港对内地的战略作用最主要是离岸金融中心,而不是其他的。比方说,涉及一般消费者的、基于自由行的购物(包括旅行和网购的水货),这个是中央政府的利益和诉求么?我想不是的,按照中国目前的经济环境(特别是外汇),内地没有必要让这么多国民到离岸去采购。香港也充满各种反华信息,内地没有必要让国民去接受这些exposure。总之,从政府角度讲,自由行这套东西主要是惠及香港的。所以,大陆游客不去香港了,对内地没有损害。香港只要抱有离岸金融中心地位就可以了。截至目前,离岸金融中心的业务基本还是能正常进行,“地球照样转动”,中央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所以,香港乱下去,主要损害的是香港特定行业从业人士的利益,是分化香港(“implosion”),是港人买单(确切的说是一部分港人买单)。

3)国内民众对香港问题的兴奋度是会下降的,是会脱敏的,如果始终没有新的发展,慢慢的就觉得了无新意了,就不再有兴趣了。用个比喻,就是收视率下降了。北京毫无压力的。

4)香港运动的许多行为在内地看来不是什么民主自由运动,就是大半个世纪前活动的重演。大陆民众对此非常熟悉。并且借香港事件能够一窥所谓自由世界的媒体、舆论、教育、个人信仰。香港提供的不是正面教材,而是反面教材。

5)香港持续暴露的各种社会经济问题(房地产化、去制造业、金融化、缺乏对底层的社会保障)可以帮助印证国内政策的方向性。也是一个方教材。

分析完可以知道,在目前这个环境下,北京并不担心,定力十足。“香港不能再乱了”,但在最坏的情况下,继续乱下去,最终也只能乱了自己。

3、反对派及勇武派

但前面说的是HKP的无力,现在说说反对派的无力:发展到这个阶段,运动其实已经进入某种僵局了。今天反对派还是在尝试在一定程度上升级武力,但实际上今天的活动就是乱哄哄的打砸烧,没有什么是实质的影响。一增加了市民的烦躁,二增加了内地市民的疲惫,三并没有增加北京干预的概率。

但他们又没有真正的胆量做实质的武力升级——毕竟这是一个处于21世纪的,基于超级英雄和游戏的准虚拟现实运动。绝大部分人不愿意放弃自己在世俗/真实社会的角色,为他们的事业承担代价——如果真的出了《反蒙面法》并且HKP能够执法,那么这个运动会立即终止。

1)运动很难进一步的升级,因为:

a)反对派的目标和议程是有政治限制的,我们看到反对派的上层人士(及泛民派政客及大知识分子)是绝对不会触及“港独”与“脱中”的。他们认为这样的主张有极大的政治风险,而会虚伪地说运动是为了支持一国两制。黑小将是上层人士无法控制的一线,黑小将除了一些涂鸦外,其实没有足够的政治勇气和能力敢语系统性地把他们的诉求明目张胆的提出来。所以,议题始终局限在五大诉求的范畴,坚决否认自己是港独。这个议题太“具体”,很难获得西方政客的关注,他们希望看到的就是“独立”。而我深信反对派绝不会轻易把议题升级(即彻底脱离修例,提出争普选、反831决定等),他们会做最大程度的斟酌和权衡以求政治自保。我们看到,都已经8月底了,运动的口号有些陈旧,缺乏想象力和创新,其原因就是上述的:他们不敢扩大议题。

b)他们诉诸的行动是有限的。如前所述,这是一个超级英雄和GTA的“准虚拟现实的”匿名运动。大家都是要回归正常社会的,没有什么真的义士。谁给你送死啊?所以很难指望有多少的勇武出现。他们是一群见到HKP就逃窜的乌合之众,作为一个集体可以存在,但作为个人都是懦夫。所以经常可以在他们的内部论坛上看到彼此指责懦弱的帖子。这没有办法——你们就是一群懦夫,这就是你们运动的根本性质啊。如果没有面具,你们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街头。

但是,如果运动止步于目前的现状,可以看见,中央绝对不会干预。GOSAR和HKP也做好准备陪你慢慢玩。国际社会和反华势力也不会采取任何行动(因为北京没有犯错,同时你提出的议题也很具体和局部),所以运动是无果的,会开始进入疲态。

2)但运动也很难马上终止“

a)运动有路径依赖,也有沉淀成本,费劲搞了两三个月就这么收场了?那不是前功尽弃了。

b)组织者永远会担心有秋后算账的风险,执政府会先抓头目。因此组织者会诉诸宏大叙事进行动员(“如果香港这次败了,就再也没有机会”)

c)年轻人总是希望创造历史,搞个大事件,实现人生辉煌,他们有冲刺的动力

d)运动至今捉了近千人。有人说抓了很多人,通过消耗战,可以把骨干都拘捕,慢慢的他们就害怕了,我是认为,不到判刑那天他们是不会相信的。他们认为自己参与的是光荣的革命,司法体系会庇护他们,或者最终可有某种白武士(比如美国)的介入,可使他们无罪释放,或获得某种豁免或特赦,不见棺材不掉泪。所以,抓人+轻松保释及延后提审都会让示威者形成这种乐观看法:they will eventually get away with the Law。按照这个逻辑发展下去——假设大多的审判发生在十月中下旬,那么运动至少可以持续到那个时点。

e)青年人很难找到运动的退出点。青年人在政治上和人生阅历上是幼稚的。他们被宏大叙事和口号吸引。他们希望创造历史、改变历史,创造人生辉煌。他们缺乏历史阅历,缺乏历史观。他们没有对政治现实的尊重和谦卑;他们不能接受失败;他们对父母的对抗会转化为对社会的对抗;他们会设定极度不现实的目标,会拘泥于细节和理想——也许只是为了让运动继续下去,运动不是手段——其存在的本身就是目标。执政政府想要说服、感化如此大量的激进化的年轻人是非常困难的。

基于这些林林总总的原因,运动势头很难一下缓下来。组织者会继续忽悠,参与者会会继续响应,外部资源提供也不会断。所以运动不会马上停止。

在新形势下,黑小将/勇武会 将以“让运动持续存在” + “个人尽量全身而退”为目标——这是他们现阶段的最大公约数。运动的存在和维系本身已经大于其现实性。他们还会指望北京干预么?我相信北京的不行动让他们极度沮丧。现在,还能让他们打鸡血的就是深圳的武警、对国庆的想象,哦当然还有中美贸易摩擦——这些是眼下让他们把活动至少在形式上继续维持下去的最大动力。

4、GOSAR/HKP:

在应对暴力上有一些边际上的升级,例如水炮车不但喷水,还采用了有颜料水。速龙小队的执法相对快速勇猛。但没有系统性的提升,没有大规模、快速的清场,基本就处于守势。

GOSAR的策略是秋后算账,在日后收集证据后将关键人拘捕。这是使用长期战术,今天犯事的人可能两个月后被抓。在短期内是看不到影响的。这种方式无助于在短期内止暴制乱。

5、香港一般市民

香港是在发达经济体里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地方之一,基尼系数高达0.53,对香港进行政治、社会分析,如果缺乏了阶层/阶级分析的维度,就不可能是客观完整的。

本博多次写到,香港过去30-40年的经济发展中,不同的行业、界别、阶层分享到的收益是严重不均的,是有winner和loser的;不同行业、界别和阶层对运动的看法是不同的(但这可能会受到家庭关系比如父母与子女关系的干扰);不同行业、界别和阶层受到运动的影响是不同的(例如餐饮、零售、货运、旅游等相关行业会遭受重创。这些行业对GDP的贡献不大,但雇佣的人口是很多的)。而从事大陆最关心的行业即金融及衍生行业的人士,以及许多依附本地刚需的行业(例如本地律师、医生、教师、公务员等)来说,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不那么大。这部分人甚至会认为他们可能能从经济衰退中受益:例如,趁房价下跌再多买一两套。香港的经济衰退,也是有winner和loser的,势必加剧财富分配的分化。

再加上本博之前尝试说明的,香港可能有100~150万15~30岁的年轻人,即便三个年轻人中有一个参加运动,算其核心家庭即父母两名,假设这些父母会同情子女,不愿和子女割席,那随随便便也有100~200万人,这马上就占到这个740万人口城市的很大比例。

所以,这场运动有巨大的同情者、中间派、坐等进一步收益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组合在一起,可能占到市民的绝大部分。

我们都会受到朋友圈的影响。我个人的朋友圈以新港人居多,包括不同年龄段的。其中压倒性的为蓝,但他们并不鞥代表香港本地的人口(“土生土长港人”)。我们不好说有土生土长的港人支持、同情或不愿意站出来反对运动,但比例绝对不在少数。

辛勤的一线工作人员能够在暴乱之后立即把路障、涂鸦、垃圾清除,让市民们在第二天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回到正常生活,给他们提供了香港还在“正常运作”的假象。所以很多市民可能能够在这个状态下继续坚持下去——至少比我们想象的耐度要强很多。

这里,即引入下一条:“内战”。

6、“内战”

香港实际上已经进入内战。之前本博一再说过,人类过去一百多年历史里,有3.5%人口以上参加的政治运动里,没有不成功实现regime change之先例的——无论运动是暴力还是非暴力的。参与的人口比例是最大要素。只有在主权国家之下的地方政府存在例外,援引西方的例子,就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因为种种原因,这个以年轻人为主导的民粹运动不可能获得成功。香港的问题是类似的。

但,地方政府在没有外力(中央/上级/全国性政府)的援助下,可能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社会可能陷入持久性的分裂,并以暴力化的形式呈现。这就是内战。

什么是内战?内战就是在掌握国家机器的执政政府之外,出现了另一只反对派政治力量,并且这支政治力量拥有足够的市民支持(提供政治合法性)和武装力量(提供物理对抗的基础)。执政政府在国际上可能仍然拥有主权,但在国内却无法在短期内通过政治动员和武装力量来瓦解反对派的力量,双方保持持续性的冲突:反对派的组织长期存在,有一定人口的支持,并且冲突是以武装或其他暴力形式体现。反对派可以以正规军或游击战的形式进行对抗。

在现当代社会里,绝大部分的国家的内战都是某种代理战争(proxy war),即执政政府和反对派背后分别依靠某种更强的国际势力的支持。执政政府之所以无法打败反对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反对派拥有外部势力的支持。

这就是目前香港的形态。反对派在运作的其实就是一个夺权革命(只是他们的台面人物不会这么去表述,最多是不谙政治的青年勇武们敢说出来),但又有相当比例的人口支持,对执政政府提出挑战。“政变”和“革命”一方面很难被平息,一方面又很难在短期内取得成功,僵持之下,就转化成某种形式的“内战”。

“内战”的形式不光是勇武的街头暴力,它是发生在日常生活中的:市民的不断分裂、割席,站队、聚集到各自的阵营;发生在各种各样的场所,包括学校及工作场所。这是精神上的内战。(川普时代的美国正也处在这种精神内战)。街头政治只是更加激烈的具体表现。

魏玛德国在从代议民主沦陷为纳粹专制之前,经历过若干年这样的内战。意识形态分野、斗争和街头政治。

我认为香港作为地方政府不会出现regime change,但将会出现长时间的内斗,特别是考虑到前面提及的大量激进青年人。这种内斗将存在于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指2047年。

6、香港人靠自己的力量很难在短期内摆脱的“内战”

关键点:

1)相当多比例的市民是同情派、中间派,使得远远超过“3.5%法则”中的人口参与比例,本地政府非常难以应对;

2)反对派虽然有很多,但他们的诉求又因为现实考虑,不敢直接表达出来(至少在反对派政客层面)。这就使得他们无法真正获得国际反华势力的注意,外国不会真正插手

3)反对派(主要是黑小将)因为个人原因,暴力手段并不能真正升级。运动将沦为一场持续的、常态化的、招人烦但本质平庸的暴力运动,同时它在短期内没有真正脱离市民的忍耐界限,又不至于引起香港社会的全面瘫痪

4)黑小将并不受反对派上层人物控制,他们有自己一套维系运动持续发展的逻辑,可以不断把运动继续下去

5)在目前这个情况,议程和目标无升级,乱象持续,只是在乱掉香港自己,北京是无意插手的,北京的不插手,一方面不会激化问题,另一方面又使问题落回港人。

这就使得运动正在进入某种短期均衡状态(equilibrium),将在更长的时间内以常态化的方式存在。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化解“眼前”的危机最快可能也要几个月,而且可能更长——大半年到一年。一是让香港内部的经济消耗战升级,人口不断分化,二是被控的黑小将和反对派港独人士提堂并被判有罪,让法律真正发挥作用。

历史不会重复,但总会押韵。六七暴动时,香港左派举行了轰轰烈烈的反英抗暴行动,不断把运动推向高峰,并希望让运动持续,期望解放军最终出手,一举推翻港英政府,还港于中。如果解放军出手,将是一个颠覆性的举动。是推翻整个大局的。但但碍于国际国内情势,解放军没有出手。左派也最终失败。今天也一样,反对派希望北京干预,把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峰,他们希望可以籍此鼓动英美对北京施压,并让香港的“脱中”迈进一步。

所以,历史经验是,香港运动最大的“故事”和“想象”其实不是西方干预,而是北京的干预。如果北京真的能够在香港形成不做干预的预期,那么运动注定会失败。但这需要大几个月的时间。

在运动结束之前,内战虽然了无新意,但大概率还要继续进行。并成为市民生活的一部分。勇武热站结束,精神内战还将在校园爆发,并将永久性的隔阂香港人。

今天写到这里。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