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治理史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中美两国惊人相似的历史瞬间

作者:晓风残月

来源:CND

来源日期:2012年02月27日

本站发布:2012年02月28日

点击率:2094次


  一个国家的命运,在一个转折性的历史瞬间被决定--中美这两个历史和传统完全不一样的国家,都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历史瞬间,而且都和关乎国家体制的“统独之争”有关。

  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胜利,但却并没有成立一个主权国家。13个殖民地处于“分州自治“状态。各州政体不同,自主征税,自拥武力。由于各州的利益相 左,甚至出现了武装冲突(宾西法尼亚和弗吉尼亚)。此时,到底是否应该联合起来,成立一个更集中的联邦政府,成了一个争论激烈的议题。联邦主义者连续刊登 了85篇文章(Federalist Paper),阐述联邦政府的重要性。而反联邦主义者则认为,只有分散的众多小政府才能实现广泛的民主参与,真正保障人权和自由。双方相持不下,势均力敌。美国以后二百年的命运,可说是 掌握在当时的政治活跃者手中。(以上及以下美国史实,见Willson and Dilulio 的 American Government)

  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名义上建立了民国,成立了临时国会,袁世凯任总统。但当时(1911-1912)真实的情况,是“分省自治“。革命是从各省宣 布独立开始的。革命胜利后,各省继续拥有自己的独立权力,它们政体不同,自主征税,自拥武力。当时的中央政府,既不能从地方上收税,也无法任免各地的官 员。各地总督自动掌握武官的任职。临时约法规定文职官员由中央政府任免,但各地却拒绝执行中央的命令。(以上及以下中国史实,均引自《剑桥中国史》。)

  到底中国是否应该成立一个权利更集中的中央政府,也成为一个焦点议题。拥护中央集权者认为,中国之所以不发达,是因为“地方之见太深,故此省与彼省隔,此 府与彼府隔...” 所以,统一才能强大。支持分省自治者则明确反对。例如,戴季陶说:“盖欲达共和之目的,非求民权之发达不可;而求民权之发达,则非扩充自治之范围不可也”。戴的这个关于只有自治才可以保障民权的理论,实际上跟美国反联邦主义者的观点是一模一样的。 两股力量针锋相对。拥护统一的章炳麟组织成立了“统一党“,梁启超组织成立了“民主党“。拥护自治的主要力量主要是当时各省已经掌握权力的总督和地方官员。 当时的国民党,本来是支持统一的,但为了在国会选举中获胜,改为支持各省自治。国民党的章程,明文支持“地方自治”,并把原同盟会的目标“行政统一”淡化为 “政治统一”。当时的大总统袁世凯,令不行,禁不止,自然是站在统一派一边。可以说中国的命运,在此一决。

  中美两国的这两个历史瞬间,尽管相差百年,但却惊人相似。摆在政治家们面前的,都是“统独“之争,都是决定两国命运的政治制度问题。而在这两个瞬间,两国的政治家们采取了迥然不同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从而为两国以后的发展方向确立了基调。

  那时的美国不是个强大的国家。当时的国际环境,虽然谈不上“强敌环视”,但北有强敌英格兰,南有西班牙,可以说非常不安全。有意思的是,辩论的焦点不是哪种政治制度能保持国家强大,而是到底哪个制度更有利于保护人权和自由。联邦主义者之所以能够胜出,是因为他们用逻辑证明,分散的小国家虽然能够扩大民主参与,但却不利于保障个人自由。原因是如果国家太小,不容易出现思想多元化;某种思想一旦获得大多数支持,就可以利用民主制度打压甚至迫害少数派,最终的结果就是每个个体的自由都可能受到威胁。相反,一个统一的联邦国内更容易出现思想多元化。在多元化的情况下,任何一种单独的思想都是少数派。要想赢得大多数支持,就必须联合其他派别和社会团体。这样,再小的社会团体也有价值,其力量也无法被忽视,一直延伸到个人。这就为保障个人的政治自由提供了制度保障。

  争议的双方与1787年在费城开会,辩论如何确立各州之间的关系。与会者经过超过三个月的激烈争论,起草了一部宪法的草案。争论的激烈程度,可以从一 个例子看出:当时双方在所有议题上都各不相让。年过80的富兰克林建议每天争论前进行几分钟祈祷。没想到连这个提议也遭到反对,因为牵扯到 是否请牧师和经费问题。妥协而成的宪法草案,五票赞成,四票反对,两票弃权,勉强通过。(一个州没有投票,还有一个州没有参加会议。)正是这部勉强通过的 宪法,为美国以后二百年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中国,1912年国会大选前的辩论和竞选活动达到高潮,可以说是进入了思想和政治自由的黄金时期。最终,支持自治的国民党于1912年以压倒性多数赢得国会大选。国民党的目标,是以议会制取代总统制,进一步限制总统的权力,扩大国民党的权力。有资料证明,国民党有意通过合法手段,彻底 推翻袁世凯,组建由国民党控制的新政府。这时,一个突发事件发生了 - 宋教仁突然被暗杀。一下子,形式急转直下。国民党宣布武力讨伐袁世凯,而袁则宣布要用武力来收回中央的权力。为了获胜,收不到税的袁世凯从各国筹措“善后大借款 “。最终,斗争以袁的全面胜利而告终。袁击溃了各地总督的武装力量,收回了税权、法权和官职任免权。统一派彻底胜利了。接着,统一进程被推向了极 端,袁世凯取缔了所有议会,恢复帝制。

  一个通过各派和解、妥协和包容来确立中国国体的历史机会,就这样丧失了。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