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治理史鉴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郝在今:革命经费来源考证

作者:郝在今

来源:《同舟共进》2014年第6期

来源日期:2014年07月10日

本站发布:2014年07月12日

点击率:1600次


  武侠小说里面,从来见不到经济运营的痕迹。无论金庸还是古龙,那些萍踪侠影总是超凡绝尘--大侠怎能像俗人那样去赚钱呢?可读者未免要问:再英雄的大侠也要吃饭住店,你不屑谈钱也得用钱,而且,那钱还得有来处!

  只靠打家劫舍,恐怕难成大业;若要拦路收费,又会沦为匪道。这一个钱字,任谁也躲不开啊。

  辛亥革命,每次起事总是黄兴在国内现场指挥,而革命的最高领袖孙中山却在国外活动。这是因为,武装起事必须购买军火,买军火就要事前筹措一笔巨款。比起国内的起事,在国外筹款并不容易,孙中山卖光了兄长的农场,还要找各国的华侨一一化缘。

  原来,革命也要用钱。

  钱,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幕后操控着中国的政局。军阀混战需要军费,谁能找外国借款谁就是霸主。孙中山之后是汪精卫接班?枪杆子不同意。总司令把北伐改成东进,蒋介石去上海投靠中国最有钱的江浙财团。

  没钱就没枪,没枪就没权。执掌全国财政大权的国民党,常常讥讽没钱的共产党是“卢布党”,靠苏俄的钱养活。在野的共产党虽然缺枪少钱,却也不肯认这个账。

  那么,中共用钱从何处来呢?

  “扁担银行”与苏维埃货币

  中共创建时,共产国际确曾提出予以资助,但中共总书记陈独秀不肯接受,拿人钱就会受人管。后来陈独秀被捕,全靠共产国际拿出一大笔钱才赎出来。钱能通神,学者党魁这才知道,搞政治不能离开钱。

  那时的“职业革命家”没有社会职业,只能靠党内的津贴度日。国际资助有限,党内经费紧张,顺直省委的津贴中断了,组织部长彭真卖掉妻子的金戒指坚持工作,可工人出身的省委书记王藻文就发牢骚了,再革命也得养家煳口啊!

  商家子弟蒋介石却是从来懂得金钱的力量。1927年向共产党痛下狠手,打压工农运动,上海滩的国际财团才能放心给钱。

  为了生存,共产党也得抓起枪杆子,抓枪杆子也得用钱,不能总是指望外援。负责组织武装起义的军委书记周恩来,1927年5月秘密组建军委特务工作科,特别任务之一就是筹款。汉口用银元武昌用法币,特务股长李强用小划子渡江炒汇,为党赚了一桶金。

  革命需要钱!各地武装起义的红军,纷纷把作战收缴的财物换成黄金,千里迢迢送到中央。穷人的政党靠不上财东,就只能全党凑份子了。中央这边确实缺钱,隐身上海租界,不租个大房子就不能瞒过外国巡捕。1931年,江苏省委书记陈云接手负责中央的情报保卫机构“中央特科”,用几千元本钱开办了二十几个小铺子,不但完成秘密联络点的任务,还为党赚了钱。共产国际大加赞赏--以前这种联络点都是赔钱经营。

  共产党也得会赚钱。陈云这个擅长经营的人才,后来成为中共的经济专家。

  毛泽东在江西创建红色政权,打下漳州,意外缴获105万大洋。当年,农民起义的李自成进城也发了横财,这横财来得快去得也快,吃光花尽就垮台。但毛泽东得财不存私房不发赏金,全部交给中央银行。这银行的首任行长是毛泽民。别以为书生出身的毛泽东讨厌钱,毛主席和毛行长千方百计发展对外贸易,把苏区出产的桐油和钨砂走私到国统区赚钱。

  革命的目标是建国,国家的财源必须源源不断,那就要用钱生钱。这用钱生钱的外贸,不但能赚钱,还建立了统战关系--广东军阀陈济棠是苏区的外贸伙伴,在红军突围长征时秘密放水。

  长征,那是一次被迫突然的大逃亡。十万红军匆匆上路,一走就是上万公里,这征途大军怎么供给?大侠上路不怕没钱,杀富济贫我来也,可红军不是独行侠,一支大军的供给必须依靠大组织。红军专设一个没收征发委员会,供给部长林伯渠主任,银行行长毛泽民副主任,沿路没收官僚资产征收土豪浮财。财主们闻风而藏,纷纷把财产转移深埋,不肯给红军留下多少。幸亏毛行长预有准备,国家银行的金库也随军长征了。银行积累的黄金和银元分到各军团,由部队分别背走。毛行长身边还有个“扁担银行”,上百副担子担着巨额的黄金银元和纸币。

  原来,大侠上路是带着钱的,不能光靠沿路现找啊。

  红军打下遵义城,毛泽东发起路线讨论,从此掌控中共的方向。就在这时,毛泽民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发行货币。红军的每个干部战士都能分到货币形式的津贴,可以手里拿着钱到集市购买急需的毛巾和胶鞋,还能下饭馆打打牙祭。商家和百姓拿到这些苏维埃货币怎么办?毛泽民设立了几十个兑换点,用红军缴获的食盐和香烟收兑货币。

  货币需要流通,这流通搞活了红军的行军生活和驻地经济,也给共产党和红军留下极好的信誉。二三十年以后,还有各地百姓拿着红军货币找新政权兑换,这些收藏人坚信共产党总有一天能掌天下。

  遵义会议是改写中共历史的重要会议,遵义发钞,也是中共经济史上不该忽略的生花妙笔。

  “熊老板”的钱袋子

  搞经济无非是开源节流,共产党彼时尚未执政,开源的渠道很少。因此,全党上下养成了节流的习惯,极其俭朴。

  红军官兵平等,从总司令朱德到普通战士,每月津贴一律五元。还规定了严惩贪污的法令--贪污五元就枪毙。长征到藏区,部队四处筹粮,一个年轻红军进入喇嘛庙搞了一些粮食,违反纪律--枪毙!执行纪律的人,并未顾虑受刑人是主席夫人的弟弟。

  白区的生活更是缺乏来源,不少共产党员筹款是从自己做起--毁家纾难。彭湃在广东海陆丰发动农民起义,第一个举措就是没收自家的全部田产。抗战期间,陆定一父亲去世,家庭分割财产,陆定一把自己分得的银元交了党费。

  党的钱来得不容易,经办人员无不格外谨慎。特别会计熊瑾玎掌管着南方局的全部经费,手里有钱,人称“熊老板”。熊老板有个特别的钱包,一只长布袋绕在左手腕上,袋口始终攥在手中。这握钱的手握得极紧,女儿突发高烧需要打针,可一支盘尼西林(青霉素)要十元,熊瑾玎自己没有闲钱,手里掌握大量公款,但就是不肯挪用。这一耽误,女儿不幸病亡。后来,熊瑾玎又一个女儿病了,毛泽东从延安发电报到重庆,组织上拨款治疗!

  尽管共产党人极其俭朴,但该花的钱还是要花。

  红军对俘虏的技术军官特殊优待,电台台长王铮月薪五十元,是总司令的十倍。八路军优待外来知识分子,从大上海来的艺术家严寄洲,津贴七元半,比贺龙司令高两元半。

  周恩来在重庆,也尽力资助生活困难的党外朋友。

  日寇侵占东北,失去家园的东北人成为中国最大的流亡人群,生活无着。东北革命元老高崇民发起东北救亡总会,救助同胞团结抗日。高崇民早在1935年就决心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可他筹建团体不找共产党化缘,专找国民党要钱--扣押东北少帅张学良的老蒋欠着东北的人情!军统局长戴笠出了五万大洋,却不知,东总的副会长阎宝航和秘书长于毅夫都是秘密共产党员。公款公用,高崇民自家的生活十分困窘。周恩来派人送去津贴,可高崇民不要。高崇民知道,共产党的钱来得不容易,连周恩来自己都节衣缩食。周恩来却非要高崇民收下。民主人士与共产党员不同,共产党人能够以战养战,民主人士却是拖家带口,还要在社会上层活动,没钱实在不行。

  蒋介石最知道钱的作用,委员长手握大笔特别费,接见部下时总会颁发赏金。召见西北军将领韩练成,蒋介石当场赏赐大洋五万,派韩练成去桂系监军。只可惜,那韩练成拿了老蒋的钱,却转身去了红岩村,向周恩来提出加入共产党。

  钱财,并不是一个人的最高追求。韩练成上心的不是“钱途”而是前途,个人和国家的前途。蒋介石的锦上添花,不如周恩来的雪中送炭。

  雪中送炭也要有炭,无论是资助朋友还是维持党工运行,都不可避免地要用钱,可是,这钱从何来呢?

  共产党“走镖”秘事

  抗日战争期间,中共经济极其困窘,国民党中央不但停发军饷,还封锁棉布医药等物资。毛泽东不得不号召边区军民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力更生。

  生产要有周期,供给却一天都不能停,毛泽东又调来特科老将南汉宸当财政厅长。南汉宸出手就截获国民党二十二军偷运鸦片的驮队,又让张道吾开拓定边的盐池,很快扭转了困局。各根据地知道中央困难,也尽力支援。山东根据地有个招远金矿,千里迢迢把金子送到延安。

  擅长地下工作的共产党人,早有密送情报的看家本事,如今又用来偷运钱财。

  上海,毛泽民接到大笔外汇,偷偷换成金子,金戒指压扁,金条装箱,亲自提着箱子上火车。西安,身着少将军装的叶剑英亲自进站迎接,国民党特务不敢拦截。延安,黄土窑洞也能收到外国洋货,海外华侨资助了药品和X光仪器。

  国共和谈破裂,中共代表团从南京撤离,去过联合国大会的董必武,如今也要夹带金条。董老的西装里面有个特制的马甲,这马甲的暗袋能装金条,地下党的积蓄要带到延安支援军队作战。

  内战在即,李先念的中原部队被国民党军重重围困,急需物资支援。邯郸的刘伯承和邓小平手里恰好有钱,刚刚缴获了大批法币。直飞北平的美军飞机,装上45个大箱子,美方正在调处中国的国共冲突,有义务派飞机运送中共谈判代表。接到箱子的叶剑英又派专人押运,再乘美国飞机从北平送到武汉。这45箱法币放在解放区是废纸,到了国统区就换成物资,保障了中原部队突围所需。

  在那没有银行不能汇兑的时代,钱币流通要靠大侠走镖,走镖也难,黑白两道都有劫财客,武功高如大侠,也难保钱财不失。中共的走镖却极少失手,多年的地下工作,早已练就明暗两手,全党同心,各地都有接应。

  好钢用到刀刃上,每一个铜板都用到战争胜利上!

  党产公司--党的提款机

  对于一个大党,钱怎么节省都不够用,它需要可持续发展,用钱来生钱。

  最早重视筹款的周恩来,也在思考用钱生钱的问题。

  1944年9月2日,邹韬奋在上海病逝,病因是缺乏营养。周恩来痛彻心脾,立即向中央提议:要设法保证进步朋友的安全和健康,在救济方面多给以经济和物资的帮助。可是,这帮助朋友的“经济和物资”从哪里来呢?

  能够持续赚钱的还是公司,周恩来手边正有一个为党赚钱的公司--

  大上海有个赫赫有名的广大华行,那名头就透着同洋行竞争的雄心。广大华行积极参与上海各界救国会宣传抗日,还组织洋行里面的华人成员成立华联。1937年10月,广大华行的创建人卢绪章秘密加入共产党。1939年,按照组织指示,把广大华行的业务转到大后方西南。周恩来亲自接见卢绪章,为这个公司规定秘密任务:不与地方党组织发生横向联系,做好生意,广交朋友。

  卢绪章很会交朋友,与宁波同乡包玉刚合作调剂资金,从蒋介石侍从室搞来少将头衔,还拉上中统头目陈果夫当了股东,和军统少将梁若冰酒肉来往。卢总经理的手腕通天彻地,能够拿到别人不知道的商业秘密,食糖涨价之前大笔买进,抛出就大发一笔。全中国没有哪个商家能有广大华行这样的国际伙伴,同时与美国和苏联做生意。广大华行的生意遍布云贵川,还伸展到上海、天津、香港、台湾和纽约、东京。从卖药发展到制药,还投资银行,同卢作孚合办保险公司。到1944年底,广大华行已经成为大企业集团,积累了30万美金的资产。

  卢绪章是个大资本家了,资本家也能加入共产党?卢绪章要求把财产捐给党组织,周恩来却特别批准,这些特别党员可以继续持有私人股份。资本家能够入党,党也能运营资本。南方局的情报部长刘少文很有创意,在搞情报的同时创办党的公司。钱之光任董事长、杨琳任总经理的联合公司,吴雪之和麦文澜创办的新中商行,一方面为党赚钱,一方面为党搞情报,把两项工作结合得天衣无缝。党产公司就是党的提款机,南方局会计袁超俊不时到卢绪章这里提款,组织上要多少给多少,不打收条不记账。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广大华行的规模发展到鼎盛程度,资金已有上百万美元。1949年6月,三家公司合并,中共最大的党产公司华润公司成立,这华润就是新中国最大的外贸公司,改革开放后成为上市集团。

  广大华行结束业务的时候,非党职员的股金和红利全部退还本人,而共产党员卢绪章、杨延修、张平、舒自清等人,主动把自己的红利股份全部交了党费。大侠风范!

  开国执政,大侠变高官。外贸部副部长卢绪章、部长李强,贸促会副会长冀朝鼎、会长南汉宸,国务院副总理陈云、总理周恩来……新中国的经济领班,大多具有秘密工作的经历。

  会赚钱的大侠,才能驰骋江湖啊。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