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县级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县级治理

南方周末:大书记讲给小书记的为政之道

作者:褚朝新 王昱倩

来源:南方周末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2016年09月02日

点击率:2244次


2015年1月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同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进行座谈并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社记者 饶爱民/图)

夜谈、月谈、培训……省委书记通过各种形式,给县委书记讲授为官之道。

他们都会说,县委书记不好当。不要做成“一霸手”,不搞太多“大战略”。

除了外交、军事等少数几项国家事务以外,省市里有的行政权力,县里都有。

“大凡县委书记这个岗位上干得好的同志,放到更高的位置上往往都比较适应。”

“县级层面,决不能沉湎于今天一个大战略、明天一个大思路,再来一个大规划,提一些不切实际的口号。蓝图出来了,就要坚持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

县委书记在中国政局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南方周末记者观察发现,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从习近平总书记到各省委书记不断通过各种形式,给县委书记们讲授“为政之道”。从“大书记”的现身说法中,我们或可一窥当下县委书记群体面临的考验与挑战。

县委书记们的特殊课堂

8月7日,新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对县委书记们提的四个要求引爆网络。李强要求:以后汇报工作交流发言不要再称“尊敬的谁谁谁”,尊敬放在心里;对省及省以下领导讲话,一般不加“重要”两字;发言时不用硬背或用提词器,可以看稿子;上级的批示,没有要求报结的不要动不动就呈报文件报结。

这些话,是李强在“县委书记讲坛”上和江苏换届新任的96名县委书记集体谈话时说的。

浙江的形式比较特殊。从2013年7月开始,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每三个月会选一个工作日的晚上六点半,召集10个左右的县委书记视频“夜谈”,每个县委书记清茶一杯,围绕一个主题谈6分钟。每次视频夜谈会,除了夏宝龙参加,还会有其他省委常委等省部级官员参加。

夏宝龙说,这样的开会时间得益于落实“八项规定”,“现在好了,大家应酬少了,我开会没这个担心了。白天大家忙,晚上清静。”

第一次视频夜谈会上,夏宝龙点评:“就像吃饭是为填饱肚子,开会讲话是为解决问题,没有解决问题的开会讲话没有意义。10位书记的发言很短,可大家是否清楚这个县正在抓的主要工作呢?答案是肯定的。这说明,讲五六分钟真话比讲一堆没用的‘正确的话’更有意义。要敢讲、真讲,不要怕讲错。”

宁夏、四川等省份,也相继举办全省区县(市、区)委书记县域治理专题培训班,贵州、陕西、湖南是省委书记召开县委书记座谈会。

自2016年1月份起,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强卫每个月都会与县委书记们谈一次,称为“县委书记月谈会”,每次11名县委书记参与。

强卫在青海担任省委书记时,曾以写信的方式与两名县委书记交流。2012年2月,强卫给湟源县委书记蔡成勇和互助县委书记师存武分别写信,讲述其去两县调研发现的问题,开头以“成勇同志”和“存武同志”称呼两名县委书记,落款是“强卫”,结尾则是,“以上这些情况也仅是走访部分群众所得,不一定准确和全面,只是供你们在研究工作时参考。”

更高层同样关注县委书记这个群体。2014年11月,中央党校举办县委书记研修班,计划用三年时间将全国两千八百多名县市区委书记轮训一遍。2015年1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同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并提出,要当好县委书记必须心中有党、有民、有责、有戒。

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北京、上海、天津等直辖市经常召集县委区委书记开会布置常态工作,专门针对县区委书记的培训则不多见。经济贫困落后的省份,县委书记们会被反复提醒要解放思想、发展是硬道理。

县委书记不好当

多名省委书记与县委书记交流时会强调县委书记岗位的特殊性:除了外交、军事等少数几项国家事务以外,省市里有的行政权力,县里都有。县委书记虽然只是一个正处级岗位,但并不好当。

相继担任过黑龙江省延寿县和阿城两地书记的李克军,曾为撰写《县委书记们的主政谋略》一书访谈近百名县委书记。他透露,一些县委书记向他诉苦,“表面看,县委书记大权在握,可内心深处有太多的压力、责任和苦恼。”

李强透露,有县委书记向他诉苦:“现在群众维权意识在加强,县委书记不好当,特别是在网络时代。我们过去作风粗放一些、动作生猛一些,为了工作好像问题不大,但是现在不行了,上上下下都在强调依法行政、依法治国。”

当过县委书记的习近平曾现身说法,“当县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当市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乡镇,当省委书记一定要跑遍所有的县市区。我在正定时经常骑着自行车下乡,从滹沱河北岸到滹沱河以南的公社去,每次骑到滹沱河沙滩就得扛着自行车走。虽然辛苦一点,但确实摸清了情况,同基层干部和老百姓拉近了距离、增进了感情。”

李强也要求,江苏的县委书记一定要跑村,“我们省乡镇撤并以后,一个县里村也不多,平均下来,我看也就300个村左右,一个区也就100来个社区,大家不要怕辛苦,不要嫌麻烦,要争取多跑跑,把情况搞清。”

湖北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担任县委书记5年时间里,他用了四年时间才跑遍了县内的行政村,去最远的村坐车需要整整6个小时。

为鼓励县委书记不怕艰苦,2014年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以当年调任甘肃的经历现身说法:“我到甘肃工作时,有同志叫我别转工资关系,我说不,我不是挂职,是调任,必须把工资关系转过去。跟下岗的职工比,我起码还能拿到一份像样的工资。到甘肃以后由于水土不服,但跟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的老百姓比,我更要义不容辞地把工作做好。”

山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盛茂林曾这么描述县委书记岗位的特殊性,“一个干部,可以胜任厅局的副职,但不一定能够当好县委书记”。

李强对优秀县委书记的前途十分看好,“大凡县委书记这个岗位上干得好的同志,放到更高的位置上往往都比较适应”。

2015年7月1日,中组部表彰了102名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截至目前,其中已经至少有70人被提拔重用。

要跟县长“将相和”

绝大多数省委书记在与县委书记们座谈时,都会提醒他们注意团结、落实好“民主集中制”。

访谈调查大批县委书记的李克军则发现:一些县委书记既有儒气又有霸气,霸气更突出一些。这里所说的霸气,既包括果断决策的能力、攻坚克难的魄力和雷厉风行的作风,也包括某些固执己见、独断专行的做派。

“自己始终是处在没有人监督的‘真空’之下的‘自由人’。”落马的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在忏悔书中说。

“在萧县,毋保良大权独揽小权不放,从干部的提拔任用到重大工程的决断等,都由毋保良一锤定音。党委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不仅萧县腐败行为得不到查处,反而上行下效。毋保良自喻真空下的自由人,实际是自我放纵的自由。”这是安徽省纪委在警示教育片中对毋保良的评价。

县委书记与县长的关系,一直是敏感话题。事实上,大多数县委书记都当过县长。8月7日,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在县委书记座谈会上透露,目前,全省97个县市区换届已经完成,换届后县市区委书记平均年龄是49.4岁,由县长、市长或区长转任的占了大多数,大约85%。

李克军在其撰写出版的《县委书记们的主政谋略》中写道:半数以上县委书记是由县长“升任”的,县长的下一步,大部分要走上书记这个台阶,书记的下一步,大部分要继续升迁,给县长腾出位置。

某县一名副处级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该县曾有两届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关系不好,甚至出现公开对立。一名退休的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介绍,县委书记与县长矛盾最激烈时,常出现一些重要的会议开不下去,其中一个会拍桌子发火走人。县委书记与县长两人对其他主要官员的分工意见也强烈冲突,导致当地官员不得不站队。最后市里将当时的书记和县长同时免职,两人赋闲数年。

“这两个人都很有能力,也做了一些实事,口碑不错,老百姓期望值很高。但就是个性太强,结果闹得两败俱伤。”上述官员称,当地经济也是一落千丈。

对于县委书记如何处理好与县长和班子的关系,省委书记们也都提出自己的看法。

曾任云南省委书记的李纪恒与县委书记们座谈时说,县委书记的基本功是当“班长”不当“家长”,总揽而不独揽,领唱而不独唱。要妥善处理好与县长及政府一班人的关系,“唱好将相和”。针对一些县委书记要求比较高、性子比较急,江苏省委书记李强提出,县委书记要多从别人、他人的角度换位思考,多体谅他人难处,做好“一把手”,而不是做“一霸手”。

“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很多时候都互相忍让一下,这样才能和谐。省委书记们都说这个事,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事具有普遍性,教导县委书记处理好这个问题。”当过八年多县委书记的李克军说。

“一茬接着一茬干”

“大书记”们不断在各种场合“念叨”的,还有县委书记的政绩观。

“县委书记多数任职就几年,不能有临时工的思想。有的人到了县委书记岗位上,想的是反正干不长,不如弄点大动静出来,也好显示自己的能耐和政绩,为自己晋升提拔铺路。这样的观点要不得。”习近平在《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中说。

李强则要求县委书记们,“县里就是抓落实,不要再搞太多所谓的大战略研究。”

现实官场中,“一任书记一个蓝图”“新官不理旧政”的情况,也引起了省委书记们的重视。

“新上来的县委书记,要新官理旧事,要积极面对历史遗留的问题,敢于担当。要做好这些问题的减法,不能击鼓传花。每届县委书记上来,把问题往下传,这不允许。”李强对县委书记们说。

徐守盛在担任湖南省委书记时要求,“县级层面,决不能沉湎于今天一个大战略、明天一个大思路,再来一个大规划,提一些不切实际的口号。蓝图出来了,就要坚持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有的即使短期内见不到明显效果,但只要对长远有利,对群众现实福祉有好处,也要坚持去做,这就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怀和境界。”

也有县委书记对此回应。李克军在出版的《县委书记们的主政谋略》中写道,一名接受他访谈的县委书记说,“上级领导要求我们树立正确的政绩观,还总让我们把官位看淡些,但实际上政绩评价标准和用人导向,可能是谁把经济指标搞上去、谁把城市建设得更漂亮,谁就能得到表扬和重用。”

针对现实中有些县委书记急于提拔,省委书记们还纷纷做出提醒。

李强发现,有的把县委书记这个岗位当作向上升迁的跳板,把这个岗位作为给自己“镀金”的经历,干不长就希望提拔。“有这样的心态,既干不好工作,也不利于自己的成长。”

“我在县委书记位置上时间很短,有很多遗憾。很多东西,你想干的时候来不及了,这有很多原因。”李强公开表示,“从本届开始,江苏的县委书记原则上要干满一届,确实优秀要提拔的可以任个上一级的常委、副市长,哪怕人大、政协的副职,但他的岗位还是县委书记。”

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表扬当地一名县委书记有担当时说:“我省一名优秀的县委书记,因为抓反腐倡廉,查办案件力度比较大,有人扬言要整死他,但他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的支持。大家必须明白,不得罪少数人,就会得罪大多数人。不担当自己的责任,就会毁掉党的事业。”

为政要算清七笔账

8月11日,湖北荆州洪湖市原市委书记邹太新出现在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再过两个多月,就是他50岁的生日了。

庭审信息透露,2014年2月,邹太新得知自己的前任洪湖市委书记幸敬华被湖北省纪委调查后,担心自己收受他人财物的事情败露,开始退还收受的赃款。2015年2月,邹落马。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湖北省纪委通报材料显示,幸敬华曾忏悔称,“我成为了洪湖建县史上第一个被党组织查处的县委书记,愧对革命先烈,无颜面对老区人民。”邹太新则成为洪湖县史上落马的第二个县委书记。

人民法院网曾发表题为《县委书记缘何成了腐败高危人群》的评论文章称:位置特殊,居于县级政治权力中心位置的县委书记,已成了腐败的高发区、重灾区。

已调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的李纪恒也曾指出,“县委书记在一个县,大事可以说了算,小事也可以一竿子插到底,盯着你手中权力的人多,面临的诱惑也大,属于‘高危岗位’。”

一名副厅级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其曾在中部省份担任过县委书记,“县里的事情,只要我想管就没有管不到的,从人事到项目。”

“县委书记官职不高,但因为很多事需要机动处理,自由裁量权很大。出现权力寻租的空间。”李克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县委书记一旦“变质”,对县域内政治生态的破坏非同小可。

2013年8月,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出庭受审。检察机关诉称,给毋保良行贿的人和单位,几乎覆盖了萧县所有的乡镇和县直机关,萧县4大领导班子成员也争相向毋保良送钱。安徽省纪委录制的毋保良案警示教育片显示,当地官场形成了“只有跑和送才能升官”的不正之风。

毋保良还向别人传授“为官之道”——萧县公安局原局长单严法在被调查时说,“我刚调入萧县时,毋保良叮嘱我,过年过节,红白喜事,县领导和县直重要部门的家里都要去看看,相互送礼,只有这样才能尽快融入当地干部圈子。”

“县委书记手中掌握着很大权力,所以各种诱惑、算计都冲着你来,各种讨好、捧杀都对着你去,往往会成为‘围猎’的对象。”习近平在《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中说。

李强与县委书记们座谈时则说,“县委书记作为县里的一号人物,很多人盯着你,研究你的兴趣爱好、人际交往,以及你的亲属圈、朋友圈,有的甚至是想方设法把你拉下水。”

李纪恒则给县委书记们算了腐败七笔账——“政治账”是断送政治前途,“经济账”是人财两空,“名誉账”是身败名裂,“家庭账”是妻离子散,“亲情账”是众叛亲离,“自由账”是身陷牢笼,“健康账”是终日人心惶惶。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