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李逊达短评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百家争鸣 > 百家星座 > 李逊达短评

梁漱溟的一封信

作者:古剑

来源:东方早报

来源日期:2011年03月10日

本站发布:2011年03月11日

点击率:837次


  梁漱溟先生是中国现代的大儒,新儒学的开山和佛学大师。浅薄如我,又居于海隅,对于高山仰止的梁漱溟先生,我不可能亲聆他的教诲,更无从向他请益。怎会有他的信呢? 但真的,有。

  我们这一代人,没有不知道梁漱溟的。那时的运动批判使梁漱溟的大名常见于报端,在这些批判中我记得的是他硬汉的风骨:一是大跃进年代,会上讨论总路线,他说了要对农民施仁政,不要忘记农民。半途毛主席来了,大家请他讲话,他不点名批了梁漱溟,说:有人说要对农民行仁政,又说工农之间有九天九地之差,是破坏工农联盟,破坏总路线。

  梁不服,写信给毛辩解,说他没这个意思。还说,你说得不对,请你收回这个话,我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雅量……次日,观剧。梁又缠着毛说,请他收回这个话。毛生气了,说不收回。

  几天后的正式会议上,梁漱溟又说:要求毛收回这个话,要看毛主席有无雅量,这种对着干的事,惊动全国。1953年秋,毛发表了《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分量很重。但梁没受什么大的冲击。

  但是文革时代的冲击就大了。先是中学生抄家,把梁家三代的藏书、明清名家书画,搬去院子烧了几天。接着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又被拉去游街批斗了一个月。而梁先生被批斗之后回到家,沉下心来写成了《儒佛异同论》。至1973年,梁老已八十高龄,江青别有他图的批孔批林又点了梁的名,随后转为批梁。批了数月,要梁对批判发表感想,梁惊天地地吼出: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他的勇气和风骨深深留在我们这一代的脑海里。

  两封有关又无关的信

  现在说回梁老的信。那时我在《良友》画报任职,1986年夏老板伍福强先生交来一篇《梁漱溟访问记》,作者任华。这是篇揭秘性质的文章,也是严肃而可读的文章,主要说的是毛梁争论的真相;尤其是做封面那张头像上睥睨一切的眼神,很表现了梁先生的精神和性格。这期可能是卖得最好、也是影响最大的一期。中国台湾《文星》杂志、美国《中国的脊梁》转载,美、日,以及中国香港、台湾评论文章二十余篇。梁老见到这期《良友》,于是写了封信给我。存录于下:

  古剑先生大鉴:

  今从友人手中得见贵公司近月出版的良友画报,封面为鄙人头像,内中刊有访问记,并附有照片多帧,编排印刷极为精美,令人爱不释手。因台湾无出售,故致函先生,如蒙惠一二册以为纪念,将不胜感谢。专此,顺颂

  编安!

  梁漱溟(钤朱文梁漱溟印)

  八月廿一日

  就这样,虽远隔千山我和梁漱溟先生有了关系,留下梁老一封珍贵的信。

  说到这期《良友》受欢迎,正巧找出《大成》出版社沈苇窗先生的一封信,亦可看出一个侧面。信如下:

  古剑兄:

  便中请另赠贵刊八月号一册,有梁漱溟先生封面者,谢谢,因前赐一册,已为人取去矣。专请

  编绥

  弟沈苇窗顿 十月六日

  沈苇窗先生以一人之力主持的《大成》杂志,以文坛、艺坛、政坛的掌故为主。很受读者欢迎。有一年我去台北拜访台静农先生,一进门正看到他手中拿着本《大成》在看。香港金庸先生的书橱里就存放一套《大成》。如今更成为爱书人的猎物,也是旧书刊拍卖场上炙手可热的拍品,每一本过百元。很多杂志随风而去,而他编的《大成》“书比人长寿”,苇窗先生地下有知,应感欣慰。

  几句题外话

  《良友》那篇受到学术和新闻界重视的访问记,题:风号大树中天立。梁先生出版《我的努力与反省》时,说新中国成立后个人活动的记述,在本书中这原是空白’”,特将任华的访问记收入书中以填补空白。可见梁老对这篇文章的确认和重视。

  任华是陌生的名字,他是谁呢?原来就是上海藏书家、现代文学研究家、与黄裳恩恩怨怨不绝的沈鹏年。这篇访问记,是《良友》的伍福强去上海约请他做的。沈做成访问记,通过层层关系要交胡耀邦审阅,开明的总书记说,学术访问,揭示历史真相,何用审批。访问记才出口到香港得以首次披露。

  沈鹏年出版的《行云流水记往》(上下) 史料丰富、言出有据,或可当信史来读。

  (作者系香港资深媒体人,现退休)

  李逊达短评

  一个曾被称为四个伟大的人物,却在一个刚正不阿的老夫子面前显得多么渺小和卑劣。在没有任何道理可言时,就用暴力了。谁思想反动?谁让臭老婆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夫子用武斗?就他的一张嘴、一支笔竟把一个统治者斗败,让他无地自容,难道伟大不正是他梁漱溟吗?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