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省部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省部治理

游润恬:新疆——千万人社会工程项目

作者:游润恬

来源:联合早报

来源日期:2019年04月22日

本站发布:2019年04月22日

点击率:1735次


我上周随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组织的采访团深入新疆多地采访,参观了一项千万人社会工程项目。

此行的重点是去年备受国际舆论抨击的教育职业技能培训中心。我们参观了曾经的暴恐高发区喀什及和田的两所教培中心,采访了中心负责人和学员。

如果集中营是指那些只把人关进去而不放出来,对被关押者百般折磨的地方,那我们看到的两所中心不像集中营。

中心确实有一些防止人员外逃的设施,如楼内的监控摄像头、楼外顶部的泛光灯,以及只能从外部上锁的宿舍房门。但我们接触到数百名学员,几乎所有人显得轻松自在,没有受精神或肉体折磨的迹象。有记者质疑学员可能是由公安或基层干部安排在外媒面前作秀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一大组临时演员可以拿奥斯卡奖了。

不过,把这些中心说成是单纯的寄宿型技术培训学校,也未免说得太轻了。学员们以倒背如流的纯熟度自述进入中心前如何被“极端化思想感染”,这使我们不禁怀疑这到底是他们的真实想法还是被设计的台词。随行官员解释,学员能以尤其流利的华语表述这段内容,是因为老师会经常跟他们做思想工作,让他们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这侧面验证了转换思想观念是教培中心的核心任务,中心其实更像思想改造所。

我们发现改造思想的工作不只在教培中心里进行,它其实是一项扩大到社会各层面、面向全疆1000万维族群体的工作。

规范宗教是一块。中央和地方政府投入巨资建设比老区大四倍的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栽培新一批懂中文、懂宪法的年轻宗教人士,同时分批招入现有的宗教人士回去经学院接受短期培训。据和田官员介绍,所有地下讲经点已被完全清理,不受官方认证的“野阿訇”(体制之外的穆斯林宗教领袖)已不复存在。

同样也是近几年的事,政府投入巨资为以维族占绝大数的南疆人口免费提供15年义务教育。这意味所有小孩都必须上正规的幼儿园,不能送到地下讲经点接受宗教教育。喀什某县的一家幼儿园,正前方的整面墙挂着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同新疆儿童合影的图像,学生每周参加升旗礼时都是对着这幅图像,老师解释这是为了让孩子们有感恩之心。教育果然得从娃娃抓起。

与此同时,新疆政府近年在中央财政的扶持下加大扶贫力度,发达省市继续推进援疆任务,引导企业落户新疆并创造就业。和田官员说,闲着就会生事。

总的来说,中央和新疆政府正通过安保措施、教培中心、规范宗教、免费义务教育、扶贫、产业发展、政治宣传等组合拳,强力引导维族群众放弃过去不利民族团结或不利于融入主流经济的观念和生活生产方式,让他们统一思想,打消杂念,全心全意投入与国家一同发展的中国梦。

效果如何?新疆已经28个月没有发生暴恐事件了,接受我们采访的官员和宗教人士都这么说。官方必定认为这套组合拳行之有效,所以才展示给外媒看,希望获得国际社会的理解。

在一定程度上,我很能体谅中国的难处。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新加坡,都正在摸索如何将恐怖主义对本国的威胁降到最低,而目前为止似乎没有一个国家能自信地说已找到杜绝暴恐事件发生的万灵药。就在我写这篇稿子时,斯里兰卡多所教堂和酒店遭遇恐怖袭击,死伤惨重。中国认为已经为了消除暴恐的根源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资源,它认为应该得到更多理解,至少不是一片抨击声和负面渲染。

不过,有两点让我还无法确认中国官方目前的做法完美无瑕。首先是一个度的问题,所有被送入教培中心的人,是否都有真正意义的极端主义思想或暴力恐怖主义思想,还是只不过对伊斯兰宗教有不同于官方的认知?他们如果认为自己被冤枉,能依靠怎样的司法程序救济?

第二点是,我在两天半的采访中尝试单独与官方安排之外的群众接触时,几乎每次总会有官员找到我并凑上前来“旁听”。官员担心记者问出什么?这般小心翼翼,对于消除外界疑虑是更有利还是有弊呢?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