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家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国家治理

周志兴:向抓住先机者致敬,纪念伟人邓小平​

作者:周志兴

来源:志兴说说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2019年08月23日

点击率:636次


纪念伟人邓小

今天是邓小平诞辰115周年。昨晚的饭桌上还提到了这个名字,那是因为说年龄说,邓小平是属龙的,他的太太也是属龙的。他们两个人正好差一轮。邓小平在北京米粮库的院子里有两颗松树。一棵大一些,一颗小一些,两棵树后来长到了一起,他们家里人起名为“双龙松”。很巧合的是,小平同志去世12年以后,夫人卓琳去世,整整差了一轮。


这个日子又想到了五年前,小平110岁诞辰时,傅高义先生在杉园共识堂和共识书会成员交流邓小平。因为上一年的五月,在哈佛大学他家里,他送我一本港版《邓小平时代》,我说,我是《我的父亲邓小平》的责任编辑。我们交谈很久。这次我说,我到过你家,你也到过我家,算扯平了。不过,我还是有点亏,我在你家没吃饭!我太太却补充说人家留你饭了,你因为有别的安排没有吃,我可以证明。


傅高义在杉园共识堂的活动现场既热烈又专注,许多专家学者和官员、企业家现场提问,那年傅高义84岁了,一下午加上晚餐,回答问题也是来者不拒,应对自如。结束时,我问他累不累,他说,一点点!


印象最深的是傅高义说,其实邓小平不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因为“摸着石头过河”是不要设计师的,准确的说,他应该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批准师”,别人提出的方案,他选择正确的批准。


这话也有道理。纪念这位伟人。


邓小平对于中国的贡献,应当用得上这样四个字:“彪炳史册”。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邓小平强力推进改革,尤其是经济改革,把中国的经济改革推向深化,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作为一个历史伟人,他理所当然受到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尊敬。


1998年1月,邓小平去世一周年的时候,在北京军事博物馆有一次摄影展览,题目是《邓小平,女儿心中的父亲》,这是邓小平的大女儿邓林为父亲摄影作品的展览,我参与了这次展览的筹备。开幕这天,邓家三姐妹,邓林、邓楠、邓榕都来了,当邓榕的婆婆进入贵宾厅时,邓榕向她介绍我说:这是周志兴,咱们家的好多事都是他帮助做的。这话让我深受感动,直到今天还记忆犹新。我怎么能承受这样的评价呢?确实,因为工作关系,围绕这位伟人,我做过一些事情,例如,为毛毛的《我的父亲邓小平》这本书作责任编辑,为12集纪录片《邓小平》做制片人,为邓林的摄影集《邓小平,女儿心中的父亲》作责任编辑,为中国少儿出版社写作了《邓小平的故事》一书,但是,我在从事这些工作时的付出,远远小于自己的得到。


2015年5月9日,影片《旋风九日》在杉园共识堂举行了高端的观影座谈会,这部定于5月5日公映的电影先期在共识堂放映,主要是为了让对那段历史有研究的学者们能够给观众作出提示。《旋风九日》是讲述1979年邓小平访美的纪录片。尽管制作者用这九天中发生过的暗杀威胁为噱头吸引观众,但是,我注意的,还是邓小平这次访美为打开中美合作的大门而进行的努力。邓小平和卡特、布热津斯基等人在这九天的时间里,基本上扫除了过去三十年横在中美之间的障碍,从此,中国的改革插上了开放的翅膀。


先机就是这样被抓住了。


曾经有人说过,改革开放尽管是一个词组,但是,排在后面的开放,也许比改革还要重要,因为没有开放,谈不上改革。


在我心目中,这两者同样重要,互为依托,缺一不可。


2015年5月19日,我随“环球网”组织的网络名人团访问越南,在越南引进外资最为突出的平阳省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区,我向新加坡的投资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在中国也有投资,依你看,中国和越南有什么不同?


这位投资者说,中国因为起步早,现在主要是吸引高科技含量的产业,而越南,现在还在吸引中低端的产业。


简单几句话的回答,只是讲了两国之间吸引投资的一个差别,但是,我突然想到了《旋风九日》,想到了这个词:先机。中国在经历了十年浩劫之后,也曾短暂地徘徊过,坚持“两个凡是”就是徘徊的标志。幸运的是,这种徘徊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明确了中国下一步发展的道路。就在这之后,邓小平作为实际的掌舵人,到了日本,到了美国,这是两个在世界上经济和科技都排在前列而对中国并不友好的国家。邓小平此时已经75岁高龄,但是他用自己的见识,用自己的胸怀,用自己的语言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大门就要打开了。


      正如邓小平在日本乘坐新干线时所说的,速度快的像是推着自己走,他认为,中国需要这样的速度。


大门一旦打开,中国的发展就获得了巨大的动力。当然,几十年的高速发展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先是在土地、税收等等方面给了外资以极大的优惠,引进的许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有的还是污染严重的企业,这是没的选择的事情,因为中国迫切需要起飞,百姓迫切需要就业,需要赚钱。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中国的开放,从引进外资,到引进技术,到引进管理,产业也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我想,如果中国在结束文革后,还在争论,还在长期徘徊,那么,先机就会丧失。


其实,越南是1986年开始革新开放的,比我们只是晚了几年而已。机会稍纵即逝,也许,如果历史稍稍和我们开个玩笑,我们就可能落在越南后面。


现在,中国发展了,可以站下来对前面的事情评头品足了,于是,有人就说,当年的改革开放,埋下了很多恶果,例如贪腐,例如贫富悬殊,例如环境污染,等等。甚至有人开始质疑当年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我认为,当初,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如果不准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么,也许中国还在吃大锅饭,一起过穷日子。不能把今天的问题全部推到前人的身上,一代人解决一代人的问题。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向抓住先机的前人致敬,而不是把几十年洗澡洗下来的脏水泼到前人身上。


不公平的事情,我们不要对前人做,因为,我们也将会成为前人。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