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家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国家治理

生活sk:人均收入9470美元意味着什么?

作者:生活sk

来源:生态菜园子

来源日期:2019年09月01日

本站发布:2019年09月01日

点击率:251次



8月29日,国家统计局发文称,新中国成立70年来,随着我国经济总量的大幅提高,人均国民总收入(GNI)水平大幅提升。


统计局引述世界银行的统计,1962年,中国人均GNI只有70美元,到1978年达到200美元。改革开放后,人均GNI大幅提升。2018年达到9470美元,比1962年增长了134.3倍。人均GNI水平与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逐渐缩小,1962年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4.6%,2018年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85.3%,比1962年提高了70.7个百分点。在世界银行公布的人均GNI排名中,2018年中国排名第71位(共计192个经济体),比1978年(共计188个经济体)提高104位。


人均国民总收入9470美元,如果按现在的外汇牌价来估算,就是说人均国民总收入超过了7万元人民币!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3281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9536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6601元。所谓中位数是指,100个中国人,51个收入是13281元,另外还有49个低于13281元。请注意,这是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官方数据。


2018年中国GDP总量是90万亿人民币,折合美元刚好13万亿,也就是说,人均GDP还达不到人均GNI9732美元!GDP中还要去掉三分之一的税费,再才可以摊算人均国民总收入,比如去年的GDP中就应该去掉税收、土地收入、国企增值收入,这几项加起来超过了26万亿。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超过10万亿人民币,而今年上半年GDP总值仅为45.09万亿,如果按2018年同期财政收入增速来测算,2019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可能达到14万亿人民币,约占GDP的31%。

另一个数据也很有意思,据央行7月12日公布的数据,“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92.14万亿元,同比增长8.5%”。而美联储官网显示,截止2019-07-01,美元的M2是14.8194万亿美元。按照当时6.88的汇率,美元的M2折算为101.9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人民币广义货币(M2)相当于美元M2的1.885574倍。美国2018年的GDP超过20万亿美元,美元更是全球通用货币,无论穷国还是富国美元受青睐的程度都远远超过人民币。


1996年中国的M2仅为5万亿人民币,2000年达到13万亿人民币,2008年是47.48万亿人民币,到了2012年,M2逼近100万亿人民币,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印钞国,并且很快就突破了100万亿大关,2013年,超过110万亿。事实上,从那时起,中国就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货币大国。8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7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191.94万亿元,同比增长8.1%。


如此印钞速度确实堪称恐怖!有人认为中国物价总体稳定,并未出现大的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集中体现在房价上,过去20年,中国房价平均上涨了8至15倍,中国楼市成为货币超发的最大资金池,货币超发为房价大涨提供了足够的弹药。通货膨胀最大的受益者是政府,政府有强烈的通货膨胀冲动,这不仅在金属货币时代表现为偷工减料,劣币取代良币,表现在纸币时代,非常轻易地启动印钞机,实行量化宽松不停的向市场放水。


作为国际货币的美元过去也曾实行量化宽松政策,使世界各国深受其害,而作为非国际货币的人民币持续超发危害的只是本国人。美国量化宽松政策是向全球输出通胀,人民币大量发行只是在国内泛滥,其痛苦完全由全体国民来承受。中国GDP高速增长乃至人均GNI的漂亮数据,与货币增发超发有直接的关系,只要经济一下滑,就开动机器大印钞票,就开始降息,就开始宽松,财政与货币宽松所产生的后遗症并没有多少人在乎。

前中金国际董事长朱云来早就透露,中国2017年底债务已达600万亿人民币,人均负债40万!这意味着,维持GDP高速增长乃至人均GNI的漂亮数据完全靠印钞而来,负债更以每年20%以上速度增长,远高于公开GDP6%以上的增长。按朱云来的说法,债务规模去年达到720万亿今年达到860万亿。如果仅按6%的年利率,债务利息高达40万亿和50万亿以上,至少侵蚀一半以上的GDP。


中国人均GDP高增长乃至人均GNI的漂亮数据背后,是以人均低收入和高负债为代价,这样的GDP即使人均超过一万美元也没有什么意义。更何况,在中国,人均年收入低于国家扶贫线标准2300元人民币的贫困人口还不是少数,许多农民连每月100元人民币的低保都无法保证。许多农民到了晚年只能靠子女来赡养,几乎无收入无补助的农民在中国还有很多。


几年前还可以见到大人物去贫困地区访贫问苦,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大人物从北京出城3个小时就到了太行山深处的保定市阜平县龙泉关镇,那里属于全国连片特困区,村民人均年收入只有900多元人民币。有个骆驼湾村的村长介绍,村里608口人中,有428人全年收入不足千元!七年过去了,不知道这个特困区的村民收入是否翻倍?他们是否知道,这个国家人均国民总收入已经接近一万美元!


中国高速增长的GDP数字也非常奇特,政府财政收入和国民收入相加,并不能构成一块完整的蛋糕。财经专家常常质疑中国GDP几乎一半不知去向,中国人均实际收入占GDP的比重逐年下降,从1991年的15%降低到2005年的11%,近些年是多少没有权威的统计数字,发达国家国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一般在50~65%之间,加上政府财政收入占40%左右,两者相加差不多100%,是一块基本完整的蛋糕。

尽管无法准确测算国民收入总额,但GDP总量远远高于财政收入和城乡居民总收入是不争的事实,其中每年至少有十万亿财富不知去向,不可否认,中国极少数人的收入早已赶上和超过发达国家的超级富豪,比如地产大佬、资本大鄂、隐形富豪……但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并没有随着经济发展同步增长,特别是庞大的低收入群体和遍布城乡的房奴,如今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


过去三十年,除了土地、资源、资本制造富豪外,众所周知的“灰色收入”和“黑色收入”,更使得中国富豪人数庞杂社会财富底数更加模糊混乱。凡是熟稔公共投资项目的人都很清楚,大凡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各类形象工程,其腐败寻租成本一般在20%以上。GDP数字中,究竟每年有多少亿通过不同渠道不同方式,流入到大大小小的掮客私囊,只有天知道


实际上,光鲜的GDP数字并不意味着国民财富的增长,许多GDP并没有创造社会财富,熟稔中国经济规律的空头大师查诺斯曾坦言:“经济活动不等于创造财富。你如果盖一座桥,然后这座桥每隔5年就要塌一次或拆一次,于是你每过五年就要盖同一座桥,这能转化成为很多很多GDP增长,但显然不会增加国民的福祉。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