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国家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国家治理

国民卫士:朱镕基,现身了

作者:国民卫士

来源:趋势世界

来源日期:2019年10月07日

本站发布:2019年10月07日

点击率:2133次


一、缺席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的朱总理刚才回信了


2019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国庆大典开幕,56门礼炮,70响轰鸣响彻云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正式开始,今年阅兵规模空前,编59个方(梯)队和联合军乐团,总规模约1.5万人,各型飞机160余架、装备580台套,有10万多群众参加游行。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是国内外的焦点所在,除了现任的国家领导人之外,原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等老同志悉数登场,但是很多老百姓都在寻找的朱镕基却缺席了。因为,朱镕基在1998年3月至2003年3月当选为国务院总理。


找遍了出席老领导的镜头和名单,遗憾未找到朱镕基前总理。

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招待会、大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名单


在2015年9月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週年的阅兵典礼上,只有一秒钟的短暂的镜头,朱镕基满头银发。

2015年9月,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週年的阅兵观礼台上,是朱镕基最近一次出席国家活动的镜头


就在我以为朱镕基身体抱恙时,昨天10月2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官方网站发布一条消息:

2019年9月28日,在即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清华经管学院2019级MBA全体新生收到一份意外而珍贵的礼物——首任院长朱镕基给2019级MBA全体新生的回信。

清华经管学院2019级MBA全体同学:

  很高兴收到你们情真意切的来信,希望同学们珍惜在清华经管学院学习的机会,志存高远,追求卓越,努力掌握现代经济管理最新理论和方法,为国家经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祝同学们学习顺利,生活幸福。

  朱镕基

2019年9月28日




二、卸任已16载,今年91岁了



1、人们与朱镕基相见时少、惦记时多

2019年10月,是朱镕基入党70周年,2018年10月23日是朱镕基90岁大寿。从2003年3月卸任国务院总理后,朱镕基很少在公开场合出现,但每次现身总会引起民众的关注思念。


朱镕基90岁生日前夕,2018年10月16日《环球人物》杂志出版的第20期,封面人物是朱镕基“人生九十”4个大字,向这位国家前总理祝寿,“健康长寿,乐享天伦”。封面图片是他双手扶着天安门城楼上的栏杆,白发苍苍,略显肥胖,那条带白点的紫红色领带格外夺目。

创刊于2006年的《环球人物》,是内地发行量最大、最具权威性的综合时政类期刊。封面专题包括:《朱镕基,人生九十》、《朱镕基,一个时代的背影》、《总理朱镕基,愿为改革粉身碎骨》、《党员朱镕基》、《致敬朱镕基》。

文章说,10月23日是朱镕基总理90岁寿辰。他虽然已退休十几年,头发已全白,但每每都会在十九大会场、“九三”阅兵等重大场合出现,还总能引起公众的瞩目和网友的浓烈情感。可这样的机会不多,人们与朱总理相见时少、惦记时多。近日搜索,发现他曾出版的三套书仍是畅销书,好评度达百分之百,有位读者今年国庆日还留言说:“值得每个人阅读,深刻理解国家治理发展方向。”

文章说,“朱镕基当初推动的分税制改革已实行24年,国企改革化解了转轨时期的许多难题,行政机构大分流则是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时的必要保障……他说过,愿为改革粉身碎骨”。文章还说,“朱总理留给我们不悲观、涉险滩、敢担当的精气神。越是在艰难彷徨之际,回顾一下我们走过来的路,才发现这样的激流险滩,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早已面对过、搏击过、征服过”。


2、朱镕基精神颇佳,但需人搀扶

2018年10月11日朱镕基公开露面,出席2018年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会议,与历任院长合影留念。朱镕基与赵纯均、何建坤、钱颖一、白重恩历任院长合影中,他身穿西装,脸露笑容,精神颇佳;在旁的赵纯均紧紧挽著他,看来朱站着,需要人搀扶。朱镕基是北京清大经济管理学院创院院长,现任顾问委员会荣誉主席。

据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8年10月25日发布的新闻,10月12日下午,朱镕基及夫人劳安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参加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年会的顾问委员,包括24位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以及一批中方委员。在会见时,朱镕基说:“18年前,我们就成立了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成立顾问委员会的目的就是要加强清华经管学院和国内外知名企业和高等院校的联系,帮助我们办好经管学院。我看到清华经管学院的顾问委员会今天发展到这个规模,我感到十分高兴……你们给经管学院的师生带来了成功的企业的管理经验,带来了世界上优秀管理学院的教学内容。”当天会见前,朱镕基老部下、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会见了清华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海外委员和中方企业家委员。

3、朱镕基早已淡出公众视线,但每凡露面都会引起轰动

2018年10月18日,朱镕基拜访其老领导、中国人民大学前校长、102岁袁宝华。网上流传他近日到袁家祝寿的视频,再度刷爆网络。视频显示,朱镕基和夫人劳安向坐在沙发上的袁握手问好。穿黑色大衣的朱镕基站著时,仍要旁人搀扶,但精神不错。袁宝华长期主管中国经济及工业发展等领域,是朱镕基的老上司,70年代末把朱调回国家经委。2015年,朱镕基出席“袁宝华系列著作出版座谈会”,并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袁宝华进入会场。朱说,袁宝华是他最好的启蒙老师。

退休十多年来,朱镕基早已淡出公众视线,闭门谢客,并以“一介草民”自称,但每凡公开露面都会引起一阵轰动。2017年10月中央在北京召开十九大会议时,当电视镜头拍向主席团看到朱镕基出现在大萤幕上时,现场中外记者皆一阵惊叹。2015年9月,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週年的阅兵观礼台上,朱镕基的身影截图也引来大批网友纷纷写下“清廉为官,为国为民”、“比电视剧里的宰相刘罗锅还正直”等留言。

4、知情人士透露:朱镕基陆续捐出全部版税

朱镕基从2009年起,出版了《朱镕基答记者问》、《朱镕基讲话实录》、《朱镕基上海讲话实录》等3套6本书,每套都销量破百万,他捐出稿费版税发展教育事业。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曾透露,朱镕基陆续捐出全部版税,他本人完全不经手,全部由出版社转交给他所创办的实事助学基金会,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师生与其他公益活动。他在2013、2014年共捐赠4000万元人民币。他的捐赠资金来源多是近年出版新书的版税。朱镕基2014年首次登上中国公益研究院发佈的中国捐赠百杰榜,当时他是榜单上唯一一位非企业家。朱镕基出书的流程和版税都按照普通标准执行,版税按照朱镕基的指示,直接由出版社转入实事助学基金会。实事助学基金会是朱镕基提议成立的,全部资金来自朱镕基的捐款。

三、十五年前离任讲话,很多“担心”已发生

2003年1月27日,朱镕基同志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九次全体会议。国务院全体会议组成人员出席了会议,有关部门、单位负责同志列席了会议。这是朱镕基同志在会上讲话的一部分:

                                                        值得纪念的五年

朱镕基

2003年1月27日


今天的会议是本届政府最后一次全体会议。


过去的五年,是新中国发展史上一个相当特殊的阶段。一是正面临着世界经济不景气,亚洲金融危机对亚洲许多国家都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二是面临国内大量困难,包括1998年的特大洪水,1999年的相当大的洪水,遭受了自然灾害;又正赶上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国内市场不景气,生产萎缩,造成1997年1000万职工下岗失业。


回忆这五年,能够走过来,确实不易!没有想到我们不但克服了这些困难,而且还利用这个机遇,极大地发展了自己。虽然不能说这是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期,因为我们过去百分之十几的经济增长速度都有过,但确实是历史上经济效益最好的时期、国民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时期。

.........


应该说,这是我人生历程中生活最愉快的五年,也是体会到自己还有一点价值的五年。这个价值就是,我跟大家一起,确实能为老百姓办一点实事。


当然,在过去的五年里,我对同志们有过很多批评,也许有些同志感到跟我在一起不太自在。不管我批评得对或者批评得不对,我都请同志们谅解,请同志们相信我是出于公心。大家还了解我这个人吧,不搞阴谋,没有私怨。在这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我一方面对同志们的努力、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向同志们对我本人的支持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也请求同志们对我过去五年工作中的缺点、失误或其他方面的问题予以谅解。


对今后的工作,党的十六大已经确定了方针,中央的各次会议已经做出了部署,我们要坚决执行。因为本届政府就要到期了,我现在感到有点儿担心的就是一件事。


我想对那些留下来继续工作的同志们说一说,提醒你们注意,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经济过热,我已经担心一年了。我不会公开地讲这个问题,我只在领导层来讲这个问题,我就是担心经济过热。现在有很多的苗头,如果不加以注意的话,经济状况就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搞了50多年的经济工作,我能深刻体会到我国的这种“综合症”,日子稍微刚好过一点,就搞浮夸的作风、盲目的自满,莫名其妙的折腾、无知的决策。


我讲过房地产的过热,但是我发现绝大多数同志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总是首先来一句话“总体上都是非常好的”然后说那么一点点的问题。绝对不是这样!这种过热是不得了的,1993年就是房地产的过热,结果现在的海南岛还是“遍体鳞伤”。我看外国的报刊,都在讲中国的泡沫经济已经形成,房地产过热,风险太大。我们银行的同志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这些钱都是银行的。


企业的改革,改进了企业的经营机制。这些都是我们过去不能想象的。


我再一次向银行的同志忠告:你们也许这两年就升官了,你们也许就不会再干银行工作了,以为出了问题可以让后来人收拾。本届政府的金融体制改革还没有完成,还没有建立健全机制;但是在没有建立这个机制之前,我们共产党人已经搞了几十年经济了,还是应该负责任的吧。你们别把这个包袱留给后人,盲目地发展。我非常担心的就是搞“城镇化”。现在“城镇化”已经跟盖房子连在一起了,用很便宜的价格把农民的地给剥夺了,让外国人或房地产商搬进来,又不很好地安置农民,这种搞法是很危险的。这跟中央的政策精神根本不符合,我们曾经多次讨论过,就怕这个东西。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一份简报《造镇运动劳民伤财》,我建议大家看一看,简报讲的是河南洛阳农村地区,从2001年开始“造镇”,遍地开花,搞了两年,既没有统一的规划,也没有资金的来源,反正是大搞房地产、圈地。没钱怎么办呢?本来是单层的房子,在靠街的一边盖一道墙,造成一个看起来好像是两层、三层楼的样子。这种做法我们过去已经有了,不是他们的创造发明,都是假的呀!我不知道他们的钱从哪儿来的,乡政府、县政府哪有这个钱?要不就是银行的钱,要不就是挪用了教育资金。我看中央政策研究室的这个简报,问题比国务院的简报揭露得要尖锐。


1993年是大城市,在海南、北海这些地方搞,将来要是全面开花,都来“造镇”,形成运动,那怎么得了!我们银行的同志一定要警惕。你们老说在大好形势下,不良贷款在下降,我就是不相信。


还有,现在搞主题公园成风。在国外都没这么搞的,迪斯尼公园,美国有两个、法国有一个、日本有一个。现在主题公园在中国很多地方全冒出来了,外国人自己不出钱,你的地卖给人家很便宜,破坏了国家的土地资源,另外还用你的钱。搞这个东西干什么呀?!现在很多地方的农民连饭都没的吃,还搞什么主题公园,谁去看呀?上海搞迪斯尼公园没有搞成,于是要搞个主题公园。天津要搞主题公园,现在北京又要搞主题公园,两个主题公园挤在一起;美国两个迪斯尼公园还隔得很远呢,一个在洛杉矶,另一个在佛罗里达。我们挤这么近干什么?我是坚决要收紧。最近国务院下了一个通知,不是说在限额以上不允许搞,而是一律都要经国务院批准才能搞。四川恐龙公园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吧,林业系统搞的,占地九平方公里,跟澳大利亚的一个银行合作,就为了盖一座五星级宾馆。


现在搞汽车也成风。去年汽车降价,大量汽车进口造成了这种形势,银行也给贷款。我想,小汽车不是我们发展的方向,不要造成一种狂热,年轻人都以拥有自己的小汽车为荣。我们早就讲过,中国不是这样的国家,这个观点我到现在都没有变,应该以发展公共交通为主。现在北京交通拥堵得一塌糊涂,2008年怎么开奥运会啊!各种基础设施、交通设施、管理设施等管理的水平都不适应。上海的汽车数量现在比北京少一半,还到处都塞车,2010年怎么开世博会呀!还有车位,也是个大问题。发展公共交通这条方针一点不能动摇。没有那么多石油啊!同志们,去年进口7000万吨原油,还不算成品油走私,某些省走私还相当厉害,现在不知道进口了多少油了,我们自己只生产了1.6亿吨,而消费达到2.6亿吨,这能维持下去吗?好在我们现在外汇可以进口,将来怎么办啊?没有油,哪能这么去发展小汽车呢?公共交通始终是我们的一个弱点,一直没有发展好。现在我每天就担心两件事:一件事是煤矿不断爆炸、死人;另一件就是交通事故多,不断地死人。今天早上看到一份材料,广西百色地区一辆农用车超载,拉了30多个人,一翻车17个人死了。农用车是不合格的汽车,但是遍地开花,这是非常可怕的。到处死人,天天死人,我作为总理天天看到这个东西,自己又拿不出办法来,你们说我多揪心!在发展公共交通上,我们还有多少事情要做啊!要把公共汽车、长途汽车制造业好好地发展起来,把那些农用车、不合格汽车都淘汰掉,农用车不许上路,公安交通管理要严格,不要动不动以影响农业为借口。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去把精力放在这个方面,而去搞什么小汽车,这一旦成风可不得了!不是说不要发展小汽车,而是不要把目标定得那么高,不能一哄而起都去搞小汽车。小汽车一搞上去,需要一系列的原材料的供应都搞上去,将来一垮下来又全部都垮。搞什么东西一哄而起都是不行的。


总之,希望留在岗位上的同志们,一定要注意不要被大好形势冲昏脑袋。这五年,形势的确很好,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好,但是绝不可以盲目地乐观,然后就浮夸,就折腾。我们历史上有过这种教训,形势发展都是有周期的。我们不要走历史的老路,这就是我留给同志们的一句话。只要在这个问题上不出毛病,其他问题上就好办了,就不会形成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不可收拾的问题。对经济过热一定要从严控制,国务院就是要搞得严一点。


最后一点,国务院各部门负责同志在贯彻廉洁、勤政、务实、高效方面是比较好的。我以自己拥有这么一个团队感到自豪。不是说没有问题,但问题还是比较少的,大家都是兢兢业业地在工作,今后务必也要这样。

........


我过去几年里每晚是一定要看《焦点访谈》,我觉得我作为总理,如果不去关心人民的疾苦,我当什么总理!我看完后必定打电话,不是打给部长就是打给书记。尽管我知道打电话只是针对几个农民或者几个百姓的问题,但是我能为这几个农民、几个老百姓申冤,能够解决问题,我觉得好受一些,大事办不了,办了一点小事也好。有时也想不打电话了,反正这种事情多得很;但转过念来一想,我还是要打。我希望同志们今后还像我在位的时候一样,重视来自人民群众直接的投诉、直接的呼声,帮他们解决问题,哪怕只是一个人的投诉、一封人民来信,哪怕就是为了这一个人。我不知道批了多少人民来信,这总算贯彻了我们国务院廉洁、勤政、务实、高效,为老百姓办实事这个宗旨。希望同志们能够继续发扬精神,绝对不要听信报喜不报忧的、吹捧的、浮夸的、说大话的那一套,还是要自己眼见为实,尽管现在很难看到真实情况,但是只要坚持还是会知道的,这就是我最后提的希望。我现在不好说我们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对我来说是最后一班岗,不过距离换届还有一个半月左右,但对绝大多数同志来说,你们都不是站好最后一班岗,还要继续在岗位上工作。


毕竟是本届政府告一段落了,我们还是要把本届政府的工作善始善终,完美地画上一个句号。只要我们能够办的事情,尽可能在本届政府任期里面办好、办完。全国“两会”即将到来,希望同志们认真参加会议,虚心听取意见,更好地修改我们的《政府工作报告》改进我们自己的不足,这就是我对同志们的希望。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