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互动中心

首页 > 网站介绍 > 互动中心

薄书记待重庆“不薄”还是“不厚”?

作者:读者留言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03月28日

本站发布:2012年03月28日

点击率:10161次


东东:文革”认识的几个误区


gzxcg
时间:2012-3-27 23:18:50

实质是为了维护极权专制的终身制,所以要打倒和消灭一切与相违相佐的人、事、物、组织、思想、文化等,并且被林彪和江青(四人帮)两大权势集团所利用,而呈现出扩大化和一切都泛政治化。前苏联体制在世界上的蔓延,催生出一批伟大的领袖和救星来。从斯大林到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阿尔巴尼亚的霍查,东德的昂纳克,柬埔寨的波尔布特。事实上,还应该包括利比亚的卡扎菲,扎伊尔的蒙博托,等等。最典型的就是当今北朝鲜的金氏政权。


gcc1978
时间:2012-3-27 21:46:37

写得好,抓住了问题的实质。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8:55:04

把文革简单的看作权力之争,是肤浅的。


---但也没有否认,文革的导火线还是毛同志心中的权力欲的冲动。
只是作为一个国家范围的运动,能鼓动几亿人热情的投入,也实在是17年的阶级斗争观念的灌输和现实情境的熏陶的结果。
温饱难继和信息闭塞也是其中起作用的很大因素---要不是10多年来的饥饿和粮食配给,有那么多人无条件“信奉”(实质是潜意识的恐惧)毛同志吗?
要不是17年的课本和宣传的功力,那一代的青年人会如此无知和疯狂吗?
我自己作为老三届一员,虽然没有资格主导运动,也不曾做过骨干份子,但也常常羞愧----那时候的我,不算疯子也算十足的愚人。


阿庆
时间:2012-3-27 18:23:58

您说的太好了,那些毛派分子念念不忘的是他们文革当年政治上的特权,官二代们把人民的江山作为父辈家传的财产,扮演着当然接班人形象,如果能像蒋经国先生那样,国家还有希望,如果如重庆模式那样,不远的将来不是文革又回来了吗?


无待
时间:2012-3-27 15:34:20

李泽厚先生说:把文革简单的看作权力之争,是肤浅的。

  可惜,如果不把文革看作是权力之争,就上当了。

  毛泽东发动文革,目的就是用群众运动的烟幕,掩盖权力争夺的实质。

=====================
毛知道,彭帅虽然被打倒了,但在民间及下面很多的基层干部并没服,后面发生的事实证明也彭是对的,所以怕海瑞罢官;因此要打倒刘并不难,难的是在要民间以及基层干部把刘彻底打倒与搞臭,人民都认可。打到刘的“术”不是问题,但合“道”与得“道”,那还真难,民间以前对彭的态度就是说明。于是,要合这个“道”,就必须用人民全部卷进来的力量,通过所谓文化大革命,搞走资派,搞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人民都参入了,这还没有“道”吗,谁好翻人民的盘?问题是,走资派的罪名真能使刘倒台吗?(文革中的当权派又有几个人实质是由于走资道路而倒台的呢?)但内奸,叛头,特务,工贼的帽子就不同了,就能使刘永远开除,永世不得翻身了。毛是个既要当君皇又要当导师的人,当导师的人没有“道”能行吗?而这个道又能掩蔽揽权的实质,何乐而不为呢?好在有了亲密战友林彪的九一三事件,这个“道”就破产了,亲自发动也好,亲自领导也好,亿万人民群众响应也好,最后还是不得不只留下了赤裸裸的权力——秦帝的新装了。


zmx1941
时间:2012-3-27 10:51:47

“毛泽东和他的文革”这个旧账是推不掉的。否则还会有某大员再祭起这面旗子!

“重庆模式”是寅吃卯粮?


bury
时间:2012-3-27 15:40:42

通篇以各种质疑为基调,尤其是这种引证“公租房建设其实就是政府讨好老百姓的伎俩”——这个网站是给权贵开设的么


maomaoyu
时间:2012-3-27 12:02:44

科学、民主,不仅对于地方,对于一个重庆,对于整个国家都是必要的,仅靠良知、自觉都不行,靠唱红更不靠谱。
现有的体制下,中央连原则都不为地方掌握,事后追究谁的责任都亡羊补牢:
唱红的铺张高调,听到公众批评也不改其衷,如果是中央制止可能就有效;于投资问题、规划上的不科学,如果确实存在,可望在事实前先行利弊得失讨论中获得避免。
现实中的很多问题都在呼唤制度,呼唤体制的科学、民主,呼唤人权、法制,不下决心早日系统解决,之后的官员或者宁可选择不作为,否则作为的瑕疵甚至不可挽救的后果都难免。国家是百姓的,损失也是他们承担,损失问题一旦出现,结束当政者的仕途又怎样。


kmtwb
时间:2012-3-27 11:03:12

重庆事件中的孔庆东谣传,自由派们号称谣言倒逼真相,现在应该再加上谣言打击对手!还好选网没像凤凰网一样成为谣言散布地。
-------------------------------------------------

《感谢孔庆东100万让暴露极左真面目 》(凤凰网名博航亿苇 )
2012-03-26 00:38:05
浏览 26153 次 | 评论 77 条
极左中有些不过是政治投机分子。在今年两会结束之际,中央及时处理重庆事件责任人。其时,有几个人跳得很高。如孔庆东借“315”打假日,在他的第一视频节目宣布对薄熙来免职是“反革命政变”,“伤了亿万中国人民的心”,又质问观众“你为薄熙来做了什么?”还称“不要想着中央下了什么指示国家就好了,中央也是凡人,中央也是肉眼凡胎”,循循善诱地要“大家都起来和黑暗作斗争”。孔氏用心良苦,实际就是鼓动极左派去闹事。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知道了。但是,没有人响应孔庆东的号召,孔庆东本人渐渐也不再为薄熙来做什么了。相反的,又曝出孔庆东接受重庆100万的传闻。孔庆东则称那不过是他与重庆的一点“小纠纷”,重庆给他100万是做重庆“推广重庆模式”的科研经费。现在,那100万已经退回。这是间接承认确有100万的故事。并且,孔庆东居然对民主、自由、法治又有好感了。
------------------------------------------------------------

明天大概改成美元了。//@吴法天: 老鬼阿定改成台币了,有才。//@ayumm5961:还有人在传谣,28分钟前的发的:@老鬼阿定:@孔庆东,昨在微博坦承薄熙来事件后,他被国安人员拘留5天。孔庆东澄清并非出卖国家机密,而是因接受薄资助约470万元台币,宣传「重庆模式」
◆◆@吴法天 : 仍在孜孜不倦传谣的@吴稼祥@张语@郎遥远@袁裕来律师@记者李海洋@张之俭@旺才 们,你们可以用你们犀利的文笔去批评一个人,可以跟他辩论,但不要用造谣传谣的手法去诋毁一个人,这是自由主义者的底线。@微博辟谣 不是号称7乘24小时工作么?昨日投诉,今天@郎遥远 的帖子仍在不断传播。转帖请过过脑子。
@孔庆东 : 鉴于蔡照明先生已经真诚道歉,而且谣言确实不是他本人捏造的,经过好人证明和劝解,本人现在原谅蔡照明先生,不予继续追杀。但其他造谣者请看本人博客首页的“保卫守则”,主动投案为好。本人刚刚发表了新博客,内容极其丰富和震撼,不看者罚你失眠半宿!


应学俊
时间:2012-3-27 1:20:25

仅据中央人民政府网站报道:2011年重庆地方收入、支出增幅双双超过40%——重庆全市2011年地方财政收入2900亿,地方财政支出超过3900亿元。

西方民主社会稳定的根源


天竹
时间:2012-3-27 19:38:18

言简意赅,切中要害,值得深思。


gzhang668
时间:2012-3-27 17:30:40

市场经济就是协商经济,公平的、有秩序的、有效益的协商是须臾也离不开公民社会的,限制公民社会的发展就是限制市场经济的发展。国外有的社会学者说,为了保持竞争优势进而强国,中国其实是限制甚至打击中产阶级发展的,这话看来是有道理的。中国目前处于严重的悖论之中,一方面严格限制诸如公民社会等市场经济要素的发育发展,一方面又急切地希望发达国家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具体办事的人员不会不知道这是一对针锋相对的矛盾,可是领导交办的事情又一定要办,蛮尴尬的。


k廼祖之谕
时间:2012-3-27 17:11:15

公开公平地充分博弈,是我们的出路。

也谈共同富裕


无待
时间:2012-3-27 2:29:02



但是,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宪法赋予每个人的公民权利应该得到完全的共同的彰显,这才是最重要的。不可能人人都当干部,也不可能人人都当富豪,但每个人的公民权利却都是一样的,共同的。公民权利——这才是所有国民的共同的政治生命共同体。当你在捍卫你自己的公民权利时,你就是在捍卫他人的公民权利;当他人的公民权利受损时,你无视时也就是损害你自己的的公民权利,无一例外。公民权利(那可是神圣宪法所赐予每个人的呀)那才是我们想要共同致富的安身立命的政治宝典啊。对多数人来说,人们既当不了官员,也成不了富豪,这不要紧,(有些人你给他当官员或做富豪,她还觉得不好玩呢。)要紧的是大家共同的政治生命共同体——宪法赋予我们共有的公民权利,在每个人的心身都无法彰显,那才是一个“惨”字了得。当领导又如何,富豪又如何?他们就活得有尊严吗?!(当然有时也可以用自己的特权假冒一下尊严,抵挡一下面子,等等。)那屁民们就更没有尊严了,人们既无奉禄,又无财可发,可那点宪法赋予的说话的自由权利却也被剥夺,过点干口瘾的说话权都没得,这才真是穷得一无所有了啊。道何以堪!有人不想当官,也当不了官;有人想发财,但成不了富豪,“各行其道,各行其权,各负其责,各得其利。”就是。那宪法赋人们说话的自由,这点公民权利大家都能“共同富裕”有行不行呢,这又不要谁付出什么成本吧!可连这点都做不到,又何来其他方面的真正地共同富裕呢?!

因此,那种没有公民权利自由彰显地去共同致富实际是不可能的,但共同享有公民权利却是根据国家神圣宪法完全能做到的。(有人就最怕民众共同享有,这一个公民权利安身立命的附身符了。因为,这意味着一些人的特权再无处可享了。)所以,共同致富太虚幻,但共同公平(共同起跑线一样的)却是必须的也是完全可能的,这也就足够了!(类似有体育比赛的竞争原则和参与规定大家共同拥有也就足够了)所以,共同的认识应该是:富,不怕你富,富不封顶!(只要你是守法致富,中国大陆要多出几个比尔.盖茨似的人物那才是大好事呢!)穷,就怕你穷,穷要保底!只要你是守法公民,你的社保、养老、医保,教育、交通等等个人所需,由国家与社会所共同的“公共富器”为所惠及,每个人都可以完全地共同地享有到。这也就足够了!这也是全社会大家共同的法律救济!!

在神圣宪法的框架下,保证每个公民权利的无障碍彰显,并做到所有人的共同的参入与竞争的起步的平台均等,并能完全地得到法律保底,在此基础上发挥每一个人的才能与积极性,无论是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还是共产主义的“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才有可能渐行渐近(如北欧诸国)!如此,所谓走向共同富裕的方向,才有了实质而现实的意义!否则,就只是一种奢谈与忽悠,特权在用一块大红布逗一群笨牛发“彪”而已!


无待
时间:2012-3-27 2:29:47

另议下共同富裕


“马克思基于对资本主义经济社会的研究,得出如下结论:只有“消灭私有制”,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按统一的计划组织生产和分配,始而实行按劳分配,继而实行按需分配,才能消除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及其两大对立,实现共同富裕,并且只有现代无产阶级才能完成这一解放世界的历史使命。革命导师为此奋斗了一生,但却没有能够实现。(passe01)

首先想指出的是:无论是现实社会主义社会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还是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请注意,都首先要体现是那个“能”字,也就是说,只有先体现每个人的各尽所“能”,才有后面的每个人“按劳分配”或“各取所需”的可能实现,可见“能”字是首位的。(这个“能”字,包括一个人的德行、知识、经验,良知、年纪、身体、悟性、机会等等综合要素。也是一种先把蛋糕做出做大的“能”,才有蛋糕做出做大后的可分配的“富”,蛋糕做不出的“能”没有,生产出不了蛋糕的,那又如何尽可能去体现那个分蛋糕后而共同的“富”呢?由此可见“能”是第一位的。)

当然,这个“能”放在共产主义的前期阶段社会主义社会里好理解。但放在共产主义社会这个“能”,可能就不是这种理解与解释了。如有种对共产主义的“能”,就是这样认为的:“各尽所能”地工作(意思是说每个人按照自己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能力去工作,无需勉强自己),多得发达的技术,共产社会的人们就足以使社会储备异常丰盛,因此社会能够宽宏大度地供养个人使之“各取所需”等等。” 那么,那种在共产主义社会所表现的“能”不再是一种综合要素的表现,只是一种个人的肉体与精神的一般地量力而为就可行了。就可以达到“各取所需”了。不过,这个话题太遥远了,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都实行不了,都做不好,那还奢谈什么共产主义的“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或共同富裕呢?

回到前面的话,就现阶段具体来说,就是如何体现好你的综合要素能力,才可能得到你的“按劳分配”之所酬。“能”在每个人身体上所体现与实践出来是不一样的,所以结果也是不一样的。这就像当领导或发大财的总是少数人,要大家都共同当官或共同富裕那是不可能的。不说社会的分工不同与关系所限,就是没有这些不同与所限,由于每个人的综合要素的这个“能”的力不同,要得到的所酬也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从“能”的这个角度来说,要真正地完全地做到“各尽所能,按劳分配。”都很难,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社会主义的所谓“各尽所能,按劳分配。”,无论在过去的计划经济还是现在的市场经济,都从来就没有真正公平公正地体现过,看看文革宪法取消了公民迁徙的自由与现时户口制对农民自由流动的束缚就知道。(农民工的退休制在那里?)人都不能自由流动,又如何去体现他们身上的“能”,不能去体现这个“能”,那又如何实现他们的按劳分配呢?何况,这个起跑线不共同不公平不同样,那就差别更大了。那么要做到大家都能共同致富就更难,而那种口号的共同富裕(如以前的人民公社是天堂等),似乎很乌有之乡,是与社会经济发展的规律很相悖的。


无待
时间:2012-3-27 2:29:50

另议下共同富裕


“马克思基于对资本主义经济社会的研究,得出如下结论:只有“消灭私有制”,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按统一的计划组织生产和分配,始而实行按劳分配,继而实行按需分配,才能消除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及其两大对立,实现共同富裕,并且只有现代无产阶级才能完成这一解放世界的历史使命。革命导师为此奋斗了一生,但却没有能够实现。(passe01)

首先想指出的是:无论是现实社会主义社会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还是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请注意,都首先要体现是那个“能”字,也就是说,只有先体现每个人的各尽所“能”,才有后面的每个人“按劳分配”或“各取所需”的可能实现,可见“能”字是首位的。(这个“能”字,包括一个人的德行、知识、经验,良知、年纪、身体、悟性、机会等等综合要素。也是一种先把蛋糕做出做大的“能”,才有蛋糕做出做大后的可分配的“富”,蛋糕做不出的“能”没有,生产出不了蛋糕的,那又如何尽可能去体现那个分蛋糕后而共同的“富”呢?由此可见“能”是第一位的。)

当然,这个“能”放在共产主义的前期阶段社会主义社会里好理解。但放在共产主义社会这个“能”,可能就不是这种理解与解释了。如有种对共产主义的“能”,就是这样认为的:“各尽所能”地工作(意思是说每个人按照自己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能力去工作,无需勉强自己),多得发达的技术,共产社会的人们就足以使社会储备异常丰盛,因此社会能够宽宏大度地供养个人使之“各取所需”等等。” 那么,那种在共产主义社会所表现的“能”不再是一种综合要素的表现,只是一种个人的肉体与精神的一般地量力而为就可行了。就可以达到“各取所需”了。不过,这个话题太遥远了,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都实行不了,都做不好,那还奢谈什么共产主义的“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或共同富裕呢?

回到前面的话,就现阶段具体来说,就是如何体现好你的综合要素能力,才可能得到你的“按劳分配”之所酬。“能”在每个人身体上所体现与实践出来是不一样的,所以结果也是不一样的。这就像当领导或发大财的总是少数人,要大家都共同当官或共同富裕那是不可能的。不说社会的分工不同与关系所限,就是没有这些不同与所限,由于每个人的综合要素的这个“能”的力不同,要得到的所酬也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从“能”的这个角度来说,要真正地完全地做到“各尽所能,按劳分配。”都很难,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社会主义的所谓“各尽所能,按劳分配。”,无论在过去的计划经济还是现在的市场经济,都从来就没有真正公平公正地体现过,看看文革宪法取消了公民迁徙的自由与现时户口制对农民自由流动的束缚就知道。(农民工的退休制在那里?)人都不能自由流动,又如何去体现他们身上的“能”,不能去体现这个“能”,那又如何实现他们的按劳分配呢?何况,这个起跑线不共同不公平不同样,那就差别更大了。那么要做到大家都能共同致富就更难,而那种口号的共同富裕(如以前的人民公社是天堂等),似乎很乌有之乡,是与社会经济发展的规律很相悖的。

无名氏:话说文革是否会卷土重来


安磊
时间:2012-3-27 14:28:40

文革是不可能再来了,这是简单的道理。因为中国再也没有人能号召全民起来搞运动。至于预言什么文革重现之类的,不是无知,也是另有所图。不信走着瞧。


albert65
时间:2012-3-27 14:12:55

不偏不倚,说到实处。

话说文革是否会卷土重来


jiangyiqing
时间:2012-3-27 17:46:43

功是功、过是过、罪是罪,三者不可混淆。功过或许可以相抵,但功罪却不可相抵。所以所谓三七开、四六开都不是法治时代的思想。而且即使功大于过,有的过也是必须要负责任的,该下台也得下台。


jiangyiqing
时间:2012-3-27 17:30:06

要重视社会言论和已经成就的事实,而不是思维,思维还不至于造成恶果,但错误的思维是造成社会恶果的前提之一,所以应当予以纠正。特别是重要人物的错误思维,一定不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否则于己于人于社会都不利。

无名氏:话说人民是否已经觉醒


初平山人
时间:2012-3-28 0:11:52

看来作者的觉醒是一种假象。还在幻想着大都督之类的强人救世。还在沉迷着形式上的玩票勾当。
翻开90年代,为了迎合邓的南巡讲话,大都督玩的是“北方香港”最洋的政治概念。与重庆的红是个两极。大都督离开大连,那窟窿令继任者苦不堪言。李庄案二审当天,重庆的网络水军铺天盖地。让人寒噤。
作者的觉醒,就是幻想有一个玩弄你的圣人乎?


一介
时间:2012-3-27 8:38:21

有多少恶性假借人民之手而行?有多少荒诞假借人民之口而出?其实,所谓可以任人打扮的历史记载了多少这样的言行?人民,只是政客手中的棋子,哪怕他们再有觉悟再有思想,也离不开棋子的命运。

同情—滥情—民粹


cctvcctv
时间:2012-3-27 15:39:42

一派胡言,毫无良知的作者!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0:57:28

鄢先生这篇文章说的意思我基本赞成,民粹主义实际就是一种“冲动”,经不起推理思考的。
但最后一个例子“国家级的考试也弊案层出不穷”我就不同意跟香港代考案相提并论了。
后者是不知道风险去踩陷阱,前者则大多数是掌权者自己搞的花招---秘书代考在先(甚至连考也不用考就有证书到手),屁民们只是跟风而已。

文化该如何“自信”?


gaohuo
时间:2012-3-27 13:50:25

中央和地方政府一方面空喊民生优先,一方面又要花巨资大造政绩工程;我们的强征强拆毁掉了多少名胜古迹和公民个人的财富,现在又要花巨资重建,这不是劳民伤财,增加人民的负担和劳苦,降低人民的幸福指数又是什么?我们的民主决策机制为什么总是建立不起来?总是少数人拍脑门决策。每做一项决策必须有民意的无记名投票才能真正的反映民意,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1:25:24

世界上有两种理念:一种是人类的,一种是中国人的。
真的没有办法理解中国的官员,竟然连一点名声都不需要维护:
把名人故居拆了,再把地皮高价卖出去让开发商搞过一个“纪念故居”。

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


ccqlibin
时间:2012-3-27 21:15:35

请问:重庆那一点像文革?


jiangyiqing
时间:2012-3-27 16:45:15

通过唱红打黑,不管其发动者是否有意识,实际上社会已经开始形成新的个人崇拜中心,也就是扰乱社会核心秩序稳定的乱源,当年文革大动乱就是这样来的。所以,客观上此次王立军事件实际上起到了及时制止其继续发酵膨胀的作用,故成为了我们社会的一件好事。我们的有关宣传管理部门也要反省,为何一直不加以有效制止,甚至还有推波助澜之嫌。党章中早有禁止一切个人崇拜的规定。

部队应保持自身安全稳定


有话要说
时间:2012-3-27 17:07:03

 我军是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是我军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的必然要求。
——————————
军队应该只是负有保卫国家安全的责任。对内“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已经超出其责任。超出其职权。


gaohuo
时间:2012-3-27 8:11:20

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是在特定环境下提出来的,不要到处套用;难道两级分化和消极腐败不是在稳定压倒一切的环境境下发展和恶化起来的?稳定是有前提的,就是在权力和权利基本平衡时稳定是有利于中华民族根本和长远利益的,当权力处于极权和强势时,稳定会对权利的落实造成严重的障碍,比如,权大于法的权力腐败会因为权利不能正常的声张而有禁不止,不断蔓延。给民族的复兴造成障碍。

王占阳:中国急需发展低度民主(中)


天涯宝贝
时间:2012-3-27 18:51:12

“依靠内需拉动又有赖于分配制度改革,分配改革则又有赖于政治体制改革。”

请问,何以实现。就算选举民主了,难道能搞多数暴政,重新分配财富吗。再说,现在中国的财富分配大头还是市场决定了的。难道“民主”政府要统管一切,以民粹主义的财富分配替代市场化分配吗?


艾法衡
时间:2012-3-27 13:09:33

最正确的主张!
补充一点,以司法改革优先结合低度民主,将是中国风险最小的改革路径。

海伍德是谁?


补遗
时间:2012-3-27 11:18:43

  去年11月在重庆离奇死亡的英国人海伍德(Neil Heywood),被指是与薄熙来家族有密切往来的商人,在商界与薄熙来家族之间充当介绍人角色。虽然重庆官方说他是死于摄入过量酒精,但他的朋友却指他并不酗酒。更有人称,王立军在调查此案时曾断定海伍德是「被毒死的」。英国外交部接受本报查询时回应,是重庆当地英国人对海伍德之死提出质疑后,英方才要求中国政府调查。
  《华尔街日报》引述海伍德身边的人说,海伍德生前似乎是以独立商人和顾问的身分工作。他曾向旁人称,自己与薄家关系密切,可协助安排会面并在重庆达成商业交易。多人更说,海伍德是透过来自大连的中国妻子与薄家建立联系。薄熙来在1993年至2001年期间曾任大连市长、市委书记。
  官方称酒精过量致死 友人质疑
  知情者称,王立军曾向薄熙来表示,他认为海伍德是被毒死,之后就与薄熙来闹翻。另一知情者说,王立军还透露,薄熙来夫人谷开来捲入与海伍德的一宗商业纠纷。
  报道称,去年11月,海伍德被发现死于下榻的重庆酒店,当地有关部门迅速宣布他死于摄入过量酒精,并在未验尸的情下将遗体火化,但友人称他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当时海伍德的家人对于警方的处理并无不满,亦未提出控诉或要求英方官员介入。英国外交部称,今年较早时候英方要求中方调查案件,中方已答覆会跟进。
  英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昨日回覆本报查询时称,英方在当地的英国人提出案件疑点后,才要求中方开展调查,但拒绝透露外交部听到的各种推测,以及海伍德的家庭状。
  英报:与薄瓜瓜友好 曾相约出海
  另外,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虽然海伍德与薄家关系密切,但并无生意往来。海伍德与薄熙来之子薄瓜瓜是好朋友,但并非他的保母。也有人说,海伍德偶尔也会饮酒。英国《金融时报》则称,薄瓜瓜与海伍德在英国相识,去年夏天两人还相约一起出海航行。认识海伍德的人还透露,他与太太育有2个未满10岁的孩子。
  一名匿名的「薄家发言人」称,薄熙来下马后有人立即关注海伍德案,是出于政治动机,并称谷开来已没有从商,且很长时间未与海伍德交谈过,薄家对于海伍德的死「十分震惊」,但与他从无生意往来。另据消息人士称,薄熙来目前已被押解到北戴河接受调查,妻子谷开来和数名亲信则还在北京协助调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日被问及海伍德的死亡个案时称,对案件并不知情。

中国民法典诞生百年祭(2)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8:48:27

中国的法统无论条纹上,机构上,和国民普遍的观念上,在1949年后都趋于虚无,正好符合当权者“无法无天”的操作方式。
现在想走上正轨,固然值得欣喜。
但搞坏了,梳理就难。
但难也可以做好,关键是做不做。

中国“养老金”的非非是是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9:00:50

从官员到民众,无一不关心“政治”。
---我从小就看遍能拿到手的杂志报纸,还有看必看8点的新闻联播。
后来才明白,这不是“关心政治”,而是给政治忽悠。
现在已经知道:要关心政治(或历史或时事)就必须有个开放的档案馆和多方的信息来源,不然就“不关心”的比“关心”的还要关心---因为没有受骗啊。。

木然:公民夜话


luap007
时间:2012-3-27 19:52:28

重庆模式随着薄的倒台渐渐退场了,但是留给公民的反思却远远没有结束。为什么一个在文革时期深受迫害的家庭成员在几十年后又祭起毛的“大旗”?他是真心拥戴毛的思想吗?看来虽然毛是臭不可闻,但是对于想用独裁方式的权术者来说,却是“臭豆腐”。吃着实在是“香”啊!

政治是道德败坏之源


断线风筝
时间:2012-3-27 18:09:55

人性有善恶之分,道德建立在人性善的基础上,是个人立世之本,具有普世性质;政治即关系,是人与人之间的权力关系,或者说是建立权力关系的手段和方法,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全在具体事上分野。但一旦政治与道德扯在一起,道德只能成为政治的手段或帮佣,这善恶也就无从谈起,有的只是道德奴仆如何伺候好政治主子了。

法学后生:90后大学生眼中的“重庆事件”


无待
时间:2012-3-28 3:00:29

青要出于蓝却胜于蓝,这就是希望与力量。顶一个,后生可好。

薄书记对重庆不厚


黄沙弥漫
时间:2012-3-28 0:36:46

高见。分析透彻,一针见血。

XUPING:“文革”的遗风与“五十多天”


不化居士
时间:2012-3-28 3:09:39

确实,需要忏悔的人很多,不能只让那些打砸抢的红卫兵检讨忏悔,刘少奇自己的很多做法,甚至周恩来利用自己的地位去劝马寅初检讨,劝彭老总认错,早就感觉是很不地道的事情,彭老总说的好:你们太会做人太圆滑了!——这就是他们不乐意清算毛罪的根本原因之一,他们其实也是助纣为虐过的。我们现在需要的真是南非的民族和解精神,真相与和解,我们或可以称作,真相与宽恕,但前提是确认真相,没有真相就不会有真正的宽恕。确其罪、恕其罪——这是民族和平发展的出路之所在。

张维迎:腐败推动社会转型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20:53:31

不知所云。
每一个腐败案件后面都是鲜血淋漓,白骨累累。
权贵集团不违法(甚至故意设置恶法),能急速积累份外的财富?
这个剥夺过程不发生无数血案?
中国的拆迁中死人多少?
工伤和讨薪而死残的多少?
由此而失去发展机会的人才潜在的“死”了多少?
本文竟然还人道主义的主张腐败有理甚至有功,非腐败不可取的社会进步,简直天方夜谭!

王立军案的新变数


gzxcg
时间:2012-3-27 22:56:49

这位英籍人士的姓名是尼克-海伍德(Nick Heywood)是位政治与经济情报间谍。

木然:让批评亮剑


螺号
时间:2012-3-27 16:29:54

在各现代国家的宪法中,言论自由都是公民享有各项权利的第一项,这不是偶然的。因为只有公民享有了充分的言论自由之权利,其他自由才可以实现。换句话说,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也就顺理成章地现代国家(公权力)的第一项任务。但并不是所有有了宪法的国家都知道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有些国家,如前苏联及其仆从国,言论自由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都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也只是歌功颂德的自由,山呼万岁的自由,以及对“苏维埃的敌人”口诛笔伐的自由,一句话,那里的“人民(而非公民)”只有发出一种声音的自由,也只有聆听一种声音的自由。木然的这篇文章,深刻地指出了言论不自由的危害所在。所以,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就应该从落实共和国宪法保护公民言论自由开始。而第一步,我以为应该从保护公民接受言论的自由开始。

纪念遇罗克罹难42周年


galery
时间:2012-3-27 20:36:57

小看历史的人,即使在他不可一世,也会被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肖国元:中国的改革还能“摸着石头过河”吗?


蹬三轮
时间:2012-3-27 10:18:43

…………
渡河:头儿,前面水太深,猫不着石头儿,脚踩全是稀泥……
手掌:游嘛,淹不死就中。
渡河:往哪儿游呢?四周全是水,看不见影儿……
手掌:知道来的方向么?
渡河:知了。
手掌:游吧,只要别回头……
渡河:?俺口粮可能不够咧?
手掌:(无音讯)
渡河:木了?俺可咋办呢……
…………

毛泽东堂侄女毛远明、毛远春之死


银杏树下
时间:2012-3-27 10:29:37

公民的财产、住宅受到宪法的明文保护,西方更有“风能进、雨能进,国王的军队不能进”之说,除了强盗抢劫、野蛮民族入侵、纳粹之于犹太人,正规的军队即使在战争中也不能随便侵犯民宅。

强盗只是杀人越货,事后不划成分继续迫害。比强盗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情况并不是文化大革命才有的现象。

陈独秀的皖北之行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1:19:04

除陈独秀外,在这个学校担任教职的还有陶成章、周震鳞以及柏文蔚(烈武)等人---真的是人以群分啊。
回顾清末民初,风云乱拥,一时多少豪杰。
令人击节感叹!!!

革命中的人性塑造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0:51:06

苏区革命的另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持续不断的运动
---1949年后就一直沿袭了这个传统,直到文革的大爆发。
至今还未曾试过从根子上反思,所以文革的重新来临并非神话。
看龚楚那书最记得的就是那对青年红军佳偶悲惨的结局:给“自己人”石头刀片活活砸死。
唉,世间要是有神灵,九泉下那些罪人即使下油锅,又怎能让冤魂们消气?

红与黑的余音


maomaoyu
时间:2012-3-27 8:50:22

看过编辑们收集的评论,特别作为网友们在这样彼此没有交流中、没有互相影响下的留言,还是欣慰。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独立判断,不乏对人的尊重和对于自己可能不全知情状态下的保留。以事实为据者多,主观想象猜度的少。这对于国家的文明是顶重要的。
最近看一些文献,知道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唯一的标准还在很多知识人学术研究中存在,是他们不自觉的;不过越到后来觉悟者越多,觉悟的也越深。当冯友兰面对贬讥他没有学术持守,未脱功利境界的批评时,只能回应:“若惊道术多迁变,请向兴亡事里寻。”其心情一定是复杂的。现在毕竟社会在进步,包括思想和舆论自由和开放的程度,用心说话,成为对这个群体有意义的分子更方便和容易。明明白白或者糊糊涂涂做附庸的刀笔吏效用是一样的,也是良知知识分子所不为。
温相讲到独立人格,意味深长,也耐人寻味。

重庆卫视大改版


zmx1941
时间:2012-3-27 10:59:31

华龙网走向新生是重庆走向新时代,祝愿走好!

重庆模式的账本


jiangyiqing
时间:2012-3-27 17:03:01

社会对某个政治人物的个人崇拜极容易导致社会动乱,如今重庆通过唱红打黑已经树立了一定的个人崇拜,社会也已经出现分裂迹象。不管其发动者是否有意识,实际上社会已经开始形成新的个人崇拜中心,也就是扰乱社会核心秩序稳定的乱源,当年文革大动乱就是这样来的。所以,客观上此次王立军事件实际上起到了及时制止其继续发酵膨胀的作用,故成为了我们社会的一件好事。我们的有关宣传管理部门也要反省,为何一直不加以有效制止,甚至还有推波助澜之嫌。党章中早有禁止一切个人崇拜的规定,这是很深刻的。
严格讲打黑本身并没有什么错,问题是不能有黑打,要依法打黑,而且应成为日常工作,更不应利用打黑树立个人威望。政府本来就该做好这项工作,并没有什么可夸耀的,做不好是政府和警察部门失职,应当追究责任。做了一点工作就吹起来,这不是好的作法。而且资源也是社会的。

崔卫平:符号与还原


迷途汉
时间:2012-3-27 11:15:12

无论如何,我都喜欢21世纪在中国大陆曾经出现和走红了韩寒。
韩寒个人以后会有什么成就或差错,跟我以上的欢欣无关。
我只知道中国大陆已经难以接受系统的理论灌输---一方面灌输者还不足以建立完整的理论系统,另一方面饱经阉割的中国人的思想难以接受另辟蹊径的探讨。
只有韩寒,在调侃中表现了一个孩子对不穿衣裳的大小皇帝的直陈胸臆,才令到我们跟他一起回到童真世界,享受了片刻的欢愉---就算是黄连树下弹琴吧。

杀人者与被杀者谁更该同情?


shq_99
时间:2012-3-27 20:01:16

谁剥削欺侮穷人 谁就必须死,谁都有权执行死刑

宪政社会主义是通往幸福中国的必由之路


崔文华
时间:2012-3-27 17:13:50

 我讲的意思是什么呢?我们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学术努力和呼吁使“宪政”脱敏,形成宪政改革共识。不要对落后的思想绥靖和妥协。这一点非常重要。希望大家继续关注宪政社会主义研究,宪政社会主义是通往幸福中国的必由之路。__华柄啸
赞同华所长的观点。中国的宪政改革应从党内竞争选举开始,落实省市自治民主。建立宪法委员会,落实宪法的区域自治。合理的中央与地方的财税体制是区域自治的经济基础。先解决这一财税体制是非常必要的。

医患关系再也“伤不起”


一介
时间:2012-3-27 8:43:52

医患关系再也“伤不起”,嘿嘿,有几个官员成为医患关系的受害者?

“非法”财产 非法处置?


螺旋钻
时间:2012-3-27 15:46:30

其他地方是比重庆还黑,还是还不黑?我们期待《**周末》这些有良知的记者和编辑们的大作。有道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中国的户籍难题


maomaoyu
时间:2012-3-27 9:25:37

户籍为什么在中国成为这么大的难题,根源是经济发展和公共事务管理的问题,后者比前者更重要。为什么这样说?人们理想的生活是社会治安、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医疗、教育、公共交通等)良好、自然环境宜人,经济收入自足。试想如果安全有保证、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品质良好,自然环境又不恶劣,多少人会因为收入的问题期望迁移呢?同样,如果基础建设、公共服务良好,迁移到哪里又有什么顾忌呢?只有不同的特点和风格,没有绝对的品质差异。
人们要迁入的目的地看似经济问题,背后隐藏的还是原住地的非经济因素。
如果中小城市、各地域的城市,甚至农村都有优质的基础设施、高效公共服务体系,人口的流动不会需要诉诸限制、管制。所以,功夫下在哪里应该有个理智清楚的判断。
欧美发达国家有没有如中国这样的户籍管理难题?
只就管理来管理,永远也解不开这个结,只要发展平衡了,问题就不难解了。财政如果只是向首都、大城市倾斜,包括重复建设,问题总解决不了。用户籍限制一些人,就是伤害他们的权利。而过多人口集中一起,原著、新入都会陷入资源等的压力,生活品质都不会高。
是不是等到GDP超高才可以谈好的公共服务、基础建设?应该不是。秩序、清洁、安全、人本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而且不必豪华阵容就可以。资金少,可能会有效率问题,不会少到不可为。

重庆事件的成因和走向


jiangyiqing
时间:2012-3-27 17:08:20

社会对某个政治人物的个人崇拜极容易导致社会动乱,如今重庆通过唱红打黑已经树立了一定的个人崇拜,社会也已经出现分裂迹象。不管其发动者是否有意识,实际上社会已经开始形成新的个人崇拜中心,也就是扰乱社会核心秩序稳定的乱源,当年文革大动乱就是这样来的。所以,客观上此次王立军事件实际上起到了及时制止其继续发酵膨胀的作用,故成为了我们社会的一件好事。我们的有关宣传管理部门也要反省,为何一直不加以有效制止,甚至还有推波助澜之嫌。党章中早有禁止一切个人崇拜的规定,这是很深刻的。
严格讲打黑本身并没有什么错,问题是不能有黑打,要依法打黑,而且应成为日常工作,更不应利用打黑树立个人威望。政府本来就该做好这项工作,并没有什么可夸耀的,做不好是政府和警察部门失职,应当追究责任。做了一点工作就吹起来,这不是好的作法。而且资源也是社会的。

当打出“共同富裕”这闪光而诱人的旗帜


徐步云
时间:2012-3-27 22:38:21

官僚 权贵 国家 剥削 老百姓
官僚 权贵 国家 过上了 挥霍的生活
老百姓 成为 奴隶

宋鲁郑之谬在于强人情结


肥佬
时间:2012-3-27 23:39:19

不是五毛,而是百万,据闻孔庆东已退还重庆100万,宋的身价估计也差不多吧。而且身在巴黎,不会有国安去让他退。

也谈重庆模式


czc53
时间:2012-3-27 14:01:57

反正学谁都比学雷锋好。学蒋经国比学薄熙来更好!

=================
实在是大实话。

我们都是祖国的陌生人


galery
时间:2012-3-27 20:44:46

真实的中国在外国,我们没有人权,所以连人都不算,既然不是人,又哪里有国呢?

中国反腐路在何方


jiangyiqing
时间:2012-3-27 17:07:19

建议请香港廉政公署来查案,我们付查案资金;或者建立类似香港廉政公署一样的反腐机构。

杜君立:孔庆东时代的北大


KMTWB
时间:2012-3-28 1:05:28

什么叫文人相轻,本文可真让我开了眼界!

不敢骂贪污腐败、不敢骂权贵阶层、不敢骂既得利益集团,也不为弱势群体和国家利益鼓余呼,却对左派对手如此心怀恶毒,这就是活生生的文人相轻。打倒孔庆东,北大就能成为真正北大,中国就能成为民主中国?

现在的极右派不但借王薄事件讨伐孔庆东,而且还对孔庆东栽赃陷害。这不就编造孔庆东在微博承认拿重庆一百万,被国安拘留五日,并被北大开除。这种谎言不但低级,也很难经得起推敲,却在自由派广而告之下,上了外网头条。现在的自由派们不是热衷造谣和传谣,就是明知谣言全部保持沉默,并暗地里看孔庆东笑话。

这位叫杜君立作者满篇北大精神,说穿了就一个意思,鼓吹北大开除孔庆东,这已经不是文人相轻,而是要砸人饭碗,将意见之争上升到你死我活,一副小人和流氓做派。

如果偌大北大容不下一个孔庆东,那才是北大悲哀,更不是蔡元培先生所倡导的北大精神。


米鹤都主编口述史系列:我得做我自己——任志强口述(下)


东风破
时间:2012-3-27 11:12:29

说的是实情,但总让人感到“潜规则”在,而不是“喉舌”宣称的法治。孰是孰非?

在这个时刻


淡风冷月
时间:2012-3-28 0:22:30

危言耸听,兔死狐悲。从重庆市民的两个坚决拥护,我就看出中国民众根本就没有什么政治力量可言。中国很稳定。

重庆:红与黑的落幕


szh
时间:2012-3-27 10:36:11

竟然引用“清官又如何,贪官又如何
”这样的话,足见人性的没落!

与苏伟朋友切磋模式之争


浪漫法国
时间:2012-3-27 20:37:47

苏伟教授最近好像沉寂了,不在高调鼓噪重庆模式了。不过我有一个建议,谈可以高调反思重庆模式,照样能火的

自由派的忧虑与极左派的密谋


zmx1941
时间:2012-3-27 15:08:02

谢谢你揭开了一些内幕的真相!不过开历史倒车,并不能惠及子孙。历史最终是人民写的,老毛也害怕!

“文革”中的薄家


YYXUN
时间:2012-3-27 12:17:49

现在发表这篇文章宣扬薄熙来的家事有什么含义?有这样显赫家世的红二代理当继续掌权?念在老父的功勋上既往不咎放他一马?文革中薄一波是受到了冲击批斗,可是薄家的红卫兵也在社会上做过恶,薄一波不也被薄熙来打翻在地踏断肋骨嘛,薄家有受害的,同时也有害人的。薄一波是薄一波,薄熙来是薄熙来,不要再宣扬“血统论”了,当今社会上应当各自负各自的责任,两个人不能往一起搀和。

重庆人民喜欢“薄书记”吗?


srdbgs
时间:2012-3-27 9:56:47

还是黑箱和权争中的一出滑稽戏,闪电一般的开头,结尾呢?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