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香港选举

首页 > 中国选举 > 港澳地区选举 > 香港选举

香港特稿:反修例风波未平息 下月区议会选举成焦点 年轻票决定香港前途?

作者:易锐民

来源:联合报

来源日期:2019年10月20日

本站发布:2019年10月20日

点击率:834次


2019区议会选举

反修例风波引起的抗争还在持续,处于非常时期的香港将于下月24日举行新一届区议会选举。随着选举提名在周四结束,香港社会马上聚焦:这场选举能否如期举行?港青推高的投票率是否将左右选情?“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设计的“风云计划”有戏待续?

支持港府、港警的“蓝丝”认为,示威现场直播画面经常出现暴力冲突、暴力破坏公共设施及暴打不同立场者等等恶行,暴徒的确存在。

支持反修例抗争的“黄丝”坚称,港府近年在选举中不断DQ(disqualified,取消参选人资格),如此“暴政”才导致当前逆权运动的发生。他们强调“暴政在前、逆权在后”,否认自己是暴徒。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15日)会见媒体时报告了一系列数据:单是民主建港协进联盟(民建联)和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这两个建制派政党,至今共有超过150个办事处遭到破坏;此外,经民联、新民党甚至乡议局,以及个别建制派议员的办事处,也几乎无一幸免。

民建联是目前香港的第一大政党,在立法会和区议会都拥有最多议席,该党副主席周浩鼎说,其东涌区议员办事处的大量物品及玻璃被打烂,支持者感受到暴力冲击而害怕。

他还说,近日有市民因不同立场而被示威者辱骂甚至毒打,令支持他的选民担心投票日不安全。民建联因此要求港府确保选民有个安全、公平的投票地点。

泛民怀疑港府为延后选举埋伏笔

建制派不断控诉、狠批黑衣示威者大肆破坏他们的办事处,“黄丝”则大打文宣战反击,认为建制派的“苦情表演”是因为怕输,企图延后区选。

“黄丝”的认知有他们的推理:香港律政司周一(14日)忽然向高等法院申请禁制令,禁止示威者骚扰或占领各区的纪律部队宿舍。泛民议员立即质疑港府继“禁蒙面法”后又使出“禁制令”,接连出招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目的是要“点爆更大火头,鼓动暴力”。

泛民的推理逻辑是:当局可以暴力抗争持续为由,顺势制造“选民不敢外出投票”舆论,从而延后区选。

此外,主管选举的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聂德权本月12日在电台节目上指称,下月24日区议会选举若未能如期举行,依现有机制规定,延后选举须在14天內举行,否则区议会在明年1月1日便会出现真空期。聂德权的这一番话,更令泛民怀疑“当局为推迟区选埋下伏笔”。

学者:延后区选将打击港府公信力

香港学者近日纷纷发声警告,港府押后举行区选将造成政治后果。

支持泛民的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指出,近日的示威活动,与港府过往在选举中的政治审查有关,而港人十分重视选举权,一旦押后或取消区选,将进一步打击港府的公信力。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教授李咏怡也表示,不能接受以“可能发生选举暴力”作为“取消选举”的理由,因为维持选举的秩序是港府的责任。

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则从法律角度解释,出现下列两种情况才能押后或取消选举,即:立法会通过修改《区议会条例》或引用《紧急法》;前者关系严重利益冲突,后者极可能违宪,造成更大宪制危机。

多名学者纷纷联合呼吁各方克制,让区选能在公平、公正下如期举行。

林郑近日在记者会上重申:“我们的立场是清晰的──四年一度的区议会选举是香港政治体制发展的重要一环,400多位区议员获选出来服务全港九新界的市民,特区政府会依法尽最大努力,去举行一个公平、公开、诚实的区议会选举。”

她还补充说,为确保区议会选举能够如期顺利举行,港府的独立法定机构──选举管理委员会(选管会)正进行相关部署。

不过,选管会不像警队拥有强大装备和人力去对付违法行为,它能否有效阻止黑衣示威者针对性打击建制派候选人令人存疑,而这有违选举的公平和公正。

也许,香港选民下个月可能有机会体验类似伊拉克或阿富汗的选举——在军警的重重保护下步入投票站,投下神圣一票。

“风云计划”夺权大计

港府今年2月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爆了反修例风波。受访学者认为,这并非孤立事件。香港社会过去几年积累了强大的反对力量,2014年的“占领中环运动”(占中)和2016年旺角骚乱积累的不满情绪,在反修例这一役完全爆发、失控,演变为包括“真普选”在内的五大诉求,最终目的是要透过选举夺权。

戴耀廷设定风云计划

“占中”和旺角骚乱失败后,“占中”发起人、港大法律学者戴耀廷提出了“风云计划”,终极目标锁定2022年的香港特首选举。

“风云计划”第一步就是确保泛民阵营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大胜,从而囊括2022年特首选委会中、属于区议员选委席位共123个。

这个目标关系2022年特首选举战役的成败,泛民阵营非胜不可,港青最近数年来积极参与政治活动的热情,印证了他们在争取港青支持方面,成绩斐然。通过港青踊跃投票推高投票率,“风云计划”深信,绝大多数港青会投选泛民阵营候选人。

当特首林郑月娥今年2月推出《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时,泛民阵营如获至宝。据说,戴耀廷在今年4月底入狱前,已和泛民骨干商讨实现“风云计划”。

“风云计划”第二个阶段性目标,是确保2021年特首选委会的选委席位战不再是过往“未战先败”的一方。

泛民阵营目前占据选委席位350个,加上上述区议员选委的123个席位,有望增至近500个席位,再加上拉拢亲泛民阵营的商界组别128个席位,掌握的特首选委票将超过600张,有望打破北京长期钦点香港特首的格局,实现阻止北京操控2022年特首选举的终极目标,甚至迫使北京改革现行制度,达到港人“一人一票”直接选举行政长官(特首)以及立法会议员的“真普选”终极目标。

年轻选民激增左右选情

根据戴耀廷分析,建制派在上届区选的297个选区获胜,当中部分选区得票率为四成多,这些选区一旦多了不满港府的港青选民,建制派就会输掉议席。

在香港两级议会选举中,选民对候选人有不同要求:立法会选举,选民重视候选人的政治理念;区议会选举,选民在乎选区服务。建制派由于选区服务表现较佳,多年来都在区议会选举中占上风。

不过,今年的区议会选举,形势逆转的可能性极高。

持续至今四个多月的反修例风波激发了港青对港府的高度不满,近39万3000人的新登记选民人数,创下了香港回归后选举年新高,其中18至35岁群组占了47.98%,36至60岁占40.88%,60岁以上则占11.14%。

香港政治观察者认为,年轻选民激增足以左右选情,届时将出现洗牌效应,建制派在这一次的区选中很可能大败。

据研究选举的学者分析,只要投票率不低,全港各区尤其是上届票数拉锯的选区以及中产屋苑等,建制派选情严峻。

目前获保释出狱的戴耀廷乐观估计,非建制派可赢得300席,一举拿下区议会控制权,进而夺取特首选委会属于区议员选委的123个席位,加上泛民阵营原有的350个,席位总数将近500个,“风云计划”达标希望非常高。

年轻选民:感觉年轻人都会出来投票

香港居民舒婷(32岁,金融投资业者)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虽然她目前大部分时间在北京工作,但仍会争取下个月回港参加区议会选举投票。

她希望能够通过选举选拔出一些真正关心香港长远利益的人,让社会能有序地运行,普通民众能安居乐业。她说:“最重要的是安全、安稳、安心。”

28岁的中医师郭先生受访时说:“今年应该有很多本来不热衷于选举的年轻人都会出来。我会投票,以前不会。”

将会首次投票的他解释,这主要是因为最近香港发生太多事了,然后很多人对许多政客的行为也看不过眼,所以想去投票,“起码想让某些党派的势力不会过分膨胀,但感觉今年选举会取消也说不定”。

建制派能爆冷?

香港选举事务处已公布,全港18个地方行政区划分为452个区议会选区,新一届区议会选举将在每个选区选出一名区议员,比目前多21席。

提名已在周四(17日)结束,建制派阵营变化不大,非建制派则在减少同营竞争抢票的基础上大致完成协调。

民建联:回归以来最艰难选举

在区选中最有号召力的两大老牌政党,是代表建制派的民建联,以及代表非建制的民主党。民建联这次派出179名参选人,其中六人是现任立法会议员,65人首次参选;参选人平均年龄41岁,最年轻者仅23岁。

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说,反修例风波没影响民建联参选人数。她形容,这次区选是香港回归以来最艰难时期,民建联同样面对最艰难选举,不但多个办事处遭破坏,议员及团队也多次被骚扰。

派素人防DQ 民主党六成参选人未满40岁

民主党选委会主席李永达透露,这次共派出99人参选,现任区议员35人,39岁以下参选人占总数六成,多达60人。

李永达说,建制派在这次选举虽出现危机,但港府在理论上“还有招可化解”,即利用选举主任权力,质疑民主派参选人对《基本法》的拥护度,进而DQ(取消)其参选资格。

行使DQ的前提是,选举主任须遵照香港法院规定,具有充足、合理的事实基础,才能行使DQ权力。

非建制派这次因应派出平日甚少激进言行的政治素人参选每一区,每区各有两三个“素人”报名,令选举主任没法DQ所有参选人。

到目前为止,至少已有三名选候选人声称收到选举主任的“政治查询”。不以“香港众志”秘书长身份参选的黄之锋说,他被要求回覆是否认同“民主自决”主张,以及是否支持“港独”为自决选项之一等多条问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