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中缅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缅关系

亨凯:在西方围攻缅甸之际,中国国家主席时隔19年再度访缅

作者:亨凯

来源:观察者网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20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20日

点击率:283次


1月17日至18日,习近平主席应缅甸温敏总统邀请,对缅甸进行国事访问。

这里有几个数字值得一提:缅甸是首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社会主义国家,2020年恰逢中缅建交70周年;这是中国国家主席时隔19年后再度访缅;此外,此次访缅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今年首次出访。

缅甸目前正值“多事之秋”,因若开邦的“罗兴亚”问题,遭遇了巨大的国际压力。而习近平主席将2020年的首次外访安排在缅甸,相信既能“同缅甸朋友共叙‘胞波’情谊,共话合作大计”,一定程度上也能帮缅甸缓解来自外围的压力。

习近平在缅甸《缅甸之光》、《镜报》、《缅甸环球新光报》同时发表题为《续写千年胞波情谊的崭新篇章》的署名文章(图/CGTN)

“罗兴亚”问题复杂

先谈谈在缅甸已存续数年的“罗兴亚”问题。

缅甸是个民族多元化的国家,有8大民族,下面又分135个族群。作为英殖民历史的遗产,缅甸自独立以来就面临着难以调和的民族问题。

缅甸民族问题是多层次的矛盾复合体,它不仅仅是政府和民族武装之间的矛盾,还涉及政府与国防军、国防军与民族武装、政府与民族政党、民族武装与民族政党、民族武装与另一民族武装等层面的问题。此外,民族问题有时还表现为宗教问题;基于地理位置,有时还牵涉到与邻国的关系;一些民族问题甚至还会引来国际社会的介入。

兴起于缅、孟接壤处若开邦的“罗兴亚”问题,即包含了缅甸民族问题中所有层次的矛盾。

2012年,一名若开族妇女遭抢劫、强暴和杀害,当地若开族居民认定凶手是罗兴亚人。当地一些罗兴亚人随后展开暴力报复,若开邦因此多日陷入骚乱。

这一冲突,明面上是若开族与罗兴亚人的争执,背后实则又牵扯到原住民与公民权所带来的民族政治问题和国际压力。

若开族是缅甸8大民族之一(“原住民”),是若开邦的主体民族,而罗兴亚人不被缅甸政府所承认,缅甸普遍认为该群体是来自孟加拉国的“外来民族”,属孟加拉裔(Bengali)。

缅甸若开邦所在地理位置(图截自谷歌地图)

罗兴亚人主要集中在若开邦与孟加拉国交界的貌都、布帝洞、耶德岛等城市。这几个城市也是冲突最为严峻的地方。自2012年的冲突以来,罗兴亚人希望获得“原住民”的身份,进而取得公民权。

2016年10月9日,貌都的三个警察哨所受到“阿卡穆尔圣战者”组织的武力袭击,造成多名军警死亡、哨所枪械被盗。这标志着“罗兴亚”问题从民间暴力冲突正式升级为“武装冲突”。

2017年8月25日,貌都、布帝洞、耶德岛等三市的30个哨所和一个国防驻扎地再次遭遇袭击,“若开罗兴亚救世军”(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ARSA)宣布对此事负责。

不过随后,缅甸国防军将该组织定性为极端恐怖组织,并进行了严厉的“地面清扫”行动。70万罗兴亚人因此逃离若开邦,涌入邻国孟加拉。缅甸国防军的这一军事行动也被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扎伊德称为“教科书式的种族清洗”。

国际压力重重

缅甸具有倾向性的原住民与公民政策、罗兴亚人的宗教信仰、缅甸国防军一贯以来的强硬作风、罗兴亚难民对孟加拉国造成的负担……多重因素使得“罗兴亚”问题迅速国际化。

自2012年以来,联合国、伊斯兰合作组织、伊斯兰国家及许多西方国家纷纷指责缅甸在该问题上严重侵犯人权。

2017年底,联合国缅甸人权事务特别报告员李亮喜由于就“罗兴亚”问题多次批评缅甸,被缅方拒绝再次入境,缅甸也一直拒绝与联合国实况调查团合作。

作为替代,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于2016年邀请了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组织成立了若开事务咨询委员会。但该委员会提交最终报告后没几天,“若开罗兴亚救世军”就发动了上述武力袭击。而且,虽然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政府表示将依照该报告开展措施,但缅甸国防军对该报告的许多内容表示反对。

在“罗兴亚”问题上,缅甸至今未能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事实调查团达成共识。

而自2012年“罗兴亚”问题首次爆发以来,由57个伊斯兰国家组成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就对此事给予非常高的关注。

伊斯兰合作组织甚至当年就向缅甸提出了在若开邦成立办事处的想法,但因缅甸社会的激烈反对,缅甸政府并未允许这一提议。2017年11月,伊斯兰合作组织草拟了一份决议案送呈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批评缅甸对罗兴亚人进行了“系统性的侵犯”。

一些伊斯兰国家也对缅甸给与批评。例如,2016年,与缅甸同样作为东盟成员国的马来西亚就指责缅甸对罗兴亚人进行“种族清洗”,并称这既是人道主义问题也是区域安全问题。马来西亚也是东盟成员国中唯一一个至今对缅甸公民实施签证要求的国家。

此外,大多数西方国家在“罗兴亚”问题上对缅甸也倾向于批评和指责。

英国是与昂山素季极具因缘的国家。昂山素季曾在牛津大学留学,其丈夫阿里斯是英国学者,1988年以前昂山素季与丈夫及两名孩子定居在英国。然而,在2017年“罗兴亚”问题升级后,英国许多组织、机构纷纷指责昂山素季,并收回曾授予昂山素季的荣誉称号。

英国公共服务业总工会收回其荣誉会员身份,牛津、格拉斯哥、纽卡斯、爱丁堡等城市收回其荣誉市民身份,牛津大学圣休学院撤下了学院中昂山素季的画像,伦敦经济学院收回了昂山素季的荣誉主席职位,等等。

英国之外,其他国家机构和国际组织也纷纷撤销了曾颁给昂山素季的奖项及荣誉称号。如美国大屠杀纪念馆撤销了于2012年颁给昂山素季的“埃利·威塞尔人权奖”,国际特赦组织收回了2009年颁给昂山素季的“良心大使奖”,加拿大也正式取消了2007年众议院授予昂山素季的“加拿大荣誉公民”身份……甚至有人提议也剥夺其上世纪90年代初所得的诺贝尔和平奖,不过提议被诺奖委员会所否定。

昂山素季回应奖项、荣誉等被撤销事宜

2012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访缅时,曾刻意避免对“罗兴亚”问题进行明确表态,但2017年开始美方多次批评缅甸,认为缅甸在“罗兴亚”问题上犯下反人道主义和种族清洗的罪行。除了批评,美国还多次施行针对性制裁,宣布对缅甸部分高级将领实施经济制裁和旅行限制,禁止与缅甸军方进行具体的军事合作。如不久前的12月,美国就宣布对缅甸国防总司令敏昂莱大将和副总司令梭温副大将在内的四名高级将领实施制裁。

而对缅甸形成最大也是最实际挑战的,则是于2019年年末发起的国际法诉讼:

2019年11月11日,西非国家冈比亚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的57个国家,向联合国国际法庭控告缅甸在“罗兴亚”问题上的“种族屠杀”;加拿大、荷兰和英国先后表示支持冈比亚这一诉讼

13日,英国的“罗兴亚”组织和曾任联合国首任缅甸人权事务特使的金塔纳向阿根廷法庭控告了缅甸军方高层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

14日,国际刑事法庭也因为孟加拉国的控诉,着手准备审理缅甸的“罗兴亚”问题。

三个司法机构几乎同时受理了相关诉讼,显然这是一次经过详细谋划后的联合行动。不过,缅甸以非成员国和侵犯主权为由,拒绝应对国际刑事法庭和阿根廷法院的审理,只对联合国国际法庭进行应诉。

中方的建设性调解

当缅甸因“罗兴亚”问题面临空前的国际挑战之际,中国作为缅甸的“胞波”兄弟,始终坚持让缅甸处理自家事务的立场,不仅多次在国际场合为缅甸站台和斡旋,也提出了许多实际性的建议。

2017年11月18-19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孟加拉国和缅甸,提出了三阶段的解决思路:第一,实现停火、恢复秩序,使民众得享安宁,不再流离;第二,各方及国际社会共同鼓励缅孟双方保持和加强沟通,通过平等友好协商尽快找到解决问题的可行途径;第三,贫困是产生动荡和冲突的根源,要加大对若开邦扶贫的支持。中方也表示,愿在这方面作出自己的贡献,发挥应有的作用。此后,中缅孟数次举行三次外长非正式会晤,每次均取得进展。

2019年9月23日,王毅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主持中缅孟三方非正式会晤。会晤达成三点共识:

一、尽快实现遣返是三方的强烈政治意愿和重要政治共识。缅孟均认为,避乱民众遣返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应该及早加以解决。

二、一致同意成立中缅孟联合工作组机制,以缅孟为主,中国参与,在三国外长的政治指导下,负责具体落实遣返相关工作。

三、发展是解决若开邦问题的根本途径。三方同意加强三方合作,特别是用好中缅、中孟既有双边合作机制,帮助若开邦及缅孟边境地区扩大就业、改善民生,从根本上为实现该地区的稳定与发展创造条件。

资料图:中国外交部官网

再至2019年12月7日-8日,在昂山素季赴荷兰海牙联合国国际法院应诉前夕,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再次访缅,向缅甸表示支持与协助。中国在此特殊时刻访问,无疑是雪中送炭,为缅甸打了一剂强心针。

而在联合国安理会缅甸问题公开通报会上,中国常驻缅甸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也多次呼吁国际社会应客观看待缅甸政府面临的困难与挑战,表示若开邦问题应由缅孟通过双边渠道妥善处理,国际社会应保持耐心并提供支持和帮助。

习近平主席在中缅建交70周年之际访问缅甸,更是为维护中缅“胞波”情谊再送上一份极大的保障。

习近平主席的访缅之行,是在中缅两国共同的努力下实现的。缅甸是“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积极响应者,昂山素季连续参加了两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专门成立了“一带一路”实施领导委员会并亲任主席。在中缅两国的推动下,作为“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标志——中缅经济走廊的建设也在稳步推进。

中缅两国是分不开的“邻居”,建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胞波”关系,而如今“中缅命运共同体”已经成型。相信随着习近平主席的访缅,中缅两国将迎来双边关系新时代。

作者为缅甸华人,复旦大学社会学博士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