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聚焦十九大

首页 > 党的建设 > 聚焦十九大

解读五中全会:中国下一个五年怎么走

作者:储百亮STEVEN LEE MYERS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0年10月30日

本站发布:2020年10月30日

点击率:216次


  中国共产党在北京举行了为期四天的闭门会议,宣布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为“掌舵”,将会坚定地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航船继续乘风破浪”。

  在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仍被新冠病毒大流行所困扰之际,中国承诺实现经济复兴,在科技方面自力更生,并加强军事力量以保护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利益。

  会议凸显了习近平看似无限的政治控制力,以及他推动中国摆脱当前危机、进入新的增长阶段、少受外部风险影响的雄心。以下是这次会议的主要成果,概述了未来几年的政策重点。

  经济复苏

  在经历了今年头几个月的新冠病毒危机冲击后,中国经济在7至9月这一季度恢复到了4.9%的增长,出口也强劲复苏。

  中共领导人在会议的公报中表示,在五年计划中,中国的目标是扩大国内市场,并鼓励整个经济领域的创新——从尖端技术到更高效的农业。公报没有提供2021年以后的具体增长预测。

  但是要有耐心:有先例表明,政府将在未来几天对拟议的计划做出更详细的“解释”。

  “经济长期向好,”中央委员会说,“社会大局稳定,继续发展具有多方面优势和条件。”

  自主研发的技术

  自特朗普政府开始限制中国获得美国技术以来,习近平加强呼吁,要求中国实现关键零部件的“自给自足”。

  中共中央委员会会议宣布,中国将把加强科技自立作为未来15年的首要任务。“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领导人说。

  可能要到明年发布完整的五年计划,以及中国各部委和政策机构发布详细的科技行业后续计划之后,科技政策的具体内容才会清晰起来。

  掌握硅芯片和其他部件的设计和生产可能代价高昂、充满风险,行业专家质疑中国能在多大程度上,以及多快速度成功与全球供应商脱钩。

  “我认为中国试图做的很多事情是将大量资源——财政资源、人力资源——投向明确确定的问题,”独立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中国问题研究总监白安儒(Andrew Batson)表示。“许多优先事项都涉及扩大国内现有技术的规模。”

  更清洁的增长——但没有排放峰值日期

  中国的五年计划不仅仅是关于经济增长,尤其是现在,公众对空气、水质和土壤污染的愤怒侵蚀了对政府的信心。中国还面临着国际压力,要求其控制导致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排放。十多年来,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已经超过了其他国家。

  习近平上个月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宣布,中国的目标是在2030年前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并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中国将不再是人类活动产生的主要温室气体的净排放国。中国科学家认为,到2025年达到排放峰值是有可能的。

  周四发布的中国五年目标概要并没有设定达到排放峰值的年份,但它表示,在达到峰值后,中国的碳排放量将“稳中有降”。

  中央委员会表示,在未来五年内,中国的能源和资源利用效率将会“大幅提高”,同时“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持续减少”。

  军事现代化与安全

  中央委员会宣称,即便还要迈出更多“重大步伐”加强国家安全,但中国的军事实力已经有了很大提升,这是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的核心任务之一。

  委员会没有详细说明任何新计划,但提出“全面加强练兵备战”。随着从喜马拉雅山脉到台湾和南海的军事紧张局势不断升级,在近来与人民解放军的数次露面中,习近平反复提到这个主题。

  委员会还呼吁更紧密的军民团结——当然是在中共的最高权威之下。“要加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确保国家经济安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委员会表示。

  为什么要制定五年计划?

  自毛泽东在1953年启动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近70年之后,这些计划仍是中国领导人在经济、社会和如今的环境议题上提出进步愿望的重要蓝图。

  随着中国变得越来越商业化,这些计划对某些经济领域的重要性有所下降。但它们仍有助于设定优先事项,特别是在能源政策和国家主导投资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等领域。

  习近平接手起草过程,说明了这些计划对他的重要性,这项工作按照惯例是留给总理的。本月早些时候,中共发布规定,强化了习近平制定政策议程的权力。这些规定似乎是为了防止在经济发展方向等问题上出现分歧,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研究中国政治的博士后桃李(Holly Snape)说。

  “这直接关系到未来五年将如何发展,”她在电子邮件中表示。

  此次中央全会还讨论了中国到2035年实现现代化的目标。一些分析人士将这个日期解读为习近平打算掌权多久的信号,他已经取消了自己担任最高领导人的任期限制。

  然而,后桃李指出,这样的长期目标并非没有先例:1995年江泽民在任时,党内官员就曾通过一个目标设定到2010年的长期计划,江泽民于2004年辞去了最后一个正式职务。

  国际展望

  像本周这样的会议,通常不是领导人就国际事务发表详细声明的时候。因此,中国领导人不就美国大选或中国以外的其他话题发表评论也不足为奇。

  但这些计划仍取决于他们对国际前景的评估,并用模糊的措辞进行了总结。这些最新评估强调了不确定性增加带来的风险,呼应了习近平最近对“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的警示。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央委员会表示。“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

  它警告:“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

  Amber Wang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首席中国记者。他成长于澳大利亚悉尼,在过去30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居住在中国。在2012年加入《纽约时报》之前,他是路透社的一名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ChuBailiang。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他自1989年加入时报,曾在莫斯科、巴格达和华盛顿多地进行报道。他著有《新沙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崛起和统治》(“The New Tsar: The Rise and Reign of Vladimir Putin”)一书。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