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2020大选

首页 > 中国选举 > 台湾选举 > 2020大选

林正修:台湾选情的诡谲与演化

作者:林正修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19年07月17日

本站发布:2019年07月17日

点击率:1472次


  2019年7月中,韩国瑜以大比数赢得国民党党内初选,让台湾来年的选举成为一个诡谲的局面。如果现任的蔡英文与韩国瑜两人对决,双方可谓势均力敌,韩民气高却必须兼顾高雄市政与全台竞选事务。而蔡英文具有行政优势且有美国加持。但若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加入战局,蔡英文落选的可能性便大幅提高,而柯文哲在目前三人的各色民调中,都属第三。

  排名最后的候选人决定来年选情

  东亚的地缘结构框限了中小型政治体的基本选项。过去三十年,东亚的安全承诺来自美国,而营收与顺差则来自中国。其中韩国、台湾与菲律宾在总统选举上,表现出一定的共性,即透过立场对立的总统轮替,来平衡特定大国的单方干预。菲律宾从阿基诺三世(Benigno S. Aquino III)到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完成了亲美到亲中的转向。韩国在对北和解与美日联盟之间摆荡,在台湾则有蓝绿轮替。

  然而2019年的台湾,却走到了三角竞争的局面,而且还是由排名最后的人选左右大局。2017年韩国大选中代表第三势力的安哲秀,即使得票超过两成,也无法左右大选的结果,而台湾2020大选的诡谲局面,其根源在于选民结构,尤其是柯的支持者。一般来说,“柯粉”偏绿却不执着,在总统选举上,他们明知支持的对象可能名列第三,却毫无弃保的情结。他们认为让柯文哲走上全国的舞台,比蔡英文连任还重要。

  民进党人认为2020年是国家认同的决战,香港局势更加深了绿营青年的“亡国感”(台湾网民称为“芒果干”)。但年轻人不会尽归一色,柯粉对绿营动辄抹红柯的作为十分反感,在反对中国压制民权的同时,他们也同意台湾必须谨慎处理与北京的关系。在日形僵硬的两岸语汇中,柯文哲的立场滑移与言词闪烁,对支持者来说反而是美德而非缺陷。韩粉则更多地强调对中和解的经济利好与美国的不可信。

  总的来说,台湾民意三分的格局初定,柯文哲肯定会下场搅局,蔡、韩胜负未定。未来的半年多,总统候选人三方对垒的情势,会在个别立委选区中产生更多的变化。然而这个由二至三的过程,究竟从何处开始酝酿并得以呈现?

  为什么会形成三方对垒?

  或出于傲慢或分身乏术,北京对港台的战略弹性日减,剩下的只有更多的恫吓与收买。而美中对抗的激化,让台湾各界感受到更多的不确定性,美国朝野挺台的善意,因特朗普的善变而打折。蓝绿仍是岛内民意主要的结构,但更多清醒而游离的选民觉得蓝绿两端各执一词,都有道理却都不够用。最后这三方态度的浮现,还受益于两党不成熟的初选动员。

  蓝绿两党的初选民调都是一个边做边改的游戏规则,早先绿营的蔡赖之争,盛传蓝营准备“灌票”给赖清德,让蔡阵营十分紧张。等到国民党初选上场,绿营支持者编了“有瑜(鱼)吃瑜,没瑜吃蔡(菜)”的顺口溜。在国民党党内,朱立伦批评郭台铭阵营操作“弃朱保郭”;郭台铭痛骂旺旺集团老板蔡衍明操作“民进党手法”,放任绿营群众假称蓝营支持者,但唯一支持韩国瑜,让郭蒙受损失。民调领先的韩国瑜则点名柯粉暗助郭台铭。在操作民意过程中,没有任何一方是清白无辜。

  有绿营的评论者对民调被如此恶搞感到痛心疾首,觉得再科学的东西到了台湾都会被扭曲。但就像诈骗电话也是一种带着痛感的民智启蒙,多数人想要透过民调表达政治的意图,本身就是一个集体博弈的过程。基本上,意图扭曲或意识到民调可能被扭曲的双方,都是热心参与者而且越发精明,而且在大数之中,对立的偏见会互相对冲。以往台湾选举动员充斥着国仇家恨的情绪,这次蓝绿的初选却增添了几丝黑色的喜感。

  喜感是悲情的解药,悲情则是消极的心智状态。蓝绿初选的混战中,今天你跨营灌票,明天我拉抬对手的对手。那怕只是一时的伪装,都必须从定式的思维中往左右挪移,而这正是化解心中块垒与换位思考的开始。2006年红衫军围困陈水扁时,总指挥施明德曾经用一句谚语和绿营基层对话,他说:“宠猪上灶,宠儿不肖”(此谚用台语读十分传神),悲情是纵容己方政治领袖的开端,然而越是纵容,越是事与愿违。

  蓝营重启演化

  悲情消退无疑是好事,但“韩流”还势头正盛。何谓韩粉?从全球热心观战的华人到蓝营派系的散兵游勇,从小说家琼瑶到果菜小贩,韩粉十分真实却很难定义,只能说他们和韩国瑜一样,在登台之前都是龙套,从未唱过主角,但一涌上台就让原来的戏班子人仰马翻。这股力量既保守又蕴含了改变现状的可能,更关键的是,他们未必服膺领导人的意志,许多时候是韩流架着韩总走。

  反建制动员有其全球的脉络,社交媒体降低了集结的成本,长期被主流忽视的激愤则是源源不绝的燃料,在美国叫茶党,在法国有黄背心(或称马甲),台湾从2018年至今,则有“韩流”。某些蓝营菁英不小心说出韩粉读书少阶层低的真心话,在韩粉听来简直提油救火。若仔细对比茶党架空共和党和“韩流”冲击国民党,就会发现真正和特朗普对应的人物不是商人郭台铭,而是蓝营弃子韩国瑜。

  然而韩国瑜在过去半年的高雄市政上是否有重大的突破?平心而论,方向大致正确,但进展十分有限。韩的言语诚恳但有时空洞,机锋处处却无系统性的论述。党内竞争对手郭台铭曾对他喊话,要他做完四年市长后再接棒选总统,独派评论家林浊水则说“韩真做完四年,总统也别选了。”也许高雄真是问题深重,短期难有起色,才让韩国瑜以逐大位做为脱困之路。

  韩国瑜的总统之路变数仍多,首先美国并不信任他,国民党内菁英与他没有共同语言。竞选过程中不但高雄市政不能出错,还要期待北京与统派不会暴冲,免得丢票。国政千头万绪,实非一本心经可含摄。但韩出线选总统,对国民党与泛蓝来说,是个不可折返的变化,宫廷大佬与留洋菁英将被草根领袖及地方诸侯取代。蓝营延宕多时的演化,终于重启,只是未来方向不明。

  战后台湾由一党专政至蓝绿轮替,用了不下四十年的时间,从1996年的首次总统民选至今, 2020年的大选,将由现任总统及北、高市长三方对垒。一是垄断与压制,二是赢者全拿的零和赛局,三方则至少有六种合纵连横的可能。至于此次没能入场的郭总裁,会不会成为第四方也值得关注。

  《德道经》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由一而二,由二至三都是艰难的演化,虽然跌跌撞撞,台湾却已连过两关。然而算法已经改变,话语必须更新。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