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2020大选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选举 > 美洲选举 > 美国 > 北美选举 > 2020大选

大选倒数15天,美国华人“川粉”还会支持特朗普吗?

作者:刘裘蒂

来源:FT中文网

来源日期:2020年10月20日

本站发布:2020年10月20日

点击率:87次



在特朗普不断抛出“中国病毒”这样具有歧视性的标语,造成华人成为种族暴力的对象之后,还有多少华人会支持特朗普?这可能是你很难想象的。


首先,不要问我谁将是美国下一任总统。美国大选选情现在是死缠胶着。也别问我拜登是不是稳赢,特朗普是不是会狂胜。尽管拜登在全国性民调上目前领先特朗普接近或超过两位数字的百分点,但不同政治归属感的观察家,都认为对方的数据是错的,而且是绝对错的。


正如特朗普正在撕裂美国,他也正在撕裂美国华人的归属感。


亚裔对选情的影响力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今年5月发布的研究数据,在美国主要的种族和族裔群体中,亚裔美国人是合格选民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今年将有超过1100万的人有资格投票(年龄在18岁及以上的美国公民),占全国合格选民的近5%。他们也是唯一的主要族裔群体,其中归化的公民,而非美国出生的公民,占合格选民的大多数。


2000-2020年的20年之间,美国亚裔符合资格的选民人数增加了一倍多,达139%。拉美裔选民的增长速度相近(121%),但黑人和白人选民的增长速度则慢得多(分别是33%和7%)。


归化移民是亚洲选民快速增长的主力。美国的选举法规定,当移民归化成为美国公民后,他们就有资格参与联邦选举。在2000年至最近的选举年(中期选举)2018年之间,亚洲移民合格选民的数量从330万增加了一倍多,达到690万。截至2018年,归化公民约占美国亚裔合格选民的三分之二。


尽管预计今年亚裔美国人将占美国合格选民的4.7%,但这一比例仍低于亚裔在美国总人口中所占比例(5.6%)。造成这种差异的部分原因是有450万成年亚裔移民不是公民,因此无法投票,这个群体包括永久居民(绿卡持有人)和正在申请成为永久居民的人,在美国持临时签证的人,以及非法移民。这些群体约占美国亚洲总人口的四分之一(24%)。在美国,还有350万亚裔(占亚裔总人口的19%)在18岁以下,因此他们没有投票权。在美国1820万亚裔中,大约有十分之六(57%)是合格的选民。

美国亚裔选民是一个多元化的群体,合格选民的来源国可以追溯到东亚、东南亚和南亚次大陆国家。美国亚太裔组织(AAPI)于2018年进行的一项数据调查发现,政党标识随来源国而异,比如整体上越南裔美国人(42%)比一般亚裔美国人(28%)更有可能为共和党人;而印度裔美国人最有可能是民主党人,其中50%自我标识为民主党人,只有18%是共和党。


符合资格的亚裔选民分散在美国各地,但超过一半的亚裔选民居住在三个州,35%(360万)在加利福尼亚州。亚裔选民人数第二多的是纽约州(92万),再次是德克萨斯州(69.8万)。加州和纽约州都是传统的“蓝州”(大面积倾向民主党的州)。但也有评论家认为,今年加州有不少民主党倾向的选民会倒戈支持共和党。


亚裔和华裔的投票取向

美国亚太裔组织AAPI从7月15日至9月10日的调查显示,今年54%的亚裔美国人将投票支持拜登,而大约30%的亚裔美国人会选择支持特朗普。另有15%的人表示他们还没有决定。设计这项调查的加州大学里弗赛德分校公共政策和政治学教授拉马克里希南认为,这些数据显示,虽然过去的选举表明亚裔美国人向民主党靠拢,但今年的研调结果显示这个族群正在转右。也就是说,特朗普和支持他的保守派势力实际上已经在亚裔选民中取得了一些进展。


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之后,穆斯林、阿拉伯、锡克教徒和南亚裔族群在美国遭受了歧视和仇恨袭击。美国亚裔选民总体上向左靠拢,因为许多人认为民主党人是反对种族歧视的强大政党。但特朗普上台以后,整体亚裔反而有向右靠拢的政治取向。特朗普成功地煽动了“我们vs.他们”之间的势不两立。


但只有16%美国华人公开识别为共和党人。拉玛克里希南认为,特朗普的反华言论和政策似乎已经使部分美国华人对“特朗普现象”失去热情。台湾裔的杨安泽参加民主党初选也可能有所影响。


2016年美国大选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领头进行一项多种族的政治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约25%的美籍华人支持特朗普。这是首次有华人如此热烈支持一名候选人。虽然特朗普支持者未必是华人的大多数,甚至也不占中国移民的大多数,但他们非常有组织,比如北美华人特朗普助选团(CAFT)。他们通过积极的网页和社交媒体(特别是微信)策略,保持很高的能见度。


而2020年大选,海外不少自由派华人支持特朗普,他们许多是“笔杆子”,发声强悍而有力道。


为何“川粉”仍然对特朗普不离不弃?

由于白人基督徒群体对特朗普的基本盘效应,可以说华人中的特朗普铁杆粉丝非基督徒群体莫属。


最近有朋友转来了朋友圈流传的一帧图片,显示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也有大幅广告看板写着:“美国华人支持特朗普,我们已经逃离了社会主义。”


特朗普成功地把民主党定性为“社会主义”。他公开宣称:“这次选举将决定,我们是拯救美国梦,还是允许社会主义议程破坏我们珍视的命运。”


但事实上,特朗普对民主党的刻画并不符合拜登提出的政策纲领,以及历届民主党执政的实际记录。大多数民主党人都不是社会主义者。在24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只有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认为自己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另外,特朗普喜欢找茬的政坛新秀纽约州代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借着在民主社会主义平台上竞选声名鹄起。

尽管比几年前更为左倾,但民主党的主流意识拒绝了社会主义标签。甚至算是比较激进的伊丽莎白•沃伦在2020年民主党初选中也自称“骨子里是个资本主义者”。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都提出增加联邦政府对医疗、教育和环境的承诺。这些政策通常需要大幅增加政府开支,提高税收,增加公共部门在私人市场中的作用,以及扭转特朗普政府放松政府管制的举措。


但反讽的是,特朗普政府也有不少政府干预市场经济的措施,比如今年5月,美国农业部为因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而受到伤害的农民提供160亿美元援助。共和党所推动的政策也不断为企业提供各种资助,被桑德斯称之为“企业社会主义”。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美国人热爱社会保障制度,但害怕“社会主义”。特朗普正在利用这一心理弱点,为其选举造势。


《文学城》的民意研调

堪称美国华人第一门户网站的《文学城》在9月29日进行了网上民意调研,这是目前唯一针对美国华人而组织的公开性民意调查。在3715个回复中,68%支持特朗普,25.5%支持拜登。

53.2%自认为是共和党,13.4%有共和党倾向,10.8% 表明是民主党人,17%表示无特定党派或倾向。

美籍华人支持特朗普,部分因为在教育和移民法令等议题上,特朗普的政策更加符合华人的利益。尽管华人是美国的少数族裔,但不少华人认为教育方面的平权法案损害自身利益。传统上民主党支持平权法案,一些华人因此支持共和党和特朗普。


我本来以为教育种族平权问题可能是华人支持特朗普的首要原因,但调查的结果并不尽然。在大选最受关切的议题中,美国经济议题最高(62.8%),其次是个人安全与社会稳定(58.5%),中美关系(51.2%),美国国家安全(50.2%)。教育议题与移民问题(都是32.3%)与新冠疫情(31%)属同一级别。对特朗普税表问题的关切只占了5.7%。

《文学城》的调查可能更多反映的是其本身的读者构成属性。《文学城》CEO林文表示,平台核心的年龄层是35岁到60岁,代表的是有经济基础的中国新移民,所以偏向于共和党。


相形之下,唐人街的老移民应该更偏向民主党,另外唐人街基本都在蓝州。


2018年马里兰州参议员选举民主党候选人提名、美国全球创新联盟主席辛红军认为:“今年的选举将是势均力敌的选举,目前还不知道谁会当选。各种媒体及渠道的预测,都有偏向性,很难相信辨认。华人,据我观察,在特朗普不断挑起种族话题攻击后,可能会有更多人改变主意,转投拜登。”


华人选民的选择

美国华人选民(包括中国大陆和港澳台的新移民)的总数达到257.6万人,占亚裔选民的23.4%,占2020年全美选民的1.1%左右。从普选的人口指数来说,这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关键是,基于美国选举人团制度,华人是否能在关键州起到关键作用?


尽管亚裔美国人是合格选民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但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今年9月底发布的研究数据,拉美裔选民对今年选举的影响可能加重。在所有50个州中,非拉美裔的白人合格选民的比例在2000-2018年下降,甚至有十个州的白人合格选民的比例出现两位数下降。而在同一时期,拉美裔选民在每个州的选民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


这些趋势在关键州,例如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也尤为明显,这显示拉美裔可能对2020年大选至关重要。在佛罗里达州,2018年有20%的合格选民是拉美裔,几乎是2000年的两倍。在新关键州亚利桑那州,2018年,拉美裔成年人约占所有合格选民的四分之一(24%),自2000年以来增长了8个百分点。


我认为,特朗普不惜用“中国病毒”给华人戴上标签,这显示其竞选团队幕后的大数据分析,特朗普认为通过这个标签可以为抗疫不力卸责,也意味着迎合他的基本盘比获取华人支持更为重要。


而不少华人“川粉”选民支持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因此没有所谓的“纠结”。


同时,也有支持特朗普的美国华人辩护说,特朗普说的是来自中国的病毒,而不是指责华裔美国人。这显示不少华人“川粉”选择切割自己的身份。

长期关注美国华人的政治参与的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终身教授吴旭认为,华人无视“中国病毒”说而继续挺特朗普有几个原因:今年上半年出现的种族冲突和警察暴力等事件引发的各州社会暴动,实际上是对两党比较大的考验。特朗普坚持讲“法律与秩序”,在大层面上其实是给从事商业的华人小经济实体带来保障,因此他们肯定支持“法律与秩序”。


吴旭说:“而民主党的立场支持少数族群的抗争,这对华人的社区和商铺带来冲击,我觉得部分可以抵消特朗普鼓动白人至上主义的这个成分。”除了特朗普的移民和教育政策对华人有利外,毕竟特朗普执政的整体经济政策,包括减税和刺激政策之类,其实对少数族裔的经济状况,都有好的影响。


吴旭认为:“最重要的是,其实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在后期的角度也有了一些变化,他瞄准的重点并非针对华人的种族主义,所以我觉得就从这点上来讲,就并不足以打消原本‘川粉’对他的支持。”


整体而言,即使华人的选择对2020年的大选结果影响不大,但美国华人内部政治趋向的分裂已无法避免,而新一代的中国移民,与其他美国亚裔的利害关系也可能渐行渐远。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