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中美竞合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 中美竞合

朱颖: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说明美国没有正式确认对中国开打冷战

作者:朱颖

来源:联合早报

来源日期:2020年10月23日

本站发布:2020年10月23日

点击率:86次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应该被视为中美冷战的积极践行者。在中国眼里,他是冷战思维的典型代表,但他一直否认中美冷战的存在。全世界都清楚地看到,中美已进入和平下的全方位冲突。本文对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作三点解读:

d8fc3b411e6646e580ced68606e76eea.jpg

  第一,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意在把中国执政党领导下的中国,与世界对立起来。8月12日蓬佩奥在捷克访问时说:“现在发生的不是冷战2.0。抵抗中国威胁的挑战从某些方面来说更为困难。这是因为中共已经以苏联从未有过的方式,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政治和我们的社会交织在了一起。”

  蓬佩奥在否认中美冷战的同时,把中国执政党领导下的中国,与世界对立起来。这一对立可以从蓬佩奥7月23日在美国加州尼逊图书馆演讲的标题《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中清晰地看到。在这个演讲中,他说:“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共产中国肯定会改变我们。”

  蓬佩奥为了给这一对立提供理由,把中国抹黑为昔日的帝国。9月4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执政党渴望在全球进行霸权统治。中国执政党的模式就像历史上那样,建立附庸国,让别的国家向北京这个中央王国朝贡。维吾尔人、藏人甚至蒙古人的基本人权都出现严重恶化。中国在中印边境增派兵力的行为表明,它希望在全球实现霸权统治。蓬佩奥在捷克参议院发表的演讲中,说中国执政党构成的威胁比俄罗斯还要大。

  蓬佩奥则把自己描绘为承担肩负反击中国执政党的英雄。9月27日蓬佩奥说,“我走遍了全球,确保每个国家都明白,这不是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问题,这是一个挑战,要确保下一个世纪不是中国的世纪;不是由专制压迫政权统治的世纪,而是由相信法治、有序自由和国家主权作为核心基础的政权统治的世纪。”“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建立这个全球联盟来反击。”“我相信,在认识到中国这个专制政权所带来的威胁方面,潮流已经转向。”

  可见,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并不是否认中美之间的冲突,而是把整个世界拉入与中国对抗。蓬佩奥在任期的最后几个月时间里,加紧在全球外交斡旋,积极打造铺垫美国今后的外交走势,同时加强与盟友合作,联手来对抗中国。

  9月27日至10月2日他巡访希腊、意大利、梵蒂冈和克罗地亚,在所到之地寻求新的军事和战略联盟,不难看出其中所呈现出来的、美国希望要主导该地区与国际局势的脉动。在梵蒂冈,他呼吁教宗方济各拿出勇气,抵制中共的宗教迫害。在意大利,他警告意大利注意中国的经济影响,防范中国对意大利的移动网络所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

  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的严重性,超过承认中美冷战。作为美国政府的最高外交官,在国际社会如此攻击中国,就是给中国的外部环境制造困境,给许多国家施加压力,迫使它们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至少给对中国不满的国家壮胆打气。蓬佩奥在努力打造全球反共联盟。

  第二,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是必须面对全球化的现实。二战后,苏联不愿意加入布雷顿森林体系和多边贸易体系。美苏冷战后,苏联在社会主义阵营组织“经济互助合作委员会”(经互会)。经互会的各共产党成员国,在生产和技术方面实行跨国合作,或者叫“红色多边主义”。这样的多边主义与西方国家的多边主义,在经济和技术上是隔绝的。

  中美冷战与美苏冷战的最大区别,是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化。中美冷战需要中美经贸关系彻底脱钩;只有脱钩,才能使出浑身解数打击对方。但美国能与中国完全脱钩吗?

  首先,许多美国企业不愿意与中国脱钩。3500家美国企业起诉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9月9日上海美国商会发布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200多家制造商中,只有大约4%愿意将生产线转移到美国;超过75%的企业表示,它们不打算将生产线移出中国;14%的企业希望把部分业务转移到其他国家;7%的企业计划将生产线转移至中国其他地方或者海外。

  其次,美国对华为断供伤及美国半导体企业。波士顿咨询公司的一份报告认为,美国若执行对华为断供的措施,可能使美国芯片制造商损失约360亿美元收入。美国的半导体企业从中国所获得的巨大收入,是它们维持继续创新的资金来源。这就是出现矛盾现象的原因:从9月15日开始,美国商务部对华为芯片的禁令正式生效,但9月22日英特尔公司表示,该公司已经得到美国政府的许可,继续向华为公司提供特定产品。

  最后,中美冷战无法形成东西方阵营。美苏冷战的起点就是东西方阵营成形;美国并无法让欧洲与美国并肩对中国打冷战。欧洲,尤其是欧洲领头羊的德国,与中国经贸关系高度融合。欧洲与中国没有地缘政治因素,欧洲也不存在与中国争夺世界领导权,即使中欧的价值观对立,欧洲还没有到因为意识形态而须要与中国打冷战。甚至一直对中国崛起忧虑的日本,也不愿意与中国打冷战。当然,中国也不能组建自己的阵营,中国同俄罗斯和伊朗的关系,还没有到建立同盟的可能性。

  第三,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是因为美国还没有做好冷战的准备。美国对苏联开打冷战有一个酝酿过程。从1946年2月凯南的长电报,到1947年3月的“杜鲁门主义”,再到1950年9月美国政府正式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美国对苏冷战已取得全国的共识,并形成一套完整的“遏制”战略和实施计划,期间经历的时间跨度为4年多。

  中美冷战几乎是突如其来的,如果没有冠病疫情,中美关系肯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美国根本没有与中国打冷战的思想准备,副总统彭斯的两次涉华演讲都表示,愿意继续与中国合作。但是,7月23日蓬佩奥的对华演讲中,就没有这个意思了。

  蓬佩奥否认中美冷战,只能说明美国政府没有正式确认对中国开打冷战;也就是说,美国政府没有形成类似对苏联开打冷战的战略。中美冷战是一个事关国家战略的问题,政府官员是不能随便说的,中国政府至今也没有认可中美进入冷战的说法。这就意味着如果拜登当选总统,还有调整对华政策的余地。

  北京时间10月1日,美国众议院共和党所主导的中国工作组发布报告,声称全盘审视了中国的威胁。工作组主席麦考尔在记者会上表示:“现在,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就是中共,这是一个世代挑战。”同日,美国众议院民主党所主导的情报委员会发表报告,评估美国的情报机构“是否专注于、展现出态势并有足够的资源来应对来自中国的日益增长的威胁”。两份报告揭示了未来美国两党对华政策的强硬姿态。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原题《蓬佩奥为何否认中美冷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