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安全治理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专项治理 > 安全治理

知识分子:贺建奎实验存在的硬伤

作者:赛先生

来源:知识分子微信公众号

来源日期:2018年12月01日

本站发布:2018年12月01日

点击率:901次


熬夜看了贺建奎博士的“表演”,我感觉贺博士在人类遗传学、生化、分子细胞、模式生物、数据统计分析,和基因测序等领域都存在基本概念不清和训练严重欠缺的问题,可以看出他大部分的工作是建立在自以为是的情怀的基础之上的。荒谬的是,他这个罔顾伦理、漏洞百出、很有可能让基因编辑领域受到严重打击的实验在这次事件前居然已经有数个重量级科学家知情。期望监管部门能够迅速查明真相并从制度上亡羊补牢,并制定一套合理的保护露露娜娜的终身方案。


伦理方面大家都讨论了很多,我觉得美国有个法官Potter Stewart 说的很好 :“Ethics is knowing the difference between what you have a right to do and what is right to do”。这里我只谈一些实验设计上的硬伤。贺展示了他做的老鼠Ccr5敲除的实验数据,只是简单的组织染色和两个初级的行为学实验,然后就宣称老鼠敲除Ccr5是安全的 。健康周期呢?生命周期呢?为什么没有做感染实验?为什么没有设计实验观察以前已经报道过的Ccr5敲除小鼠的不正常表型?为什么没有雌雄分组?小鼠数量明显不够。第二个行为学实验明明已经疑似在不正常的临界点上了,为什么没有跟进?


贺自己的实验表明,拿到纯和突变基本就是靠运气,有极大几率结果是嵌合体。后来露露的基因型真是嵌合体,现在看来娜娜也有可能是,原因我不细说了,因为他提到单细胞测序发现了脱靶,后来又找不到了,这说明这个胚胎不是纯合的。


首先,贺判断编辑有没有成功,有没有脱靶,居然用的是单细胞测序,测序领域应该知道单细胞测序的准确率能到99%吗?不可能。后期贺也用了脐带血,但是这从伦理上是荒唐的,难道植入后发现有脱靶再把胎儿杀了?


前期发现脱靶,然后问被植入父母要不要植入,父母同意就植入了 。如果医学实验都这么简单还要专业人士干什么?患者如何知道脱靶的危害性?


更荒谬的是这个基因编辑的结果。露露是个嵌合体,突变的Ccr5少了15个碱基,也就是说不是移码删除。理论这个蛋白可以表达出来,只是缺失了极小一段,而且结合HIV gp120 蛋白的几个关键氨基酸并没有完全被敲除,这个突变蛋白能阻断HIV感染的可能性基本就是未知数。其次是,如果这个胞外区突变了还能上膜的Ccr5会不会得到新的功能去结合一些不应该结合的配体?这些全都没研究过,贺竟然就放绿灯让孩子生下来了。


娜娜的突变更不可预知。一个基因是插入一个碱基,一个是缺失四个碱基。这和欧洲人发现的Delta-32缺失都不一样。因为是移码删除,这两个突变基因都会编码出一小段从来没在人体内存在过的蛋白,这个蛋白和欧洲人的突变基因编码出来的完全不一样。这两种异质蛋白在娜娜身体内会产生什么影响?不得而知。这种鲁莽的实验说白了就是把人当小白鼠对待,毫无人性。


欧洲人是发现了Ccr5突变,但那是几万年进化的结果。亚洲人为什么没出现这个突变?会不会是这个突变和亚洲人基因型不相容?也就是说,可能所有在Ccr5上有突变的亚洲人都因为其他的负选择被进化淘汰了。欧洲人有这个突变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还携带一个未知的保护突变。这种谨慎在人类遗传学上是必须考虑的,贺居然没有任何实验去证明这个。


令我感到可悲的是,从头到尾知情的人员包括贺和他的团队,很可能还有一些功成名就的科学家,所有这些人居然没有一个认知到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助纣为虐!科学家共同体如果不能保持做人的谦卑和良心,我们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希望?!


贺欲言又止说还有一个孕妇已经植入胚胎了,如何对待这个胎儿及之前出生的露露娜娜的人权问题和之后的保护问题,也给法律界提出了迫切需要讨论的命题。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