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教育改革

首页 > 中国治理 > 国家治理 > 教育改革 > 关注民生

北大:书记写书评 学生无稿发

作者:

来源:网络

来源日期:2016年04月29日

本站发布:2016年04月30日

点击率:3575次


“今日无稿可发” 团机关报罕见“开天窗”引热议

  文章来源: 多维 于 2016-04-29 

  北京时间2016年4月28日,隶属于中国共青团宣传系统的北京大学机关报《北大青年》,其微信号28日发表文章《今天无稿可发》,文章罕见地“开天窗”留白。并引起舆论场热议。

  文章称有两篇文章未通过审查不能发表,文章还罕见地抗议中国宣传系统审查和官僚文章作风,并表示,校园媒体坚持讲“真话”。

  多维新闻还发现,文章对自己的定位作出思考,称作为校园媒体,一直在什么文章能不能发表中而纠结。

  共青团机关报罕见“开天窗”,显然与近期,共青团身处于舆论的风尖浪口密不可分。中共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28日表示,要旗帜鲜明反对和纠正群团组织的“四化”问题。

  在4月28日举行的中共广东省委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胡春华表示,要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旗帜鲜明反对和纠正群团组织“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

  胡春华还强调,要按照中央要求积极推进群团改革,通过改革创新推动广东省群团工作健康发展。长期以来,共青团都被视为中共的助手和后备军,胡耀邦、胡锦涛、李克强和胡春华都曾担任过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

  另外,此前的4月26日,习近平在安徽调研期间召开这次座谈会,同来自安徽省和中国各地的70多名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他对知识分子和青年鼓励提出批评。他指出,对来自青年知识分子的意见和批评,只要出发点是好的,就要热忱欢迎,对的就要积极采纳;即使一些意见和批评有偏差,甚至不正确,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各级领导干部要善于同知识分子打交道,做知识分子的挚友、诤友。

  回顾去年7月份,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对共青团作出严厉指责,同年10月9日,共青团在中共党媒上也发文承认:“不改革就有丧失组织存在价值风险”,并高调宣称将进行改革。

  今年3月7日,参加中国政协共青团组讨论会的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中国青联主席贺军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共青团改革现在正在讨论方案阶段,尚未最终确定,暂无具体措施。4月22日,中青院即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学校正在着手论证深化改革的方案;4月25日,共青团中央公布巡视整改情况通报。显然,共青团变革时代已经来临。

  而共青团中央在4月25日的通报中称,“团中央坚持开门整改的原则,体现在方案征求意见阶段,贯穿于整改过程之中。我们将整改工作实施方案在党内、团内和社会一定范围内征求意见,将巡视整改情况向党内和社会公开,全程接受干部群众监督。”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多维刊物《多维CN》也曾在《共青团危机》一文中深度探讨共青团危机。文章称,今天外界有一种观感,以中共助手和后备军为宗旨的共青团,不复当年那个意气风发、锐意进取的群团组织,在时代浪潮的激荡中蜕变为封闭自守的“老男孩”,以至于传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怒批“高位截瘫”之说。虽然共青团早在2015年下半年就喊出改革口号,但至今迟迟未见具体的改革方案出台。称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共青团,不仅令人失望,更成为官方政治结构中的巨大包袱。



北大党委书记评韩毓海新书:读懂毛泽东

  2016-04-29 朱善璐 乌有之乡网

  毓海同志的这本新书,深刻动人地叙述了中国民族历史上空前的民族英雄——毛泽东,讲述了他为受苦人洒下的滚滚热泪,他对于压迫、不义和腐败的强烈义愤,他对于江山和人民的诗人的多情,他失去的每一个亲人,他写下的每一行文字,他的笑容与浩叹,他的悲怆与激越,他的伟大思想与风范,与每一个站起来的中国人血肉相连。

  毓海同志的这本新书,讲述了大地与革命,青年与斗争,创造历史与改天换地,“我要读书”和“翻身道情”。深刻动人地叙述了中国民族历史上空前的民族英雄——毛泽东,讲述了他为受苦人洒下的滚滚热泪,他对于压迫、不义和腐败的强烈义愤,他对于江山和人民的诗人的多情,他失去的每一个亲人,他写下的每一行文字,他的笑容与浩叹,他的悲怆与激越,他的伟大思想与风范,与每一个站起来的中国人血肉相连。

  这本下了很大功夫的学术著作,首先引起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就是学术与政治的关系。

  在西方,最早系统地思考“什么是政治”这个问题的,是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政治学》。亚里士多德说:政治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在当时,这个“联合体”就是他所说的“城邦”),他说:政治所追求的不仅是“生活”,而是“优良的生活”,政治所要面对和思考的,是一个共同体的命运和发展规律。

  我还记得,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说过:献身于政治,就是献身于公共事业,而那些为大家而献身的人,就是灵魂里有黄金的人,因此,他们不需要现实世界里的金银 。

  这些论断无疑对马克思产生过重要的启发,而中国现代政治的新世界,就是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而诞生并确立起来的。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华民族的志士仁人的伟大贡献,正在于以前赴后继的牺牲,创造了一个中国历史上所未有、人类历史上所罕见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新世界。

  这就是中国革命的伟大遗产,现在,这份遗产交到了我们的手上。

  此时此刻,我想起的是:在马克思诞生整整100年的时候,毛泽东来到北大图书馆,在李大钊同志的引领下,他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就是在北大丰厚的学术思想沃土中生长出来的。

  正是北大的历史,正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大批先驱者的经历告诉我们:在我们这里,学术与政治,从来就不是割裂的。

  因为我们所谓学术的最高境界,就是追求真理。而我们共产党人的政治,就是为了真理而斗争。

  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标准,学科存在着不同的规范,诸如审美的、伦理的、经济的等等——这些标准、这些规范当然都必须承认且得到尊重,但是,我们却不赞成以上述各种各样的标准取代,乃至取消政治标准。

  “泛政治化”固然是不对的,而“去政治化”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那就是生活与学术的歧途。而这一点,正是毛泽东同志反复告诉我们的,也是被北京大学的历史所证明了的。

  实际上,马克思与毛泽东都深刻地预见并思考过这样的问题:随着资产阶级市民社会的兴起,随着资产阶级政治的堕落,现代世界普遍流行着“政治厌倦症”乃至“政治恐惧症”,而且还存在着马克思所说的那种“经济代替政治的流行语”。对此,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这样指出:

  目前“资本和地产的自然规律的自发作用”只有经过新条件的漫长发展过程才能被“自由的联合的劳动的社会经济规律的自发作用”所代替,正如过去“奴隶制经济规律的自发作用”和“农奴制经济规律的自发作用”之被代替一样,但是,工人阶级也知道,通过公社的政治组织形式,可以立即向前大步迈进,他们知道,为了他们自己和为了人类开始这一运动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正如真理不可能被终结一样,政治也不可能被终结,不可能被其他的领域所取代、所决定。

  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与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形而上学的区别在于:我们并不认为真理已经被穷尽、被终结,我们并不认为在知识和认识领域里,世界已经一片光明。我们只是认为:我们能够学会我们过去不会的东西。比如在过去,农村是我们不熟悉的,战争是我们不了解的,长征是前所未有的,怎样反抗帝国主义的侵略、怎样建设新中国——这一切都是我们不熟悉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害怕过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毛泽东同志在他的青年时代说过,“惊奇者,人类之生涯也”,勇敢地面对我们不熟悉的东西,满怀豪情建设一个新世界,这就是《实践论》告诉我们的真理,当着我们面对建设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的任务的时候,我们应该重温这个真理。

  我们生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21世纪的世界不太平。必须承认,我们面对着各种各样的矛盾,因此,我们周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声音,这丝毫也不奇怪,这些矛盾、这些声音有国际的、国内的,有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也有新出现的,有的是突发的,有的则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矛盾彼此交织、互相制约,但却以更为集中、更为强烈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而勇敢面对它们,全面分析它们,在矛盾中寻求突破,任何伟大的事业,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光明,要坚信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世界上任何力量也摧不垮的。这就是《矛盾论》告诉我们的真理,我们今天应该重温这个真理。

  毛泽东同志毕生倡导学习和“改造我们的学习”,正如党中央和习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今天正面临着学习和“改造我们的学习”的严重任务。

  最近,我们认真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推荐的毛泽东同志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重要讲话《党委工作的方法》,我们也倡议北京大学师生老老实实地阅读毛泽东同志的一系列著作,以学习这位伟大的北大前人留给我们的法宝与精神财富。我们认为:珍视我们前人的奋斗,尊重我们自己的历史,这绝不是说说而已,而继承北京大学的光荣传统,这更不应该是一句空话。

  毛泽东为他的人民所热爱着,亦如他被敌人所反对着一样——尽管他一生未必有一个私敌。

  希望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没有敌人,那是空想,正如希望真正的学术没有论敌,那不过是一种天真。

  但是,热爱与景仰毛泽东,并不等于读懂了毛泽东。毛泽东一生博览群书,手不释卷,他不仅是马克思的优秀读者,也是无数人类经典的热切读者。阅读毛泽东,是阅读人类经典的桥梁,而只有充分地吸收人类思想与知识的精华,才能不断读懂毛泽东。

  努力读懂毛泽东,正是毓海同志这本书的价值所在。

  毛泽东同志离开我们整整40年了,此时此刻,北大的教师以这样的方式来纪念我们伟大的校友,这种方式是我赞成的,也是我期盼的。

  因此,我高兴地写下这些话,以祝贺这本书的出版。



东林君:评《北大青年》开天窗事件

  2016-04-29 成为读者请+ 北窗

  编者按:

  4月27日,隶属于北京大学团委的校园媒体微信公众号《北大青年》“开了天窗”,推送文章《今天无稿可发》。据了解,两篇无法刊发的文章,一篇关于学校部分电梯存在的安全问题,另一篇有关心理咨询中心的问题。

  看到发出《无稿可发》文的几名同学承受着舆论压力,东林君有话说。言辞间有情急激动,更有拳拳之心。

  但愿“天真谁不会,维稳才是成熟”的思维能暂且歇歇,就事论事,与这些青年们,一同说说心底真话。

  今天,北大的一家校园媒体《北大青年》开天窗了:“今天我们有两篇文章不能发。”

  其中一篇是关于教学楼电梯安全的。我大一时,理教还是一栋在我眼里低矮丑陋的教学楼,在短短两年时间内,理科变得高大丑陋,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校园里新修的教学楼大多是两种风格:灰色监狱风、仿古红楼风。

  因为理教修建时间极短(两年不到),而且上课时发生过天花板掉落砸到课桌的事,所以我对理教整栋楼的安全性都抱有怀疑。尤其是电梯,我做过一次,明显感觉摇摇晃晃。可能这种时间建一栋楼、这种乘电梯体验都是专业人士允许的范围内,但的确,作为学生,我真的非常不安心。在校园媒体期间,我也考虑过做这个题,但因为切入口太大没能成行。

  结果,今天有五个学弟学妹们把这个题做出来了,起因是有同学直接被关在三教(第三教学楼)电梯里出不来了。包括调查问卷(16%的北大在校人员遇到过电梯问题,56%表示听说过电梯事故),现在使用的电梯是「最低中标」,而且三教的电梯已经到了大修期,更换却一直没有提到日程上。

  然后住建部向团委告状,把稿子封了。

  新闻报道中电梯事故的常见情景

  事情到此为止,还都是我们熟悉的中国逻辑,稿子成了内参,说不定问题还能解决。

  但是,不少围观者,很多还是北大校友,把矛头对向了北大学生,这让我出离愤怒了!

  校外媒体跟进怎么办?对北大名誉造成影响,谁负责?

  在那个位置上,我也只能这么做,都是弱者,无可厚非。

  用情怀裹挟民意,转移众人视线。

  在报纸文案为了营销都可以随便开天窗的年代,天窗早就没那么神秘了。另外这个和党员毕姥爷酒桌辱毛的事一个性质,作为共青团的号情有可原,行要抵罚。

  这些学生都是看着社会上泛滥着的那些文字长大的。写东西“掌握不好技巧和力度”,让职能部门的人泛恶心,也不懂得影射和高级黑白,这样的报道于“提升学校的管理水平没有任何意义”。能解决问题的是BBS,不是团报。

  我希望你们只是不懂事,或者只是被当枪使了。要是一些老师被深爱的学生在背后插上一刀倒下,真的很讽刺。

  我所诧异的是,这么简单一个事,这么利校利民一个事,这么是非分明的一件事,居然还能洗,还能往学生身上泼污水!

  学校教学楼天花板砸下来,他们不觉得影响北大名誉;电梯把晚自习的学生关在里面出不来,不影响北大名誉;现在学生把电梯问题指出来了,北大名誉要被影响了!

  好一个北大名誉,是些个什么东西!

  我真想问一句:

  还有王法吗?

  还有法律吗?

  还能跟你们讲道理吗?!

  是什么让你们的是非观、正义感变成这种xx样?还有人拿毕姥爷说事,所以在这片土地,大家都已经默认了组织法律高于宪法了吗?

  虽然我也没关注北大青年,他们之前发的什么总理在北大、师兄和我们在一起,我也一个字没看。但一码事归一码事。人偶尔都要吃屎,但不要因此认为吃饭是种偏食。

  今天读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他写得絮絮叨叨,从小时候讲起。他说他年轻时同学们都痴迷于戏剧,为文学癫狂,哪怕后来只有他一个人做了作家,但当时打下的功底让他受益终身。

  我个人早已关掉了朋友圈,因为里面大都不是我的朋友,内容大都是垃圾。我马上又要做我梦寐以求的工作,不需要加什么群、点什么赞、跟谁废话。说这些只是希望做这篇报道的五个同学、决定要在沉默中爆发的主编,不要被那些垃圾话影响。他们就是出事前说要相信学校住建部、出稿后说你拿情怀炒作、真的出现伤亡后会发[蜡烛]表情的理中客。

  最后,有人说这是公器私用。“要做自己的报纸可以,不要打着共青团的旗号让别人给你背锅。自己享受着北大团委的资源,不能这么自私地去害别人。燕园每日话题之类的非官方媒体很自由,为什么不去做呢?并没有不给你这种自由啊。”

  是啊,并没有不给你这种自由啊。你可以办报、结社、言论、游行啊。你还能说话就证明了民主,你还能呼吸就说明空气没问题,你还能开天窗,这简直就是一个自由的国度,一个自由的校园。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