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教育改革

首页 > 中国治理 > 国家治理 > 教育改革 > 关注民生

黄嘉树教授在2019-2020学年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作者:黄嘉树

来源:温馨国关公众号

来源日期:2019年09月15日

本站发布:2019年09月15日

点击率:533次


各位同学、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

    首先,我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全体教师,对本年度的新生进入我们人大国关院的大家庭表示热烈的欢迎!各位新同学今日能成为“人大人”,无疑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因为跨过这道“名校”的门槛实属不易,这是对你们自身实力的证明,也是对你们几年来苦读和拼搏的合理报答,为此应当向你们、以及一直支持你们走到今日的家长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做为老师,能够迎来又一批优秀高质的生源,“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我们从内心深处感到欣喜;同时,也深深感到责任的重大。


    谈到责任,我必须说明:其实本人是一个嬉笑人生的家伙,很不适合在今天这样庄重的场合、做这种必须是“正能量”的发言。但既然已经站上来了,也就只好说上几句。讲什么呢?反复思考后,就讲讲“三心”吧,这个“三心”字面上就是“三心二意”的那个“三心”,但“三心二意”有贬义,而我要讲的“三心”是正面表述。


    第一种心是上进心。就是我们都要努力学习,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成为更有能力、更能为他人带来利益、更能为社会进步做出贡献的人。一件事不干则已,一旦我干了,就要力争做到最好。这些话很容易被视为“心灵鸡汤”,但之所以还要说,是因为我们发现一些原本很有上进心、很努力的学子,在进入大学之后却懈怠了!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很多,如硬性的压力没有了——因为中国的高校是“严进宽出”的制度,考进来要跨越很高的录取线,但毕业只要每门及格(60分)就行;就课程而言,你想每门都“做到最好”即都拿到90分以上的优,太难太难,而只求及格则易如反掌,换言之要毕业几乎没有任何问题。再加上这期间会出现一少一多——少了家长的监督、多了爱情的诱惑(不要抗拒这种诱惑,好好享受它带给你的快乐但不要沉迷其中)——还有各种复杂原因,就使得为数不少的人放弃了远大的人生理想和志向,本科四年成了压力释放期、或曰工作前的轻松玩乐期;不知不觉,四年一下便混过去了!然而这四年其实是你人生中最宝贵的时段,在这个时段,你拥有优越的学习条件和资源,有最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利用的好,它将成为你今后腾飞的跳板或加油站,把这么宝贵的四年轻易地“混过去”,实在太可惜了!所以大家一定要保持上进心,把刻苦学习变成一种习惯,把“力争最好”作为对自己高标准的要求。


    第二种心是宽容心。就是你在要求自己“做到最好”的同时,不必也不可要求别人也“做到最好”。同时你也要有思想准备,就是即使你真做到了最好,也不意味你得到的回报就最丰厚。多年前我曾参加过一个欢迎新生的座谈会,与会的老师纷纷表示――我们人大是中国文科院校中最好的,我们学院是高校国际关系学院中的“前三甲”之一;轮到我发言时,我说前面老师们说的都是事实,但我想提醒大家换一个角度来思考:你们凭什么认为自己就该得到最好的?如果你发现自己没有得到最好的,你怎么办?人间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人大”其实并不大,院子甚至比不上有些中学,有些“名师”可能教课也不过尔尔,你所付出的努力,也极可能与你的所得不成比例;甚至你真的受到很不公平的对待;遇到这些你怎么办?对于有些事看不惯、想不通很正常,发发牢骚、表表不满也很正常,也可选择据理力争甚至采取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我们一定要提醒自己把握好“度”,要保持一个宽容的心态,以大度、豁达、恬淡的心态看待周边环境或条件的不理想、要能理解和包容周边人的不足甚至错误,要学会用自嘲和幽默化解胸中的委屈和怨气,切记不要让它们变成对外界的排斥甚至敌视,不要让自己变成“愤青”!


    第三种心是羞耻心。有人说这其实也可称为是非心,即做人要有是非观念,要能判断对错。但我认为这两种心态不一样。当年“文革”时有少数学生批判、揪斗亲生父母,或把老师、校长殴打致死,他们认为是在“闹革命”,是展现对敌斗争的坚定性;今日香港街头闹事的青年学生,有很多还以为他们是在“捍卫民主”;这些例子都说明人类的很多恶行,恰恰是在“自以为是”的心态下做出来的!由于不同的人对“是非”的判断不同,所以仅仅诉诸于“是非心”并不能让我们达到正义的彼岸。而羞耻心则是人对于自己行为底线的一种界定和固守,即某种行为被认为是一种丢脸的、可耻的行为,不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管遭到多么强大的压力,我都不做。最近美国发生了一件事,就是联邦调查局要求各大学监视外国留学生特别是华裔留学生,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布林格(Lee.Bollingger)就此发表两封公开信,在这两封信中,布林格批评了联邦调查局的要求,但他也指出可能联邦调查局担心的威胁是存在的,它们要求大学做的事也可能有某种合理性,但问题关键在于不管这件事是非对错,我们就是不能做,因为“我们不是那种人”。(也有译为:“大学工作人员(也许还有学生自己)竟然被要求监视外籍学生和同事的举动——这不是我们的为人”。在这里,布林格真正坚守的就是他的为人底线。我看过相关报道后浮想联翩,如果有一天,有人持一种非常神圣的理由要求我去做类似的事情,我将如何回答?在座的各位同学,如果有一天,有人要求你去做类似事情,你又将如何回答?


    教育有两个最基本的面向:一是通过知识的传承和创新,提升学子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另一个是对受教者的人格培养。我们人民大学对这二者都有很高的目标:就知识传承和能力提升而言,希望学生将来能成为“社会栋梁”;就人格培养而言,则希望学生将来个个都是“国民表率”。然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达到这样的高目标,还得从最基础做起。我刚才谈的“三心”,就是向同学们提出一个最基础的人格修养的要求,当然它不仅仅是对学生的要求,也是老师应达到的为人标准。


    最后,再次热烈欢迎新同学们加入国关的大家庭。衷心祝愿你们在未来四年乃至更长(如果你考上硕士、博士)时段的校园生涯中,能够长久地追求上进,努力把你所干的事情“做到最好”;能够经常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待人接物,让周边的世界感受到你的温暖;也能够在需要捍卫行为底线的时候敢于站出来说:不,我不是那种人!

谢谢大家!


                                 2019年9月10日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