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台湾公投

首页 > 中国治理 > 港澳台治理 > 台湾公投

柳金财:台湾公投脱钩大选的双面刃效应

作者:柳金财

来源:联合报

来源日期:2019年06月25日

本站发布:2019年06月25日

点击率:240次


针对台湾立法院会三读通过《公投法》部分修正条文,明定两年一次公投日,将公投与大选脱钩办理,此种做法对执政的民进党当局而言,短期有利,长期犹如“双面刃”,既损人又伤己。

原《公投法》规定“应”与大选结合,借此降低选举事务成本及资源花费,现因公投议题众多,增加选举投票事务复杂性,将本欲修正为较具弹性“得”与选举合并举行,却最后修正通过选举年与公投年完全分开。

这种做法可以说是从一极端走向另一极端,公投直接民主好不容易从“鸟笼”飞出,却又踩入“铁笼”自我设限。

公投法修正引发诸多非议,包括基于政党私利,限制直接民主、开民主倒车、民主独裁、霸道政府、不尊重民意等。国民党声望最高的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批判这是以多数暴力“扼杀公投、背弃民主”,民进党籍前副总统吕秀莲则批评这是打着民主背叛民主。党内外交相指责,足见此实违反法律衡平性及公正性。

首先,公投乱象不是大选与公投捆绑问题,而是技术性问题,也就是投开票所的人力与圈票处的数量不足,导致“边投票边开票”的乱象。此外,涉及全国性中央层次的公投议题,却结合地方选举合并举办,候选人地方政见与公投议题辩论难以产生关联。事实上,公投绑大选的连结设计源自民进党,这是充满政治考量与理性算计之下的合并投票。

然现在因为公投议案可能对总统大选产生冲击,排除总统大选可能因“重启核四”的公投而影响大选投票结果,压抑蓝营支持者被鼓动提高投票积极性,此次修法仍是充满政治算计。当民进党处于反对党地位,公投绑大选提供政治动员及政策辩论、宣传机会;当民进党为执政党时,公投绑大选不利于其执政,反而利用多数暴力强行将公投与大选分开,每两年始有公投一次,避免公投对选情产生冲击。

其次,公投与大选脱钩,拆除总统大选国民党借公投议案进行选举动员的引信,压缩其政治操作空间。通过修正公投法,避免在野党透过公投议案进行集体动员,试图影响总统及立法委员选情。从2018年地方选举绑10个公投议案,民进党当局本身并无提案,国民党却借倡议多项公投议案强化政策话语权。修法后首次公投是2021年8月,已跳脱总统与立委选举期间,对民进党选情影响效果较低。公投曾是民进党处于反对党时期争夺政权的政策利器,但九合一选举中公投反成为国民党致胜武器。

再者,九合一地方选举捆绑中央层次政策,形成分离投票取向,无法聚焦地方选举与中央政策辩论。地方选举与治理应探讨相关层级政策,然中央层级政策充斥于地方选举,反而模糊化地方治理关注焦点,产生替代转移效果。例如2018年地方选举与公投合并办理,国民党与各社会团体提出多项属于中央政策领域议题,地方选举本应讨论及决定地方治理议题,然公投议案几乎全部涉及全国性国家政策选择。

例如“同婚议题”涉及专法制定或民法修订,这涉及人权保障与立法院修法或增订新法,并非地方政府所能处理;以“台湾名义”参与东京奥运会国际赛事公投,也非一般地方内政事务所可比拟。属于全国性议案应结合2020年总统大选及立委选举似较为合适,而全国范围议案若合并2018年地方选举,则混淆地方治理与中央层级治理差异。

最后,公投与大选脱钩,既排除激进独派利用总统大选进行“独立公投”的威胁,也边缘化国民党诉求《两岸和平协议》或任何政治协议,挑战民进党当局两岸政策,避免大选中激化统独议题。

目前已有许多公投议案跃跃欲试,例如“核能流言终结者”网站创办人黄士修所提的“重启核四案”、前副总统吕秀莲的“台湾宣布中立案”、喜乐岛联盟力倡的“独立公投案”等。此时,若国民党诉请“不当党产处理”“军公教年金改革”、《两岸和平协议》公投,捆绑2020年总统大选及立委选举,借此政治动员将使民进党陷入背腹受敌、左支右绌,难以攻防的双重困境。

民进党将公投议案与选举投票分开,实从政党短期利益着眼,非虑及制度长远性发展。倘若民进党输掉总统大选与立委选举,选举日与公投日分离对民进党而言,形同弃械投降失去政治动员武器。若涉及公投领域议案能适当划分为地方或中央事务,而分别与地方或中央层级选举相结合,此不仅可借政党选举动员强化政策辩论,迈向公民社会政策理性思辨与政党投票取向相结合。

同时,涉及地方或中央层级政策领域之公投,理应搭配合并该层级选举,利于探索公投议案及选举获胜双重民意基础结合,方可无缝接轨有效落实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之理念。

作者是台湾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助理教授

相关阅读:

    无相关阅读
更多>>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