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往事不如烟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往事不如烟

老关,一个真实的农民

作者:夏韵专栏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0年01月09日

本站发布:2010年01月09日

点击率:397次


  老关是我被走五七道路插队落户农村的邻居,一个平常的农村老汉。个子高大,背有点驼,走起路来总是手背在身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参加过解放大上海。当时是我们这一伙名为五七战士实为牛鬼蛇神的政治辅导员。

  自他知道丈夫生在上海、长在上海,我们的孩子放在上海奶奶家中寄养。便时常会拖着我们和他一起蹲在地头,听他讲述他当年战上海的故事。嘴里叼着一杆长烟锅,吧嗒吧嗒地抽着。古铜色的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苍桑。他的妻子“三年自然灾害”死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儿和他相依为命。贫穷和劳累麻木了身心,他待女儿、女儿待他,好像没有呢喃细语,看不出舔犊之情。抑郁寡欢的沉闷,重重的压扎着血浓于水的亲情。

  “我要是有文化,随便怎样也不会混到眼前这副模样”。他时常愤愤地说。“当年抗美援朝回来,心想咱大字不识几个,不给国家添麻烦,把美国鬼子、老蒋都打跑了,咱农民种地是本分,就解甲归田了。”他曾任生产队长,上头说他右倾,不叫他当了。他无奈的说,我不过是为大伙的事儿说了几句老实话,我不忍心只顾上头,亏了大伙,不叫当咱就不当。

  他负责政治夜校。负责对我们五七战士的再教育。他说,上头那么说归哪么说,报纸上那么宣传贵那么宣传,我对你们谈不到什么再教育,毛主席说过,关键是教育农民。听他这么说,我吓了一跳,不知他在哪里听到这句毛主席语录的。他对政治的直白,让我们只能籖口不语,不敢接他的话茬。

  他说,学大寨,就凭大寨一把谷子一把玉米换成的钱,能弄成那大的场面,打死我都不信。队里搞点副业都要挨批,说是资本主义道路,国家不给钱,又不叫农民自己奔钱,哪里学大寨去。说到这里他深深叹口气说政治工分,难弄啊。明明是包----他没说下去,改口说,明明责任到户是件大好事,就非说是资本主义,他伸出满是伤痕的手,一个个曲着手指说:这一,干活不用喊不用催;二,谁劳动好,谁就能多得;三,损失是自己的,不会出工不出力;四,不用派工不用记工分,不吵架;五,鱼有鱼到,虾有虾道,是人还能弄不饱自己的肚子。他一个手指一个手指数着,收拢拳头注视着我们,等待我们的回应。可“两报一刊 ”的农业学大寨的硬邦邦的大块文章,篇篇像钢板,早把人们的独立人格都夹扁了,何况我们是另类,更加不敢了。

  毛泽东把人民公社称为“康有为大同书里、没有也不可能找到的一条达到大同之路”、号召农业学大寨是建立在“阶级性本善”——无产阶级(工人、贫下中农)大公无私、代表先进生产力基础之上,老关这样的贫下中农当然不在基础之列。但是,毛泽东谓之为基础的人不是在报纸上,又有谁在现实生活中见过如此超脱人之趋利本性的人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