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往事不如烟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往事不如烟

5万红军喋血湘江内幕

作者:

来源:公共微信平台“华山穹剑”

来源日期:2014年11月26日

本站发布:2014年11月26日

点击率:2001次


11月25日是中央红军突破湘江战役八十周年纪念日。日前,我赴广西界首红军血战湘江旧地凭吊,虽经八十年的岁月流淌,湘江战役留给后世的惨烈并未由此而消减分毫。站在江畔,仿佛又看到当年血与火、生与死、存与亡,五万红军惨烈牺牲的场面,又看到那座血与肉的丰碑!如今,历史已打开封存80年的谜团:

一、红军为什么非要选择在湘江突围?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被迫长征,相继突破了国民党军队设置在江西、广东、湖南等省的三道封锁线,蒋介石对此极为恼怒,他已明确判断出中央红军是拟前往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湘江是必经之地。

对此,11月12日蒋介石紧急任命湖南军阀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并将他追剿红军的嫡系部队薛岳、周浑元纵队等统归何键指挥,共调集近30个师,以近40万大军对8万的绝对优势,在湘江以东地域布下第四道封锁线,欲将红军全歼置于死地

红军总部面对如此严重的敌情,在讨论作战方案时,绝大部分人不同意去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对此毛泽东与李德发生激烈争执,毛泽东主张从文市向北从黄沙河附近渡过湘江,择机建立湘中革命根据地,此建议遭到李德严厉粗暴的否决。至此湘江之战序幕拉开。

二、红军为什么付出了伤亡5万的惨重代价?

11月25日17时,军委正式下达了作战命令。按照命令,红军主力——林彪红一军团、彭德怀红三军团分别担负左右前锋,突破敌重围;董振堂红五军团担负后卫,掩护中央纵队从界首西渡湘江

11月27日晚,经红一、三军团浴血奋战,从界首到屏山渡,硬是以血肉之躯将蒋介石精心构筑的湘江防线撕开一个30公里宽的缺口,垒砌了两道血火走廊,为中央纵队渡江创造了条件。

11月28日是中央纵队安全渡江的最佳时机。此时由于红军主力部队的顽强阻击,江上的浮桥已架设完毕,渡口四周除盘旋的敌机外,无大的严重敌情威胁。如果中央纵队最迟在30日前渡过,整个中央红军的命运将是另外一种走向。

但是,由于李德等“左”倾错误领导者把长征视为“大搬家”,想把根据地从江西搬到湘西,故动用了五千多民夫,把十几个人才抬起来的山炮底盘、制造枪弹的机床、出版刊物的印刷机、造币机、成包成捆的资料文件、整挑整挑的苏区钞票等等,整个苏区社会的笨重辎重都挑在扁担上走。

当时任五军团13师师长的陈伯钧(开国上将)回忆:“……军委纵队更吓人,约三万人的庞大机关,还要部队掩护。供给部、卫生部人很多,连一个石印机都要带上。野战医院还以为就在附近苏区打仗,所以连屎盆、尿盆都带上了。”

这样,整个行军队伍绵延200里,每天只以20公里的速度缓慢行进,4天才走了72公里,致使部队延误了渡江的最有利时机。彭德怀怒斥:抬着棺材走路,怎能打仗!

敌军总司令何键也看得很清楚:“匪的人数甚多,……行动甚缓。我们堵截的部队一定可以如期赶到。”此刻,形势异常危急险恶,生死存亡危在旦夕 。 果然,在蒋介石严令下,刘建绪的湘军最先向守卫渡口的红军发起进攻,白崇禧的桂军则返身杀回发起侧击,薛岳的中央军在后面猛攻,企图夺回渡口,拦腰截断红军,阻止红军主力过江西进,欲置红军于死地而后快。

对此,至12月1日前,林彪的一军团和彭德怀的三军团及红五、八、九军团,为中央纵队和整个红军的命运,与敌在湘江两岸展开了一场更为惨烈的前所未有的浴血殊死大战。

林彪的红一军团的1、2师担负的觉山铺阻击战,规模最大,是敌我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血战。林彪的两个师不足万人,对决湘军4个整编师、16个整团,加上天上有敌机助阵,地上有重炮掩护!

此战负伤的四团政委杨成武(开国上将)后来回忆:“敌人像被风暴摧折的高粱秆似的纷纷倒地,但是打退了一批,一批又冲上来,再打退一批,又一批冲上来,从远距离射击,到近距离射击,从射击到拼刺,烟尘滚滚,刀光闪闪,一片喊杀之声撼山动地。我们的短兵火力虽然猛烈,可是不能完全压倒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敌人,他们轮番冲锋,不给我们空隙...。”

场阻击战,与湘军鏖战3天,伤亡惨重。军团政委聂荣臻负伤,四团政委杨成武和五团团长钟学高负伤,五团政委易荡平等千余人牺牲,两个师共损失近4000人!

彭德怀的红三军团的5师负责的左翼湘江东岸的新圩阻击战,此战桂军整团整营的像蚂蚁黑压压一片,覆盖了整个山坡,疯狂向红军冲击,前沿阵地已成为一个巨大的肉搏场。死守新圩的红5师不仅师参谋长牺牲,两个团的团营连干部几乎全部非伤即亡,全师3000多人,损失多达2000人!

在西岸的光华铺阻击战场上,红三军团4师利用江边低矮的丘陵地构筑的临时工事,全部被敌人暴雨般炮弹摧毁;在敌机轮番俯冲轰炸下,阵地变成一片火海,往往一个弹坑躺着10余具尸体。敌突破光华铺后,在界首渡口与我进行反复争夺,战斗异常残酷。

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下,红军终于夺回了界首渡口西岸。战斗中10团团长沈述清和接任红10团团长的4师参谋长杜中美先后牺牲,10团政委杨勇带伤率领红军拼杀。红4师政委黄克诚大将回忆说:界首一战,我军遭到重大伤亡。该师损失2100多人。

正是靠红一、三军团殊死浴血奋战四天五夜,始终像两把铁钳死死卡住敌人的前扑!此时湘江是一条血染的河。昔日平静宽阔的江面被炸弹的轰响、飞机的轰鸣、翻腾的硝烟打碎,浮桥上拥挤着行进的队伍,人声马嘶鼎沸,在几十架敌机轮番轰炸下,浮桥上倒下的红军不计其数。

面对巨大伤亡,渡江西进的人潮始终顶着枪林弹雨愤然前行,浮桥被炸断后,会水的战士泅渡,不会水的拉着背包绳过江,红军工兵则在激流中冒死抢修已炸断的浮桥,即使血染湘江也拼死坚持。

至12月1日晚17时,中央红军终于以空前惨重的代价大部分渡过湘江,突破第四道封锁线。

董振堂的红五军团的13师和34师在担负全军总后卫、阻截追击之敌的艰巨任务,在湘江以东的灌阳永安关等地浴血奋战数昼夜,遏阻十几倍于己的敌军。

中央纵队过江后,遂命令他们放弃阵地迅速渡江。但第34师和三军团第18团的阻击阵地离渡口至少75公里,且通往渡口的通道已被敌完全封锁,敌军已从四面八方扑过来。

陷入重围的34师和18团与敌血战数昼夜,34师6000余人仅剩300余人,18团约2000名将士大部分壮烈牺牲。12月4日午夜,34师残部在师长陈树湘带领下西渡无望向东突围,于12月11日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全军覆没。

陈树湘师长身负重伤昏迷被俘,被敌人用担架抬着想回去邀功,他苏醒后趁敌不备,忍着剧痛,用手从腹部伤口处掏出肠子,用力绞断,慷慨赴难,年仅29岁,其壮烈勇决,令敌胆寒。

此后,残忍的敌人将他的头颅砍下来,挂在长沙小吴门城墙上示众三天,这里正是陈树湘的家乡。正可谓: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湘江之战,红军牺牲师级指挥员8名,团级指挥员28名。红军由8.6万余人锐减到3万余人。其中红一、红三两军团,共牺牲约1.5万人,少共国际师仅剩2700余人;红五军团由1万余人锐减到不足5000人;红八军团1万人的兵力竟折9000人,编制撤销;红九军团战死8000人....。

当时一眼望去,殷红的鲜血将碧绿的湘江染成了“赤水河”。江中到处漂浮着红军密密麻麻的尸体,顺流而下,竟一时堵住了水流。当地百姓为纪念死难红军,“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三、战后红军将领进行了怎样的反思?

正是这5万英烈以血的代价,使中央红军虽伤亡过半。前所未有的惨烈战况,令红军各级将领心痛不已,终破阵而出!

告别战场时,林彪这位其军事能力在第四次反“围剿”时就被蒋介石称为“魔鬼”的红一军团军团长,与军团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等首长一起亲自为阵亡将士安葬。

平时冷酷严峻内敛极少流泪的林彪(上图右一),此时面对尸横遍野的红军遗体,难以抑制自己悲愤交加的感情,泪如泉涌....!建国后,林彪去过许多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怀旧,但未来过这不堪回首的湘江战场!!!

原本心高气傲的临时中央政治局书记和负责人博古,见红军遭如此惨败哀鸣道:损失这么大,我的确无法向党交待!遂拔出手枪企图自杀,被一旁的周恩来及时喝止。

军委副主席、红军总政委周恩来,按耐不住心中怒火对博古说:以前我们提了很多好的建议,你们不假思索地予以否定。现唯一的办法是将毛泽东请回,共同负责指挥作战,我们中国革命的事情为什么要看李德一个外国人行事呢!”

湘江血战,使红军将士怀疑不满和要求换帅的情绪达到顶点,为毛泽东重新回到军委领导岗位、红军绝处逢生提供了契机。

四、如今在湘江战役旧址能看到什么?

斗转星移,如今在湘江战役的兴安县城界首西南1公里的狮子山,修建了“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再现了当年红军突破国民党第四道封锁线的湘江战役中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惨情景,以抚慰烈士英魂和教育革命后代。

我来到当年红军驻守湘江畔的界首街,看到现今的百姓房屋依然破旧简陋,但再也难以寻觅当年的踪迹。

在距界首渡口不到100米的地方,有一座古老的祠堂“三官堂”。湘江战役时,红军架设的渡河浮桥主道,就从三官堂门前经过。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的指挥所设在此堂里。

混战中,桂军两次攻到离此堂不足百米的地方。军团政委杨尚昆多次劝彭德怀转移,但彭认为这里便于指挥,有利于掩护中央军委过江而拒绝离开。朱德、周恩来等军委领导过江后,也曾在此堂指挥部队渡江。

如今“三官堂”已修复,改名为“红军堂”,仍然岿然屹立在江边,供后人们纪念瞻仰。 墙面上还清晰的看到枪弹洞,可见当年战斗之激烈。

我来到湘江战役的界首渡口时看到,当年两军惨烈厮杀的血染战场,现已成了渔夫静静垂钓的地方。触景生情,不由心潮难平,悲痛难掩,唏嘘不已。特此作赋:

七律 血战湘江感怀

(一)

黑云压境锁大江,八万红军突潇湘。

弹落崇岭千箭雨,炮卷湘水万重浪。

桥上硝烟桥下血,英雄惨烈卧沙场。

追古抚今难堪忆,缅怀先烈情更殇!

(二)

湘江之战骇浪涌,八万红军陷绝境。

血流血水血成河,尸砌尸山尸野横。

凄风凄雨凄风劲,雄魂雄魄雄鬼惊。

三万英灵千古恨,百年祭奠泣苍穹!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