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往事不如烟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往事不如烟

丁邢:万里的洞见

作者:丁邢

来源:丁冬小群

来源日期:2020年01月10日

本站发布:2020年01月10日

点击率:669次


    12月19日下午,我参加了一个新书座谈会。缘由是吴象出版了两本新书《中国农村改革起步实录》(浙江人民出版社)和《中国农村发展历程》(山西经济出版社)。吴象下月将满98周岁。健康原因,他未能与会。但十几位与会者生动地回顾了40年前他协助万里,为中国农村改革披荆斩棘的往事,向他表达崇高的敬意。当年他们看到农民填不饱肚子,穿不上裤子,宁愿触犯天条,也要支持包产到户,至今让人感动。

     我和吴象相识于48年前。当时我在山西沁县插队。省委书记曹中南提议,山西省委调研室挑选10名北京知青来室工作。调研室领导就是吴象。他分派三路干部考察人选。当时我回北京探望母亲,并不在知青点上。县革委通讯组长郭同德将我写的文章做了推荐。结果被选中。我是一个没有背景和关系的普通知青,一下子走进了省委机关。吴象是行政11级高干,我是行政25级的小青年。他平易近人,见面我直接称呼老吴。在吴象领导下工作近五年,各方面收获多多,难以尽述。好景不长,1976年末,我们被卷进一场有地方特色的运动。大家明明知道吴象早就反感江青,但山西省委书记王谦,背靠陈永贵,却硬把调研室打成了“裴多菲俱乐部”,予以撤销,对吴象先以“四人帮在山西代理人的罪名隔离审查,后下放到交城五七干校从事体力劳动。我也被划入赶出省委机关的名单。所幸1977年恢复高考,我考上大学,得以逃脱。1978年,万里、赵守一向挨整的吴象伸出援手,把他调到安徽,拟任省委宣传部长。吴象表示,担任省委副秘书长兼研究室主任为宜。从此,吴象作为万里的文胆,从安徽,到中央,书写了笔墨生涯最辉煌的篇章。回顾中国改革开放史,公认改革始于安徽,开放始于广东。作为改革先锋的万里,已经名垂青史。和他同气相求的杜润生、吴象等,英名亦不可磨灭。

     在座谈会上,孟晓苏的发言给我印象最深。他是共和国同龄人,明天满70周岁。1982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被胡启立选中,担任万里秘书,和吴象共事。1993年,他出任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总经理,成为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先行实践者和理论探索者。

     1998年,万里82岁。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领导岗位上已经退下来几年,他仍然密切关注国事民瘼。孟晓苏回忆,万里同志问我:什么是小产权房我对他做了说明,我说是农民或集体组织在自己宅基地上建房子卖给或者租给城里人。他问为什么不能允许农民这么做呢,我说是违法啊。万里同志说:违法?把法律修改了不就不违法了吗。万里同志还举例说,农村联产承包制开始也是违法,那时违反的是宪法,后来我们把法律给修改了,它就不再违法了。他还对我说:你去讲!这以后多年,我按照万里同志的要求,一直在呼吁“小产权房合法化”

    中国土地被分成两部分,一部是全民所有,也就是国有,一部是集体所有。过去规定,国有土地才能建商品房,集体所有的建设用地,不能建房让市民居住。这种削足适履的规定,不适应急遽变化的现实,于是出现了小产权房。万里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当过城建部长,七十年代末当过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八十年代初当过副总理兼国家农委主任,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又当全国人大委员长,不论城市建设、农村发展还是国家立法,他都是领导者、实践者。1998年,中国城市干部职工的福利分房还没结束,商品房开发处于起步期,小产权房的争议刚刚萌生,就被万里敏锐地抓住。他对孟晓苏谈的意见,可谓治国洞见。他思路是像八十代给联产承包责任制上户口那样,及时修改法律,让小产权房合法化,让中国农民在农村城市化和住房商品化进程中获益,让喜欢到乡间居住的市民得其所愿。可惜的是,这个思路没有机会由万里亲自领导实施。他只能寄期望于后来的当政者,做出合乎天理,顺乎民意的改革。

     20多年过去了。一方面我们看到,“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加快建立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产权流转和增值收益分配制度写进了中央文件“要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分置改革”出现于《政府工作报告》明年1月1日生效的土地管理法也有新的规定,症结的化解似乎出现了曙光;另一方面,在某些地方和部门看来,小产权房等于违建,必须强力拆除。中国的现状是,全国小产权房总量已达70亿平方米,约两亿人小产权房里,他们不得安居,提心吊胆,直接影响国家的稳定和发展。世界上100多个国家,人口超过两亿的只有中国、印度、美国、印尼,其他国家的总人口都在两亿以下。这实在不是一个小问题。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今天仍然需要万里的大智慧。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