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 Google
  • 百度

往事不如烟

首页 > 中国治理 > 治理史鉴 > 往事不如烟

道格·班多:七十年前朝鲜战争给美国留下的七个深刻教训

作者:道格·班多

来源:凤凰网

来源日期:2020年07月04日

本站发布:2020年07月04日

点击率:93次


       冷战开始时,美国尚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恢复元气。1950年6月,朝鲜半岛的冲突变得非常激烈。尽管在遭到北方入侵之前,独裁、咄咄逼人但武装不足的韩国就被美军将领和国务院官员们不屑一顾,但美国总统杜鲁门还是决定把韩国的事当成美国的事来对待。

TIM截图20200702165940.jpg

  这一决定带来了多方面的重大影响。长达三年半的可怕战争随之而来,这场冲突成功地将当时还只是国务院一项鹰派政策建议的NSC-68(美国国家安全目标和计划书,是一份长达66页的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秘密政策文件。该文件由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起草,并于1950年4月7日提交给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这是说明美国冷战政策最重要的文件之一)变成了美国的外交政策,使冷战军事化。斯大林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就让美国及其盟友陷入了一场血腥且不得人心的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了美国的死敌,并在世界范围内推动了革命。这场不受欢迎的战争也加剧了美国国内的党派分歧。

  直到今天,这场冲突的影响仍在继续。朝鲜半岛仍处于分裂状态,边界线上双方仍然是全副武装,美国仍在军事上陷入困境,莫斯科和北京仍支持平壤,而朝鲜仍在致力于实现统一,或许还会使用暴力。尽管冷战的结束降低了大国在朝鲜半岛发生另一场冲突的可能性,但朝鲜已经开发出了核武器,这使得任何新的战争都变得更加危险。因此,尽管似乎有无尽的障碍、失败和挫折,寻求和平解决仍然是当务之急。

  那么,我们能从七十年前开始的那场“被遗忘的战争”中汲取什么教训?

  第一是要谨慎地承诺。随着太平洋战争迅速结束,美国政府提出将当时日本殖民地朝鲜半岛的占领区与苏联分割。这样做把半个半岛从暴政中拯救了出来。但对这个一无所知的国家,华盛顿没有做好监督它的准备。后来的国务卿迪安·拉斯克是受命在占领区之间确立分界线的两名军官之一,他们是在仓促间通过地图来确定“三八线”的。几乎没有占领军或官员会说韩语,这让会说英语旅居国外的李承晚在接下来领导南方的斗争中令人遗憾的获得了优势。

  第二是要谨慎选择领导人。在流亡美国期间,李承晚积极地推动了半岛的解放。然而,选择他来领导一个新国家是一个糟糕的选择。执拗、顽固、暴躁和专制的他建立了一个独裁政权,监禁和杀害反对者。华盛顿如此不信任他,以至于国务院都不给他护照,所以他不得不通过五角大楼搭便车。而杜鲁门总统没有用重型武器武装他的军队,以免他向北进军实现他统一的野心。由于缺乏这类武器,他在由苏联支持的北方的入侵面前不堪一击。他在战时也是一个不合作的伙伴,尽其所能阻止停战协定,迫使华盛顿为胜利而战,而美国对这种想法的支持微乎其微。

  第三是一旦做出决定就要贯彻下去。1948年,美国撤出了占领军,使得弱小的韩国基本上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早在1950年,著名的迪安·艾奇逊就将朝鲜半岛排除在美国的“防线”之外。就连麦克阿瑟将军也承认,朝鲜半岛对美国的国防不是必不可少的。然而,一旦韩国面临被武力摧毁的危机,华盛顿方面就仓促派出准备不足的军队,以免韩国的垮台挫伤亚洲和欧洲盟友的士气。无论如何,做出一个决定并坚持下去会更好。既然美国政府准备保卫韩国,就应该在韩国进行适当的军事部署,并将其意图传达给朝鲜的金日成及其支持者斯大林。

  第四,不与你的对手对话是愚蠢的。1950年10月初,随着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占领了平壤,并逼近与中国接壤的鸭绿江边界,战争似乎要戏剧性地提前结束了。然而,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在前一年推翻了蒋介石政府。后者迁到台湾后,美国用第七舰队保护了这个海岛。北京方面决定,不会容忍美国军队在其边境,并试图警告美国后退,但没有成功。双方直接对话可能会产生一个暂时的解决办法,也许是划定一条从平壤到元山的新边界,为中国保留一个缓冲国家。可惜,由于没有直接沟通,这种办法不可能的出现;随后,成千上万的中国“志愿军”的加入扩大并延长了战争。

  第五是宣战要遵循宪法。杜鲁门政府没有要求请求国会批准干预,似乎是疏忽而不是恶意,但这是一个重大错误。卷入被杜鲁门奇怪地称为“警察行动”的事件立刻成为了一个党派问题。由于未能进行公开辩论,也未能赢得共和党国会的支持,这场战争加剧了军事行动失败后的激烈政治分歧,随之而来的是不得人心的僵局。

  第六,有限的赌注决定了战争的限度。麦克阿瑟想把战争带到中国,一旦朝鲜的军事力量被彻底摧毁,中国就成了决定性的参战国。他的想法并不全是个人的:五角大楼考虑使用核武器,实施海上封锁,摧毁中国的港口和铁路,在中国境内开矿,支持大陆的游击队,以及部署国民党的军队。这将意味着与中国的全面战争,并可能导致苏联的加入,带来可怕的后果。杜鲁门政府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不值得为了朝鲜半岛再打一场世界大战。

  第七是需要根据不断变化的形势制定政策。中国对朝鲜半岛的干预,使中国的共产主义从一个理论上的威胁变成了一个激进的威胁。二十年后,此前的地缘政治现实的重现,促使华盛顿和北京展开对话与合作,对抗苏联。英国的帕默斯顿勋爵说得对: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一原则显然也适用于如今的朝鲜半岛。尽管朝鲜仍然是极权主义国家,但它已经表明了谈判的意愿。更重要的是,韩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50年或1953年的条约、承诺和部署没有理由在今天不能更改。美国当然也没有理由继续纠缠不清,它的本土安全现在可能面临朝鲜核武器的威胁。

  朝鲜战争或许已被美国人民遗忘,但其影响仍在继续。美国要最终摆脱这场冲突的负面影响,可能还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

  作者系作者系美国卡托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曾任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的特别助理;本文译自美国《国家利益》官网。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